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七十三章 千年召喚,頭顱觸門

  瞧見那幾丈高的鮮血噴涌而出,我不由得菊花一緊,感覺道一陣又一陣的寒意。

  這鮮血宛若一朵朵綻放的鮮花,美麗絢爛,有著一種恐怖的美麗。然而當郭佳賓那滿面驚恐的頭顱哐啷一下,砸落在地上的時候,我們的心也被一個大錘使勁兒地敲了一下,轟!麻貴的臉色立刻變得一片慘白,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皺著眉頭說道:“不可能啊?”

  是啊,不可能——我們根本就沒有瞧見魔羅出手,它依然如同死物一般沒有動彈,身子隨著寒潭鯖魚在水面上浮浮沉沉,唯有那投向崔曉萱熾熱的目光,讓它有一絲活物的感覺。

  然而即使我們再怎么不愿意承認,那郭佳賓也實實在在地死在了我們面前,尸體躺倒。他至死,都還是在演戲,沒有一句真實的遺言留下,仿佛他的人生里面,充滿了謊言。郭佳賓死了,然而崔曉萱在那抱臉蜘蛛的驅使下,還在緩步往前走著,口中依舊溫柔地呼喚著魔羅:“寶貝,寶貝,來媽媽這里。”

  瞧見崔曉萱越過那些瑟瑟發抖、縮頭縮尾的龜群,走過潭邊的灘涂,朝著魔羅走去,我忍不住地朝著麻貴大喊一聲道:“夠了!你要再繼續下去的話,她會死的!”

  麻貴的臉色猙獰,朝著我一陣輕佻而瘋狂地笑,說你心疼了?這娘們是你的姘頭不成,話說你的口味挺重的啊,瘋子你也上?實話跟你說了吧,我接到的命令,就是讓魔羅將它的雙親給親手殺掉,這個女瘋子是它老母,所以就必須死!

  瞧見這張麻子臉,我心中頓時就感覺到無比的厭惡,一陣怒火中燒,當時就想沖上去將這畜牲給弄死,然而我身子剛動,旁邊的王倫汗和幾個親隨立刻把手中的槍指向了我,那大毒梟厲聲喝問道:“陸左,別動手,我們的事情一會兒再說。我知道你很厲害,甚至可以出其不意地毒死我們,但如果你執意妄起沖突的話,不過就是同歸于盡而已。”

  被那沙漠之鷹和幾把手槍指著,這種感覺并不好受,雖然我很有自信閃過這子彈,甚至直接將二毛身上那個黑袍巫師,給抓下來擋子彈,但終究不想在這個節骨眼上再節外生枝,于是冷哼一聲,不作理會。

  我們這邊吵完,崔曉萱已經走到了潭水邊,她并沒有走過去,而是將雙足浸潤在水里,輕輕地呼喚著。

  這個時候,那頭仿佛已經死去的第六天魔王終于有了動靜,低伏的頭顱抬起,浮在潭面的鯖魚蛤蟆頭也開始往岸邊緩緩移動,最后是那張巨嘴,都已經碰到了崔曉萱的小腿處。魔羅抖了抖身子,然后從寒潭鯖魚的頭顱中拔腿而出,順著鼻梁往下走,然后來到了崔曉萱的面前來。

  這魔羅站在自己親生母親的面前,頭顱只有到達胸口處,很瘦弱的一個少年,然而從我們這個角度看過去,特別是炁場感應中,我卻感覺崔曉萱仿佛站在一頭滔天巨獸之口前。

  魔羅走到崔曉萱的面前來,兩人對望一會兒,它伸出其中一只手,摸了摸崔曉萱的額頭,那可憐的女人立刻跪了下去,然而她才跪到一半,仿佛有另外一種意志在左右于她,接著她突然伸出手,狠狠地將魔羅抱住,張口朝著魔羅伸出的那只手咬去。

  啊的一聲尖叫,崔曉萱開始變得瘋癲,富有攻擊性,而與之對應的,卻是魔羅的淡定。

  崔曉萱即使瘋狂,但終究力量不大,剛才的攻擊行為,也只是為了惹出魔羅的殺戮本性,而讓我驚訝的事情在于,魔羅居然很小心地接住了崔曉萱的攻擊,一下子將暴燥不安的她給制住,繼而翻轉過來,瞧見了自己母親后腦勺上面的抱臉蜘蛛。

  此刻的魔羅已經有了人類的智慧,它用一種極為惡意森寒的目光掃視全場,然后“吱”的叫一聲,超高的頻率讓所有人的耳膜一陣嗡嗡發懵,仿佛腦袋被大錘擊打了一般,疼痛欲裂。

  正當我抱著頭痛苦的時候,那魔羅往后退了一步,身后那條骨節修長的尾錐倏然刺向那頭海碗大的黑蜘蛛身上,我聽到“刷”的一聲響,接著那頭被人祭煉過的毒蟲就給魔羅剝離下來,摔在地上,那尾錐如暴風一般錘打,啪啪啪,如此泄憤之下,毒蜘蛛早就變成了一堆爛泥。

  抱臉蜘蛛離體,崔曉萱立刻失去了力量,軟軟地跌倒下來,而魔羅則伸手將她給扶住,小心翼翼地將這個可憐的女人抱上了剛才待著的血肉中,安放完畢后,深情地凝望著這個生育自己的普通女人。

  直至此刻,魔羅方才將視線投向了我們,投向了一臉猙獰和忿恨不平的麻貴,此刻的它有一種神奇的魔力,只要當它注視人的時候,那個被注視者,心頭立刻是一片陰霾,仿佛被人給瞧了個通透,此刻的麻貴便是有著這般的感覺,不過他倒是獲得出去,將手中的鬼頭刀一抖,那六十多斤的寒鐵給他舞動得虎虎生風,一番舞動下來,他的熱汗蒸騰,發狂大叫道:“來啊,來啊,你敢來,我就把你斬成七八塊!”

  魔羅默不作聲,它深情地瞧了一眼陷入沉眠中的崔曉萱,然后往前走了兩步,將那三雙六只手臂給舒展開來,深深地伸了一個懶腰,那連成一片的大嘴里咀嚼了一下,將里面的肉絲血沫子給吐出來,六雙眼睛,暗室生電,朝著右邊的方向望去。

  啊——

  我聽到有人在顫抖,也有人在喊叫,接著有人居然根本抵受不住魔羅的這一瞥,轉頭就朝著黑暗中的洞穴逃去,一開始是一個,接著三五成群,到了后來,就連那個馬臉長老和另外兩個黑央族高手都轉身撤離,幾乎是一溜煙的功夫,這三十來人的闖入者,居然跑了一大半。

  我心中生疑,這黑央族的幾個家伙,便是虎皮貓大人也說厲害,怎么一招都沒有交手,人就逃離了?

  什么個情況?

  黑央族的人化作鳥獸散去,我本來也想打一壺醬油,轉身離開,然而王倫汗等薩庫朗人卻并沒有離開,依然用槍指著我,我也只好緩慢移動身形,躲入二毛側面。而就在我們這邊勾心斗角的時候,那魔羅便已經化作了一團黑影,倏然出現在麻貴的身前,伸出一爪,朝著麻貴的下身撓去。

  麻貴此子為人雖然下作,但是卻依舊還是有著一身好本事的,那一把寒鐵鬼頭刀揮舞起來,卻如同一道龍卷風,那魔羅試探一回,竟然給一刀劈開,火光四濺。

  瞧見這情形,我的心中不由得又多了幾分希望,看來這魔羅到底還是太年幼了,并不能夠如同小黑天一般,鎮壓全場。當然,它也應該是開啟了智慧,知道自己的弱處,于是一直都在進食,爭取盡量讓自己的實力回復巔峰,于此同時,見到麻貴實在太硬了,這魔羅立刻轉移了攻擊對象,朝著旁邊那些黑袍巫師和王倫汗帶來的手下進攻。

  當魔羅轉移了攻擊對象,立刻便有人死去,鮮血飚射,斷肢飛揚,魔羅雖然沒有武器,但是那六臂利爪如刀,此為其一,那張嘴比鱷魚的撕咬力強過十倍,此為其二,更加恐怖的是它新生出來的那根尾錐,鋒利詭異,不知不覺就會出現在死者的胸口,用力一攪,里面的內臟立刻炸射開來。

  場中有那熔巖蜥蜴尸體滾滾的濃煙,借著這煙霧,魔羅身形如電,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里,便已經收割了四五條人命,它曾經朝著我這邊順便來一擊,結果我抖動手上那條觸手,一鞭甩去,將它逼得不敢再往前來。

  魔羅突入,場面立刻變得無比混亂,王倫汗等人也顧不上在盯著我,手中的槍開始開了火。

  不過在這樣相對禁閉的空間里,面對著魔羅這種高敏捷度的對手,除了王倫汗這個毒梟軍閥頭子勉強能夠捕捉到魔羅的身影之外,其他人基本上都打了一個空,不多時,便被尾錐插死。

  隨著槍聲在空間里砰砰響起,流彈亂飛,我也躲入二毛這一側,四處張望一番,發現魔羅和麻貴等一干薩庫朗都在右邊通道處混戰,我們倒是沒有人管了,那么,我能夠逃向哪兒呢?

  我這般想著,突然心臟就是一陣狂跳,眼睛不由自主地朝著那面巨大的石門之上瞧去,我盯著那個豬面怪人,這般古樸的雕刻手法,竟然將它給塑造的栩栩如生,我之前只是覺得有些奇怪,而此刻瞧見,越發地覺得它似乎已經活了過來,那一雙眼睛也由灰白色逐漸轉成黑色珠子,接著一點兒、一點兒地開始滲出紅色的血來。

  瞧見這血,我心中突然升出一種古怪的心思,仿佛一種千年來的召喚,讓我不由自主地走到了那石門前,當耳朵邊的朵朵大聲叫喚,說“陸左哥哥你要干嘛”的時候,我陡然跳起了身子,將腦袋往著一處凸起的圓珠兒,使勁撞去。

  砰,我的腦門子立刻有鮮血飆出來,而耳朵邊似乎也聽到了一個人十分用力的肯定聲。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