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八十七章 峽谷養傷,暢談離別

  睜眼閉眼,天色已暗,山谷里有微微的風從敞開的窗口吹來,帶走了一天的涼意,我躺在床上,朵朵正坐在我的旁邊,用一雙清澈似水的大眼睛直愣愣地望著我,瞧見我醒了過來,于是笑著與我打招呼,陽光燦爛。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感覺胸口火辣辣的,掀開薄薄的被子,瞧見胸口正中貼著一塊偌大的狗皮膏藥,上覆紗布,邊緣處有綠色的草藥膏子溢出,臭烘烘的,有點像扣腳大漢那幾個月都沒有洗過的腳丫子,難聞得很,不過被傷到的肋骨,倒沒有那么刺痛了。

  除了胸口,我的手臂、脖頸以及整個頭顱都給纏得嚴嚴實實,內敷良藥,或清亮,或熱辣。

  睡夢中我迷迷糊糊地感覺到有人在給我治傷,不過卻不知道竟然是弄成這般,根本就是裹粽子,我稍微扭頭,瞧見隔壁還有一鋪床,上面的薄毯掀開,人影無蹤,不過旁邊還放著雜毛小道的行囊和雷罰,在床頭的竹柜上,則有一頭體型癡肥的虎皮鸚鵡正在打著瞌睡。

  這肥母雞腦袋一栽一栽的,我還真怕它會直接摔到地下來。

  我抬起被繃帶纏得結實的手臂,指著隔壁木床,問朵朵,說你雜毛叔叔呢?

  朵朵指著屋子外,說雜毛叔叔跟那個黃臉老爺爺聊天去了,他說巫醫之道也多有可取之處,要跟那老爺爺取取經。我又問我睡了多久,朵朵扳著手指數了數,說兩天一夜,陸左哥哥,你可真能睡,那些人都來看了你好幾次,都沒有敢叫醒你,他們說你現在是這個地方地位最高的人呢,好多事情,都要等你醒過來再作決定。

  我一臉汗顏,大熊哥當時隨口一吩咐,沒想到還真的有人把雞毛當作了令箭。

  我早先還以為他們也就只是走一個過場,沒想到瞧這架勢,倒是認起了真來。黑央族的事情太過于復雜,想起來都頭疼,我沒有理清楚這亂七八糟的關系,于是便懶得再去想,心念一動,輕輕一拍胸口的那狗皮膏藥,低喝一聲道:“有請金蠶蠱大人現身!”

  然而我這一陣呼喊,卻并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將心神沉入氣海,在全身巡游一番,我發現在心臟和肺部之間的位置,那拳頭大的肥蟲子正蜷縮在里面,酣然而睡,呼嚕呼嚕正香甜,卻是再次沉眠了過去。

  我早已經熟悉了它的這種節奏,不過卻還是有些焦慮。

  肥蟲子最近越來越讓我看不透了,或者說它已經有些脫離我的掌控,上一次軍營發威、大肆屠戮不說,單說這一次,它先是莫名其妙地被麻貴迷暈,然后從朵朵的手中神秘消失,再之后,在魔羅化靈那最危險的時刻,它居然突然出現,將這魔羅所有的能量吸入其中,給自己蓄積了恐怖的能量,陷入沉眠,而所有的一切,我都不能知曉它的行蹤。

  當時虎皮貓大人的急躁我們是都看得到的,便是以許先生的實力,也是第一時間地使出了手段,讓自己避免被附身的命運,如此恐怖的威脅,反而讓肥蟲子一下子得手了,難怪許先生會這般詫異,便是我,也覺得相當不可思議。

  我呼喚了好一會兒,見沒有回應,只有作罷,催動丹田之氣在全身行走,緩緩而動,在那陰陽魚氣旋的驅使下,竟然行了五個大周天,感覺通體舒泰,力量漸生。

  此番緬甸之行的損失重大,但是收獲卻也不小,且不說肥蟲子、小妖朵朵的大藥服食,便說我在絕境崩潰,繼而那巫力上經練至小成,將我體內的諸般力量匯集成為這陰陽魚氣旋,陰生陽,陽匯陰,朝夕不絕,總算是修成了正果,使得自己能夠最大限度地控制住自己潛在的能力,終于一躍而上,成就了如此修為,便是黑央族這些氣息悠長的高手,拋開勞什子神使的身份,瞧見我,也是一臉敬畏。

  這便是力量,是旁人敬畏的源泉。

  我閉上眼睛,仔細體會著此行的得失,靜心行氣,過了好一會兒,便有一個垂髫童子進了屋來,招呼朵朵,說這位小姐姐,我家長老說神使應該會在傍晚醒過來,遣我過來問一下,他有沒有醒了?

  我睜開眼睛,剛剛行完周天的雙眼暗室如電,那幼齡童子“啊”的一聲叫,被嚇了一大跳,回過神來的時候連忙趴在地上問好。

  瞧著這只有五六歲年紀的小男孩趴在地上瑟瑟發抖,我也不多言,點頭說好,讓他去叫他信長老過來。

  我盤坐床上,過了幾分鐘,雜毛小道和黃斑長老挑開簾子走了進來,瞧見我這情形,雜毛小道嘿嘿直笑,說我說吧,這家伙的命硬得,躺在那兒睡上一個大覺就好,你們無需擔心的。雖然有雜毛小道在這邊緩和氣氛,他信依然上前過來與我問好。

  此人言語間頗為恭敬,但是臉上卻是古怪之極,顯然并沒有釋懷自己猴兒死去的那件事情,讓我頗有些不習慣。

  所幸他并沒有待太久,在問完我的病情之后,起身告辭離開。

  瞧見這個老頭離去的背影,我長舒了一口氣,瞧見身上還綁著繃帶的雜毛小道,說你倒是閑不住,傷還沒有好利索呢,就到處亂蹦,怎么樣,有沒有什么收獲?

  雜毛小道臉上不由得露出頗為猥瑣的笑容,說還別說,隔壁那兩個女孩兒——就是前天夜里在洞子里面跟我們并肩作戰的那兩個,那叫做一個水靈,白的那個媚骨天生,外表端莊圣潔,骨子里那個小風騷,嘖嘖嘖……還有那個小黑妹子,哇,那一身骨頭柔軟得跟棉花一樣,倘若是在一同修煉那歡喜禪,你說說,那得有多么爽利?

  瞧著他一副悠然向往的模樣,我便氣不打一處來,板著臉回應兩句,雜毛小道便嘲笑我假正經,做人也忒不踏實了。偏偏正在打盹的虎皮貓大人還接過茬來,回了我一句:“有賊心沒賊膽,怕小妖怕得就像個氣管炎,都不稀得說你……”

  這兩人一番嘲弄,說得我啞口無言,知道在這樣說下去,這兩個土賊指不定還會說出什么更加荒唐離譜的話兒來,于是擱下此事,問起央倉的傷勢來。

  這黑妹子雖然當日騎虎挑釁,其實人倒也還不錯,對寨黎苗村、對我都很友善,而遭此一劫,不但自己日夜相伴的那頭孟加拉虎死去了,自己的左臂也被徐先生吸成肉干,實在讓人不忍。

  不過雜毛小道說她的情況倒還算好,他信這老頭兒人品不咋地,但是雜七雜八的醫術倒還不錯,是黑央長老里面最有鉆研精神的一個,據說徐映智生前很看重他,還屢次送了收藏寶劍給他,剛才我們在外面藥圃里面討論過了,他會熬制一種回天還陽湯,給那黑妹兒泡澡,九九八十一天之后,她將重新擁有一只臂力過人的左手——臂力過人啊,可惜她是個女孩子……

  雜毛小道的猥瑣無所不在,防不勝防,我也當作是習以為常,問了他一些國內之事,雜毛小道說趙承風召集人馬,在西川達州一帶設伏,歷經三天,終于將那些從寶窟法王手中逃脫出來的血族一網打盡,因為此事,趙承風獲得了極高的榮譽和威望,據大師兄私底下透露,上面對袖手雙城的表現極為滿意,他將有望在明年年中的時候,等老局長完全退下來轉入教學工作之后,登上西南局扛把子的位置。

  除此之外,在湘湖那邊依舊沒有真龍身影,但是因為大量行內人員集聚,倒是產生了兩起小規模的摩擦,中南局的相關領導大為惱火,已經在官方上著手驅散了大部分去湊熱鬧的人員。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對真龍有興趣的各路人馬也由明轉暗,蟄伏起來,他也是瞧見并沒有太大的進展,這才有了閑暇,跑到緬甸過來的。

  雜毛小道還告訴我,說他跟顧老板通過電話,也跟留守在大其力市的阿洪照過面了,他之所以能夠這么及時地趕到那巖洞中,雖然有虎皮貓大人指引,卻也是得了蚩麗妹的幫助。

  我們兩人有好長時間沒有見面了,自然有好多事情要說,雖然雜毛小道聽旁人側面提起,但還是問起了我來到緬甸時所經歷過的種種事情,我也不做隱瞞,將給李家湖接蠱、營救雪瑞、路上巧遇他儂以及在這山林子中發生的種種事情,都與他說個清楚明白。

  雜毛小道仔細聽著,聽到后來,不由得擊節贊嘆,說小毒物,果然,還是跟你在一塊兒,人生方能如此精彩,不像我平白蹲守在那湖邊,每日除了望穿秋水地等待,倒也沒有什么好事情做,閑得蛋疼。

  我苦著臉,說我倒是想過幾天安分日子,可是人家根本就不容我好好生活啊。

  瞧著我愁眉苦臉的模樣,雜毛小道哈哈大笑,說也是,你就是個麻煩制造器。

  我們兩人暢聊好久,先前那童子進來,帶著我們去一處藥房里面泡澡,半人高的木桶里面盡是氣味古怪、黑乎乎的藥水,浸泡三個鐘頭,筋骨松散,感覺舒暢不已,胸口也不疼了,回去一覺到天明。

  次日,他信長老又過來找我,說族長和長老會要找我談話。

  我和雜毛小道對視一眼,知道這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