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七十一章 魔羅狡詐,借尸攻擊

  寒潭鯖魚之前遭受重創,然后被我含怒而出的鬼劍射入,繼而潛入寒潭底部,不知蹤影,我本以為它會順著暗河潛走療傷,過幾年又是一條好漢,然而沒想到它居然又會再次浮出水面來。

  不過讓我驚疑的事情,并不是這家伙的再次出現,而是在于此刻的它,早已經沒有了一點兒生機,而在它那兩個卡車頭一般大小的蛤蟆頭上面,除了一把深深插入腦中的鬼劍之外,還有一個瘦小的黑影子,正靜靜站立著。

  這個黑影子大半個身子都埋在了那一堆被小妖砸得血肉模糊的稀爛眼珠器官內,惟有上半身露出了空氣中來。

  隨著寒潭水順著角質和鱗甲滑落,以及在石門上面鮫人魚油燈的照耀下,我瞧清楚了這個瘦小的黑影——六只胳膊、宛如蟲子口器一般的嘴巴以及三面重疊的臉孔,似人而非人,仿佛人類噩夢中最恐怖的夢魘,那藍色紅色的血漿將它變得格外的恐怖兇悍,我感覺自己被那冰冷非人的目光注視著,便仿佛有毛毛蟲在背上緩慢爬動一般,癢得我就想高聲叫喚,把心里面的恐懼,給全部釋放出來。

  魔羅!

  我萬萬沒想到,從水中冒出來的這個瘦小黑影,竟然是本應該在幾十里外山村中逞兇威的魔羅。

  此刻的它,與我在錯木克初見以及在王倫汗基地小樓里面所見的,完全都不同了,那個時候的魔羅,幾乎就像一頭小獸、一只雛鷹,雖然兇戾彪悍,但骨子里面還是有一些初生嬰孩兒的柔弱,然而在經歷了昨夜的激化之后,此刻的它,完全就已經是一頭魔焰滔天的大魔頭了。

  它在寒潭鯖魚頭上,幾乎都沒有動,只是用目光巡視全場,而我們都能夠立刻感受到那種凝重的、幾乎呼吸不過來的氣場,仿佛下一秒,這魔物就要出現在我們的身邊,將我們的身體給肢解、吞噬了一般。

  瞧見魔羅這般詭異而安靜的出現,在我頭頂的虎皮貓大人開始了碎碎念,大聲說道:“完了完了,魔羅竟然感應到了裂縫生成,靈界生物漏網而來,過來就食了。不行了,小毒物,我幫不了你了,只能幫你把遺言帶回去了,你好好想一想,有什么要跟你父母說的?快些說,我好帶朵朵跑路!”

  我被這肥母雞貪生怕死的行徑弄得哭笑不得,不由得問道:“難道就沒有辦法,將這個家伙給弄死了么?”

  虎皮貓大人展翅高飛,在空中回答我,說有,但是你不行,我們都不行。朵朵,上大人我背上來,我載著你離開這里,快,不然就來不及了。

  虎皮貓大人這般大呼小叫,然而朵朵卻不愿意離開,緊緊拉著我的手,說不,我不走,我要跟陸左哥哥把這些怪物全部打敗,不然就是死,也不逃。

  朵朵心思單純,怎么說都不為所動,虎皮貓大人也無能為力,不由得一陣急躁,腦筋開始飛快開動,過了幾秒鐘,它又驚又喜地喊道:“咦,他怎么過來了?”

  我奇怪,說誰來了……

  這話兒還沒有問完,我突然就聽到了一聲貫徹天地的嚎叫聲,出現在寒潭鯖魚身上的魔羅開始從宿主身上站了起來,此刻的它已經完全沒有一兩歲嬰兒的弱小模樣,瞧那上半身,跟十來歲的少年差不多,渾身精瘦的鱗甲,以及鋒利的尾刺。

  它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將寒潭鯖魚給掏了個空,融為一體,而此刻拔出來,那些翻白的皮肉不斷地死死纏繞著它,相互交融,鯖魚那蛤蟆頭上有好多細碎的肉觸,輕輕撫動著它粘稠滑膩的肌膚,時間在那一刻仿佛變緩了,終于,我瞧見魔羅最終還是站了起來,惟有雙足隱沒在血肉之中。

  魔羅雙目赤紅,三雙手臂指著天空,作仰望狀,有蒼涼的呼聲從天際傳來,而在我們的頭頂處,突然出現了一道不斷旋轉的氣流,將所有的黑暗給攪動,在這樣波濤洶涌的氣流中,無數分子摩擦,于是產生了光。

  那光明亮,將整個空間給照得透亮,我終于瞧見了右邊的黑暗處,那是一個深邃而冗長的洞穴,呈現出喇叭狀,越往里去口子越小,而在我的視線之中,各種各樣紛呈出奇的妖魔鬼怪都在那邊兒累積,它們的形象已經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范圍,有懸空停浮的骷髏頭,有流著鮮血的斷肢巨手,有噴著火焰的蟲子,有一團迷霧的黑煙,還有許許多多我從來沒有見過的東西,模模糊糊,看之不清,總之是匯聚了世間所有的丑惡……

  瞧見這玩意,我幾乎有一種立刻躲到那高大而厚重的石門之后,永遠也不要再見到,與世隔絕的沖動。

  然而在下一秒,卻是乖乖的朵朵一聲大喝:“唵、嘛、呢、叭、咪、吽!”

  此言一出,則天下皆清,之前映入我眼簾中的那些各色魔物,也都消失不見,只有一片狼藉的堆疊尸體,想來應該都已經遭到了魔羅毒手。瞧見這魔羅居然已經能夠影響我的心靈,我不由得一陣后怕,要知道,我的心志經過出道這幾年,早已堅硬如鐵了,而這東西在短短的時間內,竟然已經能夠運用幻術,將我給迷惑,這魔物已經狡猾得可怕了啊。

  魔羅,這便是魔羅,還真的是讓人恐懼的魔物啊,不過它剛才弄出那幻境,到底是為了什么呢?

  我心中震撼,不過朵朵在我身邊,小妖在我胸口的槐木牌中,倘若我露出半分害怕的情緒,只怕這些小寶貝們也逃脫不了被這魔物屠戮的命運,一想到這里,我的心中便滿是激情,那恐懼也如潮水一般退卻,將手前伸,開始去感應深深插在了那蛤蟆頭上面的鬼劍,試圖與它產生一些聯系。

  朵朵的六字真言將漫天的幻光震得粉碎,身上也開始散發出如肥蟲子一般的土豪金光芒,此乃佛光,傳承自藏邊鬼妖婆婆之手,照在我的身上,暖意洋洋,感覺有數不清的氣力產生。

  魔羅之前對那些從裂縫中穿過來的諸番魔物大肆屠戮,而后又潛入寒潭之中,將這寒潭鯖魚殘余的生命力吸收,不過此刻似乎掙脫不了那大蛤蟆加觸手怪結合的寒潭鯖魚尸身束縛,一時間有些尾大不掉。不過它并不是沒有辦法對付我們,在下一秒,在它六只手臂的指揮下,呼的一聲,之前那神出鬼沒的觸手,便再次出現,朝著我們這邊飛來。

  這種攻擊手段,之前的寒潭鯖魚使起來對我都沒有什么用處,而魔羅剛剛接管了它的身體,使起來也有些僵硬,并不方便,我很容易就躲開了,而那魔羅幾次攻擊無效之后,也有了些火氣,瞧見旁邊那個正在哀悼同伴而傻乎乎哭嚎的黑袍巫師,那觸手便橫空飛去。

  嗖——

  風聲響起,我瞧見那人傻不愣登地不動,暗嘆了一口氣,欺身而上,將他給甩到那頭虎尸之上,然后吩咐朵朵和御獸女央倉,讓她們帶上地上被封印住的死娘子,以及那個傻了的黑袍巫師朝著右邊跑開,暫且避開這魔羅的鋒芒。

  聽得我話,朵朵扶起躺著的四娘子,將她和黑袍巫師甩上二毛的背上,然后帶著央倉往著右邊跑開,虎皮貓大人也屁顛屁顛兒地跑開,我呼叫肥蟲子,這家伙終于舍得離開那美女的身體,飛到了我的前面來,幫我一起抵擋魔羅控制的寒潭鯖魚攻擊。

  沒了鬼劍,其實我抵擋這攻擊還是沒有什么有效招數,只是躲閃,不過肥蟲子倒是補上了這一空缺,這小東西并不大,然而力量卻出奇的恐怖,而且也敏捷,每當那觸手橫空飛來的時候,它便撲上去,然后一口咬下,兇狠非常。

  而就是這一口,被咬中的那觸手立刻枯萎開去,不一會兒,幾條觸手都被咬中了,一開始甩過來還滑滑膩膩,到了后來,則有一種秋天枯萎黃樹葉的滄桑無力之感。

  肥蟲子威武,弄得那魔羅一點兒脾氣都沒有,不過我瞧見肥蟲子怯怯弱弱,好似有些怕那魔羅一般。

  不過想來也是,最初的肥蟲子,也是十分恐懼矮騾子這種靈界來客,也正是因為如此,我方才有機會將它給收服,而當時讓我所恐懼的矮騾子,現在看來,其實早就已經不是什么厲害之物。可以想象,肥蟲子應該對此類的魔物有著天然的畏懼,至于是什么原因,那就不得而知了。

  我瞧著那魔羅暫時沒有招,也不敢去招惹它,鬼劍都不敢拿,也準備朝著右邊的去處逃開,想著即使有千種魔物,也未必有魔羅這般恐怖。然而我還沒有走開幾步,發現二毛又從黑暗中奔走回來,瞧見這情形,我不由得詫異,舉目看去,瞧見朵朵正站在二毛的頭頂上,于是放聲大喊,問怎么了?

  朵朵一臉的郁悶,大聲叫道:“陸左哥哥,那些家伙過來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