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卷 第二十章 粉紅骷髏現真顏

  “千面鏡魘陣,開啟!”

  媚魔攔在我們的面前,用一種清越而具有穿透性的聲音高聲喊叫起來,接著周遭盡是宛如山呼海嘯地應和聲:“謹遵會長赦令,千般鏡面,魘魔群生,眾精元聽得調令,起!”

  這聲音異常統一,仿佛由成千上萬人喊出,然而卻只有一個聲音在我的腦海里回蕩著,我感覺到自己的身子一沉,仿佛在那一瞬間承受了千斤之力,再也難以寸進一步,媚魔其實就在我們身前不遠,伸手可及,然而卻又遙遠得宛若天邊。

  在我的腳下,四周以及頭頂上,三維空間里,一連串古怪的符文在蔓延,它們仿佛可以自我復制一般,不斷地交疊,又不斷地重合,繼而成倍增長,時間仿佛凝滯,然而在下一秒鐘,我瞧見了刺眼的白光在頭頂生成,驟然爆發。

  我趕忙閉上眼睛,然而卻已經來不及了,那堪比太陽強度的白光絢爛而生,將我的雙目刺得幾乎快要瞎掉,淚水也飛飚而出。

  雖然雙目已盲,但是我卻不敢捂住雙眼,立刻將意識轉移到了對于炁場的感應之中去,防止有人趁這時機,對我突然下手。然而出乎我意料的事情發生了,在我周遭的炁場中,除了我最為熟悉的雜毛小道和朵朵之外,其余的氣息都在瞬間被亂流沖擊,煙消云散,沒有攻擊,沒有侵擾,連最為強大的媚魔都消散無蹤。

  替代她出現的,則是一種詭異恐怖的陰森力量,分散四處,將整個空間給構建出來。

  大約十幾秒鐘之后,我強忍著眼睛的刺痛畏光之感,睜開了眼睛,發現空間陡轉,我居然身處于一個白茫茫的世界,雙足懸空而立,上不著天,下不著地,周邊都是如同云彩一般的霧氣旋繞,雜毛小道在我的旁邊,而朵朵則緊緊拽著我的胳膊,一臉緊張:“陸左哥哥,這是怎么回事啊……”

  我跺了跺,感覺雖然腳下無物,但依然有腳踏實地的感覺,顯然下方是懸空而立,但是本應存在的地板依舊還在,至于遠方,我凝神瞧去,卻見到東南西北四個方向里,竟然也有一個人,朝著我這邊看來。

  瞧見那個人,我的心中大驚,瞧他黑衣黑褲,旁邊還有一個憑空懸浮的可愛小女孩兒,可不就是我自己么?

  同樣的人物,我頭頂和腳下,也有一個——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鏡世界!”旁邊的雜毛小道見我驚慌失措,終于開口解釋道:“我曾聽虎皮貓大人提及過邪靈教中有名的陣法,便有提及過千面鏡魘陣。古時相傳每一面鏡子里面都有一個世界,規則法力也各有不同,后來科學家通過對世界的縮放和變焦,以及對于微觀世界的推導,提出了十維空間的超弦理論和十一維空間的超膜理論,從此世界就變得繽紛多彩起來,所有的術法和手段也都獲得了理論基礎。”

  說完這些,他嘆了一口氣,說千面鏡魘陣便是通過對于鏡中世界構想出來的一種古怪法陣,它通過對鏡中不斷灌注惡靈,使其擁有生命的本質,然后構建出一個虛擬不存在的空間,將人移入其中,活活耗死……

  “此法可有解?”我焦急地問道,雜毛小道搖了搖頭,說虎皮貓大人曾經講過,這陣法是它那個時代的媚魔所創立的,歷來只在她這一脈傳承,便是它也不曾知悉里面的秘密,雖然簡單想過一些解法,但是都沒有能夠實現。

  雜毛小道這般說著,然后朝著前方緩步走去,他大概走出了十米的距離,竟然消失了。

  然而從對面的鏡面景象中我卻能夠瞧見,他出現在了我的身后,我扭身一瞧,果然,愁眉苦臉的雜毛小道,正好出現在了我的身后不遠處。見我轉過身來,他苦笑道:“果然,千面,這個空間是無限循環的,難道真的要走上一千次,方能夠逃脫出去么?”

  相對于“千面”,我更在意鏡魘到底是個什么玩意,皺著眉頭四處打量一番,突然聽到有一陣飄渺的歌聲傳入我的耳中,一開始只以為是幻覺,然而那聲音越來越清晰,近在耳邊。

  這聲音一開始是女聲獨詠,百轉千回,繞骨柔腸,而后開始有各種清澈飄渺的音樂聲響起,有笛有罄,有簫有鼓,有編鐘、弦樂、板、柷、敔、木魚等等,不一而足,恍如仙音,靡靡泛起無盡波瀾,讓人通體愉悅,感受著世間一切的美好。

  隨著這些靡靡仙音響徹空間,從我們的頭頂上開始飄下了許多潔白如雪的絲帶來。這些絲帶不斷旋繞,舞動出許多翻卷不定的絹花兒,順著這絲帶往上看去,卻是許多或雙手合十,或手持蓮花,或手捧花盤,或揚手散花,或手持箜篌、琵琶、橫笛、豎琴等樂器的仙女。從天而落。

  這些仙女神態各異,或喜或嗔,然而觀其外貌,卻無一不是人間絕色,腰肢柔細,綽約多姿,體態輕盈,飄曳的長裙,飛舞的彩帶,迎風舒卷,讓人心中好不傾慕,覺得仿佛全天下的美女都集聚與此,圍繞在我們的身周各處,起舞翩翩。

  這還不算什么,諸般從天而降的仙女之中,一小部分居然耳垂環佩,半裸上體,胸飾瓔珞,臂飾鐲釧,腰系長裙,赤腳外露,顯示出了讓人血欲噴張的艷麗場面來,倘若是定力不夠的凡人,說不得要流出一灘鼻血,方才能夠解得心頭燥火。

  朵朵瞧見這么多美麗的姐姐從天而降,一開始還歡呼雀躍,待瞧見好些個女人露出了滑若凝脂、傲然挺立的大白兔,立刻就皺起了眉頭,大聲叫道:“羞死人了,你們這些壞女人,趕緊滾開,不要勾引我們家陸左哥哥!”

  說句丟臉的話,此情此景瞧得我也是熱血沸騰,心猿意馬,恨不得沖上去,直接撲到一個,行那茍且之事,然而經得朵朵這一番喊叫,倏然感覺背心冒汗,渾身的精神一振,方才發覺這些仙女一般模樣的鏡魘,竟然如此可怕,不經意間就將我的意識勾引了過去。

  倘若我去行了那一番好事,這二十來個傾城傾國的美女輪番上來,我還不是元陽傾瀉,性命頓失?

  想起此處,我輕喝了一番九字真言,凝目一瞧,卻見雜毛小道竟然絲毫都不為這些美女所動,腳踩七星罡步,手指朝著頭頂北斗之星指去,身上雖然沒有符箓可用,然而卻將雙手中指咬破,以血為引,凌空畫符,一道道紅色氣勁從他的周身浮現,將我們此處給緊緊籠罩,使得周遭并不受這些鏡魘侵襲而來。

  從天上總共降落下了二十來個不同風格的美女來,在我們身周不斷的環繞著,有人在引亢高歌,而有的則朝著我們招手,輕聲喊道:“嗯,公子,過來與奴家玩耍一下啊……”

  面對著美色和言語的雙重誘惑,雜毛小道并沒有受到任何影響,雙手在空中快速作符,不一會兒,終于弄出了一個符文旋繞不定的屏障來,將我們三人給籠罩其間,有一個手捧花盤的鏡魘將手上那朵艷麗盛開的鮮花,朝著我這里遞來,然而手剛剛一碰觸那符文,立刻啊呀一聲叫喚,跌倒在地。

  她白嫩如蔥根的手指開始冒起了濃濃黑煙來,嚶嚶啼哭,讓人好不心疼。

  面對著這眾多美女誘惑,雜毛小道一聲冷喝道:“雕蟲小技爾!”

  話音一落,他將被咬破的中指血涂在了拳骨之上,然后沖出符文旋繞的空間,朝著伏在地上的美女一拳擊去,我瞧見那女人姿態優美地一翻身,人若游魚,滑到了另外一邊,然后翻身躲入了腳下的云層中去。

  雜毛小道沖入鏡魘群中,揮舞雙拳,好是一番滾打,然而那些女人卻紛紛閃避,并不讓雜毛小道觸及半分,而與此同時,她們卻都沒有反擊,而是鶯鶯燕燕地埋怨道:“好個不解風情的粗魯漢子,把我們姐妹弄得都快要死了……”

  那些鏡魘都乃輕靈之物,而此處又都在她們的主場,雜毛小道一番追逐,卻連一根毛都沒有摸著,反倒是累得氣喘吁吁,旁邊的朵朵聽得這番淫詞浪語,卻忍不下去了,終于爆發,雙手合攏在胸前,高聲喝起了六字大明咒:“唵、嘛、呢、叭、咪、吽!”

  此六字真言咒乃觀世音菩薩的微妙本心,蘊藏了宇宙中的大能力、大智慧、大慈悲,個中妙用,前文有講,便不足贅敘,但見此言一出,那些恍如天上仙女落凡塵的諸般鏡魘身形一晃,竟然化作了歪眉斜眼、血肉模糊的惡靈,原本飽滿挺翹的姣好身材,此刻也變成了堆積在一起的腐肉,十分恐怖。

  美麗的面具被揭開來,露出了丑惡面容,那些不斷奔逃的鏡魘終于還擊了,朝著雜毛小道鋪天蓋地而來,他離得我們這兒頗遠,被無數鏡魘圍攻,緊緊包圍住,逃脫不得,而這個時候,空間中突然又傳來了媚魔悠悠的話語聲:“你們若不想死,我還可以給你們,最后一次機會!”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