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十三章 雨夜破陣現故人

  雖千萬人,吾亦往矣!

  這不是一種文藝強調的自我犧牲,而是一種蔑視群雄的卓然自信,當實力真正達到一定的高度之后,雨夜中這濟濟而圍、已經殺戮三人的黑甲符兵,并沒有給予我太多的壓力,此身一入戰圈,便如猛虎闖入了羊群中,鬼劍上下翻飛,但有劈向之處,莫不是翻江倒海,紛紛退開。

  我此番的這兇猛,其實也是有講究的——黑甲符兵乃煉制之后的古代兇靈,然而鬼劍卻為槐樹精怪塑身,專職吸靈,所以那劍鋒一沾及盔甲里面的靈物,便是瘋狂攝取;至于盔甲,有脆有硬,但有膽敢反抗拼搏者,我莫不是積蓄氣海陰陽魚之力,由上而下,一劍破過,深刻的裂紋背后,則是黑甲符兵的煙消云散之時。

  雨夜中,一道黑影從暗處沖出,左沖右突,卻并非生死掙扎,而是狂刷人頭,劍法談不上精妙,但是大開大闔之處,卻莫有能夠抵擋者,方才難度恍如噩夢,而此刻卻有變成了白癡,這種強烈的對比讓慈元閣剩下幾人都是心驚膽顫,也趁著這機會聚攏在一起,圍成一圈。

  那田掌柜一邊盡量平復呼吸,一邊朝著我拱手,高聲喊道:“在下慈元閣掌柜田磊,敢問來的,是哪位高人前輩?”

  我箭步回轉,伸手一挑,那鬼劍如游蛇出行,在人群中穿梭,將慈元閣身旁最兇猛的幾頭黑甲符兵給拍開,有一頭身材魁梧的黑甲符兵揮矛攻來,凌厲而狠辣,而我卻并不懼怕,鬼劍一個旋轉,將那桿鐵矛給兜得沖天而起,然后直接用鬼劍挑住其下腭,高高舉起來。

  那下落的鐵矛正好穿透這黑甲符兵的身子,我一個倒轉,使得那鐵矛插入泥地中,將這廝擺成了旗桿一般的造型,行云流水。

  完成了這一系列眼花繚亂的動作之后,我朝著這些滿臉驚恐的慈元閣諸人,灑然一笑道:“不要問我是誰,我的名字叫雷鋒!”

  這個段子平日里極為管用,然而在這生死存亡之際,慈元閣五人沒有一個能夠笑得出聲來,苦著臉、咬著牙承受一波又一波的長矛襲擊。那個慈元閣少東家使得也是劍,一把寒鐵劍頗為凌厲,手段倒也了得,那劍不時閃耀紅光,一旦擊中黑甲符兵,必然就是一陣停頓,然后他高高挑起,橫劍而過,將其頭顱斬下。

  不過即便如此,面對那潮水一般的黑甲符兵也有些應接不暇,他有些慌了神,見我過來,竟然直接開口問道:“雷鋒同志,你可知道這些東西,是怎么弄出來的么?”

  “煉出來的唄!”我并沒有加入慈元閣五人抵抗團,而是一直在外圍游走,這些黑甲符兵里面的實力也有強有弱,強的那些,盔甲的樣式型款皆有不同,我暗自揣度,莫非它們生前,是名將領?

  聽得我的回答,少東家也沒有說什么,旁邊那個女子卻是十分不滿意,她瞧見了我的臉目,年紀卻也不大,如此牛波伊轟轟,心中固有的嬌橫之態立刻浮現,哼聲說道:“瞧你這么厲害,這些鐵頭人都不是你的一合之將,莫非就是在此煉就邪術的妖人?快快放了我們,要不然,我叫我爹地……啊!”

  這番問責在一聲尖利的慘叫中結束,我伸出鬼劍,將陡然向她襲去的那頭黑甲符兵給擊殺,透過瓢潑的大雨,發現這卻是一個唇紅齒白的嬌俏小娘子,看著年紀也不大,身材高挑,一雙眼睛晶瑩透亮,有點兒電影明星的感覺。

  不得不說,我這個人還是蠻有紳士風度的,瞧見是個美女,也就不再計較她這倉皇之下的口無遮攔,冷聲哼笑道:“嘿嘿,要不是前幾日,瞧見你慈元閣有人為了救那湖中老翁而失去了性命,你以為我會管你們這等屁事么?”

  那少東家一邊拼力抵抗,一邊朝著我恭聲喊道:“這位雷鋒同志,小妹年幼無知,沖撞了您,我代她向您道歉,說聲對不起。只是……我們現在,該怎么辦啊?”

  我長劍一指,冷聲喝道:“殺!”

  此言一出,我身子立刻化作一條蛟龍,撲入了黑甲符兵之海中,奮力撲騰。

  這些黑甲符兵雖然進退有度,秩序鮮明,戰陣得法,然而當我以一種無可抵御的姿態強沖而入的時候,卻并不能夠阻擋我前進的腳步,一時間鬼劍翻飛,不知道取了多少符兵的性命。

  如此看來,不用多久我倒也可以破陣了,然而坐鎮此間者自然不會任我在這兒逞那威風,一聲凌厲哨響劃天而過,朝著我的心窩子射來。我正戰得熱血,大開大闔,所向披靡,聽聞這聲音一出,便立刻知曉,是那個藏身于暗處的刀客出了手。

  不過這又如何,我豈能怕了那藏頭露尾之輩,當下將那鬼劍一甩,斬出一片空隙,然后鬼劍回轉,與那哨聲轟然交擊在一塊兒。

  叮!

  從劍上傳來的觸感是一把刀,然而這刀在瞬間又失去了蹤影,接著我抬頭看去,哪里還有人?我心中頓時有些凝重,倘若這道刀客是坦克型的沖鋒戰士,與我對拼氣力,我最是不怕,然而他這般靈巧多變,露面只為一擊,一擊不成即遁走,那我可真的是有些防不勝防了。

  我這一劍也算是斬了空,拳頭打在棉花上,難免有些空落落的難受感,后面那些黑甲符兵卻是又沖上前來,這是我聽那慈元閣少東家驚叫道:“五行遁術?”

  我身在廬山中,不知深淺,然而那少東家卻瞧得清楚,知道襲擊我的這個刀客是用了五行遁術。

  這所謂五行遁術,是道家一種空間騰挪的法門,古之“五行”學說,就如同今天的數學、物理、化學一樣,一直是中國古代先賢從事各種研究的工具與方法,無論道家、醫家、兵家、儒家、史家、雜家還是歷算家,都必須精通“五行”,而道家在運用方面則走得更遠。

  我聽聞在元朝末年,還專門有一個道家分支,名號曰“五行門”,竟能和那天師道、茅山等高門大派分庭抗禮,只可惜后來給朱元璋剿除,余者皆入了民間組織白蓮教。而這白蓮教后來經過清末民初年間的沈老總整合,并入了邪靈教——莫非在這里布陣的,是那邪靈教中人?

  一想到這兒,我的惱恨頓起,鬼劍之上的氣勢不斷凝聚,呼地斬出一刀,將我前方那五頭黑甲符兵給皆數斬倒。

  然而就在那些魁梧的符兵倒地的那一霎那,一道身影從那符兵之后倏然沖出,手中一道雪亮的刀花乍出,朝著我的下盤襲來。我有些猝不及防,卻也還是能夠應付,鬼劍橫掃,擋住這鋒芒畢露的一劍,然而就在這一刻那人左手一揮,竟然又有一把黑色的長劍,朝著我的腹部捅來。

  這……刀劍雙絕么?

  這倒是一個極有意思的對手,我微微一笑,運足氣力,與這個家伙連拼了三招,在第四招的時候他竟然倏然不見,直接從我的眼前消失,下一秒,我感覺到身后傳來一道凌厲的刀鋒,下意識地回劍一擋,卻發覺有一劍悄然無聲地朝著我的心窩子捅來。

  這一劍簡直就是神來之筆,我根本無法避開,不得已,只有移動身形,用胸口震鏡擋住了這毒蛇一擊。

  鐺!那劍尖蘊含著巨大的力道,氣息一吐,我的人便騰飛而起,朝著后面跌去。

  此人劍技精湛,一招得手,立刻化作一道龍卷風,朝著還在空中的我卷席而來。所幸我后面正是那慈元閣數人,這時也拼力上前,擋住了那名詭異刀客的攻擊。我被剛才罵我的那個女孩兒接住,感覺香風一陣,似麝似蘭,翻身下來,鬼劍立刻發了狠,朝著前方的家伙一劍斬去。

  那人被慈元閣的人給抵擋住,分不開身,而我這陡然一擊又迅又疾,根本閃避不開,我感覺鬼劍已然將此人給齊腰戰斷,正要得意,卻見剛剛一劍斬斷的,哪里是那個神秘刀客,這分明就是一個紙糊的娃娃呀。

  好厲害的手段,此人倘若正面拼斗,自然不是我的對手,然而從交手的這幾個回合來看,確實是一名值得尊重的對手。

  果然,下一秒,那個家伙出現在隔壁的屋頂之上,長刀斜放在背上,寶劍而立,而這個時候,從靈棚處傳來嗚嗚的聲音,那些黑甲符兵潮水一般往后退開,空出了一大塊平地來。

  我眉頭皺起,瞧見那些陷入幻覺的村民已然停止了所有的動作,像牽線木偶一樣僵立著,而在人群后面走出一個顫顫巍巍的黑袍老太,白紗蒙臉,面目不清,旁邊還有四個如流浪漢所說的黑袍人,靜靜矗立在雨中,凝望著我。

  一聲蒼老而低沉的聲音從靈棚處傳了出來:“迷途的不速之客,這里不是你們待的地方,快速速離去吧,不然我們就要進行最后的審決了……”

  瞧見身子不斷抖動的黑袍老太,我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正要發言,旁邊的田掌柜高興地直點頭,說好,前輩,我們這就離去。他卻是個實用主義者,一心牽掛自家少東家的安危,這般的血仇也能夠忍得下來,而這個時候,我的腦海突然浮現一人,一步踏前,高聲喝道:“居然是你?”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