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七十五章 勢不可擋,頭降神光

  瞧見麻貴一骨碌地滾了進來,我不由得一愣,沒想到這個家伙倒是懂得把握機會,而且膽子也大得出奇,竟然在這么驚險的境況下滾了進來,說句實話,時間倘若是差上一兩秒鐘,那么此時滾就來的就不是人,而是一灘血漿肉糜了。

  要知道,上這萬斤的石門從上面合攏下來,這可不是人力所能夠抵御的。

  而且正因為耶郎祭殿的特殊原因,此處便是連朵朵這樣的魂體,都是進入不得的。

  能夠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敢翻身進來,麻貴的信心和計算能力,顯然也是讓人驚嘆的,他一陣翻滾之后,彈身跳起來,左右打量一番。我們身處的這門后,其實是一個小平臺,再過去有一個十幾臺階,往下走,才是祭殿的主體,那邊有好多石雕,不過我們都來不及瞧,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對方的出現,給死死地吸引住了。

  麻貴死死地盯著我,臉上的肌肉一陣扭曲,鬼頭刀拄地,恨聲罵道:“陸左你這個驢日的,狗東西,居然拋開我一個人去迎戰魔羅,自己卻跑開了,你他媽的還有沒有一點兒人性?”

  他罵得實在難聽,我卻眉頭一掀,寒聲笑道:“麻貴,你可別忘了,從開始到現在,我們一直都處于敵對關系,之前在門外,那魔羅是異類,是所有人類的大敵,故而我們并肩作戰,但是請問一下,你是誰,我是誰?前一分鐘你還要殺死我,后一分鐘,你居然還想讓我給你擋刀?哎呀,麻貴,是你太幼稚了,還是我太健忘了,我們什么時候,有這樣的交情了?”

  麻貴聽得我的嘲諷,臉上的肌肉不斷地抖動,幾次想罵出口,然而卻又都忍住了,回過頭來打量四周,瞧見了御獸女央倉,還有那個黑袍巫師,臉上的神色不由得又好了許多,掂量了一下手頭大刀,嘿然笑道:“陸左,你不過就是以為自己勝券在握了,對吧?”

  我聳了聳肩膀,指著他左手上面的震鏡,說別的先不談,把我的東西還給我。

  麻貴將震鏡收回懷中,用猩紅的舌頭舔了一下自己的鼻尖,指著我旁邊不遠處的那一男一女說道:“不、不、不,小子,你可能沒有明白狀況,這個黑妹子跟我們薩庫朗是同盟,而袁良是哈羅帶來的得力手下,換而言之,他們都是我的人,你懂么?這面破地獄銅鏡,是我師父親手給我降服的,我不能夠把它給你,而你手中的這把精金木劍,我本來看上了,奈何師父把它給了大野坂田那個老鬼子,不過現在嘛,嘿嘿,沒有人再有理由,把它從我的手中奪走了……”

  麻貴得意洋洋,而我也將目光瞧向了旁邊的御獸女央倉和另外一個叫做袁良的黑袍巫師,那個黑袍巫師聽得麻貴的話語,立刻跳到了同伴的身邊,他手中的兵器早已遺失,此刻也只是空著雙手,不過還是表明態度道:“麻頭,你說什么,就是什么……”

  我將再次陷入昏迷的四娘子給放在了地上,扭頭瞧向了御獸女,而這個黑妹子則嘿然一笑道:“松日長老都說過了,陸左是我族并肩作戰的朋友,長老的話,我沒有什么理由不聽從的,任何想要對我們黑央族的朋友動手的,都是我們的敵人!”

  麻貴的眉頭一跳,厲聲喊道:“大膽,薩庫朗跟黑央族的同盟關系,可是你們族長親自定下來的,你居然敢違背?你還想不想活了!”

  御獸女央倉笑了,指著這周邊的環境,嘲笑道:“你覺得,我們都到了黑央族圣地,還有什么機會,活著出去了?我的生命,應該都要奉獻在我族守護千年的這個地方了,唉……”

  倉央一聲長嘆,十分惆悵,然而麻貴卻被惹怒了,拄在地上的鬼頭刀跳了起來,高高揚起,這個男人怒聲喊道:“吃里扒外的東西,要你何用,去死吧!”

  他步踏星罡,步走如箭,身似流星,朝著央倉疾奔而去。

  這平臺小,而我們幾人又離得近,倉央沒想到麻貴說翻臉就翻臉,意志鎖定,直接就殺上來,不由得就有些驚慌,往后退去,而我則欺身上前,將鬼劍擋在了麻貴的前面,與那鬼頭刀對扛了一下,兩人齊身后退,瞧著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麻貴,我嘿然笑道:“麻貴,何必欺負女人?其實你要他們站隊也沒有用,說一千道一萬,終歸到底還不就是我們兩個人來見真章?來吧,戰?”

  麻貴雙目一瞪,大聲吼道:“你這個北邊來的臭小子,莫得意,我師父傳我一身業技,其實你能夠比擬的?受死吧,看我今天不將你整治得死去活來,我就不姓麻!”

  他這般說著,一直潛伏在他身后的肥蟲子陡然化作一道金光,朝著他的身后射來,而此人卻仿佛身后長了一只眼睛,從身上一個布袋子里面掏出一個瓶子,朝著空中一甩,肥蟲子與那瓶子一撞,立刻將其砸碎,結果里面的液體潑灑了它一身,搞得肥蟲子的身子居然變得無比凝重,直接如同秤砣一樣,墜落下來。

  瞧見自己的出手制止了肥蟲子的偷襲,麻貴一陣得意:“我師父就是玩蠱的老行家,算起來,我還算是你師叔,這種招數,我豈能夠不做防范?還敢在我的面前使出來,實在是讓人笑掉大牙……”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結果已經被我狂烈的攻擊給終止了,瞧見肥蟲子給他那玻璃瓶子的溶液給弄得僵直,雖然我并沒有感受到太多的危險,不由得也著起了急,掄起鬼劍,好是一陣猛攻,麻貴一開始還鼓著勁兒與我拼了好幾記,結果才發現這力量懸殊實在是太過于打了,手發麻,根本就握不住這刀把了,方才感覺不對勁,一邊戰,一邊朝著旁邊招呼:“袁良,過來助我!”

  那袁良在旁邊醞釀許久,此刻也終于在麻貴的催促下,手抓一蓬黑砂,朝著我這片甩來。

  我怕這東西有毒,叫朵朵將地上被藥得僵硬的肥蟲子給收起來,然后往后退幾步,這才發現那黑砂就是一些骨灰渣子,而當那骨灰揮灑空中,立刻有鬼臉出現,再之后,便是南洋降頭師最常用的古曼童出現,總共兩個一臉陰郁的鬼娃娃,若隱若現地出現在我的身周,一陣陰魂鬼叫,朝著我的身上兇猛撲來。

  瞧見這柔弱無力的攻擊,我不由得笑了,一劍逼退麻貴,伸出左手,抓住一頭三角眼的古曼童,惡魔巫手一激發,這頭嬰靈便被我勒得緊緊,接著我結了一個大金剛輪印,口中猛喝道:“鏢!”

  一言,那古曼童立刻被超度,化為烏有。再一個古曼童,也被我在下一秒給果斷解決掉。

  這種當年還能夠威脅我生命的小東西,到了此時此刻,在我面前卻根本就不是什么對手,連阻擋我腳步的作用都起不了。我大步上前,瞧見麻貴往后躲閃而去,前面的袁良倉惶地朝著旁邊閃開,我將鬼劍豎起,用劍脊朝著這個農夫懷中的毒蛇使勁兒拍去,他避無可避,只一下,就給我拍落下了臺階,翻滾下去。

  麻貴瞧見我這勢不可擋的威勢,不由得膽裂心寒,朝著臺階下跑開,我哪里還給他繞圈圈、躲貓貓的機會,從平臺上一躍而下,那鬼劍在空中摩擦,生出幾縷黑煙來,倏然一下,斬落在麻貴的頭頂。

  這家伙感知到了危險,往旁邊一撲,我的鬼劍便斬在了臺階上,深深一道印痕,當下也是并不停止,那鬼劍一翻,朝著旁邊橫轉,麻貴舉刀來擋,兩人對拼一擊,并沒有擋開,而是都用足了氣力。

  我瞧見麻貴也是發了狠,不由得獰然一笑,小腹之中的陰陽魚氣旋一陣爆發,麻貴手中的鬼頭刀終于承受不住這巨大的力量,錚然碎裂,化作了好幾塊碎鐵,而他整個人,也朝著臺階下面的青石板兒上面摔去。

  我怕這里面還有沖突,飛身撲下,將躺倒在地的麻貴一把抓住,鋪頭蓋臉就是一通亂打,將這熊人給打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一雙熊貓眼腫得不成樣子。麻貴被我打得進氣少出氣多,終于求饒了,說別打,有事好商量。

  我甩了他一巴掌,說商量你妹啊,剛才對付我蠱蟲的,到底是什么?

  麻貴哭喪著臉說道:“一種植物麻醉劑,是我師父配的,說如果萬一遇見你的這種金蠶蠱,就用這個,危害不大,昏迷幾個小時而已。”

  聽他這般說,我提起的心終于放了回來,正想回頭交代朵朵,突然感覺到頭上有一個東西怪怪的,于是仰頭瞧去,什么都還沒有瞧見呢,便感覺一道黑光從天垂落在我的頭上。

  緊接著,一股磅礴的意志便沖擊到了我的腦海里,轟得一聲,我感覺自己的腦袋在那一瞬間就爆炸了,一句話都沒有說,眼前一黑,人便躺倒在了麻貴的胸口。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