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七十四章 三方合力,奪門之戰

  轟——

  我的腦袋一陣眩暈,在這一刻,它幾乎就要炸開了一般。隨后我的眼前一黑,過了好幾秒鐘才回過神來,感覺眼角處有一道黑影在掠過,睜開眼睛一瞧,只見占據了整面山壁的那扇巨大石門,此刻竟然轟隆隆地開啟了,朝著上方提起來。

  天啊,我到底做了什么,我竟然將這祭殿的門給開啟來了,我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突然有一種“我”不是我的感覺,不過頭上一道風吹過,卻是朵朵懸停在了我的頭上,朝著我哈氣,腦袋上那陣劇痛立刻得到了一些舒緩,我渾身都感覺到不對勁,心中一動,估計此刻是洛十八的意識覺醒了,方才會做出這種潛意識的古怪行為,于是雙手結那內獅子印,口中大喝道:“洽!”

  此言喝完,頓時一股讓人全身灼熱的意志傳遍全身,清除陰霾,這神智一回過來,我突然有一種十分渴望鬼劍的那種情緒,于是很自然地將右手一伸,大喝一聲:“鬼劍過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遠在寒潭處的鬼劍聞此聲音,立刻一陣蜂鳴,叮的一聲,隔空而來,倏然出現在了我的前方,我伸手將鬼劍抓在手里,瞧見眼角處的右邊有一道黑影掠過,朝著我沖來。

  鬼劍下指,然后返撩,我朝著那黑影猛力割去。

  刷——

  鬼劍與空氣產生了劇烈的摩擦,有一道古怪的曲線從虛空中出現,接著斬落在了那一道黑影上面,錚然作響,我被巨大的力量撞得往后一動,而那黑影也跌落一邊。我連退了好幾步,瞧見這道黑影竟然是魔羅,此刻的它已經將薩庫朗來人殺得七零八落,除了七八個修為實在厲害的高手,其余人等,要么死要么傷,早就已經是被游擊得十二分的痛苦。

  不過兩者相斗,各有損傷,魔羅殺了不少人,但是它身上也有幾道猙獰的傷口,有的瞧著是利刃斬開的,有的則是那手槍轟上去的。

  王倫汗到底是有真本事的人,他槍法也十分準,居然能夠在這種高速運動的情況下,擊中魔羅,并且朝著沒有鱗甲的地方鉆去。不過既便是如此,那魔羅渾身的肌肉堅韌,那本來可以將大象都轟倒的沙漠之鷹,此刻打中魔羅,也不過是停頓一下,雖有血流,但依然奮戰不休。

  然而當我將大門給莫名打開來的時候,那魔羅竟然放棄了與王倫汗、麻貴和哈羅上師一伙人的拼斗,舍命地朝著我這邊攻來,倒是真的讓人郁悶。

  我出門是踩到狗屎了么,對魔羅苦苦相逼的明明就是麻貴一伙,這般的深仇大恨都不理,為何要朝著我這邊攻來?然而很快我就明白了,魔羅乃深淵來的魔王,它可是付出了巨大代價,損耗一生修為而重返的人間,投胎重修,而耶郎祭殿則是封印之地,倘若能夠將這個渠道打通了,那么它的舊部便能夠源源不斷地出現,到了那個時候,它才能夠算得上真正的第六天魔王,當之無愧。

  我不知道此時的魔羅是否有了這樣的智慧,然而我卻是感覺到它與之前有著量與質的轉變,攻勢極端兇狠,那六只手上的爪子幾乎能夠與鬼劍直接拼斗,而那根新出現的骨節尾錐更是恐怖,幾乎是神出鬼沒,稍不留意它就會以不可思議的角度,朝著我的要害扎來。

  交手不過十多秒鐘,頭上還不斷留著血的我便被魔羅給一下扎中了右腿,雖然及時躲開了,然而終究還是給擦中,血花在一瞬間綻放,我單膝跪地,而正當那魔羅準備張嘴咬來之時,我的肩膀被朵朵抓住,朝著后面拖去,而旁邊的二毛抖落背上幾人,低著身子朝著魔羅猛力撞來。

  二毛高大,魔羅瘦小,然而彼此相較量的戰績且并不會以噸位來決定,當我在朵朵的幫助下重新爬起來的時候,與魔羅一陣糾纏的二毛被瞅準機會,尾錐一下扎進了腹中,嗚咽一聲,然后給魔羅好是一陣啃。

  二毛在堅持了十幾秒鐘之后,終于身形一陣恍惚,全身化作了一道白光,射如了我的胸口。

  我胸膛一震,知道二毛的陣靈已經是消耗殆盡、潰散了,估計下一次見到它能夠成形,不知道什么時候了。就在二毛與魔羅糾纏的時候,我、朵朵、御獸女央倉以及那個回過神來的黑袍巫師都已經進入了石門內,里面有開闊的空間,滿地昏黃的光線,不過我已經來不及瞧看打量,倘若讓魔羅也沖進來,其實門內門外差別都不大,畢竟在哪兒死,也都是死。

  我站在了門口,鬼劍被我激發得越發巨大,宛若門板,而當魔羅將二毛咬得潰散的時候,我倒提著鬼劍前沖,朝著這魔物掃去。一劍、兩劍、三劍,我刷刷刷連著出了三劍,而魔羅皆輕松躲過,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個被遺忘在地上的四娘子突然從地上跳了出來,朝著魔羅撲了過去。

  這情形倒是讓人有驚有意,要知道四娘子體內邪靈都已經被我封印,為何此刻又蘇醒過來了呢?

  不過四娘子的這一番參戰,卻將魔羅對我的攻勢減輕了許多,此刻的她仿佛尸靈附體,走的是極為強硬的路線,而且也居然能夠與魔羅的力量相抗衡,我在旁邊策應,鬼劍使如疾風,暴風驟雨地一陣連環刺去,一時之間,魔羅竟然被我們兩個弄得有些應接不暇。

  當然,魔羅此刻的遲鈍,跟朵朵還是有一定關系,這個小蘿莉此刻也已經進入了暴走模式,那粉嫩精致的小臉此刻一片青獰,眼袋黑黑,然而雙手不斷揮舞間,卻又有佛家的氣派莊嚴。

  在這樣的炁場渲染下,那魔羅的行動居然開始越加遲緩,使得我們倒是能夠應付。

  而一旦我這邊輕松了一下,這才有時間打量全場,然而這一瞧,我卻是心驚,原來剛才還在與魔羅糾纏的薩庫朗,此刻也由著哈羅上師帶隊朝著后面退去,顯然是想通過禍水東引,讓我在這兒拖延住魔羅,他們好有逃命的機會。

  然而讓我驚奇的事情在于,麻貴并沒有逃,反而是持著手中的寒鐵鬼頭刀,奮力朝著這邊沖了上來。

  至于王倫汗……我竟然沒有瞧見了這個人,不知道他究竟潛匿到了哪兒。

  魔羅的攻勢如潮,這魔物無論是爪子、還是牙齒,又或者是那恐怖的尾錐,都有著十分犀利的攻擊力,我雖然沒有瞧見王倫汗,但是也不敢再開小差,鬼劍連出,不斷與魔羅交手抵抗。在陰陽魚氣旋的引導下,那鬼劍身上附著的黑霧越發強盛,但凡是被這鬼劍斬殺的鬼魂妖魔,也都被收留其間,此刻一經激發出來,立刻有恐怖的威效,將魔羅好幾次強力的攻擊給減弱,而當我們堅持了十好秒鐘的時候,麻貴來了。

  這個男人不知道究竟有著什么憑恃,居然并沒有隨著哈羅上師一起逃路,而是舞弄著他的寒鐵鬼頭刀,朝著魔羅的后背襲來。我、中邪過后的四娘子,以及麻貴,這三個原本互為仇敵的人,居然在此刻,沒有任何言語交流就攜手起來,一時間刀來劍往,竟然將魔羅逼得左沖右突,氣勢弱了好些分。

  然而魔羅便是魔羅,它怎么可能會被我們給長期壓制?在一段時間的糾纏之后,它突然將身子一直,六只眼仰望天空,立刻有隱隱的雷鳴聲傳了出來,接著一道又一道的藍色電芒在黑暗中隱現。

  滋……滋……

  藍色的電芒在空間中游走,突然有一道降落在了四娘子的身上,這個眼冒紅光的美女渾身一陣顫抖,我瞧見她雪白冰霜的肌膚上面立刻滲出了一片黃色膿汁,將這電芒中和,然而也就在這一刻,她的身形一僵,動彈不得了。

  第六天魔王,掌控洪水、火焰、雷鳴和閃電,倘若要是讓它的所有能力覺醒,只怕我們都要躺下了。

  而就在此刻,我身后又傳來了轟隆隆的響聲,接著虎皮貓大人扯著嗓子朝我喊道:“小毒物,快往回走,我把這門給關閉了!”聽得此言,我二話不說,就朝著門內跑去,路過四娘子這兒,瞧見她僵直不動的身子,我的心一軟,伸出手抓住她,一陣電芒將我的右手給電得酥麻,不過我還是咬著牙,朝著那往下降落的石門沖了進去。

  我這邊一撤,麻貴立刻面臨著魔羅全部的惡意,臉上頓時露出了極度的氣憤,不過作為許先生的大弟子,他倒是一個有著急智的人,伸手入懷中,一道銅色的鏡子出現,他往前一照,然而這玩意并無功效,顯然是那人妻鏡靈感受到了我的氣息,拼死造反了。

  我回到門內,瞧見了不由得大喊一聲:“無量天尊!”聽得這久違的聲音,人妻鏡靈立刻噴射出大量的藍光,籠罩在魔羅身上。魔羅身形一滯,正欲拼力朝著前方沖來,突然猛地一扭頭,朝著寒潭那邊瞧去,在那里,王倫汗出現在了崔曉萱的身前。

  魔羅再也沒有理會我們,待震鏡效用一停,便朝著寒潭那兒射去,而那石門也轟然落了下來。

  安全了么?我的心還沒有放下來,卻見到左邊一道身影,幾乎是擦著那石門滾了進來。

  是麻貴。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