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七十九章 南征大將,熊氏蠻子

  瞧見雜毛小道直接就將新學會的正版神劍引雷術使用上來,我的心中不由得一愣。

  我之前與他閑聊的時候,曾經聽他說過,這神劍引雷,并不是劍法有多厲害,而在于溝通天地,借助天地威勢,方能成事,所以使用此術,最好的場所應該就是在野外,或者開闊的地方,最好的時間莫過于雷雨交加的夜晚,而在地底巖洞這樣的地方,除非特殊原因,哪里有什么雷電可引?

  即便是雷罰本身蘊積得有雷意,而那魔羅以其天賦,從虛空中招出了一些電芒,但雜毛小道倘若此番使出來,絕對是史上威力最小的一次,即使正面擊中,說不定也不可能有什么嚴重傷害。

  心念一動,我立刻知道雜毛小道這是在虛張聲勢,讓敵人自亂陣腳了。

  果然,當他弄出這等架勢來的時候,雷意橫生,對此最敏感不過的魔羅立刻放棄了對那白色幽靈的追殺,倏然移身,朝著雜毛小道飛移過去。

  同樣感覺到不對勁的,還有許先生,當他瞧見雜毛小道呼喊出這等神秘咒文,隱隱有術法中最為暴戾的雷意浮現,本來輕松的面容立即一肅,雙手開始結出古怪的印法,我瞧見有些面熟,竟然是某種施放蠱蟲的手法,焦急地朝著雜毛小道大聲喊道:“小心蠱毒!”

  雜毛小道平日里十分自信,但是對蠱毒一物卻最是害怕,故而往日一直對肥蟲子又愛又怕,此番聽得我的提醒,二話不說,朝著后面飛身退去,但見那許先生單掌擊出,一道濃黑如墨的霧氣便淹沒兩人交戰的空地,他剛才踩過的地方,石頭立即軟綿,化為粉灰,繼而有一只又一只的小蟲子爬出來。

  這些蟲子小指頭大,身形瘦弱而呈流線型,共八只腿,六腿矗立,而前面那雙腿則進化為一對刀鋒,青黑色的翅膀貼著身子,三角眼里面閃爍著寒冷光芒。

  爬出來的這些蟲子,口器處分泌者黑色唾液,一旦從碾碎的石粉中生出,立刻振翅高飛,朝著前面的央倉和遠方的雜毛小道飛去。

  雜毛小道因為受到了重點關注,不但要防備魔羅那神出鬼沒的攻擊,而且還被這些密密麻麻如蝗蟲的小蟲子追逐,果斷放棄了先前的裝腔作勢,將雷罰上面的雷意激發,立刻有藍色電芒四處游弋,在身前形成一道劍網,封住所有方向。

  那些小蟲子一旦振翅而來,必定被那電芒擊中,還來不及吞吐口中劇毒唾液,便跌落地上,化作了一團灰燼。

  而面對著這些詭異小蟲,白河蠱苗神女附身的倉央卻顯得淡定許多,她雙手做了一個祭拜五瘟神像的標準動作,身上立刻閃耀出一股涼茶般顏色的黃光,將自己緊緊圍繞,分泌出一種似香似臭的體液,接著那些都已經沖到了她面前的毒蟲也都停止了動作,紛紛繞道而行。

  瞧見許先生這番使蠱的瀟灑微妙動作,身為同行,我不由得擊節稱贊,意識勾連朵朵,問肥蟲子呢?

  然而我得到的回答,卻讓我心情一下子就變得極為惡劣了起來——不見了!

  是的,肥蟲子消失了,不知道是何時何地,這肥廝就悄然無影蹤了,連我都感應不到。要倘若是以前,我定會以為它調皮開小差,然而被麻貴那手法弄了一下之后,肥蟲子基本上都已經失去了行動能力,為何會變成這樣?

  不過當時的情況也容不得我多想,當我沖上前去的時候,對手也已經由魔羅變成了許先生,背面對著我的許先生似乎能夠感知到我的到來,在放完那鋪天蓋地的詭異蟲子之后,他猛然回過頭來,左手一揚,我瞧見了他手上戴著銀絲手套,上面有一團游繞的絲線在不斷蠕動,仿佛有著生命一般。

  見到我沖上前來,一把鬼劍差不多有兩米多長,四十公分寬,氣勢驚人,他卻不慌不忙,揮揮手,我頓時感覺前方的空氣凝結,如逆流水,速度幾乎被減弱四成,待沖到他面前來的時候,身子幾乎都僵直了,接著他手套上面的銀絲倏然而起,數十根插入了鬼劍凝結而成的黑霧中去,一陣又一陣的吸力傳來,結果被我全身勁力充斥得龐大的鬼劍在幾秒鐘之后,像被戳破的氣球,迅速消減下去。

  瞧見這狀況,我暗道不好,鬼劍頓時一陣旋轉,將這些附骨之蛆一般的銀絲絞斷,正想提劍攻擊的時候,一只腳出現在我的腹中,幾乎沒有一點兒反應時間,我便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道降臨在我的身體,轟然一陣響,我便如同出膛的子彈,朝著石門之外飛了出去。

  嗖——

  我的耳邊盡是呼呼的風聲,四周景物飛快地沖我得視野中掠過,僅僅這一腳,我便明白了這個對手,到底有多么強大,簡直已經到了讓人絕望的程度。

  風聲呼嘯,我費力地舞動身體,努力調解自己的位置,避免摔在山壁之上。眼瞅著自己越出石門,朝著寒潭跌去,我將懷中的天吳珠開啟,正準備入水一沉呢,結果感覺到一股緩和的氣息將我的身子給承托住,然后景色在瞬間停止,一雙手扶住了我的肩膀,將我給接應回了地上來。

  我心中一驚,好厲害的手段,這回又是來了什么高手,竟然能夠如此舉重若輕,將我給救下來?

  腳踏實地,雙腿站定之后,我扭過頭來,印入眼簾的,卻是一張飽經歲月滄桑腐蝕過的臉孔。

  這臉上有著緊貼骨頭的粗糙皮肉、露出了黑色骨頭的鼻孔窟窿、一雙紅寶石一般的眼眸以及額頭上一只用古怪油彩紋繪出來的假眼睛。

  僵尸!

  我萬萬沒有想到,接住我身子的,竟然是那頭從陵墓中爬出來的恐怖僵尸,不過瞧著它這副造型,我突然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思緒陡然發散,下一秒鐘之后,我不由得失聲大叫道:“龍哥?”

  此言出口,我立即醒悟過來,不對,我面前的這個僵尸并不是遠在耶朗西祭殿的冰尸龍剌,它明顯地高出了龍剌一大截,整個人足足有一米八,比我還高出半個頭,倘若在古代,它定然是一個妥妥的巨漢。

  將我扶穩,又聽我這般喊出口來,這頭僵尸紅寶石一樣的眼睛里突然閃爍出了一絲智慧的眼光,接著它瞧向了我懷里的天吳珠,緩緩地直接在我腦海響起了荒涼而蒼老的聲音:“這么說來,你已經是見過了龍矮子了?”

  我莫名其妙地鎮定下來,出言問道,你是誰?

  那高大僵尸嘆了一口氣,黯然說道:“你終究還是忘了我,忘了同吃一鍋爛菜的澤袍。你若不記得,便叫我熊蠻子吧。”

  “南征大將軍,熊嘎邋?”我的心念一動,幾乎都沒有經過思考,下意識地便呼喊出來,那熊蠻子渾身一震,干涸的眼眶里面孔融涌出了幾滴油乎乎的尸液,居高臨下地瞧著我,說你記起來了?

  我搖頭,又點頭,想起龍哥當日見我的情景,說你為何不跪拜?

  聽到這話兒,熊蠻子有些柔和的臉上立刻變得一片嚴肅,低頭嗅了嗅,然后緩緩說道:“你雖然是他的轉世,但你還不是王,而我也不是龍矮子那種卑躬屈膝的家奴,只有當你成為真正的王,才能夠有資格,來接受耶朗大聯盟戰績最輝煌最彪悍的大將軍的敬意!”

  在我腦海中回蕩的這語氣似乎有些冷淡了,我心里面就有些焦急,想著這頭僵尸不會是被我惹惱了吧?我心中懊悔,卻又想起了祭殿之中的戰斗,牽腸掛肚,連忙拉著熊蠻子的手,大聲喊道:“大將軍,那里有外來人闖入祭殿,妄圖將封印揭開,荼炭生靈,你能不能幫我們把他給制服了?”

  我小心翼翼地仰望熊蠻子的臉,就怕他說出半個不字,然而它并沒有,而是點了點頭,冷哼了一聲:“剛才那里的裂縫被人破壞打開,我便感覺有不對勁了,沒想到他竟然趁我離開,闖入殿中去,這可就真的不能再拖了……”

  它話還沒有說完,身子一直,人就射入了石門里去,我心中牽掛著雜毛小道,于是也緊隨其后。

  再次從石門處返回祭殿之中,還沒有瞧見臺階下面的情形,我便聽到一聲巨大的爆炸聲響傳來,一道身影朝著上方拋飛而起,身形曼妙,竟然是被蚩麗妹附身的御獸女央倉,我跳起身來,將她接住,平放妥當之后,探頭一瞧,只見雜毛小道駕著血虎,正在下面大殿中間,繞著那些石雕奔跑,而在他的身后,魔羅宛若獵豹,奮起直追。

  許先生剛剛把央倉轟飛,正要收工,卻見熊蠻子飛身而下,朝著他披掛而來,不由得詫異萬分,大叫道:“啊,什么東西?”

  許先生一句話未完,那熊蠻子便已經與他交上了手,那恐怖的僵尸一陣搶攻,每出一擊,便仿佛集聚了空前恐怖的力量,許先生交了兩下手,不由得失聲大叫道:“等等,有事好商量啊……”

1條評論 to“第三十三卷 第七十九章 南征大將,熊氏蠻子”

  1. 回復 2014/12/21

    嘎嘎

    要死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