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三章 返回南方

  在羅婆婆的重癥監護病房里,由我見證,雙方簽署了口頭契約。

  隨后羅婆婆以解蠱之法不外傳的借口,將所有人都趕了出去,我是重點針對對象,自然不能免。出了房間,我毫無高人風范地蹲在住院部三樓的樓道口,楊宇問我要不要抽煙,我說不用,我不是煙民。他看著我,欲言又止,我知道他有話對我講,于是就跟他下樓去。在院子里的一棵槐樹下面,他抽完一根煙,然后問我,能不能教他一點巫蠱之術。

  我果斷搖頭,說這不行,他急了,說必當重金為報,又說要拜我為師。

  我還是搖頭,誠心誠意地跟他講,巫蠱之術是旁門左道,上不得臺面,有傷天和,而且有所得必有所失,一個不小心,就會反噬自己,看看羅婆婆就知道,下場十分慘。我是沒有辦法才走上這條不歸路的,你年紀輕輕,家世又好,前途無量,真的沒有這個必要。若遇到什么麻煩,只管來找我便好,朋友一場,能幫定會幫。

  楊宇臉色陰晴不定,過了一會兒,終于長嘆了一口氣。

  他說陸左我知道你這種奇人異士講究個緣分,我也不強求,只希望我們這朋友,能夠長久。我說這肯定。這時候黃菲慌慌張張跑下來,胸前一雙碩大的玉兔亂蹦,小臉急得通紅,說聽到他伯在房間里面一聲大叫,問我怎么辦?我跟著她一起跑上去,聽到里面的哀叫聲漸漸減緩,又過了一會兒,羅婆婆說陸左你進來吧。

  我打開門,一股熏丑腐爛之氣傳了出來,只見躺在車椅之上的黃老牙臉黃如金箔,眉心一點血痣,顯然已被下了血咒,牙齒一直在打戰,發出“咯咯咯”地響聲,不過肚子倒是消了很多,下身屎尿齊出,從藍白條紋的病號服里流出許多黑汁來。

  我看向羅婆婆,說你連壯族的腫蠱都會放?

  什么是腫蠱?這是廣西壯族的一種特有手法,密而不聞,中蠱者腹大、肚鳴、大便秘結,甚者,一耳常塞,幻聽有厲鬼纏身,飽受折磨,但是卻困而不死,十分陰毒。

  她說你倒是好見識。

  我見她也是費盡心力,生命燭火奄奄一息,只是嘆氣。她告訴了我如何找尋回小鬼的地魂之法,并不復雜,我在心中默記一遍,然后喊黃老牙的家屬進來,羅婆婆給他們講如何解除殘蠱余毒的手段。我在旁邊聽著,聞所未聞,而且藥引居然是找齊十二只成年母刺猬,每日一只,熬煮紅糖生姜,于傍晚吃下。

  連續十二天,不能多,也不能少。

  羅婆婆厲聲警告黃老牙家屬,不要忘記誓約,否則不但黃老牙要立即慘死,家人也要遭受連累,生意蕭條,家宅不寧。黃老牙家屬連連點頭,忙說不敢。

  我出了醫院,黃老牙的家屬,一個風韻猶存的中年婦女(他老婆),一個尖嘴猴腮的男人(妻弟)還有一個穿縣一中校服的男孩子(他大兒子)追上了我,他妻弟問我,陸……陸大師,那個老乞婆說的是不是真的?

  我嚴肅地看著他們三個,說你們也不缺錢,事關黃老板性命,你們不要失信,否則到時候后悔莫及。

  他妻弟說蚊子在小也是肉啊,誰家的錢也不是大風刮過來的。

  那少年也幫腔,憤憤地說你們這就是封建迷信,說不定是設好了套一起來誆騙我們家的錢呢。

  我猛一回頭,死死地盯住他們兩個。那一刻我感覺自己臉上的肌肉都僵直了,腹中翻涌,金蠶蠱“吱吱”地在腦海里面瘋叫,我咬著牙忍著心中的暴戾,卻感覺眼球往外鼓。我想我那個時候的樣子肯定很恐怖,他們三人都被我嚇得不輕,他老婆哆哆嗦嗦地說,陸大師你別生氣,小孩子不懂事的。

  我深呼吸了幾口氣,緩過神來,淡淡地說:

  “你們兩家的恩怨我不清楚,我也不是當官的,管不了這些事情。但是黃老板仗勢欺人這一節,確實做得不對,命中自該有這么一劫。你們先照羅婆婆說的做,等黃老板醒轉過來,讓他來做決定。不過作為見證人,我丑話說在前頭,如果你們不按契約做,黃老板那種慘樣你們也見到了,出了事情不要再來找我。”

  我說的很決絕,他們三人表情各異:他老婆很惶恐,而妻弟則表情訕訕,最可氣的是他大兒子,居然瞪著眼睛,很氣憤地看著我,想嚷嚷,被他媽及時攔住…………我沒再理他們,扭頭就走。

  ********

  縣城物流不暢,我第二天跑到市商貿廣場,買了一個能夠看電子文檔的MP4,雖然花了大價錢,但是里面有一個密碼功能,著實讓我十分喜歡。

  我接到兩個電話,一個是我在東莞的合伙人阿根,他問我事情忙完沒,什么時候回來?那個時候我并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生活軌跡將發生巨大的轉折,于是跟他說扯到一樁命案里,被限制離開,不過也快了。他說哦,然后告訴我一個消息,上次跟我提的那個小妹辭工了,我只說我知道了,沒接下去。他沉默了一下,掛了電話。

  我知道他對我有些不滿了,生意是兩個人的,他肯定想著自己在東莞忙忙碌碌、奔波勞累,而我卻在家里面撒謊放長假,自然很氣憤。

  接著我又接到一個電話,是黃菲打來的,她跟我道歉,說她伯媽回去之后,很后悔昨天沖撞了我,問我今天晚上方便不方便,她們在杉江大酒店設宴向我賠禮道歉。我說不用了,讓他們履行承諾,一切安好,要不然,天神下凡都不管用。黃菲很幽怨地跟我說了幾句,問我是不是生氣了,我說沒有,我現在在市里面,是真沒時間。

  我們又聊了幾句,黃菲跟我說了一些案情的進展情況,我勉強應付,掛了電話。

  我在市里面一個人逛了一中午,專門跑書店。買什么呢?都是買一些世面上關于巫蠱、病毒學、易經八卦、道家佛經和旁門左道的書籍。這些正式面世的東西究竟有多少參考價值,我不得而知,也只是為了開闊眼界而已。

  我回到家里又待了三天,之后刑副隊長打電話給我,說案子破了,請我務必去參加局里面舉行的慶功會,我說不用吧,我這樣的人,最好不去。他不肯,說會后的晚宴要我務必參加,要不然他真沒臉見我了,而且,那兩個被我救的干警還等著給我敬酒呢。正說著,聽到門外有車子的喇叭聲,刑副隊長哈哈大笑,說楊宇到了吧,帶你過來。

  我打開門,果然是楊宇。

  他很熱情地跟我擁抱,然后說本來老馬準備來的,但是他這次是主角(我的大部分功勞都讓給他了),所以耽擱了。于是我上了車。慶功宴在林業局下屬的大酒店舉行的,我在一個包廂里,上次參與行動的幾個人和部分領導都在,不斷有人進來敬酒。好在我也見過一些世面,倒還能夠應付自如。

  席間馬海波告訴我案子結了,羅婆婆承認了殺害女童的罪狀,而碎尸案也有充分的證據認定王寶松是兇手,案子已經移交到檢察院,由公訴機關走司法程序了。我點頭說知道,問首尾處理好了沒有,他說沒問題了,上面也不想把這件事情鬧大。

  黃菲又來找我,依舊是提起她大伯一家人請我吃飯的事情,我跟她開玩笑,她單獨請我我就去,其他人一概不見。她居然甜甜一笑說好呀。楊宇告訴說老馬哥要升值了。

  當晚,馬海波喝得酩酊大醉。我喝了三瓶左右的白酒,結果一點醉意都沒有,我知道這都是金蠶蠱的功勞。然而從那天晚上過后,我開始變得嗜酒了——這么說好像有點歧義,應該說是金蠶蠱開始變得嗜酒了,而它總是連接我的意識,讓我時隔一兩天就喝點酒喂它。

  我發現,除了毒蛇蝎蟲之類的五毒外,喂蠱喝酒也可以。

  慶功宴之后,我得到了李德財的消息,有人在青山界色蓋村的鄰村找到了奄奄一息的他,人受了驚嚇,救回來之后,關于之前的那段記憶一點都沒有,身體極度虛弱,不過好在調理好了之后,已無大礙。馬海波、楊宇和我成了朋友,沒事經常叫我喝酒,有兩次黃菲還約了我在一家山寨的上島咖啡喝咖啡聊天,她很好奇我的事情,總是纏著我問東問西。

  經過了解,我才知道黃菲比我還大兩歲,是正規警察學院畢業的。

  這些都不談,其實我對她還是蠻有感覺的,身材火爆、臉盤又靚,性子又活潑,要是做我老婆,其實真的是一件美事。不過我看得出來,黃菲她只是對巫蠱之術有興趣,對我這人其實想法很單純,還是朋友。我不知道她是真傻假傻,試探了幾次,發現不對勁,很保守,我那時已經不是純清少年了,談感情還是談需求,明了得很,我怕我陷進去,于是果斷撤退。

  我返回色蓋村了一趟,去羅婆婆給我講的地方,挖出一顆小孩子的乳牙,用紅布包好。這顆乳牙是小鬼朵朵召回地魂的關鍵所在。

此外,我完成了對《鎮壓山巒十二法門》電子檔的校正工作。

  又過了一個星期,阿根再次打電話過來催我回去,于是我沒有再繼續逗留,打點行裝,帶上了裝著有《鎮壓山巒十二法門》電子檔的U盤和MP4,還有一個娃娃造型的陶瓷罐、一大堆書籍,坐班車到懷化,然后買了車票,轉乘四川達州至廣州的火車,返回南方。

  這段旅程足有二十多個鐘頭,我一個人窩在硬臥上研究MP4里面的資料。

  有一個粉雕玉琢的鬼娃娃幫我捏腿捶肩。

3條評論 to“第一卷 第十三章 返回南方”

  1. 回復 2014/05/11

    鬼娃娃

    我是一個童工。

  2. 回復 2014/09/20

    嘻嘻 笑

    看著也有點嚇人

  3. 回復 2015/02/03

    Starcky

    好想學呀!好想有個蘿莉服務!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