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卷 第九章 小人報仇早到晚

  聽到秦振突然跟我說起這件事情,我的眉頭一皺,瞧著正在喝酒劃拳的曹彥君與其他幾人,站起來,將他拉到了一旁,說這種私密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秦振嘆氣,低聲告訴我,說昨天的事情發生之后,這兩人回到住處,朱晨晨一直默不作聲,無論滕曉怎么問都不開口,到了差不多晚上十點鐘的時候,朱晨晨終于將憋在心頭的話語搗騰出來了,談起當年羅金龍使用龍虎山秘藥龍虎奪情丹,將朱晨晨給迷昏,并且強行占有的事情。

  這件事情是在朱晨晨與滕曉書信往來、眉目傳情之后發生的,失身之后的朱晨晨萬念俱灰,她即使擁有著比尋常女子更加厲害的修為,但是在羅金龍和他背后的廣南羅局面前,卻顯得是那么的弱小而無力,后來她的思緒一時間走了死胡同,于是便委身于羅金龍,然而那畜牲不但沒有珍惜,反而屢次三番勾搭別的女人,這關系沒有維持多久便斷了。

  這事情是朱晨晨心中永遠的痛,本來以為有了滕曉的體諒,可以讓她忘記那段夢魘一般的記憶,然而當羅金龍此番鬧騰而起,她終于知道,如果一直被羅金龍這樣糾纏下去,不但是她的生活被毀了,便是自己摯愛的這個男人,也有可能會被牽連到。

  經過了昨天晚上的一夜傾訴,滕曉下了決定,決定用一輩子來愛這個可憐而善良的女人,于是在剛才秦振與他的談笑間,突然與朱晨晨提起了結婚的事情,正準備來一個浪漫的求婚儀式,然而朱晨晨卻突然起身,說她配不上滕曉,不如分手吧,然后扭頭離去。

  我皺著眉頭,說怎么會鬧成這個樣子?羅金龍和他老子,昨天不是已經找他倆道過歉了么?

  秦振摸了摸自己唇上略微粗糙的胡子,咳了咳,然后對我說道:“陸左,我說一句老實話,如果不是很好聽,你多包涵啊?”我瞧著秦振略微猶豫的模樣,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說嘿喲,咱們水里來火里去的過命交情,有必要這么藏著掖著么?有什么事情你就只管說,好像我會吃了你一樣。

  秦振瞧見我毫無芥蒂,點頭說陸左,你可能沒有在基層待過,也不是很了解羅局和他這寶貝兒子的秉性,俗話說得好,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小人報仇,從早到晚,倘若是他們沒有受到昨天這樣的羞辱,說不定這事兒也就過去了,但是昨天蕭道長將羅金龍的臉扇成了豬頭,你們又強逼著這父子倆深夜過來道歉,他們的心中還不記恨得要死啊?這樣記掛著,整不到你這里,便記在了滕曉和朱晨晨的頭上,這一天到晚的軟刀子用著,說不定哪天就把他們兩人拍到最危險的第一線,神不知鬼不覺地犧牲了,這也不是沒有的事情,你說說,朱晨晨能不多想么?

  聽到秦振的這番語重心長的解釋,我終于明白了朱晨晨和滕曉的擔憂,的確,倘若羅賢坤真的要整治他們倆兒,什么也不用多說,直接將他們差遣到最危險的地方,不出幾個月,兩人鐵定完蛋。

  閻王好見,小鬼難纏,國內官場這種看不見血的壓軋,遠遠比我們所能夠想象的,厲害十倍。

  我點頭,說其實此事好辦,你若有時間,找朱晨晨聊一下,我去跟大師兄求個情,到時候把他們兩個人的組織關系給借調到東南總局過來,只要脫離了羅賢坤的治下,其實事情便沒有太多的擔憂了。聽得我的話語,秦振喜出望外,說如此那是最好不過的事情,我這就去找朱晨晨說一下,讓她放下心里頭的包袱,好好對待滕曉這個癡情的娃兒——唉,他們兩人,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秦振匆匆離去,我回過頭來,目光在大廳里面巡視了一番,終于在東南角的包廂旁瞧見了羅金龍這個臉頰腫脹的小白臉,此君正在他老子的帶領下,與各處的領導敬酒認識呢。

  瞧著他談笑風生、風度翩翩的模樣,再想起滕曉和朱晨晨這一對苦命鴛鴦,我的心中就是一股火。

  我當時恨不得現在就沖過去,將那個油頭粉面的家伙領子揪起來,呼呼扇去幾個大耳刮子,然后膝蓋一頂,將他禍害女性的那玩意給直接報廢了。然而怒火終究被我的理智給遏制住了,這家伙終究還是要整治的,不過我可不能被這賤人給拉下水——不動聲色地弄他,才符合利益最大化的原則。

  我返回酒桌,宴席已經接近尾聲,曹彥君拉住我,說怎么回事,你那幾個同學怎么都走了?

  我側過頭來,在他的耳朵邊輕聲問道:“老曹,冒昧問一句,你在龍虎山也混過好些年,羅金龍這個人,你熟不熟?”曹彥君的眼珠子一轉,瞧向了被拉到包廂的羅金龍背影,低聲說道:“怎么了,你們昨天和羅金龍干了一架,是氣還沒有消么?我聽說昨天他老子都領著他,到你們住的地方道歉了啊?”

  我搖搖頭,說跟我沒有關系,我就想了解了解他而已,你別多想啊。

  我以前說過,曹彥君此君便是個妙人,玲瓏剔透,一點就通,立刻知道了這里面的曲折蜿繞,也不多問,告訴我,說羅金龍他就是個含著金鑰匙出世的小子,他老爹羅賢坤是廣南局的負責人,老媽則是現任龍虎山張天師的遠房表妹,不過他入那龍虎山,并不是張天師的徒弟——張天師在龍虎山實力僅排第三,第二是望月真人,最強者名叫丁榮濤,道號善揚真人,中原正道十大高手之一。

  我眉毛一揚,問什么十大高手,怎么搞得像武俠小說一樣啊?曹彥君點頭,說這是老一輩的名號了,就是茅山、龍虎山、嶗山、青城峨眉、閣皂山、昆侖懸空寺……這些地方出名的頂級高手盤點,善揚真人就名列其中,他的大徒弟叫做趙承風,是西南局的常務副局長,跟陳老大以前,并稱為六處雙城。

  我的眉頭皺得更厲害,說如此說來,羅金龍和趙承風,倒是師兄弟咯?

  曹彥君點頭說是,說起來我和他們也是師兄弟,不過他們是真傳弟子,而我們則都是外圍的小雜魚,從功法到資源都是最差的,沒得機會……老曹的一句話,便將他之所以將這羅金龍的老底給泄露干凈的緣由,說明清楚,不患貧而患不均,龍虎山如此待他,怨不得老曹轉頭投奔他人。

  我點了點頭,差不多了解完了羅金龍的底細,心中也有了一個大概,表示知曉。

  難怪朱晨晨在羅氏父子昨夜道歉之后,最終還會做出如此的選擇,大概也是被羅金龍這樣的背景給嚇到了吧?修行者也是人,如果做不到實力卓越不群,那么也必然會因為這些東西,而產生畏懼吧。

  晚宴聚餐差不多到了八點半結束,大家三三兩兩,有的返回住處,有的則直接奔那海灘上,參加酒店舉行的篝火晚會,我獨自一人返回了住處,發現雜毛小道并沒有回來,我正有事情要找他商量,于是拿起電話來,給他撥了過去。

  手機聽筒里一直嘟嘟嘟地響,過了差不多半分鐘的樣子,才接通,電話那頭才傳來雜毛小道懶洋洋的聲音,喊我小毒物,說怎么樣,聚餐完了么?

  我問他在哪里,我有事情要找他。他嘿嘿笑,說他在外面吃夜宵呢,要不要過來?我聽到他身邊有女人輕輕的笑聲,而且聲調還不一樣,顯然不止一個人,眉頭一跳,說艸,你今天不會又跑去按摩桑拿了吧?

  雜毛小道嘿嘿笑,說呸,咱怎么可能干這種沒有品位的事情,你若是不信,自己過來瞧一瞧唄。

  他說了一個地址,讓我直接打車過去。我待在住處也是無聊,而且心里面悶得慌,于是披了一件衣服出了門。我乘出租車到達了雜毛小道所說的地方,這里是一個夜市,走到店家,瞧見這家伙正在跟三個膚白貌美的年輕女子吃著海鮮,嘻嘻哈哈地聊著天、看手相呢。

  我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雜毛小道哈哈一笑,然后對著面前這三個美女說道:“隆重給大家介紹一下,這是我風水事務所的戰略合伙人,刀疤陸,你們叫他陸哥便好——小毒物,這是毛毛、蘇檸、卡羅,都是模特兒……”

  這三個青春靚麗的嫩模朝著我拋媚眼,異口同聲地喊道:“陸哥好……”

  哇咧,這些女人的聲線仿佛經過特別訓練一般,柔媚地讓我骨頭都要發酥了,其中一個長得狐貍臉的女孩兒毛毛伸手給我遞了一盤牡蠣,嬌聲說道:“陸哥你好厲害哦,這么年輕就有那么大的一家公司,可真讓人羨慕呢,你多吃一吃,對身體好……”

  牡蠣壯陽,這玩意吃了可不得燒得慌,我點頭笑,隨便聊了幾句,然后站起來,朝著雜毛小道使眼色,他朝著這幾個女孩兒說了句失陪,然后走到我面前,笑嘻嘻地問道:“小毒物,怎么樣,質量都還可以吧,你看上哪個了……”

  我肅然說道:“老蕭,什么情況啊這是?這什么時候了,你可別胡來!”

  我這番抱怨,而雜毛小道的眼神也在那一刻也變得格外詭異起來,低聲說道:“我這哪里是胡來,難道你沒有發現,她們三個人身上有古怪么……”

2條評論 to“第三十四卷 第九章 小人報仇早到晚”

  1. 回復 2014/12/28

    專業代購龍虎奪情丹

    龍虎山正品代購 專業、放心、安全

    • 回復 2014/12/30

      雜毛小道

      還有大力金剛丸嗎?我上次買的塊用完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