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十四章 句容蕭家,蕭應武

  在一眾陷入幻覺的村民簇擁下,這名身穿黑袍、臉罩白紗的小老太太拄著拐杖,也不理我,顫顫巍巍地朝著慈元閣幾人緩慢威脅道:“老婆子我今天在這個鬼地方擺道場,作把戲,卻不想竟引來這幾撥同道中人,觸動機關,手下人擅作主張地動了手,實在是抱歉得很……”

  她先是道歉,然后話鋒一轉:“不過事情既然已經這樣了,我也不想說什么。依照我們的能力,殺人滅口也是極其簡單的事情,然而上天總有好生之德,趁著我們的上頭還沒有到,老婆子便也發發善心,放你們離去——兩分鐘,退出村中,我們倒也不會追究你們不問而入的事情;倘若是作了半點猶豫,直接發動符兵,將爾等剁成肉末!”

  慈元閣一伙人皆不是善茬,瞧那少東家的妹子一開始吼我的那口氣,也是個刁蠻惹事之輩,尋常老婆子的威脅,早就直接噴了一臉口水,然而面對著雨夜中三人喪命的重大打擊,面對著這洶涌而來的黑甲符靈,以及頭頂上那詭異而凝重的尸氣,心志被奪,思路也被對方牽著走,那田掌柜也唯唯是諾地表示道歉,說這便離開,不敢再打擾了。

  田掌柜要離開,其余人皆已懼怕,紛紛附議,唯有那慈元閣少東家放不下剛剛死去的三名部下,一雙噴火的眼睛直視著那穿黑袍的老婆子,不肯離去。

  慈元閣諸人都在勸說他們的少東家,而我這個時候則將鬼劍收攏,悠然地朝著這個掩去了面皮的黑袍老太攀交情:“客海玲,客老太太,酆都鬼城一別,我們又有多久時間沒有見了,怪想念的。沒想到離開了慧明大師,你倒是又煥發出了第二春,竟然拉扯出這么大的場面來——呃,不對啊,不對!你應該沒這個能耐才對,那我倒是要問一問,你究竟是投靠了哪個主子?”

  聽我毫不客氣地說起,這黑袍老太將臉上白紗一揭開,便露出了枯樹皮一般的老臉來,銳目鷹鉤鼻,那精神渾不似一個行將就木的老太婆,而宛如一把鋒芒畢露的劍。

  雙方都攤開了臉皮,客老太毫不客氣地說道:“陸左,本來我準備此番結束之后,再去找你麻煩的,沒想到你竟然直接就找上了門來,果真是皇天不負有心人,我今天倒是要給我家妞妞,報仇雪恨了!”

  我手中的鬼劍無意識地來回晃動,時刻警惕著突然的襲擊,而嘴上卻惡意地笑了起來,說我們也算是老相識了,不妨給你交個底,你女兒賈微是被當時前去剿滅矮騾子的武警戰士小周給親手殺了的,后來小周遭到你們的構陷入獄,輾轉之下,加入了邪靈教,這邪靈教和鬼面袍哥會同氣連枝,所以說來說去,倒是成了你們自家人的內務,跟我卻真的是沒有什么關系。

  “巧舌如簧!”客老太舞動著手上的拐杖,激憤地大聲喝道:“劉子涵那賤人包庇周笑宇那小子,這件事情我自然是要管的,不過倘若不是你,我女兒哪里會死在那個深不見底的黑洞之中,所以你且留下來,受死吧!”

  我的一番挑弄,把客海玲的脾氣給直接勾了上來,然而聽見她這高高在上的態度,我不由得冷笑,傲然說道:“十年河東,十年河西,你當真還以為我還如同往年一樣,只是一個隨你們擺布的小學員么?客海玲,我看你也實在是太過于自大了!”

  聽得我這一番傲氣之言,客海玲也是一番詭異的笑容,平靜地仰首看天,瞧那雨點如瀑,從天而落,淡淡地說道:“陸左,我知道你現在的名頭十分厲害,作為近年來名聲最盛的幾位年輕高手之一,你現在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了我,不過你以為在這兒的,僅僅只有我一人么?實話告訴你,你錯了,我們這兒,能夠秒殺你的角色,大有所在!”

  客海玲這般的自信,倒是讓我的心頭蒙上了一層陰影,我的腦海里飛快轉動,突然心中一動,指著客老太說道:“這里他媽的還是邪靈教?”

  是啦,是啦,能夠鬧出這番動靜、下如此狠手的對頭,也就只有邪靈教這個吸附在底層民眾身上的惡瘤,方能夠辦到。倘若是這樣,那么里面的確有讓我們所畏懼的高手。

  想到這里,我的心中也有些忌憚,而那客海玲根本沒有理會我,而是朝著慈元閣厲聲喝道:“邪靈教在此辦事,你們還不退開,小心連方鴻謹都遭受到牽連!”

  此言一出,連那少東家都有些猶豫了,正準備在田掌柜幾人的拉扯中離開,而這時他小妹卻回過神來,朝著我期盼地望來,一雙眸子里滿是一閃一閃的小星星:“你、你就是那個‘此身出苗疆、平地起驚雷’,屢破重案,單掌逼退茅山長老的金蠶蠱王,刀疤怪客陸左?”

  那妹子一臉個人崇拜的興奮,好似演唱會現場見到了自己心儀已久的大明星,而聽到這一系列頭銜,我也有些懵——這到底是咋回事?哥不在江湖,怎么江湖還有哥的傳說呢?

  我摸著左臉的刀疤,說呃,應該就是我吧?

  雖然“刀疤怪客”這個名頭,實在有些武俠小說里反面龍套角色的風格,但是被這樣一個長得還算漂亮的妹子這般崇拜著,我的心中多少也有一些飄飄然,然而一見到我答應,那妹子便興奮地喊道:“都說孟不離焦、焦不離孟,左道從來不分離,那么茅山三杰里面的雷罰飛劍蕭克明呢,在哪里?在哪里?”

  這妹子的興奮瞬間將這凝重的場面弄得頗為尷尬,客老太一臉怒容,而面對著這位雜毛小道仰慕者的我也表示壓力很大,扭過頭來,卻瞧見客老太發布了最后的通牒:“你們……要么走,要么死!”

  此言一出,那妹子頓時噤聲了,不敢多言,然而那個慈元閣少東家知曉了前來幫助他們的竟然是我,卻是豪氣大發,高聲喊道:“我們豈能丟下前來幫助我們的江湖朋友,丟下同伴的尸體,獨自茍活?不管你是誰,不管你背后到底站著哪個,我都想告訴你,欠債還錢,殺人償命,納命來!”

  少東家將劍指向了客老太,意正言辭地說著,他旁邊的幾個掌柜見這頭兒主意已決,也都臉色凝重地轉過身來,嚴陣以待,那客老太的臉色終于變了,扭曲猙獰,厲聲地喊道:“好、好、好,本來還打算放你們一條生路,不過既然都想死,那我也不攔著了。”

  她將拐杖往頭上一舉,大聲呼喊道:“四相海,出來送他們上路!”

  此言一出,她旁邊那四個身穿黑袍的男子便涌到了她的前方,振臂一呼,旁邊那些完全僵立的村民臉色一變,立刻變得無端兇狠,朝著我們這邊涌來,而那些靜止住的黑甲符兵也隨著一聲哨聲吹起,繼續朝著我們這邊直撲。

  看到那些面目猙獰的村民擁擠而來,我的心中一跳,忍不住想要罵娘了。

  同樣的場景,當日在酆都鬼城地下、龍哥的地盤中這老乞婆也弄過一次,她總喜歡用那些無辜者的鮮血和性命,來擾亂對手的心智,倘若因為仁慈而下不了狠手,就很容易被她趁亂施展手段,或者奔逃,或者下了黑手。

  仔細想想呢,這老東西從骨子里都不是什么好玩意,要不然一堂堂局長夫人,哪里能夠有這般沒有道德下限的行為?

  不過讓我頭疼的事情也偏偏如此,望著那些僅僅只是受到迷惑的無辜村民,我還真的下不去手。

  客老太瞧見我們緩步后退,頗為得意,說陸左,你終究還是要死在了我的手里,想到這里,我那九泉之下的微兒,也終于可以安息了啊……

  然而她并沒有得意多久,圍堵在這條路口的那上百來號黑甲符兵在她話音還未落的時候,突然僵硬住了,下一秒鐘,全部都紛紛垮落下來,頭盔四處滾,了然無生機。

  這圍繞在周圍,給與我們巨大壓力的黑甲符兵就這樣一片接著一片的垮落,使得整個空間的氣氛都頓時輕松許多,那客老太倉惶地朝著靈棚旁邊的房子喊去:“劉霄青,你個龜兒子在搞么子呢,還不趕快讓它們站起來?”

  這時從那房間里走出一個白霜染鬢的勁裝中年人來,右手提劍,左手則拿著一個黑乎乎的人頭,直接扔擲在客老太面前,寒聲說道:“劉霄青這個玩弄明器的土夫子,居然也被你們給拉攏了,可惜老子當年還跟他有些交情呢,今天殺了他,心里面多少也有些難受。唉,不歸路,老友送,幾多傷感幾多愁啊……”

  那中年人感嘆著,掏出一道玄黃色令旗擦手,而客老太則是一臉的驚恐,左右回望,厲聲喊道:“你是何人,怎么突然出現在這里?”

  大雨磅礴,將所有人給淋得視野朦朧,那個中年男人將手中的雷擊棗木劍輕輕一挽,左手捏得骨骼咔喀作響,然后平靜地說道:“句容蕭家,蕭應武!”

1條評論 to“第三十五卷 第十四章 句容蕭家,蕭應武”

  1. 回復 2015/03/19

    艸雪妖朵朵

    美女都被雜毛小道給禍害了,小毒物你鴨的還真沒賊膽。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