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七十章 四娘中邪,鯖魚再現

  瞧見這只手,雖然被潭水浸泡得慘白,但我依然能夠瞧得出來是那個消失已久的黑央族守陵圣女四娘子,再感受到了肥蟲子在那兒,心中大定,走上去正想分說,卻沒想到從潭水中爬起來的四娘子一身寒霜,那長長的頭發散落開來,披散在了前面,將整個頭顱給遮蓋住。

  她身上白色的袍子濕透,將身體給裹得玲瓏剔透,曲線畢露。

  當然,她這姣好的身材并不是重點,瞧見有混亂的水草將四娘子給纏繞著,而她那緩慢爬起來的動作,實在跟電影中的貞子,幾乎沒差。

  我喊了幾聲,沒有得到回應,那騎在虎背上的御獸女央倉與四娘子應該都很熟,驚喜地叫了幾聲小豆兒,然而也是沒有被搭理。

  四娘子便這樣搖搖晃晃地從寒潭中爬起,身上的白霜凝結,讓她的動作顯得格外僵硬。

  我從她的動作里感覺不到人的生氣,下意識地防備起來,與朵朵、二毛往后退去,從潭邊爬起來,搖晃了四五米,四娘子終于抬起了頭來,那是一張絕美的臉孔,五官精致得像是動畫上的人物,然而此刻卻獰青一片,眼袋上有濃墨如炭的黑色,嘴唇青腫,那一雙眼睛里,有著如同寒潭鯖魚一般邪惡冰冷的涼意。

  瞧見這般造型的四娘子朝著我們這邊緩慢走來,我不由得暗自念了一遍九字真言,然后喝問道:“你到底是誰?她這是怎么樣了?”

  瞧見我這般問起,那渾身白霜的四娘子用有著尖利指甲的手,去撥開垂落額前的長發,瞧向了我,喉嚨里發出一種奇怪的語調來:“驚擾先祖靈魂的所有外來者,全部都不能活著出去,你們全部人,都得死!”

  她的音調奇特,并不是從她的喉嚨里面說出來的,而是一種精神力上面的共鳴,在這個空間里來回震蕩,讓人耳膜一直嗡嗡嗡的,直頭疼。當她說完這句話的時候,身子便快如鬼魅,朝著我這邊撲了過來。

  我瞧見她眼神冰冷如異類,知道她可能是中了邪,也不敢傷及她,手中緊緊抓著的滑膩觸手一抖,去卷她的雙腿。然而此時的四娘子反應當真讓人稱奇,人陡然一跳而起,避開我的攻擊,然后身子在空中轉了幾個圈兒,抵臨我的上空,雙爪朝空一劃,黑色的尖銳指甲閃爍寒光。

  此時的四娘子,與之前被我制住的那個女人,簡直就是天差地別,身手敏捷如獵豹,這還不說,她的氣力簡直就如同九牛二虎附了身,即使是鼓足體內陰陽魚氣旋的我,竟然在她如潮攻勢中也是連連后撤,那御獸女央侖上前來,想勸慰一句話,結果給那四娘子橫空一掌,拍在那頭魔化孟加拉虎的側腹部。

  那頭可憐的山林霸王中招,便是一聲悲鳴,朝著墻上撞去,而央侖也跌倒在地,給自己的坐騎壓得死死,旁邊一個黑袍巫師,瞧見只是一個女人,便想上前來插一腳,然而這中邪了的四娘子哪里管得了這些,避開我,那雙手齊出,在這個黑袍巫師的肚子里掏了好幾個來回。

  她手上的指甲宛若刀鋒,劃開肚皮,伸進了里面粉嫩的肌肉和內臟中去,手一攥,這黑袍巫師便哀鳴聲起,腹腔的腸子給全部掏了出來,然后被放風箏一樣拋起來,灑落一地鮮血。

  死了人,空氣中頓時有一種溫熱的血腥味,撫弄得人癢癢的,對于這個詭異的地方,我心中多少有了些恐懼,回過頭來,瞧了一眼那封閉的石門,惦記著右邊那處黑暗之中,或許會有更多的魔物前來,倘若找不到出路上去,還不如先進殿躲上一會兒。

  畢竟忙碌了這大半晚上,我實在是累得超出了極限。

  我心中計較著,而與四娘子的搏斗卻并沒有停頓半分,見招拆招,不斷地后退,并不與她硬斗。

  在后退到了石門前面的時候,我知道自己不能夠再退了,往后躲了兩步,手結智拳印,手印翻飛,在這美麗女人的眼前晃了兩下,當她的注意力集中在了我印法積聚出來的能量和意境之中時,我立刻一聲大吼:“裂!”

  此言一出,一股分裂一切阻礙自己障礙的意志立刻蓬勃而發,四娘子身體一僵直,我錯步而上,那智拳印正好敲在了四娘子被水浸泡的發皴的額頭之上。

  啊……一聲厲喝從她的口中發出來,隨之而來的是一股黑色氣息,里面有張不斷扭曲的女人臉孔,極度仇視地瞧了我一眼,不過當我點燃惡魔巫手,想將這惡靈掐滅的時候,那氣息有縮回了四娘子的天靈氣海穴,龜縮不出,不再動彈。

  我這一番當頭棒喝之后,一直在旁邊默默不語的朵朵也終于出手了,她雙手之上,宛若有兩尊羅漢停住,降龍伏虎二位尊者的意識投射,化作一道光芒,射入四娘子的體內,口中也一聲高喝道:“封!”

  兩相打擊之下,這魔星返世的四娘子渾身一陣顫抖,結果腳下一軟,竟然栽倒到了我的身前。

  四娘子身材火爆,我伸手一扶,架在她的腋下,手臂立刻感受到兩坨鼓鼓囊囊的肉團兒,不由得心魂予授,想著小妖不在,便心猿意馬地又趁了一下,這才發現懷中這美人兒渾身冰冷,肌膚上面盡是冰霜,仿佛一塊冰。

  我將四娘子扶倒在地,正想仔細研究,卻瞧見那個僅剩下的黑袍巫師一聲悲慟的嚎叫,舉著一根鐵棍子沖上前來,想要將這昏迷過去的四娘子砸死,我伸出手,一把抓著這鐵棍,發現上面有陰沉之力吐出,似乎蘊含著鬼魂。

  我制止住這個倒霉蛋兒,大聲罵道:“她清醒的時候,你想怎么弄都行,但是一個昏迷過去的女孩子,你逞什么威風?”

  聽得我的罵聲,那人眼圈一紅,回過頭去找他死去的小伙伴痛苦去了。

  我不管他,驅使二毛過去將壓在虎身下面的御獸女央倉給救出來。

  這個黑妹子生命力倒也頑強,瞧那頭孟加拉虎的體型,怕不得有一噸,但她爬起來后,卻并無大礙,反而回過頭去打量自己最信任的小伙伴。不過央倉沒事,但那頭孟加拉虎中了四娘子一掌,卻是活不成了,張開的嘴巴里大口大口地吐出成塊狀的黑血來,哼哼著,只是那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自己的主人,里面充滿了眷念和不舍。

  倉央哭了,臉偎這頭孟加拉虎的頭邊,傷心極了,晶瑩的淚珠不停地滑落,那孟加拉虎一開始還伸出溫潤的舌頭小心幫她拭去淚水,過了半分鐘后,泯然長逝。

  央倉悲慟不已,大聲呼喊著自己愛虎的名字,這是一個富有緬甸風味的小名,我聽不真切,不過這個時候也不得不打斷她的難過心情,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緩聲說道:“它去了,在那個地方溫暖如春,大地祥和,這便是最好的歸宿。往者已矣,你再傷心也沒有用處,我們還是先想想自己吧。你是怎么來到這兒來的?”

  御獸女抽噎一陣,方才想起此時的情形,于是收斂起悲傷情緒來,因為我之前幾次出手,給她的印象太過深刻,故而倒沒有使性子,十分恭謹地回答道:“自從你上次帶人踏平了前突軍營之后,這幾天就頗不平靜,我本來奉命在族群外圍巡邏,結果接到通知,說老祖宗已經醒了過來,下令我們進入禁地,搜尋你的蹤跡——命令是‘只要活,不要死,見到不與接戰,速發信號’。”

  她皺著眉頭,似乎在恐懼:“我沒有見到先祖,而是在族中長老的帶領下進入禁地,行了好久,突然感覺到空間崩塌,山體移位,我便與眾人失散了,反而是遇到先前進洞的薩庫朗等人。黑暗里恐懼占了上風,我們想要出去,然而迷了路,轉了好久,突然見到從一條山縫中爬出好多蜥蜴和帶著黑煙的小人兒來,這些家伙見人就殺,我們抵擋不住,只有跑……”

  我咽了咽口水,說那裂縫中爬出來的東西,到底有多少?

  央倉努力地回憶著,告訴我,說不知道,當時的場面太混亂了,死了人后,我們就一直跑,我回頭瞧了一眼,密密麻麻,成百上千個吧,一直跟在我們后面。我指著陷入一片死寂的右邊黑暗處,皺著眉頭說道:“成百上千?我除了見到十幾條大蜥蜴外,并沒有瞧見什么東西啊,到底是什么,讓你們如此慌亂,竟然失去了最基本的清醒?”

  央倉使勁兒搖頭,說不可能啊,我明明看到的啊,可是……咦,這些家伙不是一直跟在我們身后的么,怎么除了熔巖蜥蜴,其他的帶煙小人兒呢?

  一直在旁邊沉默的虎皮貓大人突然插嘴,說道:“情況很難理解,除非是出現了弱肉強食的強者,把這些追兵變成了食物。”

  強者?我聽到虎皮貓大人冷靜的話語,心不由自主地涼了起來,感覺石門對面的寒潭底,有一股熟悉的血氣在積累縈繞,而就在此刻,那潭水也開始咕嘟咕嘟地開始冒起泡來,那些水泡足有籃球大,破開之后,一股有一股的血腥之氣傳遞上來。

  再接著,我感受到了鬼劍的氣息。

  那寒潭鯖魚準備再來一波么?

  我心中驚疑,那蛤蟆頭再次浮出來的時候,瞧見在它稀爛的頭顱上,站著一個小小的黑影子。

2條評論 to“第三十三卷 第七十章 四娘中邪,鯖魚再現”

  1. 回復 2014/09/29

    四娘都出來了

    難怪第一人稱是大人的岳父

  2. 回復 2014/12/27

    唏噓

    絕對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