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四章 奇人薈萃

  當今廟堂之上,修行者的勢力相互牽扯掣肘,實力最大的自然是建國初年8341部隊留下來的老臣,以及其后輩子孫,這部分人是大內侍衛出身,有著最堅定的共產主義信仰和理念,維持有關部門最基本的格調和規則,這里面的代表人物有許映愚,以及其他我不知曉的人物。

  而其余的,則是后來陸續出仕的各路門派、宗族的代言人,例如大師兄之于茅山、趙承風至于天師道,以及其他文中未有提及之人,這里面的派別林立,千奇百怪,我知道的也不多,唯恐懂行的人出來斧正,平添許多笑話,便不贅敘。

  不過據我所知,天師道自古以來都是敬奉正統的,雖然在建國前有分支隨著國民黨遷移臺灣,或者如同北宗羅恩平去了海外,但一向作為中流砥柱的龍虎山,卻總是能夠緊跟著中央的腳步,保持一致,故而在廟堂中的勢力也頗大,與茅山是旗鼓相當,部分伯仲,但是至于嶗山,雖然在位于白云觀的全國道教理事協會中也有那么一席之地,但是除了魯東等地,影響力倒也不算大。

  終上所述,這兩者爭執起來,明面上看,嶗山倒是略處于下風。

  關于兩者的爭執,我聽雜毛小道剛才跟我講聞,其實也只是小事,不過就是些口舌之爭,然后雙方最后還是忍耐不住動了手,結果都傷了人,于是就把事情給鬧大了。

  不過其實說句實話,這龍虎山與嶗山雖然同為道門,但卻早有宿怨,遠些時候也不提,單說當年單單為那十大高手的名次高低,門下弟子便鬧過幾次。這修得道、養得真的高明之輩,自然不會為些許名利去撕破臉皮,但是許多剛剛入得門道,心浮氣躁的子弟卻不再少數,如此拌嘴磨皮,事兒說多了便有了火氣,故而爭論不休,紛爭也從來沒有斷絕。

  此為本次講數的情況,我、雜毛小道和三叔也都換了面目,裝作三個路人甲乙丙,靠著湖畔下了船,然后故作悠閑地朝著岳陽樓景區走去。

  說到岳陽樓,許多朋友可能猶記得讀書時,曾經背誦過范仲淹老先生那篇膾炙人口的《登岳陽樓記》,或許全文已忘,至少還記得那位北宋名臣振聾發聵的吶喊:“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人非圣賢,這種精神擱現代社會是很少見的,至少我是做不到。

  不過倘若哪位朋友有幸回顧全文,卻也能夠從里面找到關于此間美景的描述。我們三人便來到了兩派約定講數的酒樓,此處仿那岳陽樓般建于湖畔,木樓雕琢,古色古香,看上去倒也十分富麗堂皇,氣度儼然。

  走到門口,這時有工作人員來攔住,十分恭敬地鞠躬道歉,說這里已經被人包場了,暫時不接待臨時游客,倘若是喜歡本店的菜肴,還請明天再來光臨,如有什么不便之處,還望海涵。

  到底是大門派,端的是大手筆,不過我們倒也沒有耽擱,小叔朝著里間朗聲喊道:“這嶗山、天師開門迎客,有請那各路的江湖朋友來捧場,共觀講數,現如今為何要攔著我們,這卻是什么道理?”

  聽得小叔這般說起,那工作人員臉上疑惑,而里間則走出兩個身穿常服,卻挽著道髻的男子來,瞧見我們三人雖然面容尋常,身后卻皆背負著百寶囊,里面長條狀的東西,應該是寶劍一類,知道是同道中人,于是上前來,那個稍微年長的男子拱手問道:“在下是龍虎山天師道殷鼎將,不知三位是何方朋友?”

  我打量這男子,想起當初在影潭還聽大師兄提過一嘴,算是龍虎山實力比較強悍的子弟,不過彼此也不熟絡,只由小叔接洽。

  小叔這人走過南闖過北,一生都在漂泊,自然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見這殷鼎將上前來探查底細,也不編撰也不細言,只是拿言語激他,說我們不過是這湖畔深處的漁家,每日打漁換頓酒錢,這魚市上聽聞道上的朋友,說你們這兒有些事情,便過來見識些場面,做個見證,你們若是歡迎,我們就順便混一頓酒飯吃,若是不喜,我們自行離去便是,日后江湖再見,也不敢多說半句不是……

  聽得這番半真半假的話語,那殷鼎將打量了一眼黃臉微須的小叔,幾乎沒有多作思考,便拱手說道:“這位老兄多慮了,我們這兒開門迎客,請得便是四方豪杰,您能賞這臉,我們求都求不來,且進去,莫耽誤了此間風光。一會兒倘若論起公義來,還請幾位多多支持則個。”

  小叔灑然一拱手,說咱們都是幫理不幫親的,也不能說吃你一頓飯就屁股坐歪了,但是倘若你們有理,那我自然會幫你鼎言維之。

  那殷鼎將拱手謝過,我們便大搖大擺地進了酒樓,在服務生的引領下直上三樓,走入其中,瞧見這四周皆為敞開,可以直接瞧見那浩渺煙波的洞庭湖景,而樓上也有了二十幾個人,各自三五成群,作了一桌,倒也熱鬧。

  我們來得也算是早,便挑了一處靠湖的桌子落座,桌上自備得有茶水鮮果,瓜子點心,任君取用,游了一天湖,大家都是腹中饑餓,小叔端著架子,頗為矜持,而我和雜毛小道倒也沒有太客氣,直接抓起來就往嘴里塞去。

  原來只是為了填肚子,哪想到這四碟分別是那香煎糍粑、米面發糕、南瓜餅、麻仁粑,都是有名的小吃,吃起來頗為爽口,不一會兒便全部下了肚皮,引得旁人側目,雜毛小道卻不管,直接抓起旁邊服務員的手,讓她依著原樣,再上一輪。

  湘妹子水靈漂亮,這服務員尤其如此,那皮膚跟牛奶一樣瑩白細膩,雜毛小道這一抓倒是心神蕩漾,舍不得放手,卻給小叔瞪了一眼,這才故作正經地放開。

  雜毛小道帶的這人皮面具倒是不錯,高倉健那種鐵漢柔情式的,人家服務員倒也沒有多在意,微微一笑,說好的,這就去拿。

  在我們狼吞虎咽地就食過程中,不斷有人登樓上來,我瞧不作聲地打量四周,發現在座的都還算是有些功底,并不是尋常人等。我前兩個月曾聽雜毛小道談及,當時匯集在這洞庭一帶的江湖人士如過江之鯽,那些平日里小隱陵藪、大隱朝市,尋常根本就不得聞的修行者,不經意便瞧見一兩個,當真也是過來開年會的一般。

  坐在這酒樓之上,遙目能觀湖中風景,我的心情倒也還不錯,類似的講數其實我自己也經歷過幾次,不過每次都是我來當主角,殫精竭慮地想著應對策略,患得患失,卻真不如這醬油黨來得舒爽。

  難怪咱國人這般喜歡湊熱鬧,倒也不是沒有原因。

  至于勝負,我倒也沒有太多好擔心的,龍虎山有了青虛和羅金龍,再加上陰惻惻的笑面虎、袖手雙成趙承風,我自然沒有什么好感,至于嶗山,當日無塵子那一瞥讓我極為不痛快,所以打得個難分難休,那是最好。

  看熱鬧不嫌事大,雜毛小道也是這般的心思,他茅山與川中的青城蜀山交好,但與這龍虎、嶗山大概也是為了爭雄的緣故,向來不睦,故而總是希望能有場好戲可看。

  我們伸著脖子瞧看,突然小叔扯了一下我的袖子,低聲說道:“慈元閣的人來了。”

  我抬頭看去,卻見一個劍眉軒宇,面如冠玉,鼻若膽懸,挺拔的身子上穿著高檔手工西服的年輕男子,在兩名中年人的陪同下走上三樓在,這年輕男子表情謙恭,滿面春風,人面也頗廣,不斷跟認識的人拱手招呼,一副很吃得開的風范。

  瞧見他,小叔凝眉說道:“怎么他們的少東家也來了?”

  我上次聽到“慈元閣”這個名字,只以為是一個簡單的派別,現在瞧見小叔有些嚴肅,便問這慈元閣到底是干嘛的?小叔說這慈元閣倒也算不上什么厲害的高門大派,不過若說做生意,到屬于一絕,具體業務跟你們那個風水事務所差不多,不過做得大,還涉及什么吉祥物、符箓之類的東西,頂有錢的主兒,坊間傳聞他們跟天山神池宮似乎還有些關系,但具體的誰也不知道。

  雜毛小道指著那三人的脖子左側,上面隱約紋得有一朵紫荊花,說這就是慈元閣的標致,本來還以為他們會悄悄地跟著那個坐館道人去湖中尋那真龍,卻不成想他們居然高調露面了,顯然是知道消息已經傳出來了,不過不知道這里面,到底在打著什么主意呢?

  我琢磨了一下,說莫不是調虎離山,使那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之計?

  小叔點頭,說很有可能。

  我們三人在這兒議論,那少東家已經坐定,旁邊有些性子急的,直接就圍上去問好,順便旁敲側擊,準備套弄些底細出來,不過那少東家倒也是個圓滑的生意人,話里面盡是忽悠,我凝神聽了一下,卻也沒有再管。

  時間并未到,正主都不露面,而酒樓卻越發熱鬧起來,這時從出口處又來了一個拉里邋遢的游方術士,拄著一根洛半仙的旗幡,背著算命百寶囊,帶著一副老舊的墨鏡,顫顫巍巍地走到場中,耳朵聳動一番,然后徑直朝這我們這邊走來。

  這一個桌子多了一人,說話便非常不方便,眼看著他即將要往我們這桌上湊過來,我伸手攔住他,沉聲說道:“老先生,這里有人,還請另外找位置,謝謝。”

  那人唇上有須,微微一翹,嘿然說道:“想趕瞎子走,哪里有這樣的道理?小茅崽,當年你格老子的跟著咱屁顛屁顛兒的,這會兒倒是長了本事?”

2條評論 to“第三十五卷 第四章 奇人薈萃”

  1. 回復 2014/01/12

    緣來運好

    好看,求更新!

  2. 回復 2015/01/07

    舌頭咬舌尖

    這章有水滸筆法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