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八十二章 大人前世,先鋒布陣

  許先生含怒而擊,而千年僵尸熊蠻子卻是匆匆趕到,結果兩人一記硬碰硬的交手之后,腳下的磚石碎裂成無數塊,而兩人則雙雙退了三步,方才止住退勢。

  陡然出現的南征大將軍身上依然還有好多爬行的小蟲子,這些都是許先生鼓弄出來的,然而它根本就不在乎這等蠱蟲,千年的歲月,它已經見多了恐怖,任那蟲子在自己的皮膚孔隙鉆來鉆去,它也不作理會,只是死死瞧著許先生被真氣鼓蕩得獵獵作響的衣裳,眼睛瞇起,仿佛猛虎,在打量自己的獵物一般。

  熊蠻子不動,然而許先生卻動了,他見魔羅終被鎮壓消逝,情形變得十分危急,當機立斷,身似流星,朝著石門平臺前射過去,然而那石門早已被虎皮貓大人給封閉了,一絲縫隙都沒有,而當他去之前那個操控的石頭后面摸索一陣,卻發現被人動了手腳,根本就沒有任何效果。

  瞧見這情形,許先生頓時一陣大怒,抬手便是一掌,拍在那石門上面。

  轟——他含憤出手,全力為之的力量竟然如此之大,整個山體似乎都在抖動,然而即便如此,那石門在微微的共振中,卻一點兒也沒有開啟的意思。許先生眉頭緊皺,頭頂卻落下一泡熱乎乎的液體來,微微一閃避過,卻是腥臊得很,直鉆鼻孔里去。

  他抬起頭,瞧見一頭體型肥碩的鳥兒朝著他得意洋洋地喊道:“你這個惡毒的老東西,總算是逃不了了吧?你以為你能夠掌控天地,到頭來,卻發現被人關門打狗,困在了這里——哈哈,我最喜歡瞧見你們這些高高在上的人,那憤怒而無助的眼神了,這種顛倒的感覺,真他媽的美啊!”

  虎皮貓大人大肆地羞辱許先生,言語之污穢,光去想一想,輕口味的人都會忍不住嘔吐出來,許先生何等驕傲的人物,豈能容一頭肥鳥兒辱罵,于是手往虛空一抓,想將這鳥兒先殺了泄憤,然而那本應該直接落入他手中的虎皮貓大人翅膀一振,反而飛得更高。

  高空之上,這肥母雞大聲罵道:“直娘賊,你這個老烏龜,死到臨頭了還想弄大人我,你倒想的美。告訴你,今天你會死的很慘,我會親自看著你死去,以祭奠那些曾經在二九慘案中被你毒死的亡靈……”

  “二九慘案?1932年你在香港?”許先生一愣,這才收斂仇恨,正視著面前這頭身材肥碩的鳥兒,沉默了,也不理會從臺階下緩慢走上來的我、雜毛小道和南征大將軍熊蠻子,思緒似乎陷入了回憶之中。

  過了一會兒,他的臉色露出了極度的驚訝,失聲喊道:“我認得了你的生命印記,你是邪靈教的護法右使屈陽,當年與茅山李道子、苗疆洛十八并譽為近一百年來‘最天才’的史上第一陣法師?”

  “屈你妹啊,請叫我虎皮貓大人!”這肥母雞似乎十分不愿意聽到這兩個字,焦急地破口大罵道:“都快要歸西了,你娘咧,還有閑心翻別人的黑歷史,有意思沒意思啊?”

  “哎喲喂,大人,想不到您去幽府之前的身份這么顯赫啊,好大的名頭,翔上第一陣法師,邪靈教右使,我勒個去,這節奏,敢情您是潛伏在我們身邊的臥底啊?”雜毛小道剛才發出一道斬空刃,心情大好,收了殺人青竹,提著雷罰上前調侃,而此時的我已將碩大的肥蟲子融入體內,鮮血糊住眼睛,被直接打成了豬頭,形象極為猥瑣,不過也上前湊趣道:“你沒聽秦伯罵屈陽這狗日的是大叛徒么,‘最天才大人’倒不至于拿俺們開心玩耍,只不過這老鬼天天圍著我家朵朵叫媳婦,嘖嘖嘖,這樣的大人物竟然是個蘿莉控,唉,這人品還真的讓人害怕啊……”

  我們這番輪流調侃,虎皮貓大人的臉上就掛不住了,指著我破口大罵:“小毒物你大爺的,還好意思說我,要是這么算起來,你他娘的都幾千歲了,還天天跟幾個小姑娘親親昵昵,大人我都不稀得說你,所以你就閉嘴吧!”

  它說完,我便閉嘴了,不是罵不過它,而是許先生將雙手凝在胸前,結了一個奇怪的印法。

  他這一招使弄完成之后,周遭的空間變開始扭曲起來,然而我們剛剛準備上前阻止,旁邊的南征大將軍便在我腦海開了口:“雕蟲小技!這祭殿之中的所有材料,都經過先祖祭師嘔心瀝血的祭煉,莫說是他,便是那深淵裂縫,也可封印。”

  果然,當許先生順利結完印法之后,身形一動,下一秒出現在的,竟是那七八米外的石壁上,直接就撞得頭發暈,卻根本逃遁不出去。虎皮貓大人不再理會我們,而是朝著許先生說道:“不要再嘗試了,要么拼死反抗,要么舉起雙手投降,你玩了一輩子的陰謀詭計,是時候做些痛快的事情了。”

  聽得虎皮貓大人這番最后宣言,許先生哈哈笑了起來,他環顧四周,瞧著我、雜毛小道、南征大將軍熊蠻子以及那兩個從地上勉強爬起來的女人,臉上露出了森然寒意,緩聲傲然說道:“想我許映智,縱橫天下七十年,樹敵無數,殺過的人數都數不過來,沒曾想竟然還會被你們這幾個末學后進,以及殘年老鬼威脅。屈陽,凡事莫說得太絕對,這頭千年老僵尸或許是有些麻煩,我轟殺不了它,但是其余所有人,包括你,我要殺掉,也不過是舉手之間的事情,凡事逼迫得太過分,反彈所帶來的損失,你們未必能夠承受得住,既然如此,我們還不如彼此退一步,握手言和吧,未必要弄得悲傷收場……”

  許先生到底是活了多少年的老狐貍,一瞧見形勢不對,立刻出言辯解,蠱惑人心。

  我們臉上露出了深思之色,想著事情也的確如此,雖然他此刻出手,并沒有展露出讓人驚艷的恐怖大招,但是僅僅剛才那幾手,便已經讓人心寒,倘若是全力施為,其他人休提,倘若是我和雜毛小道掛一個,還真的是太不劃算了。

  然而許先生此人,慮謀深遠,說出來的話,從來都是在肚子里倒騰三周才擺明,這里面的彎彎繞繞,足以將一個正常人繞暈,這妥協未必不會是又一次拖延。

  我們這邊疑慮不休,然而其余人等卻并不害怕,四娘子被那白色幽靈附了體,央倉給蚩麗妹控了身,至于熊大將軍,它甚至連跟許先生交流的意愿都沒有,瞧見我們不說話,以為是默認了攻擊,再次倏然前沖,如一列轟隆隆的列車,朝著許先生舉拳轟去。

  許先生見我們沉默不語,直以為說中了我們的心思,然而這熊蠻子果真彪悍無比,殺將上前,不由得厲聲喊道:“好、好、好!既然如此,那么我便是死,也要拉你們下來陪葬,黃泉路上,我一個人太過寂寞了……”

  他這話說完,并不與熊大將軍硬拼,而是結了一個奇怪的印法,人便倏然出現在我們的左邊,舉手朝天,口中默念,手掌上面的銀絲手套使得空間里亮如白晝,而就在此刻,一道預判的繩索飛鞭卷來,捆住他的手臂,將他這祈愿給中斷。

  出手的是傷痕累累的御獸女央倉,給蚩麗妹殘魂附身之后的她有著極為敏銳的意識,雖然介于身體潛力上限不高,并不能起到什么實質性的傷害,但是卻往往能夠將許先生的神識分開,集中不了注意力。

  許先生的手被拉扯下來,雙眉立刻往上一豎,身形又換位置,避開了雜毛小道的一記飛劍,倏然出現在了央倉身前,與這黑妹子快速交手幾回合,突然抓住了她的左手臂,獰笑一聲道:“蚩麗妹,第一個死的就是你啦——黃泉分離,人生不老!”

  說話間,一股杏黃色氣息便從他的手掌中浮現,接著我們瞧見倉央貝抓的那只手臂,居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干癟下去,她的骨骼偏小,那手臂立刻變只剩下一截皮包骨頭,手掌如鳥爪蜷縮,而這股能夠令人衰老的氣息,還在朝著她的身上蔓延開去。

  他能夠吸食別人的生命力,也便是此功,使得許先生年過百歲,而身體健康如壯年,不過兵戰兇危,也就是這小小的一停頓,卻讓宛如附骨之蛆追來的熊蠻子得了手,這位大熊哥出手從來沒有留手的概念,伸手就是一抓,那生長千年的指甲宛若最鋒利的寶劍,刷的一下,逼得許先生不得不放開半個臂膀都告枯萎的央倉,連著退了十幾步,方才繞開這勁風逼體。

  因為這耶朗祭殿實在是太過于空曠巨大,接下來的時間里,許先生且戰且逃,而除了熊大將軍能夠在于許先生的交鋒中占上風,其余人對上發狂的許先生,都走不出三招,便敗勢頹顯,于是便形成了熊蠻子追許先生,許先生追我們,一時間竟然與占據明顯優勢的我們,形成了僵持對峙之勢。

  熊蠻子到底是沙場上運籌帷幄的戰將,瞧見此景,知道不可久為,便朝著旁邊的四娘子望去,而我的耳邊也響起了蒼涼的聲音:“江先鋒,開啟鎮壓十萬山巒大陣,你來主陣!”

  那四娘子頭頂一道白光浮現,一個犀甲武士拱手而立,大聲喊道:“謹遵大將軍之命!”

2條評論 to“第三十三卷 第八十二章 大人前世,先鋒布陣”

  1. 回復 2014/07/18

    虎皮貓大人果然是屈陽啊,我猜對了

  2. 回復 2015/01/31

    呵呵,還真是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