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十一章 荒村釣魚

  那龍王廟也是年久失修,透過漏風的窗欞看去,只見有火光閃動,應該是有人在里面。

  我們也不管,直接推開兩扇破了的門,走進去一瞧,卻見里面正中生有一堆篝火,旁邊一個滿臉焦黑的叫花子正蹲地上烤火。說是叫花子,其實也就是流浪漢,他穿著一件到處漏洞的破棉襖,腿上卻穿著一條臟兮兮的灰秋褲,一對大頭皮鞋開了口,也不知道是從哪兒撿來的。

  整體上來看,除了那一臉的胡子之外,他的造型倒也有些像那犀利哥。

  那流浪漢瞧見我們走了進來,頗有些警戒地瞧著我們,目光中有一種領地被侵犯的憤然。我瞧見了篝火旁邊擺著一個陶罐,里面油光致致,隱約有很大一片肥肉,想來也是從剛才辦喪事的那一家討來的。

  除了肉,還有酒,這流浪漢也是喝得微醺,正在打著盹。

  這間龍王廟并不算大,兩間平房,主間靠墻有座破雕像,供奉的神龕,至于其他的便什么也沒有了,側間沒有瞧,想來是以前廟祝休息的場所,不過這兒真的是太老了,好幾處都有漏雨,滴滴答答作響。

  我們走進來,與這流浪漢打招呼,他畏懼地往后縮了縮,嘴里面含糊不清地說了句話,也聽得不是很清楚,靠近火堆的時候,我被那流浪漢身上積年的塵垢臭氣給熏得差一點兒就要吐出來,不過總算是強忍住了。瞧見那流浪漢望著我手上捧著的大海碗,我解開蓋在上面的白紙,瞧見是一大碗飯,上面鋪著又肥又油的粉蒸肉,閃耀著噴香的肉味。

  想起剛才的事情,我也沒有什么胃口,雜毛小道和小叔也都搖了搖頭,表示不用,于是我便將這海碗放在了流浪漢身前的地上,說給你吃吧。

  這肥膩的肉對我們來說是一種負擔,然而對那長期營養不良的流浪漢,卻是一種至美的享受,他流著口水瞧著我端到他的面前來,剛一放下,就迫不及待地伸手來抓,三口兩口,便吃掉了一大條肥肉,咂巴著嘴唇,回味著那種蒸得爛熟的肥肉,融化在嘴里的美好感覺。

  我們幾人的適應能力都極為強悍了,并不理會這流浪漢,而是直接在火堆邊找了一塊干燥的地方,盤腿坐下,烘烤著被雨淋濕的衣服,然后也不管這個滿腦子只有食物的流浪漢吃得正歡,開始談及起了剛才的事情。

  小叔說剛才見到的那個鬼魂還真的有些奇怪,突然間就出現了,好像不是自然形成的。

  雜毛小道點頭,說又不是怨死,心中無礙,哪里還會留在人間,總感覺好像有人在刻意操縱一樣。

  說到這兒,我捏了捏鼻子,說那靈棚里面的人的確有些不對勁,我現在回想起來了,那些人的表情好像都比較僵冷,大人就別說了,就是看錄像的那幾個小孩,笑也都有在笑,不過怎么感覺都好像在哭一樣,悲兮兮,怪瘆人的。

  我們三個人在這里分析著,旁邊那個一直在低頭吃肉的流浪漢突然抬起頭來,含糊不清地插嘴說道:“格老子的,老子下午去討口吃食,結果被那幾個穿長袍的家伙踢得直摔跟頭,一通喝罵,最后莫得辦法了,只有撈些剩下的潲水吃,狗日的。”

  長袍?靈棚里面哪里有穿長袍的人啊?

  我本來沒怎么在意這流浪漢的話語,然而聽到這很突兀的一句,不由得心中一跳,旁邊的雜毛小道更是轉過頭去,問那流浪漢,說什么樣子的長袍?

  “黑色的袍子,上面是亂七八糟的鬼畫符,頭上還帶個帽子,有個老太婆兇得很,罵我,說要命就快滾,我、我……”他指手畫腳地正說著話,突然喉嚨里面傳來了一陣古怪的聲音,不住反胃,想吐又吐不出來,接著一雙眼翻白了,直接凸出來,滿臉猙獰,嚇人得緊。

  他那手往著嘴里面伸去,下一秒,居然從喉嚨里面拉出一大串血乎乎的內臟來,惡心得很,我們三人都站了起來,往后退開,我剛要出手制止,那流浪漢口中咕噥一句,竟然就直接栽倒在了火堆里,慘然死去。

  這陡然的變故嚇了我們一跳,直到流浪漢死去我們才反應過來,瞧見那火焰將流浪漢的頭發一下子給燒沒,然后開始將他身上那件油膩膩的棉衣燒著的時候,雜毛小道才想起將他從火堆里面掀開來。他剛剛伸出手,我突然心中一跳,阻止了他,而是由我將這流浪漢拖出了門外,讓他身上的火焰在大雨中被澆滅。

  唉……

  當我回到廟中的時候,雜毛小道和小叔都圍了上來,問我怎么回事?

  我沖到散亂一片的火堆旁邊,低頭檢查那一大碗肥肉,聞了一下,感覺有一股腥臊的氣息直鉆鼻中,不由得苦笑,說媽的,這碗肉里面有毒。雜毛小道和小叔都驚訝了,說不會吧,難道那些人認識我們,這才想要謀害我等?我搖頭,表示不知道。

  這肉里的毒我倒也是認識的,十二法門上有記載,名曰“蜈蚣丹汞”,尋常的蜈蚣咬傷并不會這么快致死,這毒其實說來也簡單,就是用富含砷和水銀的丹汞礦物喂養而出的花背蜈蚣,小心養到半年,然后將其研磨成粉即可。

  這蜈蚣丹汞是一種快速殺人的手段,發作速度是砒霜的十倍。

  實在沒想到,一個不留神,竟然給那看似老實厚道的婦人給騙了去,差一點上了當。

  聽我這般說起,雜毛小道一臉后怕,依照這發作速度,我可能僅僅只是燒口,而他和小叔可真有可能要交待在這破地方了。說到這兒,小叔突然出聲說道:“現在想起來,那個老頭兒的鬼魂說不定還是為了我們好,才會出言提醒我們的。”

  我們點頭說是,只是有一點有些疑惑,他們倘若是邀我們進屋吃飯,說不定下手的機會更加合適,為何一副急著趕我們走的樣子呢?

  我們百思不得其解,不過這時最重要的事情便是趕緊離開龍王廟,從敵人的眼皮底下消失,讓他們抓不住我們的蹤跡,這樣子我們才會處于不敗之地。商議完畢,我們從行李里翻出了雨衣,然后在門口張望一番,感覺沒有什么人注意之后,從那龍王廟中往外跑去,沖進大雨中,然后沿著側面道路離開。

  沖入磅礴大雨之中,寒氣陡然升起,我下意識地開啟了天吳珠的避水效用,然而這玩藝形成的圈子外圍有微微黃光,在黑暗中就像一道靶子,雜毛小道捅了捅我的腰,說算了,咱們咬牙忍忍,也是無妨的。

  說到這里,我便將天吳珠給收起來,與雜毛小道和小叔一起摸回去,準備去找那家人算賬。

  之前我們客氣,那是因為這些都是些普通人,即便我們再厲害,也不會在他們面前耍威風,這是修行者的素質。不過能夠用的起蜈蚣丹汞的人家,顯然就沒有那么尋常,更何況他們剛剛還想將我們給毒死,有著這道梁子,我們倒也沒有再拘泥,準備過去,將那些家伙掏個底朝天。

  然而走過了一兩戶人家,走在最前面的小叔突然停止了腳步,揮手示意不要再前進了。

  我靠近些,問這是為何?小叔問雜毛小道,說你看出來了么?

  雜毛小道點頭,說終于明白為何隔老遠就能夠聞得到一大股尸氣了,原來死的并不是那一家人,而是這村子家家都死了人,二十四尸化靈陣,這尸氣被人生生凝練成了龍息,這是打算做什么勾當呢?

  小叔說他們應該是在釣魚,不過顯然我們還不夠資格吃這魚餌,所以草草地將我們給打發了。不如這樣,我們先不要急著過去,做那個首當其沖者,先躲起來,觀察一下再說。

  此言商定,我們便就近找了一戶人家,然后讓朵朵將門打開,悄悄摸進去。

  一進里面,一股濃郁的尸氣襲來,房梁正中,懸掛著一具尸體,是個年輕的婦人,四肢下垂,頭發凌亂,將面目遮蓋,只露出猩紅的長舌來,分外恐怖。小叔過去查看了一下,過來告訴我們,說死了差不多三天,現在應該是陰氣最濃郁的時辰。

  尋常人物,身后有這么一個東西,自然是嚇得直打哆嗦,然而我們確認過之后,便也不再注意,而是將視線瞧向了窗戶外面的村道上,想瞧一瞧那些家伙,到底有什么行動。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外面依舊是茫茫大雨,如瀑,窗外除了噼里啪啦的雨聲,便只有不遠處靈棚中那悲戚肅穆的哀樂,從來不休。面臨著即將到來的戰斗,我們三人輪流休息,盡量讓自己身體處于最巔峰的狀態。

  晚上十點鐘,倚在窗邊的小叔輕聲喊道:“有人從靈棚里出來了,朝著龍王廟那邊走去,應該是想查探一下我們是否已經死了。”在我旁邊閉目打坐的雜毛小道一聲冷哼,說這會兒才想起來,是太忙了,還是太不把我們當一回事兒?

  話是這么說,不過我們都涌到了窗邊,朝著外邊瞧去,卻見到一個穿著蓑衣的黑影腳步飛快地朝著龍王廟奔去,我們的目光一直跟隨著他,然而他突然一閃身,隱入了黑暗中。我心中一驚,難道這人感應到我們的注視了么?

  不過我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這個猜測,因為我瞧見一列隊伍出現在了村頭。

  這一列隊伍有七八個人,為首的一個穿著厚厚的雨衣斗篷,將頭遮得嚴嚴實實,然而即便這樣,我還是能夠透過昏黃的路燈,瞧見了他的那種英俊帥氣的臉——慈元閣少東家。

  他們,難道就是這詭異漁村所等待的大魚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