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第八十九章 麗妹失望,恍然如夢

  這一票人馬從林子和草叢中出現,都是黑瘦模樣,端著自動步槍,小心翼翼地圍了上來,如臨大敵。

  瞧見這差不多有一個連的武裝軍人,四面八方,我弓起了腰,做獵豹捕食狀,用兇狠的目光巡視著每一個人的喉結處,鬼劍倏然在手,防備胸前,而雜毛小道則并作劍指,雷罰錚然一聲響,沖天而起,在半空中遙遙罩著所有的人。

  以他的功力和敏銳靈覺,任何人倘若有所異動,在扣動扳機的那一刻,也就是雷罰臨身之時。

  不過對峙僅僅維持幾秒鐘,很快我就看見了一張熟悉的臉孔,穿著黑衣的吳武倫帶著他的一干小弟從人群后面走了過來,招呼這些軍人放下槍口,然后離開潭邊,去外圍警戒。

  吳武倫的話實在管用,吩咐了幾句之后,這百十來號軍隊精銳便掉轉槍口,朝著林中再次潛伏而去。我皺著眉頭瞧吳武倫招呼這些精銳士兵,瞧見那些人轉身離開,才出言問道:“武倫法師,這到底怎么一回事,你能夠跟我解釋一下么?”

  吳武倫旁邊的小弟并沒有露出忿忿不平的怒容,個個都低眉順眼,便是吳武倫本人,聽得我的話語,也熱情上前來招呼,說陸左,真沒有想到我們竟然會在這里碰面,不好意思,這幾天局勢頗為緊張,結果出了烏龍,別見怪,別見怪哈。

  吳武倫態度好得出奇,我也沒有再糾結剛才突然而來的驚嚇,問吳武倫怎么會帶著大隊人馬突然出現在這兒,吳武倫走到我們面前來,說道:“這幾天緬北風起云涌,契努卡大肆尋找失蹤在這兒的達圖上師,影響太大了,所以我們決定官方介入,然而來到這里時才發現魔氣沖天,整個山林都蔓延著魔羅恐怖的氣息,鳥獸驚悸,然而不到一天時間里,風云突變,盤踞在這片地區的王倫汗給人端了老窩,一片狼藉,到處都有黑央族的獵手穿林而過,追殺薩庫朗的余孽……”

  吳武倫回憶著,然后尊敬地望著我說道:“這整個一片區域,都在流傳著你一人團滅王倫汗精銳部隊,成為了黑央一族最高領導人的傳說,每一個不懂漢語的山民,都能夠將雙手合攏,喊出一聲‘陸左王’來,這幾日我們跟黑央族的獵手有幾次照面,也逮捕了一些薩庫朗的殘余分子,小心翼翼,所以才鬧得如此緊張……”

  “陸左王?”聽到這名號,我不由得有些啼笑皆非,然而吳武倫卻是嚴肅地點起了頭。

  他跟我說道:“這話是從黑央族獵手口中傳出來的,他們說格朗教派行事有違天和,與佛祖之法迥異,南轅北轍,故而天降王者,名為陸左,成為黑央族的首領,在陸左王的旗幟下,黑央族降服了地獄來的恐懼惡魔,又將格朗教派的領袖許映智擊殺,從此人間太平,再無爭斗——陸左,魔羅果真被降服了?許映智真的是被你殺的?”

  吳武倫一連串問題弄得我啞口無言,腦袋頓時間就轟的一下炸開來,嗡嗡嗡,連他后面的幾句話都聽不清楚,扭頭過來瞧四娘子,只見這女子臉上露出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洋洋得意地說道:“神使大人,我族人所說的,都是事實啊,你為何要用這種滿懷恨意的目光瞧著我?”

  雖然蒙著一層人皮面紗,但是卻能夠把四娘子臉上那賤賤的笑容展露出來,我心中一陣惡心,頓時就感受到了黑央族的險惡用心。

  顯然,這個曾經輝煌榮耀的部族并不滿意此時的境況,便借由魔羅覆滅以及許先生故去的機會,借機宣揚起了自己的威名,這本來無可厚非,然而那些老狐貍卻未經我同意,直接將我的名頭給抬了出來,這可就真的是給我招仇恨了。

  如此一來,那些散落各地的薩庫朗余孽便都有了明確的目標,有仇報仇,有冤報冤,接下來,我估計就真的是閑都閑不住了,光那些聞訊而來的復仇者,都讓我應接不暇。

  瞧見我臉色不對,吳武倫跟我解釋道:“在這一片山林里,生活著超過三十萬的山民,黑央族對他們充滿了巨大的影響力,而經過他們之口宣傳出去,只怕這事情便已經確定下來了。陸左,這些事情,到底是不是你做的?”

  我心情糟透了,百口莫辯,只有陰冷著臉說道:“是我做的如何,不是我做的又如何?”

  吳武倫見我情緒不高,似乎并不樂意討論這個問題,于是便收了口,跟我說道:“陸左,不管怎么樣,我們都很感激你能夠出手降服魔羅,并且將王倫汗和薩庫朗余孽這些寄生在原始森林中的毒瘤給鏟除。我這次前來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想確認一下魔羅的去向,這也是為了那些無辜的平民百姓安全著想,還請告知。”

  吳武倫盯著我的眼睛,我則直接告訴他:“死了,灰飛煙滅!”

  得到這個答案,他并不意外,或許他已經從別的渠道得到了消息,朝我抱拳致意,說他代表自己就職的政府部門,向我表達感謝,以后在緬甸這地界,任何事情,只要不違反國家刑法,都可以找他幫忙。

  說完這些話,他與我還有雜毛小道告辭,轉身朝著回路走去,而他旁邊的那個青年也恭恭敬敬地朝我行了一禮,然后一個唿哨,隱沒在叢林中的那些軍人從我們的身側走過,漸行漸遠。

  瞧著這些人遠去,雜毛小道收起雷罰,嘿然笑道:“小毒物,這回你可出大名了。”

  我白了他一眼,埋著頭朝苗村走去。到了寨黎苗村,我發現原本緊閉的寨門此刻敞開著,而村民們都已經出來勞作了,瞧見我們,遠遠地行禮打招呼。很快,熊明聽聞我們到來,便熱情地迎了出來,旁邊還跟著在這兒養傷的小和尚他儂,和他師兄乃篷。

  熊明引我們到他家歇腳,一路上對我大為稱贊,把我夸到了天上去,旁邊的他儂師兄弟也不住地點頭附和,弄得我還真的有些飄飄然,心情也好了一些。

  我們在熊明家坐了一會兒,油茶還沒有喝幾口,頭人黎貢、熊付姆和神婆蚩麗花如約而至,詢問起我離開之后發生的事情來。我也不作隱瞞,將大部分事情經過都作了講述,幾人連聲驚嘆,當真是路轉峰回,生死一線,讓人的心肝兒都直顫動,停歇不下來。

  事情說到一半,蚩麗花突然站了起來,拉著我,說她醒過來了,讓我去她那兒。

  我點頭,留雜毛小道在這兒跟熊明他們演繹,我則跟著蚩麗華來到蟲池。

  在陰森的地底蟲池旁,我再一次見到蚩麗妹,她比上次更加精神了,瞧著我,頷首微笑,說你做得比我想象中更加好,不錯,不愧是他的傳人。

  我心情郁悶,將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情講與她聽,這位宛若天仙的成熟美女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說黑央族并沒有你想象的那么齷齪,如果我料想得不錯,他們應該是想逼你上位,不讓在你遠走北方之后,對他們不加理會。無妨,只要有本事,聲名鵲起是必然的經過,強者生來,就是要被人所尊敬的,當年洛十八名震苗疆,可從來沒有你這等擔憂。

  她盯著我的眼睛,緩緩說道:“在我看來,你遠比他厲害,最重要的,就是你有一顆仁慈而知進退的心,不像他那么暴躁沖動,性格決定命運,終有一天,你會超越他,成為新一代苗疆蠱王的……”

  我苦著臉,說我的愿望,就是娶妻生子,找一個穩定點兒的工作,幸福快樂……

  我這話還沒有說完,蚩麗妹的臉就冷了下來,說你唯一的缺點,就是胸無大志,你以為你的命運是自己可以決定的么?你自從出生開始,你的道路就是不進則退,倘若不能強大,那么你就不是你了,永遠也沒有自我——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

  訓斥了我一番之后,蚩麗妹就沒有了什么談興,她冷著臉告訴我,說她瞧見魔羅回到深淵了,身受重傷,神魂失位,不知道多長時間才會恢復過來,至于雪瑞,她會在蟲池里面待著,一直到她足以能夠頂著白河苗蠱的名頭,行走天下的時候,才會出山,讓我將這件事情,告知她的親人。

  瞧著沉睡在蟲池白繭中的雪瑞,我長嘆了一口氣,點頭表示知曉。

  蚩麗妹不喜我平淡的性格,也不多言,沉入池中,不再理會我,于是我懷著忐忑地心情離開,總感覺蚩麗妹似乎對我有這特別的期待,而我卻讓她失望了。

  雪瑞不走,我們并沒有在寨黎苗村待多久,當天便離開,前往大其力,而他儂和乃篷師兄弟則要返回泰國清邁,準備上演一場基督山伯爵,其間腥風血雨,另作它記,不再載入此文中。

  我們在大其力市與阿洪匯合之后,才得知他收到一個神秘信箋,里面有一個瑞士銀行的賬戶和密碼,他查過了,大致和李家湖緬甸分公司損失的金額相近。我猜測這件事應該是許鳴干的,如此兜兜轉轉一個月,終算是所有的事情,都有了一個完整的結尾。

  仔細回想起來,恍然如夢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