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卷 第五章 深夜道歉結因果

  龍涎液有續命養生之功,疏通經脈,排毒通靈,自古以來便備受中國歷代皇帝的重視,我們通常所說的真龍天子,并不是說天子自謂為那鱗甲之“龍”,而是說能見得傳說中的真龍,擁有龍涎液這種益壽延年的珍貴靈藥。

  其實很多人都會有思維誤區,認為這龍涎液便是真龍的口水,其實不然,這龍涎液本名雨紅玉髓,原來是那高山地脈積累萬載的溶洞石筍之中,凝聚冒出來的一種神奇菁液,鐘天地之靈秀,蘊山水之華英,是可遇而不可得之物,只因舉凡發現此物之處,皆有那真龍蹤跡,便如鳳凰棲于梧桐一般,傳言那真龍喜歡舔食生出雨紅玉髓的石筍,久而久之,人們以訛傳訛,便將此物說成是龍涎液了。

  大師兄告訴我們,說這次洞庭湖出現真龍,被攝影愛好者給拍了一張模糊照片,此事曝光之后,得到了社會各界的重視,最上面也有了反應,指定了兩名特派員下來督辦此事,其間連大內第一高手黃天望都親自來過。

  只可惜經過一系列的調查考證,后續并沒有什么重大進展,于是就擱置下來,他也親自對那張照片進行過調研,對比以前,發現可能是真,也有可能是史前巨蟒,不過這偌大洞庭湖,非機緣而不得尋,所以也就停歇了下來。

  說到這里,大師兄有些發愁,說倘若是別的東西,便是那天山神池宮中之物,他也能夠勉力弄到,但是這玩意還真的難尋,他上次路過句容,特地去找蕭家三叔查看了一下,送了一些疏通脈絡的丹藥,情況倒也能夠好轉,近日師父再次閉關,待他得了閑,央求他下一次山,不說能夠將應文的修為恢復,至少也能夠像常人一般無礙。

  說到這里,我不由得又罵了一番周林那二五仔,雜毛小道便嘆息,說算了,他也不過是一個被迷惑了心智的可憐蟲,現如今想起來,世間如他一般的人其實也蠻多,只不過沒有機會,沒有能力而已,人既已死,便休提了。

  我想起此前聽聞滕曉所說的假肢新技術,便與大師兄提及,說起給小叔也裝一個的事情。

  大師兄點了點頭,說這個技術他之前也看過內參,是總局督辦的,專門給那些在一線崗位上因公致殘的同志量身定制的福利項目,因為涉及到炁場研究,常人并不適應,所以并沒有大規模推廣出來,費用頗高,名額也有限,這事情有點難辦,不過……

  他瞧見我們都露出擔憂的神色,笑了笑,說正好負責裝備研究的那位總局宿老,明日會趕過來參加年會,所以跟他提一下,問題應該不大,如果插隊成功的話,元旦過后就能夠安排體檢和定制工作,差不多一個月的適應期,就可以如同臂使了。

  看來大師兄跟那個項目的負責人關系不錯,所以話說得也比較滿,雜毛小道代自己小叔跟大師兄道謝,大師兄說無妨,其實這事情如果由蕭家大伯提出來,根本不用這么麻煩,邊疆那邊的傷殘率一直以來都是最高的,所以他們那兒的名額也多,只不過蕭老大這人太過于耿直公正,這種無傷大雅的私活,他也拉不下臉來做。

  聽得這話,雜毛小道點頭,說也對,由此產生的額外費用,由他來付吧。大師兄也不與他爭,點頭說到時候再看吧。

  我們在大師兄書房里商量到了尾聲,老趙適時敲門進來,匯報說總局領導到了,問陳局要不要去迎接一下?大師兄點頭說好,然后起身,臨走前還囑咐我明天早上務必參加研討會,不要誤了時間。

  大師兄去迎接總局來的領導,老趙、布魚道人余佳源和匆匆趕來的董仲明都隨同而去,倒是尹悅沒有去應酬的興致,懶洋洋地躺在沙發上面看肥皂劇,我們與她聊了幾句,然后便返回了房間。

  回到我們所住的別墅,雜毛小道翻看紙條,叨咕著今天下午要到那幾個美女的電話,到底打給誰好呢?

  我有些餓,在立柜里翻找些吃食,瞧見他真的要出去尋歡作樂,不由得一陣郁悶,斥責他道:“你剛剛對四娘子下手成功了,有沒有必要這么饑渴啊,雖說明天的會議你不用參加,但是這次與會的,多是臥虎藏龍的高手,倘若出了岔子,人家治安部門清一清場子,把你弄了出來,豈不是丟了大臉?便連大師兄臉上,那也是無光的……”

  聽我說起四娘子,雜毛小道立刻矢口否認,說小毒物,事情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我和四娘子可是最最純潔的朋友關系,這事情以后千萬不用提,不然我翻臉了。

  我不屑一顧,說切,我還懶得理會你們兩個呢。

  他想了一陣,說也對,有關部門開年會,當地肯定也是如臨大敵,這歡樂祥和的氣氛也做不成什么事情,這幾天要將三亞八景逛完,不如養精蓄銳,先看風景,等這些老頑固們都走光了,再瞧那沙灘上的比基尼女郎吧。

  掌柜的不在,別墅里面有價值數萬的家庭影院,我、雜毛小道和秦振百無聊賴,便窩在沙發上看剛出來的賀歲片,開始是兩部爛劇,讓人有火發不得,只感覺被人耍了,看不到半個小時就停了,后來找到一部口碑不錯的《讓子彈飛》。

  這兩岸戲王姜文、葛優和周潤發同臺飚戲,而本子有十分精致,語言透著一股子冷幽默,惹得我們笑哈哈,前俯后仰,樂得合不攏嘴,正看到張麻子逆襲鵝城惡霸黃四郎的時候,突然門鈴響起,連續三聲,十分規律。

  掌柜的有房卡,不會按鈴,我舍不得離開沙發,問雜毛小道是不是點了夜宵,他搖頭說沒有,三個人推來推去,倒是秦振嘟囔著嘴去開門,結果門一開,傳來了他驚訝的呼喊聲:“羅、羅局長?”

  都這么晚了,羅賢坤居然還趕過來了?

  聽到秦振招呼客人進來,我和雜毛小道都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瞧見一個白白凈凈的老頭子與秦振一同走了進來,后面還跟著雙頰紅腫的羅金龍。

  這個老頭子眉如臥蠶,臉如重棗,滿面春風,一點兒也沒有平日里傳聞的威嚴氣度,與秦振攜手進門,瞧見我和雜毛小道跶拉著拖鞋迎上來,遠遠招呼道:“這兩位一定就是鼎鼎有名的陸左和蕭克明吧,小老頭兒羅賢坤,忝居廣南局領導之位,不告而來,實在有些唐突,還請兩位見諒啊。”

  雖然私底下都清楚怎么回事,不過場面上我和雜毛小道還算是拎得清楚,熱情招呼他,引他到沙發前安坐,然后把電視關掉,不過無論是我還是雜毛小道,都沒有用正眼,去瞧那個垂頭喪氣的羅金龍一回。

  安坐之后,羅賢坤先跟我們瞎扯了一番,以長輩的風范對我們進行了無微不至的關心,如此繞了幾個彎兒,他才開始談及今天中午發生的事情。

  談起這事兒,他誠惶誠恐,指著旁邊一言不發的羅金龍說道:“我工作上實在太忙,而犬子自幼便寄養在龍虎山上,疏于管教,就越發地無法無天起來,讓我實在頭疼得很。今天我過來呢,一是為了他沖撞了兩位道一個歉,其二呢,也是想跟蕭道長表達一下感激,你替我管教這小子,做得對,做得好,倘若再不加制止,說不得以后還會做出什么腌臜事情來,那可就真的沒辦法收拾了……”

  這羅局長不愧是混官場的,說話面面俱到,而且語氣態度,給人感覺還真的是窩心得很,讓人生不起半分氣來,雜毛小道也是個人精,與這老者好是一番亂侃,說我們倒也是多管閑事的人,講幾句公道話而已,小羅倘若真有心意道歉,還是需要得到滕曉和朱晨晨的原諒才行。

  聽得雜毛小道表這態度,羅賢坤也不想久留,站起身來,說這便讓這忤逆子去找小滕和小朱道歉,只希望你們能夠給他這個小子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

  我們都說言重了,羅局長的為人過硬,對子女的要求也高一些,如此是最好不過的,其實都是小沖突,不用計較。

  羅賢坤此番過來,都只是表達一下態度,并不久留,說完話就離開,說去找滕曉和朱晨晨去了。

  到了很晚的時候,滕曉打電話過來,說太神奇了,那羅金龍竟然真的來過了,道歉也還算是誠懇。

  我和雜毛小道說這羅大局長倒還算是識趣,知道進退,當真是個可怕的對手,難怪大師兄一直拿捏不著他。晚歸而來的虎皮貓大人卻不屑一顧,說剛才一出房子,那個羅金龍的表情便扭曲了,說此仇不報非君子,指不定人家現在怎么謀算你們呢。

  出了這一檔子事,我們都沒有看電影的心情,匆匆睡去,次日清晨,我參加了東南局關于加強打擊邪教活動的專題研討會,會上大師兄做了對于這兩年來所取得的成果,以及接下來的工作計劃匯報,因為閔魔覆滅,所以這一年來戰果輝煌,他的臉上倒也十分光彩。

  會程到了一半,大師兄突然宣布,說總局領導對我們這個會議也十分關注,臨時決定撥冗前來參加,讓我們鼓掌歡迎。

  小臺階會議室里,我們起立鼓掌,接著門開了,走進來幾個人,大師兄和幾位領導上前去握手,我本來并不在意,待瞧見最前面那個老者的面容,頓時就有些懵了起來。

1條評論 to“第三十四卷 第五章 深夜道歉結因果”

  1. 回復 2015/03/19

    主角太悲哀了

    小雜毛你鴨的太淫蕩了,把花都采完了你讓小毒怎么活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