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十六章 合作之議

  剛才我還在猜想客老太手底下,怎么會出現這么一位精通五行遁術的高手,那身形如鬼魅,神出鬼沒的,讓我們幾個應對得都有些措手不及,卻不曾想到這家伙居然是一頭死物。

  所謂死物,其實有很多種類別,僵尸、幽靈、魔怪、鬼魂……一切已經失去生命,不該存在于這個世界上的東西,都是其中一類,它們違逆了天道至理而茍存于世,每日都要受到那陰風洗滌,倘若不得法門遏制,長此以往,必將會變成一頭沒有自我意識、只知殺戮的恐怖之物。

  不過讓人驚訝的,是這蓑衣人顯然屬于一個經受過煉制的例外,這樣一個身形如電、刀劍雙絕又富有犧牲精神的家伙,而且還精通詭詐之術,這樣的對手也的確也能夠讓我們不得不重視起來。

  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弱者,只要得法,每一個人都能夠成為連自己都要恐懼的怪獸,所以不要以為自己的實力卓著,便小覷天下英雄,這是一個心態問題。雖然將那個東西給放走了,頗有些遺憾,不過瞧見小叔沒事,我們也算是松了一口氣,安慰心中自責的小叔,說無妨,些許小物,不過是費些氣力而已,現在的重點在于,要搞清楚邪靈教之人,到底想在這兒搞出些什么事情。

  既然那蓑衣人跑了,我們也沒有立刻逃離的心思,轉過頭來,才想起慈元閣五人還在旁邊,于是抱拳與慈元閣少東家問好。慈元閣等人剛才已經收拾好了同伴的尸首,八人存五,也算是死傷慘重,不過這死里逃生,多少也都松了一口氣,見我們上前過來寒暄,都紛紛拱手,互道久仰。

  我一人大破黑甲符兵陣,雜毛小道飛劍而來,小叔一人力扛客老太五人高手團的進攻,皆是實力超卓之輩,有這樣的表現在前,慈元閣幾人都頗為禮貌,前輩長大俠短,耳朵都聽出了老繭,不過這個時候可不是聊天擺龍門陣的時機,雜毛小道左右一瞧,單刀直入地直接問道:“少東家,田掌柜,你們瞧瞧這四周和頭頂,危險并沒有消除,所以時間緊迫,我需要了解一點,你們此番前來,究竟是怎么回事——可說便說,如果不能說,千萬不要拿妄語來誆我們,誤人誤己。”

  瞧見雜毛小道說得凝重,慈元閣幾人對視一眼,那個田掌柜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那少東家便有了決斷,沉吟說道:“幾位都是江湖中享譽盛名之輩,而且此事也被傳得沸沸揚揚,我們也不敢誆騙,坦白說了便是——我閣佟掌柜前幾日在這附近尋龍而歸,得了兩片真龍鱗甲,而后到達長沙,請了位高人幫著推算,最后得了用法,此番傾巢而來,也是出動了大量高手。”

  他深吸一口氣,說前幾日我奉父親之命,留在市里吸引江湖中人的目光,而今天則喬裝打扮,前來與我父親匯合的,然而沒想到,剛才手下掌柜望錯了氣,誤入此地,竟然遭了禍害,實在是無妄之災啊,唉……

  小叔也坦言說道:“實不相瞞,我們這一次前來呢,其實也是為了那真龍,不過我們所求的,是那真龍居所的龍涎液,用來治病救人,至于其他,倒也沒有企圖,如果大家能夠合作,各取所需,那是最好不過的。”

  “龍涎液?跟我們推測的那個瞎子,他不是也要么?”

  少東家的那個妹子聽到小叔這么說,不由得脫口而出。她到底是個跳脫的性子,雖然瞧見雜毛小道本人,并不似傳說中的那般瀟灑,即不玉樹臨風,也不面如冠玉,不過男人最終并不是依靠面皮來吃飯,實力方是硬道理,而能夠舞動飛劍的雜毛小道,那實力簡直爆表,所以這小姑娘心中這么一琢磨,又崇拜起來,此時也忍不住在偶像面前,表現一番。

  瞧見自家妹子在這里把自己家底給囫圇個兒地往外倒騰,少東家也是哭笑不得,拱手致歉,跟我們介紹,說這是小妹方怡,打小就沒有吃過什么苦頭,所以性子也就怪了一些,還請三位見諒。

  我們都搖頭笑,說無妨,瞧著就是個天真爛漫的小姑娘。

  少東家接著我們剛才的話茬,說兩方各有目的,分則散合則聚,小弟私以為此法可行,不過至于到底可不可以,小弟也拿不準,只有稟報父親才能夠最終拍板,還請幾位見諒。

  我們笑,說自當如此,不必客氣。

  小叔說這合作事宜,先不用著急,惟今之計,最重要的還是要弄清楚,這邪靈教到底在這兒搞了什么鬼,要不然命都沒有了,所有的一切都是白談。

  大家都點頭,旁邊的田掌柜捻須,沉聲說道:“從目前我們所遇到的情況來看,事情其實并不復雜,邪靈教妖人在此殘忍殺害無辜村民,布此大陣,化尸顯龍,然后又意圖將我們給轟走,很明顯,他們應該是想將那條在這左右活動的真龍,給吸引到這兒來。”

  “真龍?”我試探性地問道。

  真人面前也不說假話,那田掌柜很肯定地點頭,說對,就是真龍,可以很肯定地告訴你們,到目前為止,那條真龍就是在這附近的區域活動,經過推導和計算,我們猜想這條真龍只怕是快到了壽終正寢的時間了,正在尋找埋藏自己的龍冢,長久沉眠之后,精血氣形化作龍脈,護佑一方風調雨順、平靜安寧——這種神獸一般都會這么做,也正因為如此,我們中華民族,才會將自己稱為“龍的傳人”!

  “竟然會如此?”聽到慈元閣的說法,我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氣,如此說來,這真龍雖然少見,但不得不說,的確是一種值得人敬畏的生物。

  田掌柜見我有些不信,不由得談興大發,說這真龍早年先并不是罕有之物,古時候天地之間靈氣充裕,倒也處處都有傳聞,只可惜后來開天辟地龍鳳劫,大部分都被殺死,鎮壓在山脈之中,化作龍脈靈氣,而你們所尋的龍涎液,終歸結底也是真龍靈氣所化,實為龍冢之地。

  相傳這真龍并非三界之物,也非西方傳聞中那噴火帶翅的蜥蜴惡龍,而是蒼茫宇宙,玄黃天地中的一種靈屬,只可惜后來靈氣凋零,不再得聞。我們尋它,也并非想要將其殺害,剝皮抽筋拆骨頭,只是需要一點兒真龍微須,古書《太上洞淵神咒經》曾提及能治難癥,正好我們大掌柜的母親得此頑疾,藥石無效,這才起了心思,前來尋龍……

  田掌柜談龍,古往今來,前前后后,倒也是一樁趣談,聞所未聞,不過我們卻沒有什么心思聽完,小叔把背囊從肩上卸下來,掏出一個包袱,扔給雜毛小道,說既然他們有信心能夠引來真龍,那我們也不必南轅北轍、緣木求魚,直接在此設陣,化被動為主動,讓這里變成我們的主場便是。

  雜毛小道將袋子撥開,問說這是準備布那“火離七截陣”么?

  小叔從百寶囊中拿出符箓、紅線、幡布、鈴鐺、紅燭香線、獸骨等一干布陣工具,說你可還曾記得?

  雜毛小道的眉頭一揚,說這乃小技,我怎么不會?

  說完他與小叔探討了一番布陣范圍和個中的講究,然后拿著家傳的紅銅羅盤勘探位置。這兩人都是個中老手,并不需要旁人幫忙,而慈元閣得知我們準備留在此地,靜觀事態發展,也沒有了去意,而是一堆人圍在一起,仔細商談了一番。

  這些先不管,單論這雜毛小道和小叔,那可是一等一的麻利手段,兩人布陣的手法十分默契,忙忙碌碌,不亦樂乎。

  眾人各自找事,而我也喚來了朵朵,讓她先不理會我們頭頂那已然凝練成光芒的亡魂,而是隨著我前往這附近周圍的房子里,調查客老太等人是否還有另外的出口,防止他們暴起挑事。

  時間一點一點地過去,我搜查了村子中間這幾戶人家,除了家家屋梁正中都會吊著一具尸體,這些尸體應該都是由那個被小叔割了頭顱的土夫子來指揮,此刻孤零零地懸空掛著,臘肉一般,有風吹來,便來回晃悠,滴滴答答的尸液掉落在地上,匯積成一灘,古怪粘稠。

  所謂出口暗道,其實在這黑漆漆的夜里很難找尋,即使費盡精神,運用炁場搜尋,仔細尋找,但終究還是有些難以為繼。

  巡視一圈,我并沒有什么發現,只是將墻頭屋后的令旗給摘下來,收攏在手上。

  返回靈棚的時候,雜毛小道和小叔已經布置妥當,見我回來,便與我商議,說:“敵在暗,我在明,這樣最是此虧。現在陣法既然已經布置齊整,那我們便化整為零,各自遁去,收斂氣息,也防止邪靈教那些高手呼嘯前來,將我們給圍堵在此處,到時候措手不及,那就不好。”

  我點頭同意,與慈元閣諸人分散,藏身入了那黑暗之中。

  少東家的妹子一定要跟著雜毛小道,而少東家則跟著我,我們剛剛藏入房子里,還沒有來得及說上兩句話,突然聽到一種古怪的聲音,從村口傳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