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八十三章 鎮壓十萬,山巒大陣

  萬萬沒想到,附在四娘子體內的白光,竟然是這么一個粗豪的純爺們?

  節操不見了,我當時就驚得眼珠子都差點掉了出來,但見那一道宛若圣光的白光朝著頭頂射去,我仰起頭,那白光附在了頭頂壁畫的一片祭臺上,那里也有一個如熊蠻子額頭的那巨大眼睛,我之前進入大殿之內,似乎就是從這兒射出一道神光,籠罩著我,才使得我被許先生給擒住。

  白光入得畫彩里面,那堅硬的巖頂一陣起伏,如同波浪一般,感覺好像在一瞬間就活了過來,再接著,從東、西、南、北四個方向各噴出一股氣息,紅黑黃白四色,然后各化作一樽巨鼎,分鎮四周,鼎腳都有齊人高。

  當這巨鼎出現,隱隱勾連,而這空間中的重力似乎立刻沉重了好幾倍,虎皮貓大人猝不及防,砰的一聲摔落在地,大呼小叫,而我則連舉手投足,都顯得有些困難,一切都有點兒慢動作的感覺。

  鎮壓十萬山巒大陣!

  我終于明白十二法門為何會以“鎮壓山巒”為名,這所謂鎮壓,便是為了守護。

  還沒等我們回過神來,頭頂射落幾道流光,朝著我們幾人額頭飛來。

  這流光一入體,全身所承受的壓力陡然一輕,恢復常態,然而正處于場中的許先生卻面容一肅,全身散發出一股杏黃色的光芒,正努力與這種重壓作抵抗。四娘子昏迷,央倉受創,我和雜毛小道跟在熊蠻子的身后,沖到了許先生的面前,呈三角形圍住,冷冷瞧著此人。

  虎皮貓大人摔在地上,破口大罵,好不容易飛了起來,晃晃悠悠地飛到我們身邊,大聲嘲笑道:“怎么樣,許映智,感覺如何?在別人的主場上,你倒是逞什么威風呢?”

  許映智陰沉著臉,不說話,只是一甩手,衣袖翻卷間,一道紅光舒展出來,朝著虎皮貓大人飛射而來。

  這東西的初始速度快得讓人詫異,幾乎連炁場靈覺都捕捉不了,不過還沒有飛出幾米,立刻就被那大陣中的壓力所影響,開始做拋射,往下斜斜插入,到了我這兒來的時候已經沒有了前進的力量,往著地上掉墜而去。

  我下意識地退開了兩步,瞧見這是一條十幾厘米的赤練蛇,又細又長,蛇頭僅有尾指大,寒芒從它那黑玻璃珠子的眼睛中閃露出來,瞧著毒性應該巨大。

  許先生待這蛇鏢落地,卻是大概算計清楚了場中增加了多少重力,繼而出手,連續三鏢,分襲向了我、雜毛小道和虎皮貓大人。那蛇鏢高高拋去,借助這巨大的重力從空中準確地朝著我射來,即使以此刻的陣法牽絆,許先生依然能夠保持最佳的速度和準確性,不過我卻并不會讓他得逞,回復常態的鬼劍再次黑霧翻滾,長了一倍,朝著那蛇鏢斬去。

  然而鬼劍一旦觸及那飛射而來的蛇鏢,那玩意立刻爆裂開來,化作一大團密密麻麻的灰末,朝著我撲散開來。

  瞧見此景,我心中又驚又疑,快步后退,鬼劍上面陡然生出一道旋風,卻是附在劍身里間的朵朵出手,將這東西給吹散開去。瞧見這東西有所蹊蹺,抖落鬼劍,上面吹出幾道相通的旋風,朝著旁邊的蛇鏢噴去,然后退出一大片安全范圍,低頭一瞧,這地上竟然分布著螞蟻窩一般密密麻麻蠕動的蟲子,比螞蟻還要小,將這古老的石磚給咬了個通透。

  雜毛小道和虎皮貓大人也紛紛避開,瞧見這散落一地的蠱蟲,不由得咂舌不已,沒想到許先生被這陣法給困得死死,竟然還有這諸般手段,差一點就著了他的道——倘若如此,只怕他來跟我們談條件,而恰逢肥蟲子昏迷不醒,我們就不得不答應了。

  好險惡的用心,好不屈的意志,瞧著這個不斷移動腳步,讓自己保持完美爆發狀態的許先生,我心中充滿了莫名的恐懼和敬意,與旁人面面相覷,正猶豫間,卻見熊蠻子從角落中折返而來,手上竟然提著一把表面裹覆著巖石的大刀。

  這刀的造型有點類似于麻貴的鬼頭刀,然而更加簡陋古樸。

  手上提著這么一把大刀,這大將軍便氣勢十足,朝著場中許先生悍然沖去。

  在這最為危險的一刻,許先生發揮出了他作為蠱師應有的實力,從衣服內掏出一個布囊,然后開始朝前面拋灑,讓人驚悸的畫面出現了,在許先生周身八米處,竟然有密密麻麻的蟲子從虛無中誕生,這些蟲子各種形態,蝎子、蜈蚣、蜘蛛、螞蟻、蟑螂、蠅蛆……諸如此類,林林總總,不過都極為細微,不比那栗米大上多少。

  一只螞蟻能夠拉動自己體重1700倍重量的東西,所以場中壓力對于它們來說幾乎不存在太大的問題,活動自如,四處擴散。

  而幾乎在一瞬間,許先生就把自己身周變成了一片蟲子的海洋,看得我們心中發麻,渾身發癢,然而熊蠻子卻根本不管這些,奮力朝著許先生沖鋒。待走到蟲海之中時,那些黑色、紅色、白色、藍色的蟲子幾乎都聽聞命令一般,紛紛爬上了這大將軍的腿上,然后在接下來的幾秒鐘內,這些千奇百怪的蠱蟲布滿了熊蠻子的全身,然后彼此的爪子勾連,展現出了驚人的力量,居然將熊蠻子給直接定在了離許先生還有四米的前方。

  我們聽到那宏觀力量在于微觀力量博弈時,散發出來的那個古怪聲響,仿佛整塊地皮都要掀起來一般,然而當熊蠻子被那些蠱蟲完全覆蓋住的時候,許先生的臉上不但沒有笑容,反而往后緩慢地移動了幾步。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那被無數蠱蟲覆蓋的高大黑影突然有幽藍的冷光出現,一開始只有一點兒,接著迅速蔓延開來,那黑影被一團幽藍的火焰給吞滅,然后周邊那些蠱蟲也被這冷焰給燃燒起來,從黑影一直蔓延到了地上,并且朝著四周散開而去。

  幽冥之火,可燃生命之魂,熊蠻子并非只有蠻力,它有著太多的歲月沉淀,探索世間那些未知的事物,并且這里可是它絕對的主場,沒有人能夠撼動它的位置。

  瞧見自己弄出來的蟲海給熊蠻子全數燃燒,所有蟲子如同潑了汽油一般噼里啪啦地直作響,空氣中一股焦香混合腥臭的怪味不斷盤旋縈繞,讓人腦袋暈暈的,許先生怒火中燒,奮力大吼道:“你們,真的要做得這么絕么?”

  瞧著一代天才即將隕落,虎皮貓大人嬉皮笑臉,在空中兜圈子,繞來繞去地呼喊道:“我們倒是想放你一馬,可是你擅闖人家陵墓,驚擾了先靈,現在明明是這位高大威猛的老哥跟你過不去,為何還要問我們這種問題?”

  熊蠻子還在繼續用幽冥之火焚燒那些蠱蟲,劈里啪啦,而許先生則將視線投射向了我,開始好聲許諾道:“陸左,我剛才都瞧明白了,那個白色幽靈,以及這頭千年僵尸可都與你有關,我知道你能夠跟它們聯系,你看這樣好不好——你我止干戈,而我這些年在東南亞闖下的偌大產業,都可由你來繼承……”

  他用低沉舒緩的語調說道:“出去之后,我退居幕后,而由你來坐這頭把交椅。如果你不喜歡在這邊,我還可以跟你師叔說一句,以后邪靈教的內務你也可以參與,如何?我知道你是半路出家,沒有人給你系統的教學,不如這樣,我來教你,手把手地幫帶,相信你一定可以超越洛十八,成為名震天下的苗疆蠱王,怎么樣?”

  我似乎聽到了什么,皺眉問道:“我師叔?”

  瞧見我似乎有所意動的樣子,許先生臉上露出了頗為自豪的表情,傲然說道:“你師叔他啊,跟你的情況差不多一樣,他可是我一生的驕傲,是我最得意的弟子,我消失的這些年,可都是在……”

  他話還沒有說完,一直在與那些蠱蟲搏力的熊蠻子怒吼一聲,整個空間都在不斷地回蕩他的怒意,接著下一秒,這南征大將軍倏然出現在了許先生的面前,用手中的大刀打斷了許先生的蠱惑。

  錚!

  一聲巨大響動,許先生舉手拍在了那大刀側面上,然而終究是受不住這巨大的力道,朝著后面退了兩步,跌倒在地,而就在那一躲閃之間,熊蠻子反手上撩,一陣血光沖天而起,許先生的左手立刻脫離了自己的身體,朝天飛去。

  啊!

  許先生終于喊出了只屬于弱者的呼喊聲來,那左臂朝著天空飛起,復而墜落,被他用腳勾住,然后踢到自己胸口,斷肢立刻伸出幾縷肉絲,朝著噴血的傷口處連接而去——我心中詫異,這家伙竟然可以斷肢重生?

  許先生實在是太讓人驚訝了,倘若不是在這樣復雜的大陣中,我們怎么能夠殺得了他啊?

  我詫異非常,然而熊蠻子卻毫不停頓,大刀再次下劈,復一斬,許先生的右腳也齊膝而斷。如此兩招,許先生竟然被熊蠻子給直接弄殘——如此,他就會老實了么?

3條評論 to“第三十三卷 第八十三章 鎮壓十萬,山巒大陣”

  1. 回復 2014/01/05

    劉璃夜.

    做夢也是 看到睡了吖?盡然是誰吖? 打架說話也是,師叔是誰 你最愛的徒弟誰吖 你··· 你妹啊, 玩我耐性吶。

    • 回復 2015/01/09

      朱睿

      就是邪靈教的元帥——小佛爺了

  2. 回復 2015/01/31

    不要劇透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