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卷 第十四章 坐懷不亂山陰基

  雖然帶著比我們還要嚴實夸張的彩羽面具,但是這個身披白色薄紗的女子我還是一眼認了出來。

  或者換一個比較夸張些的說法,她便是燒成灰,我也認得。

  還是那句老話,人生何處不相逢,即使我來此之前預料到了很多事情,然而終究沒有想到,這個失蹤已久的女同學,居然會在這種場合出現——是的,所謂資深修者的白老師,居然就是曾經在怒山與我生死與共、在酆都時卻毫不猶豫地作了偽證,誣陷于我,繼而消失無蹤影的落花洞女,白露潭。

  這個被多方搜尋,連神通廣大的大師兄都沒有辦法,只有啟用手頭某個打入敵人內部的珍貴暗線,用情人藤所獨有的千里留影,攝制出了我無罪的證據,方才將我們的嫌疑洗脫,為此,大師兄損失了手頭上一枚極為重要棋子。

  至如今,我的冤屈早就已經解除,被誣陷者可以自由行走于陽光之下,而誣陷他人者,卻出現于這樣的場合中,還被這些靈修會骨干稱之為德藝雙馨的白老師。

  即使我沉冤得雪,然而一想到逃亡途中所遭受到的種種痛苦和委屈,想到我的家人所承受的擔驚受怕,我便不能夠釋懷,心中對這個氣質極佳的美女充滿了說不出來的怨怒,然而就在我即將被仇恨沖昏頭腦的時候,雜毛小道輕輕地拍了拍我。

  我扭過頭來,瞧見他若無其事地低聲說道:“不要著急,她跑不了的,唯有以不變應萬變,方才是硬道理。沖動只會誤事,你且平息一下心情。”

  聽得雜毛小道這般說起,我抬頭瞧了一下頭頂上的天花,才發現鏡子里的自己,臉上肌肉扭曲,根本就不是我尋常淡定自如的模樣。

  看得出來,雖然去年的逃亡之旅讓我和雜毛小道受益匪淺,然而對于朋友的背叛,我始終是不能接受的——為了一丁點微末利益,卻做出這種禽獸不如的事情來,我倒是想問一問,當年逼迫白露潭的,到底是哪一位。

  世間的真理和公義太多太多,而我則一直堅信一句話,那就是做錯了事,總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要淡定,要淡定……”

  我在心里對自己說了兩遍,然后暗自喝念了一遍九字真言“靈鏢統洽解心裂齊禪”,終于讓內心恢復了平靜,將仇恨暫且擱置一旁,然后默然抬起頭來,瞧見白露潭走至了場中。

  此女輕紗裹體,彩羽覆面,肌膚滑若凝脂,白若牛乳,身材曼妙而玲瓏,直挺的鼻梁顯示出了她剛毅的性格,而飽滿的紅唇則勾勒出她的嫵媚,在主持者戴菲宣講完一套完全杜撰而出的簡歷之后,白露潭開始講起了佛教密典《大圣歡喜雙身大自在天毗那夜迦王歸依念誦供養法》中的內容來。

  此法是善無畏尊者譯制,乃漢地密宗最尋常所見的雙修之法,不過此法需“斷淫心清凈明誨”,即“其心不淫即非但身不淫,連心亦不淫,亦即是斷淫心”,然而在白露潭宣講此法之時,毛毛、蘇檸和卡羅這一干舞女卻宛若花蝴蝶一般游走全場,挑著一些比較重要的學員,將其寬松的棉質白色瑜伽袍給脫下來。

  與此同時,場中那些屬于全能靈修會的年輕女人也開始找到附近的男子,伺候著他們寬衣解帶,片刻之后,男學員只剩下統一的寬敞四角內褲,而女的則剩下了自己所穿的內衣,總綱念完,現場頓時肉色增香,五光十色,宛若那夏日海邊,沙灘上一般的場景。

  我和雜毛小道位于人群外圍,但是旁邊也有兩個青春活潑的年輕女子踩著歡快的舞步,來到我身邊,將我身上的瑜伽服給解開。我早都不是初哥,自然沒有什么心理障礙,也不覺得尷尬,然而扭頭一瞧雜毛小道,卻忍不住想要笑出聲來。

  原來這個家伙外表看著不怎么樣,但是因為常年鍛煉的關系,一身健碩的疙瘩肉,而且還有好幾個早年留下來的傷疤,滄桑冷酷,相當美形,最不巧的是他旁邊恰好有一個并非全能靈修會的肥胖女人,從此女的皮膚來看,年齡倒也不大,三十來歲,灑弄些淡淡的名貴香水,倒也頗為華美,不過瞧見那頸后的肌肉遍布皺紋,顯然是一個出了名的交際花兒。

  那女人瞧見雜毛小道這般體格,立刻心中癢癢,圍了上來,上下其手,寬衣解帶時好是一番撫弄。

  這種行為,在我這邊自然是享受,在他那邊則是實打實的折磨,然而這雜毛小道為了大計,倒也能咬牙忍著,巍然不動,不過想來他當時的那種心情,絕對如同生吞了一塊沒熟的肥豬肉那么惡心。

  這些細節且不管,很快,在那些美艷舞娘的帶領下,在場所有的學員都坦誠相對起來。

  真正到了這個時候,我方才發現自己與周遭,顯得格格不入起來。

  那些經受過洗腦和天性解放的男女學員,對于類似的事情習以為常,十分自然,既不害羞,也不熱切,正常得如同我們見面握手一般,即便是雜毛小道,對于這樣的場合也是輕松自在,不動聲色地朝著旁邊移動,避開剛才那位體型略為肥胖的名媛侵擾,然后與旁邊兩位年輕女學員友好地交流起來。

  而與此同時,我渾身的肌肉都在僵直,并不能夠做到那逢場作戲,也做不得那揩油的隨意,只是在旁邊美女的簇擁之下,朝著場中望去,卻見那白露潭高聲念誦道:

  道家修命經雙修,陰陽相佑真天茍;

  大功已無俗間忌,高德品深可到頭;

  多少浪子盜此術,只為淫欲禍自收;

  坤坤大術幾人得,修身真士多人愁……

  此雙修訣念得鏗鏘有力,然而到了后面,卻透露這一股子頗為耳熟的嫵媚,那聲音漸漸變得低迷軟綿,化作了呻吟般的靡靡之音,讓人情欲涌動,止不住地想與身旁的異性摟抱在一起,成就那陰陽調和的好事。

  我瞇著眼,瞧見白露潭也閉著一雙脈脈含情的眼睛,那長長的睫毛不住抖動,粉嫩的嘴唇噘起,如同索吻,雙手抱在顫巍巍的酥胸上,開始了一種類似于無詞詠唱式的呻吟,這曲調婉轉悠揚,讓人感覺那春光燦爛,烈日當空而照,止不住地渾身燥熱起來。

  這位落花洞女,竟然有這般厲害的催情手段,當真好本事。她將場中所有人積蓄已久的情欲在這一瞬間,就引爆了開來,所有的人,無論男女都化作了野獸,之前還依照這瑜伽動作,拉伸著自己的筋骨,然而在白露潭陷入神交、吟唱出聲的那一刻,全部都朝著身旁的異性撲了過去,放肆狂吻、撫摸,仿佛想要將自己,融入到了對方的身子里面去。

  這場中的男男女女摟摟抱抱,爆發出了最真實、原始的獸性,整個大廳中立刻出現了一陣又一陣此起彼伏的歡呼喊叫聲,場面一時混亂,到處都是摟抱在一起的男男女女,在這種瘋狂氣息的熏陶下,讓我感覺自己也都要被這種狂熱的氣氛所融化了。

  在那一刻,我已經被身邊兩個青春秀美的年輕女子抓住了胳膊,她們紅唇中呢喃著含糊不清的話語,熱力逼人的身體便朝著我的胸口貼來,好不瘋狂。

  這些女人的長相和身材,自然都是上等水平,按理說素了忒久的我,心中欲火當時就應該要被點燃,然而說出來大家還別不相信,我真的就是心如止水,瞧見這些美女那遍布血絲欲火的雙眸,我竟然有一種看待動物園猴山那些紅屁股猴子的感覺,一點兒沖動都沒有,當下也只是運用起了集訓營中所學習到的小擒拿術,不動生色地與她們周旋。

  然而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情是,本來應該算是歡場高手的雜毛小道卻也并沒有如周遭旁人一般,獸性爆發,解放天性,一身疙瘩肉的他吸引了四個女孩兒,其中一個是穿著打扮十分具有魅惑力的黃衣舞娘。

  那個舞娘是嫩模毛毛,她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出現在了雜毛小道旁邊,圍著他的身子不斷地做著各種令人難以把持的挑逗動作,然而即便如此,雜毛小道竟然一點兒反應都沒有,也沒有順勢推舟地拿下,而是在小范圍內,不斷地踏著詭異的步伐,把身邊這四位美女當作了習武練習時所用到的木樁。

  他雙手如拈花,不斷地在這些女孩兒的各處穴道處游走滑過,每一次食指輕叩,那些女孩子便渾身如同篩糠一般的顫抖,呀咿呀咿地大叫。

  “花間山陰基!”

  我的心中立刻浮現出來這么一個名詞,瞧見隨著雜毛小道的動作,旁邊三個美女都癱軟在了地,唯有那個毛毛還在與雜毛小道肌膚相貼,嬌聲說道:“茅大哥,沒看出來嘛,你竟然還是個精通雙修手法的高手呀?”

  雜毛小道嘿嘿笑著,手掌托起這狐貍一般嬌媚的小嫩模的秀美下巴,說小妞,茅大哥和我這兄弟不習慣這種人山人海的大場面,有沒有比較私密的空間,讓我們好好快活快活啊?

  “有,當然有啦……”毛毛媚笑連連,拉著雜毛小道走到不遠處的鏡子前,輕輕一扣,那水晶玻璃鏡子立刻有一道暗門轉現,我瞧著雜毛小道和那嫩模消失在鏡子中,正驚異,卻瞧見旁邊香風一陣,卻是那個叫做蘇檸的女子將我的胳膊抱著,親昵地喊道:“陸哥,我們去那兒吧……”

  她將我拉著,也朝著另一邊的鏡墻走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