第三十三卷 第六十九章 震木精元,騎虎女現

  在這樣的地下洞巖中,傳來如此急促的腳步聲,八成八的都不是什么好事情,我的眉頭皺起,抱著小妖往墻壁上靠著,然后朝著那聲音傳來的方向瞧去,卻見黑暗中跑出好幾個黑袍人來,瞧著面善,我再一瞧,臥槽,不可能吧,這些不是麻貴的小伙伴兒嗎?

  其中的一個,對,就是那個歪嘴斜眼的家伙,他不就是給朵朵撲倒在草叢中,一拳打暈過去了么?

  這些人,怎么會出現在這兒?

  抱著陷入昏迷,柔若無骨的小妖,我愁眉苦臉地朝著遠方瞧去,發現除了這幾個倒霉蛋兒之外,并沒有見到其他人——沒有麻貴,沒有那個馬臉長老,沒有王倫汗,也沒有一干持槍士兵,更沒有那個剛剛從陵墓里面爬起來的千年老僵尸。

  瞧見這情景,我終于松了一口氣,鬼劍遺落,左右也沒有趁手,只是用手指著這三……哦,總共四個人,大聲喝問道:“停住腳步,你們怎么進來的?”

  這四個人里面,實力最強的就是給朵朵制服的那個,這些家伙平日里作威作福,欺負普通人倒也是一把好手,便是當年初出茅廬的我,也是隨意欺辱,而至如今,這樣的家伙,別說來四個,便是來十個,我估計也不會有什么威脅之感。

  倒是他們瞧見了我在此處,一地縮頭縮腦的龜殼,以及地上三四根斷了一截還不斷跳躍的黝黑觸手,不由得心中發寒,聽得我這邊使喚,有個懂中文的朝著我這邊吼,說大哥,給條活路吧,后面好多恐怖的怪物呢。

  我摸了摸鼻子,說什么個情況,你們別再走近了啊,不然我就以為你們要襲擊我了。

  那個漢子臉上烏漆墨黑,仿佛給什么煙霧熏到了,一聽我這話,眼淚立刻刷的一下就流了出來,哭喪著臉說道:“大哥啊,我們哪里還有心思跟您玩心眼啊,這個洞子里面,到處都是怪物,瞧瞧那些東西,我再瞧見您,就跟看到自己親媽一樣親切,給條活路吧,那些東西馬上就要追過來了。”

  這家伙嘴倒油滑,我皺著眉頭說什么東西,我怎么沒有看到呢?

  這話音一落,只見黑暗的盡頭處又有一個跳躍的身影出現了,飛快而來,而在那身影后面,則有著好多詭異的叫聲。那四個人背脊頓時一緊,朝我求饒,我側身讓開他們,說放你們過來也沒有用,這邊是個大水潭子,往那邊過去,則是一條不知去向的暗河,在這兒,有比你們想象里面,更加恐怖的東西,當你們瞧見了它,只會覺得你們身后的追兵,其實比我更加可愛的。

  我這般說著,那些家伙已經跑到了龜群里面去,瞧見潭邊淺灘,不由得哭嚎起來,我拉著一個還沒精神崩潰的家伙問,說你們怎么過來的?

  那個家伙就是被朵朵打暈的漢子,三十來歲,操著一口云南腔,他告訴我,說他醒過來的時候,被通知說前往巖洞里來,于是跟著大部隊走,越過深谷,進了山壁里面的巖洞,走了好一會兒,突然感覺天地一陣搖晃,人便掉落到了下層洞穴,至于為什么,他也不知曉。

  我心中釋惑,原來那四娘子弄出來的那個血咒,不但將我們那兒的空間給騰挪轉移了,便是其他處,也受到了影響。想到這里,我舉目四望,卻沒有瞧見剛才還在潭邊的四娘子。

  她剛才明明還在呢,結果我們跟那寒潭鯖魚劇斗的時候,一時間沒有注意,就不知所蹤了。

  難道她被寒潭鯖魚給帶走了?那她肚子里面的肥蟲子呢?

  我心里面滿是疑惑,然而右邊黑暗處的那道身影已經奔到了我們的面前,我抬眼一瞧,卻正是黑央族的御獸女央倉,以及她胯下的孟加拉虎。

  不過相比在上面見到的颯爽英姿,此刻的她披頭散發,一身香汗淋漓,身上、腿上好幾處傷口,顯得狼狽不堪。而在她的身后,有十來條紅色蜥蜴,這些蜥蜴一米多長,細密的鱗紋和富有攻擊性的兇悍眼神,口中的信子“嗤溜、嗤溜”地吞吐著,如風趕來,火一般蔓延。

  那御獸女雖然在逃命,然而瞧見我們,特別是旁邊在賣乖哈氣的二毛,也不由嚇得一停頓,她座下那頭孟加拉虎,更是連忙止住腳步,停滯不前,這頭看看,那頭看看,本是林間霸主,卻是罕見的畏首畏尾,顯然是給二毛那風情一撲給弄怕了。

  瞧見尾隨而來的那十來條大蜥蜴,我心中焦急,也顧不上敵對身份,朝著央倉喊道:“這些是什么?”

  央倉瞧見我臉上并沒有敵意,于是惶急地喊道:“從黑暗中突然沖出了這一群熔巖蜥蜴,嘴里面能夠噴出灼熱的黑煙,熏得人眼睛都瞧不見,而且還一身毒,好幾個人都給它們咬到,立刻化成了一灘爛泥,我擋不住了!”

  那御獸女騎虎而來,與我擦肩而過,然而當她也沖到潭邊淺灘前,不由得一陣沮喪,大叫道:“怎么沒有路了?”

  的確如此,我們所處的這處空間,背靠著的是巨大的封閉石門,左側是一片淺灘,再深些是暗河,對面是我們剛才爬出來的深潭,唯有右邊有出路,卻有著這么一群熔巖蜥蜴前來,虎視眈眈。

  這些東西將生的希望給堵住,逃無可逃。

  而且更加嚴重的事情在于,除了這十來條熔巖蜥蜴之外,在那黝黑的暗處,還有不計其數的怪物。

  我頭疼,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這里鎮壓的裂縫已經擴大了,根本就鎮不住了么?

  當時的情形根本容不得我多想,當御獸女發出一聲絕望的喊聲時,那些熔巖蜥蜴已經沖到了我們這邊來。受到了這邊洶洶氣勢的威脅,那些厚殼老龜開始探出頭腳,朝著潭邊爬去,而那四個黑炮巫師知道即使跳入水中也不濟于事,反而連掙扎的機會都沒有,于是也發出了絕望的嚎叫,手持武器,反沖回來,準備做垂死斗爭。

  我將小妖給單手抱在懷里,空出一只手來,沒有武器,便俯身去撿起一條兩米長的觸角,這東西末端斷開,還在神經反射地不停跳動,我抖動一下,抓了個牢靠,然后朝著一頭朝我躍起的熔巖蜥蜴甩去。

  啪!

  那觸手在空中抖落出一聲炸響,然后生生抽在了那畜牲的身上。

  能夠將御獸女趕得狼狽而逃的,自然不是非凡之物,不過我借助這寒潭鯖魚堅韌的觸手,一鞭抽去,力量卻也是十分猛烈,一下子就將這東西抽在石壁上,砸落一地的鮮血,滑落下來的時候,黑煙滾滾,卻是把自己的尸體給腐蝕了。

  一鞭在手,我信心倍增,左右開弓,將我周圍抽得鞭影憧憧,竟無一條能夠闖入其中,紛紛被抽得要么砸落墻上,要么飛越寒潭中。

  然而我這邊猛力,旁邊卻是哀號遍野,有兩個黑袍巫師在接觸不到兩個回合,便被那熔巖蜥蜴口中噴射出來的黑漿射中,那黑漿比用鹽酸、硝酸混合的王水還具有腐蝕性,頓時一下就跪了,接著被撲倒在地,一陣猛啃之下,魂飛魄散。

  雖然曾經是敵人,但是此刻的我能幫則幫,于是將那觸手甩過去,緊急救援,卻將這剩余三人,從死亡邊緣給拉了回來。

  苦戰四五分鐘,這些追來的熔巖蜥蜴在我們的一番圍毆之下皆喪了命,場中多出了十來團黑煙裊裊的尸體,散發出腐臭的氣息。當一切都歸于平靜中時,那兩個黑袍巫師瞧著被腐爛得只剩下一堆黑色衣袍的同伴,不由得悲從中來,大聲哭泣起來。

  他們一是為同伴哀悼,二則是為自己的命運悲慟不已。

  我扛過了這一波攻擊,也來不及詢問這幾人,而是將小妖放在平坦的巖石地上,擔憂地問虎皮貓大人,說小妖到底怎么回事?

  虎皮貓大人剛才一直在琢磨,此刻落在小妖胸脯上,翅膀一直在與那團綠光較量著,此刻也摸清了來歷,抬頭,面帶喜色地跟我說道:“世間有五行之力,鮨魚屬癸水,鯖魚屬震木,它集聚了這方圓百里森林的震木之精化,皆凝于十八只眼球經脈之中,我之前提醒小妖,是因為我擔心她承受不了這樣的力量,黯然隕落,沒曾想拿鯖魚目光凝視,根本阻止不了麒麟胎身、有修煉青木乙罡的小妖,反而被這狐媚子將十八顆蘊含著震木之精的眼珠子給砸了個稀爛,此刻力量隨之轉移,她此刻,不過是暫時承受不住,休眠了而已。”

  我大喜,說這力道,與朵朵的癸水之力一般?

  虎皮貓大人點頭說是,我也不作糾結,念誦咒訣,將小妖給收歸槐木牌中。

  這一下收斂完畢,我回頭看向御獸女和這兩個黑袍巫師,正想仔細詢問,卻不曾想潭水邊又傳來了嘩嘩水聲,我凝目望去,只見黑漆漆的潭邊,突然伸出了一只慘白色的手臂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