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一章 年味兒

  盡管白露潭畏罪自殺的消息讓我好是郁悶了一番,不過終究還是抵不住回家的喜悅,我甚至都沒有問一下這里面是否有貓膩,便將這件事情撇開了,不再談及。

  事實上自從在更衣間里面與白露潭最后的一次談話中,她對那些躲在幕后的操縱者還流露出了一絲期冀和希望之后,我便已經感覺到這個既可恨又可憐的女人,死路已定了。對于那些人來說,對白露潭的期待也就只剩下了閉上嘴巴。

  她到那個時候還沒有明白自己的死局,那如今這個情況,也怪不了誰了。

  我曾將向挽救她,但是我終究明白,她是在用生命在作死,既如此,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他。那個愚蠢又幼稚的女人暫且不提,說道過年,雖然2010年我和雜毛小道都不在茅晉事務所,但是依然沒有太影響到事務所的紅火,于是我讓財務簡四做了一套方案,將大家的年終獎都提高了兩倍,準備讓所有人都過一個肥年。

  方案很快就得到了顧老板和李家湖的批復,我名下也分到了一筆不菲的分紅,算得上是腰間鼓囊,身家頗厚。

  一月末,在經過與升任東官局座的破爛掌柜報備之后,我和雜毛小道暫別,分道揚鑣,各自回家過年。他乘坐的是飛機,同行的還有虎皮貓大人,而我則跟隨著在洪山開苗疆餐廳的曾經合伙人阿東相約一起,拼車回家。

  經過這兩年的發展,苗疆餐房也已經做成了洪山市內比較有特色的美食去處,阿東上次還跟我說準備張羅著再多開幾家分店,到了這一次見了面,我才知道他已經在市區和小欖那兒開了兩家連鎖店,生意都做得不錯,多多少少也是小有了身家。

  這一回,他更是買了一輛四十來萬的城市越野車,準備衣錦還鄉了。

  我曾經在苗疆餐房最開始是參與過投資,在里面也有股份,不過甩手掌柜當多了,便有些慚愧,早些日子便已經撤了資,由阿東將我手里頭的股份給高價收購了。不過雖然分開了,阿東與我的關系依然還是十分融洽,熱絡得很。

  阿東這人跟我一樣,是個比較有眼光、而且重情義的人,他知道自己雖然在老家人的眼中是個成功人士,但是跟我比起來,卻遠遠不如,我們的關系便如同以前的我和顧老板一般,有什么問題都喜歡咨詢我,對我的意見也頗為敬重。

  一路上我和阿東輪流著開車,倒也沒有什么疲憊,同行的還有他老婆和三歲大的孩子,特別是那小孩兒,肥嘟嘟的臉蛋兒特別好玩,不知不覺過了廣南,從湘湖省的靖州路過,便到了十萬大山的門戶,也就是我的老家晉平。

  我父母習慣不了南方省的現代生活,早幾個月便已經返回了老家里面,我擔心我的身份會讓他們受到無謂的牽連,總是勸他們隱居到黔陽去,然而我父母卻舍不得離開大敦子鎮這個從小習慣的老家,那山那山,那些熟絡的親戚朋友,都已經融入了靈魂之中,哪里能夠輕易舍棄,于是我也沒有辦法,只有由著他們的心意。

  我返回晉平是在臘月下旬,阿東送我回家的時候,屋前屋后、鄰里隔壁都在熏臘肉、血豆腐、打粑粑(也作年糕)、煮油茶和炸豆腐丸子……一時間頗為熱鬧,空氣中洋溢著食物濃濃的香味,面對著鄰居鄉里熱情的招呼,常年漂泊在外的我總算感覺到了一些年兒味。

  阿東這人是個細心的朋友,在后備箱里面準備了好多小禮物,給這些鄉親分發一些,都不是什么貴重之物,但是看見他們把禮物捧在手里時臉上露出來的那種單純的快樂,真的是比那金子還要珍貴。

  將行李幫我放好,我父母笑吟吟地招呼阿東一家人進來喝茶水,如此忙碌一番,阿東返回了鎮外不遠的省屯村,而我則洗漱一番,擼著袖子幫鄰居打粑粑。

  很多住在城市的朋友可能不知道我們過年時吃的年糕是怎么來的,這東西首先得用當年的新鮮糯米蒸熟,然后將其傾倒在涂覆著植物油的木槽中,由兩個壯漢用大頭木棰輪番捶打至粘稠膏狀,這時再由婦人將其捏成圓球,靜置成餅狀,待其曬干,便儲存起來,隨時可吃。

  這過年粑粑是糯米作成,祖上傳言說可以防蠱驅毒,祭祖祈福,所以早些年家家戶戶過年都要打,在我童年的記憶里,總有一起熱鬧打年糕,吃粑粑的場面。

  不過打粑粑是一件很累的活計,現在好多年輕人都出外打工,過年不回,市面上又有物美價廉的機制年糕,所以做的人也逐漸少了許多。我也算是趕得巧,所以幫著鄰居家大爺捶打年糕,那力氣大得跟打樁機一樣,旁人看了都笑我父母,說瞧這架勢,你家左左不像是在外面做大老板的,反而跟運動員一樣。

  我父母不是虛榮的性子,也在旁邊附和,說他呀,一天到晚都忙忙碌碌不見蹤影,盡干些不著調的事情,我們也管不著他呢。

  不過他們在人前隨意說我,當回到家里吃晚飯的時候,卻是一邊給我挾著大塊油乎乎的臘肉,一邊則關切地問我的近況如何。南方一行,他們大約也知道了我是公家人的情況,我便順著嘴說了些尋常的事情,也不敢讓他們擔心。

  我父親是個悶葫蘆,只管在旁邊給我挾菜,我母親倒是嘮叨得不行,不斷給我擺門子,說給這國家辦事呢,要認真一點,不要偷奸耍滑,到時候耽誤了大事,那可不好。

  她是經歷過那個特殊時代的老人了,腦子里面總是有著對國家那個濃濃的愛戴和敬意,我也只是點頭,說我做得很不錯了,最近上頭還準備給我升大官呢。聽我這般吹噓,我母親不信,拿筷子敲我頭,笑著說這孩子,滿嘴跑火車,就沒有一個正型。

  嘮叨完工作上面的事情,又說起個人情況,我母親說忒大的一個人了,連個正經結婚的對象都沒有,真不閑丟人。以前那個漂亮得跟仙女一樣的女警察,好好的一個女孩子你給弄沒了,說過年帶一個女朋友回來,去年沒回家,今年還是沒有,你到底有沒有,沒有的話,媽就給你找了——剛才隔壁王姨還找我說起這事兒,說她娘家有好幾個侄女,年紀都合適,說你要樂意,就領來家里看看。我尋思著你好歹也是公家人了,那幾個初中畢業就出去打工的妹兒也就算了,倒是有一個在讀大學的女娃娃,雖然長得一般,不過人家好歹是高學歷啊……

  得,我母親一旦開啟這嘮叨模式,我頓時就頭大,感覺面對著威震東南亞的許先生,當時的痛苦也不過如此。

  我母親惦記著我的終身大事,但我那悶不吭聲的父親倒是惦記起了朵朵和小妖來,說你認的那兩個干妹妹呢,怎么沒有跟你一起回來?

  說到這兒,我才想起來,小妖雖然還在呼嚕呼嚕睡大覺,但是朵朵卻給我忘在了槐木牌中,當時也不敢多講,只說在阿東家呢,過明天我再領來。

  我父親特別喜歡小孩兒,尤其是像朵朵這種又乖巧又漂亮的,十分牽掛,聽到這話兒,臉上都樂開了花。其實我父母并不傻,應該知道朵朵和小妖的來歷并不同尋常,不過有的事情,他們都放在心里,也不問,感覺當作尋常人這樣子相處,反而會更加愉快。

  接下來的日子,我在家里悠閑地過著年,整日陪著父母,應付著名目繁多的相親見面,然后閑著沒事便去找老江、阿東等幾個幼時的朋友喝酒聊天,到了晚上,我盤腿在床上修行功法,審查自身的實力,督促朵朵的功課,每天倒也充實,讓人想著便這樣一直過下去就好了。

  過完年,初一初二幾天都是走親戚,叔伯嬸子、舅舅大姨,這一圈跑下來,錢花了不少,腿也都要跑斷,實在是讓人后怕。

  然后是給所有認識的朋友發信息或者打電話拜年,打給雜毛小道的時候,話都沒說幾句,那邊便給虎皮貓大人搶過去,跟朵朵聊到手機沒電。年初三,楊宇和馬海波得知我回家來了,相約過來找我喝酒,也沒有去縣城最好的杉鄉大酒店,就在鎮子里找了家專門經營狗肉火鍋的鋪子,三個人圍成一桌,熱火朝天地吃了起來。

  我們也是有好久沒有見面,談起自己現在的境況,彼此都有些唏噓,讓人感覺時光易逝,韶華易老,這時光如流水,匆匆不作停留。

  那火鍋的紅油滾冒,白色的蔥根、青色的生菜,狗肉香氣四溢,還有那些桌子上的小涼菜,吃得倒也爽利,這人一高興,便容易喝多,馬海波喝上了頭,便拉著我的手感慨:“陸左啊,可惜了啊。”

  我是千杯不醉,不過酒過正酣,卻也有了些興致,感覺渾身漲得發熱,搖晃著海碗里那農家自釀的苞谷酒,說老馬,什么意思?

  馬海波一臉通紅,酒氣熏熏地拍著我的肩膀,說陸左,真可惜,以前你和黃菲,多好的一對兒,現如今卻分東離西,各自散落在天涯,唉……馬海波的一聲長嘆,讓我的心情郁積下來,凝望杯中酒,一口飲盡,感覺嘴里面十分苦澀。

  我品完酒,抬起頭來,問他們有沒有黃菲的消息,兩人都搖頭,說年前還有些聯系,后來就少了,再后來就沒有了消息。

  這一頓酒從下午四點一直喝到了小店打烊,酒逢知己千杯少,張海洋和楊宇當晚喝得酩酊大醉,說了好多胡話。次日有個高中同學結婚,我也被通知到了,于是坐他們的車去縣城。

  婚宴設在下午五點,天陰陰的,還下著雨,我閑著無事,心思混亂,帶著打傘的朵朵想去一下黃老牙家看看,然而到了地方才知道,這家人已經搬走了。

4條評論 to“第三十五卷 第一章 年味兒”

  1. 回復 2014/11/14

    七月

    陸左就是廢物一個,思前顧后,完全沒主見,都是讓人牽著鼻子在走

  2. 回復 2014/11/30

    白白

    我也覺得陸左是廢物

    • 回復 2015/06/19

      匿名

      廢物?你不廢物你能不能這樣為了朋友拼命?你能不能在那么多誘惑面前不屑一顧?你有他這樣的淡泊名利?他聽雜毛小道的,是因為他完全的信任。你能不能這樣信任一個朋友

  3. 回復 2014/12/08

    呵呵

    廢物?自問你們能做的比他好?他修行的經驗是少,怎么可能雜毛這種從小茅山長大的比,但做人處事方面已經不很錯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