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十八章 悲憤欲絕的湖泥地龍

  在瞧見那條準備去吞噬靈棚村民的碩長黑影,我眉頭一皺,心中立刻了然——這不是真龍。

  何謂真龍形象,頭似牛,角似鹿,眼似蝦,耳似象,項似蛇,腹似蛇,鱗似魚,爪似鳳,掌似虎,是也。其背有八十一鱗,具九九陽數;其聲如戛銅盤。口旁有須髯,頷下有明珠,喉下有逆鱗。而那條從黑暗中鉆出來的長影,身長三丈,渾身有如穿山甲之鱗甲,盡是污垢,頭似鼠,身下百足,外形簡直就像一條放大版的蜈蚣,或者馬陸。

  這畜牲渾身土黃泛黑,爬動時地上的沙石淅瀝瀝地響動,有點兒沙漏的聲音,然而那速度極快,泥漿飛濺間,已然沖到了靈棚跟前,將剛才散落前方的麻將桌給一下掀翻,張開三瓣相連的丑惡嘴唇,準備一口咬中里面的村民,吃個囫圇兒飽。

  而就在此刻,一白一黃兩道光劃空而過,朝著這長蟲的身上刺去。

  長蟲身上的鱗甲都有巴掌一般大,又硬又韌,飛劍全力施展,竟然扎不穿透,不過即便如此,那頭長蟲還是受到了驚嚇,放棄了即將到嘴中的食物,倏然轉身,前端昂起,老鼠一般的腦袋上面有三雙泛著綠光的眼睛,陰晴不定地凝視著面前這兩位發劍的男女。

  “湖泥地龍?”

  我旁邊的慈元閣少東家瞧見那長蟲,不由得一聲驚呼,我回過頭來,低聲問他,說你可識得這玩意?

  少東家點了點頭,說我在家傳古籍中曾經看過繪圖,這東西是一種史前巨蟲,常年生活在大江大湖下面的淤泥中,以魚蝦為生,雖生于水,但為土屬,更是精通火性,以前古人見了,只以為龍,便以“地龍”稱之,后來發現有異,又加了前綴辨別,不過即便如此,這畜牲還是極為厲害的妖物,渾身鐵甲,精通五行之三,一旦發起狂了,少有人能夠對付。

  我說這東西既然是史前之物,怎么還能夠留到現在來呢?

  慈元閣少東家搖頭,說洞庭湖乃古之云夢澤,廣闊接近千里,在大湖深處,潛藏著許多上古異種,它的存在并不算稀奇,更加珍惜的物種也有的是,奇怪就奇怪在前幾日的湖蛟,今天的湖泥地龍,這些東西平日里都只會縮在自己的領地,從來都不會上岸乞食,現在卻紛紛臨岸,只怕事有蹊蹺啊?

  他這般說,我便想起了當日在藏地,聽聞那劍脊鱷龍也是洞庭湖云夢澤中,鎮壓水眼之物,洞庭湖有水道直通天下水脈,故而現身天湖之中,最后身受屠戮,落了個拆骨扒皮的下場,便是雜毛小道的雷罰劍里,也有此物精血——莫非那劍脊鱷龍,也是因為此遭變動,才倉皇逃離的?

  這些故往舊事暫先不談,那湖泥地龍昂揚上身,與雜毛小道和洛飛雨巍然對峙,而雜毛小道卻并不在乎這條面目丑惡的長蟲,而是朝著洛飛雨冷聲哼道:“真好笑啊,都已經將這村子殺得血流成河了,想不到你居然還會顧忌這些無辜村民的性命?你剛才為何要回轉長劍,直接朝著我心窩子刺來便是,那豈不就是一了百了、了么?”

  雜毛小道血淋淋地諷刺讓洛飛雨面皮紅紅,分外妖艷,雖然連我都知道這小村滅門案與洛氏姐妹無關,但是雜毛小道的這般說法,她們也反駁不得。

  當然,像洛飛雨這么驕傲的女子,自然也不屑于跟雜毛小道解釋什么,長劍陡轉,竟然真的就直接朝著面前這道人刺去。

  雜毛小道的飛劍之技,最初還是從洛飛雨這邊傳承而來,雖然后來又蒙得陶晉鴻嫡傳,但是模子里的手法還都是一樣,所以洛飛雨這邊一出劍,雜毛小道便能夠預防,一個鐵板橋躲過,翻身而來,又與洛飛雨對拼幾招,一來一往,氣勢都頗為兇狠,生死之間性命反轉,不知道有幾多危險。

  這兩人一搏命,我們沒看懂,那湖泥地龍也沒有瞧明白,不知道這對奇怪的男女到底在做啥,它全身戒備,連脖子上面的鱗甲都立了起來,結果半天竟然根本沒有自己什么事兒,于是也不再理會,轉過頭去,再次張嘴,朝著地上那個昏迷的村民咬去。

  泥湖地龍正流著口水,準備大快朵頤,結果叮、叮兩聲,脖子上面又中兩劍,火花飛濺。

  這畜牲連忙將脖子一縮,憤怒地長嘶一聲,回頭一看,瞧見這對狗男女居然在自己就食的那一瞬間,對自己又下了黑手。我藏身在對面的土屋里,隔著窗戶瞧見了那頭泥湖地龍猛然回頭來時,那猙獰扭曲的面容,三對六只泛著綠光的眼睛里,寫滿了悲憤。

  我猜想那畜牲心里,必然是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簡直憋屈到了極點。

  果然,它沒有再理會靈棚里的這將近三十份的美妙食物,而是尾巴一拍,朝著雜毛小道和洛飛雨激射而來。這泥湖地龍身長三丈,腰圍如橡木酒桶粗細,渾身鱗甲堅韌,便是那飛劍都刺穿不了,一旦發起狂來,那真的是坦克一般,勢不可擋。

  雜毛小道和洛飛雨都不敢掠起鋒芒,紛紛閃開,至于洛小北和少東家妹子方怡,則一追一趕,朝著我們這邊跑來。慈元閣少東家本來還藏在土屋子里,瞧見自家妹子被那洛小北追得四處跑,立刻便坐不住了,轉身朝著門口沖去:“陸哥,我得救我妹子,暫且告辭了!”

  少東家一聲招呼,奪門而出,我從窗戶中望外面仔細一瞧,卻見那方怡并不是洛小北的對手,給那狠毒的小娘子逼得沒頭蒼蠅一般逃。不過洛小北并沒有起殺心,而是在戲耍,將慈元閣這小公主給嚇得哇啦哇啦地大叫:“哥,哥,救我……”

  少東家方志龍從屋子里沖出,手中一把寒鐵青鋒,與洛小北接上了手,兩人拼斗,幾招過后,方志龍被洛小北一腳給踹開,滾落在泥地中,瞧見面前這狼狽的兩兄妹,洛小北一臉傲氣,說這一對狗男女,實力不咋樣,倒是挺情深意切的。

  她這般奚落方家兄妹,而我則摸著鼻子,緩緩走出來,咳了咳,糾正她的話語:“人家是兄妹,可不是別的什么,你想搞事情,最好先調查清楚,再說話……”

  洛小北見我從土屋子里緩慢走出來,眉頭一掀,恨聲說你果然也在,你們來這里干什么?

  我回過身子,將大門直接踢開,指著里面吊在梁上被風吹得直晃悠的尸體,臉色陰霾地厲聲喝道:“你看看自己做的惡事,便知道我們過來做什么了……”

  洛小北視線瞄到了那具垂落四肢的尸體上,那是一個年過古稀的老人,長年艱苦的農活和水上作業,讓他整個人顯得十分蒼老,一頭白發,眼睛充血凸起,臉上是大塊大塊的尸斑,滴滴答答的尸液滴落下來,讓人心中既害怕,又心生憐意。

  瞧見這場景,洛小北的語氣也軟了一些,弱弱地解釋道:“我跟你說過,我不是邪靈教的人,這些都是客海玲做的,跟我們兩個是沒有關系的……”

  我呵呵一笑,說沒關系?好一個沒關系,那你們還出現在這里,對我們刀劍相向干什么?做就做了,何必遮遮掩掩,洛小北,你這樣子,我很瞧不起你!

  聽到我在這兒冷笑,洛小北的俏臉憋得通紅,沉默了幾秒鐘之后,瞬間爆發,指著我的鼻子罵道:“是啊,我虛偽!不過你不是很厲害么,你這么有正義感,干嘛不救他們?就知道怪我,就知道怪我,我上次跟你說的事情,你一口就回絕了,現在又知道來裝道德崇高的正義人士了?當初你干嘛畏畏縮縮,事不關己呢?你這個渾蛋!”

  洛小北一邊罵一邊哭,委屈的眼淚直在眼眶里面打轉轉,瞧得旁邊的慈元閣少東家和他妹子有些發愣,不知道剛才這個如狼似虎的兇狠小婆娘,怎么變得這般多愁善感,委屈滿滿了。

  我被洛小北一通罵,也感覺有些耳朵熱,小人物便是這樣,遇見不平事就憤憤不已,然而事到臨頭又只知道躲避。正心中慚愧,突然聽到雜毛小道和洛飛雨幾乎同時喊道:“躲開!”

  我抬起頭,瞧見那頭湖泥地龍舞動著自己上百條小短腿,正飛速朝著我們這邊撲來。

  邪靈教在此布陣,是為了吸引真龍前來,誰知李逵變成了李鬼,出人意料,不過這李鬼卻也不是什么好對付的東西,全身甲胄,刀槍不入,又有一身蠻力,尋常手段施展不得,而這般高速沖來,我們哪里能夠扛得動它的撞擊,唯有抽身后側,朝著房子旁邊繞去。

  我、洛小北和方氏兄妹都朝著旁邊躍開,那畜牲便也蠢,直接撞進了屋子里,渾身一擺動,那小三間的屋子頓時轟隆一陣響,終于垮塌了下來。

  我支使慈元閣少東家和他妹子趕緊離開,也顧不得與洛小北磨嘴皮子,抽出鬼劍,朝著那露在外面的長尾斬去。我全力施展,然而鋒銳之極的鬼劍砍在上面,卻是給直接崩了回來,我的雙臂都還一陣酥麻。這奮力一劍僅僅崩飛一片鱗甲,而它的尾巴倏然抽動間,拍在鬼劍上,我手里一陣酥麻,人便跌飛在泥地里去。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陰惻惻的聲音在空中響起來:“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沒想到啊,在這洞庭湖邊的小村子里,我們竟然還能夠相見。天意啊,天意!”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