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卷 第十一章 尋根問底查緣由

  跟雜毛小道解釋升官背后的秘辛之后,這個家伙不屑一顧,說切,弄了一個頭銜將你高高掛起來,一點兒權力也不給,這樣子有個毛用?他說雖然是這么說,然而轉念一想,又開始哈哈笑了起來,說倘若真的能成,那么以后也是一級高官了,尋常的小角色也不敢招惹于你——不錯,你師叔祖倒是給你弄了一點好處,不愧是洛十八的徒弟。

  我們兩個回到住處,瞧見虎皮貓大人翻著肚皮,躺在那沙發上面,掌柜的正在殷勤地給它剝瓜子,瞧見我們進來,便招呼我們,說你們兩個到哪里鬼混去了,這么晚才回來?

  大師兄剛才跟我們交待過,想搞羅金龍也不是不可以,要天衣無縫,不留痕跡,而掌柜的也是新官走馬上任,諸多事情繁忙,我們便不想讓這種小事打擾于他,連發現全能靈修會這件事情也閉口不談,只是搖頭,說去沙灘玩了玩,吃完夜宵才回來。

  我們也是好久沒有聊天見面了,掌柜的招呼我們坐下,跟我們談了談最近的經歷,說起自己,掌柜的頗有些難為情,他當日答應自己的妻子不再參與宗教局的相關事務,做一個外圍人員,然而自從大師兄前來掌管東南,手上無人,便也將他這個舊部啟用了,他想著當日情分,自然賣力,于是一時間忙忙碌碌,而如今更是直接升任這種領導職務,倒是沒有什么時間,陪伴自己的妻子和新生不久的女兒。

  魚和熊掌不得兼顧,我瞧見這掌柜的自從升職之后,精神倒也是滿亢奮的,一肚子的抱負,聽說這權力便是春藥,是興奮劑,果然不假,不過掌柜的此人為人正直誠懇,大公無私,由他來掌管東官,也算是物盡其用,不必擔心如同浩灣廣場那種事件,再次發生了。

  掌柜的對于他轄區內數一數二高手的我和雜毛小道十分重視,說兩位,哥哥今天這話兒先求在這里,以后要倘若是遇到什么我弄不了的事情,叫到你們頭上來的時候,還請千萬不要推脫。

  我和雜毛小道都說好,還請趙局長以后多多照顧俺們事務所的生意才是。

  如此一番熱絡,我問起萬三爺的近況,掌柜的眉頭終于開始皺了起來,嘆氣,說自從上次在黑竹溝回來之后,身體便每況日下,總感覺熬不過這兩年了,不過小屁股倒是特別爭氣,這兩年來一直照顧她太爺,據說也學到了好多本事,希望以后能夠繼承他師父的一些本事,也算是沒有斷根。

  諸般往事,今朝一提起來,莫不覺得歲月流逝,宛如流水,不知不覺,時光匆匆不見了。

  掌柜的今天之后,明日便不再參加那名為參觀考察,實則就是游山玩水的相關活動,而是直接返回東官去走馬上任了,所以我們當天聊了很晚,從小冰箱里面拿了幾瓶白酒,無菜對酌,談得興起還拍案高歌,好不痛哉,不知不覺就到了深夜,方才各自回房睡去。

  次日除了早上有一個儀式性的碰頭會,接著后面便是參觀活動,當然也可以自助旅游,我和雜毛小道有心弄羅金龍,所以行程也特地關注了這個小子,不過出乎我們意外的事情,是他一來沒有返回廣南,而來也沒有單獨行動,而是跟著大部隊,老老實實地背著一臺單反,四處攝影,好像是個時尚攝影師一般。

  我們跟了兩日,亞龍灣、天涯海角、南山西島鹿回頭、海棠灣、呀諾達、蝴蝶谷……三亞可供游玩的地方實在是太多了,倘若一一邊走邊玩,時間自然不夠,參觀團主要就是挑著比較著名而且優美的地方匆匆瀏覽,即便如此,形成也是安排得滿滿。

  此番年會的目的,主要就是促進東南局的相關人員溝通和交流,故而局領導也有全程出席,一路上也弄了許多團建活動,不過說實在話,年末至春節前后,那是南海島,特別是三亞的游客高峰期,一路上如織的游人讓我真切感受到了那種人宛若螞蟻的擁擠錯覺。

  人多了,大家總是需要低調一些,所以都中規中矩地待著,也沒有感覺跟常人有什么不同。

  時間一點一點兒地過去,東南局的2010年的年終總結會終于在元旦節當天勝利落幕了,日理萬機的同仁們紛紛乘著次日或者當晚的飛機,返回了自己工作的城市,老趙在百忙之中還特地打了個電話給我,問要不要一起回去,若是,他就幫我們訂機票了,他會給虎皮貓大人也留一個頭等艙的。

  不過我拒絕了老趙的好意,讓他先和大師兄返回南方市去,而我則可能要和雜毛小道留下來,再玩上幾天,反正這幾年來也沒有什么悠閑日子,索性便把這次當做度假了。

  隨著大部隊的一一撤離,度假村里熟悉的面孔變得越來越少,而多了各種操著南北口音的富豪,前幾日熱熱鬧鬧的場面終于不再了。我和雜毛小道謊稱要去海口乘渡輪,早早就離開了酒店,然后另外找了一家偏僻的賓館住下,與度假村的環境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與此同時,雜毛小道還去附近車行租用了一款價位適中的黑色奔馳,作為我們的交通工具。

  我們之所以沒有走,是因為得到了一個消息,說羅金龍這廝也沒有隨著他爸離開三亞,而是直接就在度假村中留了下來。

  或許是我們這幾天的表現實在于太過平淡,或許是覺得我們根本不會因為一個朱晨晨而究根結底地為難于他,作為一個含著金鑰匙出身的修行者,羅金龍并不認為我們會對他有任何企圖,所以他毫不掩飾自己的行蹤,這使得在會議散去的第二天傍晚,我們就有了重大的發現。

  羅金龍一個人,在度假村附近一個十分有名的夜店里面,跟一個容光煥發的美麗少婦會了面。

  這兩人喝著雞尾酒,在吧臺上聊得那叫一個熱烈,不過羅金龍表現得十分正人君子,與那漂亮的少婦保持著一定距離,并沒有什么離奇之處,在暗處觀察的我感覺無聊,反而是雜毛小道臉上露出了極為興奮的表情,當這兩人攜手離去的時候,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說怎么個情況?

  雜毛小道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說你不知道吧,那個漂亮少婦,就是前幾天我們見面的那三個嫩模經紀公司的經理人戴菲,其實說白了,也就是她們的媽媽桑。

  雜毛小道這么一解釋,我立刻就明白了其中的緣由,沒想到真的如同他所猜測的一樣,羅金龍會后一定會留下來,其目的便是參加全能靈修會組織的一場大型派對,而這里面他到底是和邪靈教有勾結呢,還是單純只是為了全能靈修會那些美貌妖媚的妹子而來,這就不得而知了。

  其實這些都不是我們所關心的問題了,羅金龍一旦參加那次聚會,那我們有的是手段來整治他。

  確定了這個,我們便沒有再對羅金龍進行全天候的追蹤了,畢竟這個小子是龍虎山第一高手的得意弟子,意識也是十分強烈的,倘若被他不小心發現了,到時候問題便有些麻煩了。雜毛小道立刻打電話給毛毛,問她活動什么時候參加,需要準備些什么東西不?

  逢場作戲,毛毛都快忘記了還有雜毛小道這么一個人,接到電話,頗有些為難地告訴他,說她跟經理人說過這件事情了,可是戴菲姐告訴她,說那天來的都是知根知底的會員,一般是不會帶別的人,所以這次就算了,不行就下次吧,凡事都得循序漸進,切勿心急。

  雜毛小道一聽,頓時就火了,說這可不行啊,小妖精,你把哥哥的心都給撓得癢癢得了,結果現在又突然告訴我沒戲了,這到底是不是要耍我啊,說吧,到底要怎么樣,才能帶著哥一起玩兒啊?

  兩人好是一番交涉,終于談定了由雜毛小道交五十萬元會費,然后才能夠有進入的資格。

  雜毛小道向來都沒有什么金錢概念,一口答應,然后被告知明天晚上八點,準時或者提前到達某處高檔會所,到時候報上自己的名號和介紹人,自然會有人領著我們前往集會區。掛完電話,雜毛小道瞧向了我,而我則很郁悶地給事務所的財務簡四打電話,讓她朝毛毛指定的賬戶匯款。

  五十萬啊,我的臉都青了,這尼瑪才是入場資格,可想而知,參與這種集會的人,都是些什么人物。

  當天晚上我們早些回去歇息,次日一整天都在養精蓄銳,修身養息,到了太陽緩慢沉入海面而去的時候,裝扮得與平日迥然相異的我和雜毛小道開著租來的黑色奔馳,朝著毛毛指定的那家隱秘而高檔的私人會所行去。

  因為害怕跟羅金龍這個家伙撞上,所以我們特意遲到了一些,等到了八點半,方才到達會所門前。

  瞧著那黑壓壓的莊園,我和雜毛小道面面相覷,我們不會是給那個小妞兒耍了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