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卷 第四章 師兄弟們細謀算

  自助餐廳中的眾人散退,服務生過來收拾現場,朱晨晨和滕曉心情郁郁,而秦振也是憂心仲仲,幾個人便先離開餐廳,返回房間去了,而董仲明和掌柜的也都有事,寥寥說了幾句話便走了,我和雜毛小道還沒有吃幾口,于是留了下來,盤子里挾滿了美味的飯菜,找了一個桌子下來用餐。

  尹悅被虎皮貓大人支使著滿餐廳地瞎轉悠,總算是找來了泡過的茶葉梗子和原味恰恰瓜子,帶著這癡肥鳥兒走了過來,在狼吞虎咽的我倆旁邊坐下,說惡鬼投胎?

  我點頭,說打小就窮,現在對食物有一種超乎尋常的渴望。尹悅不屑理會我這饑荒賊吃相的家伙,伸手一拍雜毛小道的大腿,老氣橫秋地說道:“小明,不錯啊,現在可真夠厲害的,比你大師兄當年可威風多了,那王八之氣一出,竟然沒有幾個敢吱聲的……”

  雜毛小道剛才在眾人面前威風凜凜,在尹悅跟前卻只求饒,說悅兒姐,你可就別折殺我了,我可不敢跟大師兄相提并論,他當年的威風,我學也學不來,只可惜……我今天不過是看不慣剛才那小子的嘴臉,才出言鎮住他而已——屁大的身份,也好炫耀,也不跟小毒物這飯桶學學,什么才是真正的低調。怎么了,我剛才沒有給大師兄惹麻煩吧?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雜毛小道叫尹悅,這稱呼讓我有點兒詫異地瞧了他一眼,這家伙將近而立,然而卻稱呼年紀比我還小幾歲的尹悅叫做姐姐,這里面到底是個什么由頭?

  不過說起來,雜毛小道跟其余七劍好像并不是很熟,但跟尹悅卻似乎認識多年一樣,莫不是這里面,還有著什么故事?

  我心中暗自謀算,面上卻不表露出來,尹悅擺了擺手,一邊跟虎皮貓大人剝著瓜子,一邊嘆氣道:“說惹麻煩也談不上,陳老大自到東南以來,跟羅金龍他老子一直就不是很對付,那老龜孫子和其他地方派一樣,一直都是陽奉陰違,占著茅坑不拉翔,陳老大這一年多來勞心勞力,左右折騰,卻總是被自己人制肘。”

  她跟我們訴苦道:“你大師兄這人,行事也不敢太過急躁,生怕上面的人覺得他不團結同志,不懂得領導藝術,所以只有徐徐圖之,通過一系列的行政手段,來改變局里面暮氣沉沉的氛圍。說起來也郁悶,羅金龍他老子除了貪權無能之外,倒也沒有什么特別明顯的把柄,做事也夠謹慎,弄不了他,所以陳老大才會如此為難——這一次,說不定還能扳回一些場面來。”

  聽得尹悅將這層關系講了清楚,我和雜毛小道總算是放寬了心,既然已經撕破臉皮,而且又不是自己人,那么諸多手段施展起來,都不會有所顧忌。

  我們吃完飯之后,也沒有人過來找尋,于是不管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出了酒店的度假村,虎皮貓大人振翅高飛,單獨行動,而我們則前往沙灘那邊走去。

  北方各處雖已入冬,但是在三亞這邊卻是陽光明媚,前些日子有臺風過境,這些天的日頭倒是毒辣起來,先在正是三亞旅游的旺季,海灘上好多游客,喧鬧非常,那些身材俏麗、飽滿的比基尼女郎也多,白花花的大腿看得人眼睛直晃,我和雜毛小道換了泳褲,也加入了搏浪的人群中,玩得不亦樂乎。

  湛藍的天空,碧藍蕩漾的大海和純白沙子的海灘,還有那身材誘人的比基尼女郎,這樣的美景下,我們玩得不亦樂乎,一直到了夕陽西下才姍姍而歸。回到酒店的度假村,我剛剛洗完澡,正在衛生間里擦頭發,便聽到有人敲門,一問才知道是趙興瑞,說大師兄找我們過去談話。

  宗教局包場的這家酒店,是一個別墅區的大型度假村,我、雜毛小道、掌柜的、秦振被分在一起,而滕曉和朱晨晨則在相隔不遠的另外一棟,我拾掇了一下,等了一會兒雜毛小道,然后跟著趙興瑞一起,前往大師兄的住處。

  路上我問老趙這段時間工作怎么樣,他點頭說不錯,跟著陳老大干事兒,心里敞亮,舒坦,從來不用擔心工作之外的其它事情。

  雜毛小道問大師兄找我們什么事情,是不是因為羅金龍那個二愣子?

  老趙也不隱瞞,點頭說是,陳老大下午剛到,廣南羅局長就找過來了,兩人在書房談了約半個小時,然后陳老大就讓我去找你們,結果根本找不著人,電話也打不通,我剛才是聽掌柜的說你們回來了,才找過來的。

  大師兄的住處并沒有什么特別之處,不過位于度假村后半段的一棟獨體別墅,門口有兩個黑色中山裝的陌生人執勤,進了房子,才看到七劍里面的布魚道人余佳源在跟尹悅吵吵鬧鬧,兩個人鬧得厲害,瞧見我和雜毛小道進來,揮手打招呼,讓我們直接進書房去。

  老趙剛剛跟隨大師兄,行為舉止都頗有些拘束,在書房敲了敲門,待到大師兄應了一聲,才推門而入,恭謹地跟大師兄說了一聲:“陳局,陸左和蕭道長來了。”

  大師兄正在辦公桌后面跟人打電話,瞧見我們,隨意地點了點頭,算是打招呼,然后跟電話那頭說道:“嗯,他們過來了,這個事情我會跟他們了解的,好,就這樣。”

  掛完電話,他吩咐老趙去給我們泡茶,然后起身,到會客區過來招呼我們:“坐、坐,找了你們好久,都干嘛去了啊,電話也打不通?”

  他親切地拍著我們兩個的肩膀,然后在對面的沙發上坐下來,雜毛小道指著我,說陸左這小子以前沒有來過南海,硬拉著我去海灘看什么比基尼女郎,一混就是一下午,樂此不疲,要不是我扯著,今天晚上說不定就跟著剛認識的一個小模特溜走,夜不歸宿了。

  這家伙惡人先告狀,將我好是一陣黑,不過大師兄卻熟知我們兩個的脾氣稟性,直接對他說道:“你啊你,當初就不應該跟李師叔祖學那花間山陰基,現如今又跟著郭瞎子那種混混浪蕩江湖太多年,學得一身臭毛病,瞧你現在這個樣子,怎么承載得了師父他老人家的期望?”

  雜毛小道爭辯道:“沒那玩意,你以為我怎么是回復功力的呢?”

  大師兄也不好說他,直搖頭,說:“你啊,天天跟陸左在一塊兒,也不知道學點什么好的……”

  雜毛小道笑了:“你別看陸左這人一本正經的樣子,他沾花惹草的手段,說出來嚇死你。”大師兄對這個打諢插科的小師弟一點脾氣都沒有,捏著鼻子,嘆息了一聲,說你們年輕人的事情,我就不管了,說說吧,今天中午到底是怎么回事,弄得人家老羅在我這里哭訴了半天?

  這時老趙端著茶水進來,給我們上茶,雜毛小道指著門外玩耍的尹悅說道:“悅兒姐沒有跟你說?羅賢坤這個老家伙教子無方,養了這么一個奇葩兒子,自以為心機深沉,整日玩弄婦女,更可惡的是心眼極小,手段惡劣,睚眥必報,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來栽贓陷害陸左的同學,我若是不出手,還真讓那二逼玩意逞了威風。別拿你們局里面的教條規矩來約束我啊,我可不是你們內部成員,那人我打了也就打了,羅賢坤倘若不服氣,過來找我便是,他一個玩弄關系的技術官僚,有這種么?”

  雜毛小道肆無忌憚,大師兄也沒有再問他,轉過頭來,問我說陸左,聽說羅金龍離開的時候,你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是也不是?

  我老實地點頭,說我瞧見他沒有吃飯,招呼他一聲,說餓肚子可不好,讓他吃一點再走。

  大師兄正端著杯子飲茶,聽得我的回答,不由得嗆了好幾口,苦笑不得地說道:“你們兩個啊,一點兒實話都沒有。按理說這件事情老羅理虧,悄無聲息地冷處理就好,可是你那一摸卻嚇到了人。他查到了你的身份之后,驚得一天都沒有安穩過,找了好幾個熟悉的長輩來給羅金龍把脈,都做不得準……”

  他似笑非笑,說:“這回也是為了自家兒子,他厚著臉皮過我這兒來,讓我幫他兒子求個情,讓你給劃個道出來,有什么條件,都敞開著講,你倒是跟我說一說,你摸了那一把,到底有沒有給人家種個蠱毒什么的?”

  雜毛小道在旁邊壞笑,說大師兄,你這到底是在夸我們,還是在罵我們啊,我怎么就聽不出來啊?

  我也笑了,說有沒有必要啊,我只不過是摸一把而已,他堂堂一大局長,統管全省,就找不出一個能夠查探病情的蠱師來幫著瞧一瞧?需要這么緊張么?

  話說開了,大師兄也給逗笑了,說這事情擱在以前,他羅賢坤自然是穩坐釣魚臺,然而你們去了一回緬甸,整個東南亞的局勢都被你們攪得風起云涌,魔羅爆發的那天晚上,全世界的有道之人,通過月亮投影都能夠感受到魔羅之威,卻不曾想被你們兩個人滅了,便是那薩庫朗的神秘首腦,威震東南亞各國的許先生,也死于你手……

  大師兄說起我們的戰績,得意地說道:“你說一說,老羅知道你這樣的家伙拍了他兒子肩膀一下,能不忐忑么?”

  時間過了差不多一個月,雖然大多數人只知道當日參與的是黑央族,然而大師兄卻是完全了解我們也摻和了其間,如羅賢坤這樣地位的領導,想知道也是有途徑得知的,所以經過這名頭一唬,他就有些慫了,雖然別人都說沒有,但還是忐忑不安,疑神疑鬼。

  慫了好,這心虛了我們就好提出條件,大師兄通過這一場中轉調解,想來也能夠將廣南分局拿捏在手,擁有更多的話語權。其實我當時也并沒有下蠱,只是想嚇唬羅金龍一下而已,既然大師兄從中斡旋,那便讓羅金龍過去跟滕曉和朱晨晨道歉,他們氣消了,事情也就了解了。

  這事一了,心情大好的大師兄便跟我們談起了龍涎液的事情來。

2條評論 to“第三十四卷 第四章 師兄弟們細謀算”

  1. 回復 2014/11/02

    羅大吊

    原來是陳二蛋老友的孩子。

  2. 回復 2015/01/07

    舌頭咬舌尖

    這個羅局,就是陸左經常冒充的二蛋光屁股老友大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