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二十二章 世界上的悲傷都是一樣的

  我在緬甸之時,曾經瞧見過那蟒蛇吞獸,別說是一個人,便是一頭牛,都能夠依靠體腔強大的伸縮性,將其直接納入腹腔之中,而這頭湖泥地龍也是如此。這畜生極為記仇,之前雜毛小道戳了它幾劍,即便是未破防,也是窮追猛打,而此番楊知修將它身上刺出了好幾道口子,汁液飚射,卻是傷到了根基,自然更是忌恨,在這兩人一番驚天動地的拼斗之后,終于出了口。

  一咬,即中,接著依靠自己強大的咬合力,竟然將楊知修的上半身給直接吞入嘴中。

  這突然的變故讓我們所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因為剛才的戰斗實在是太激烈、太精彩了,以至于大家都忘記了那個只知道撞垮房屋的正主,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兩位頂尖高手的對決之上,沒有人知道這頭湖泥地龍是如何從瓦礫之中爬出,又如何避開楊知修的注意,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他的身后,暴起而擊的。

  又或者,它是直接從地上鉆出來的?

  在那一刻,幾乎所有的人都驚呆住了,唯有一道黑影子卻一直關注著戰場中的每一絲動向,在湖泥地龍正準備將腸道中的肌肉不斷收縮,使得這個讓自己受傷的家伙完全無法動彈,給絞殺于腹中之時,倏然出現在它的旁邊,一刀、一劍,雙雙插入了它剛才被楊知修戳出來的傷口處。

  湖泥地龍嘴中咬著一整個人,受痛之后也呼喊不得,唯有使勁兒翻滾,然而它終究沒有成功,因為在它嘴中的食物卻并沒有死去,而是死死地釘在了地上,正在奮力反抗,使得它也動彈不得。

  楊知修與湖泥地龍在較力,一方為人,一方則是那上古遺種,身長三丈的古怪長蟲。

  兩相比較,竟然旗鼓相當,不分勝負,只是在僵持著。

  這個茅山叛逆果然好神通,不過他之所以能夠有現在的修為,只怕除了當了這么多年的茅山話事人,能夠得到諸多便利之外,還有他長久以來隱蔽身份強取豪奪的手段有關,比如他手上的那根寶貝,聽得一字劍說起,和那什么灌江口王家一門十二口滅門慘案有關,諸如此類事件,不知凡舉,也不知道這個外表偽善、心中罪惡滔天的家伙手上,到底有多少血腥在上面。

  正道修行極為艱險,一步一個腳印,故而年輕的高手極稀少,年長的也不常遇見,但是邪派魔道,少年高手卻是層出不窮,關鍵就在于一個“偏”字。

  劍走偏鋒,強取豪奪,原始的累積總是要踐踏在別人的尸體之上,必然充滿了血腥,這樣得來的本事也是堪稱速成,不過天道昭昭,一直在我們每一個人的頭頂照耀,養蠱人的三結局“孤、貧、夭”,其他行當未必沒有這種說法,邪道之人要么走火入魔,要么突然慘死,有幾人能夠安然終老?

  這些且不談,瞧見這場景,那一字劍也不屑于趁火打劫,只是從懷中掏出一個白玉凈瓶,往自己嘴中倒著丹丸,氣行于身,巍然不動,卻是抓緊這機會療起了傷。那殺豬匠是高人風范,而我卻根本不會顧忌太多講究,這是機會,連天下十大高手之一的一字劍都干不過楊知修,而現在這老家伙好不容易露出了一點兒破綻,我哪里能夠放過,當下身子一動,鬼劍倒提,人便朝著前方沖去。

  與我一起沖出的還有雜毛小道,比他更快的,則是雷罰。

  到底是一起經歷過太多腥風血雨的小伙伴兒,我和雜毛小道渾然不顧忌太多忌諱和臉面,直接朝著被湖泥地龍給咬住了的楊知修殺去,雷罰最先到達,但是這飛劍卻被剛剛襲擊了湖泥地龍的蓑衣人黃鵬飛給攔住了,那個家伙悍不畏死,伸出手中長劍,咬牙頂住了雷罰的憤然一擊。

  黃鵬飛即便是受過無數秘法煉制,雖然實力比生前厲害了一大截,而且如同真人一般,但終究還是一頭死物,雷罰之上蘊含著九天之上存于桃木芯里面的雷意,那種雷意至剛至陽,卻不是如同他這樣的家伙所能夠抵御的。

  擋住了雜毛小道這飛來一劍,黃鵬飛人便朝著后面飛去,渾身冒著滾滾黑煙,卻是被雷罰電得神魂紊亂。

  瞧著這情況,我稍微有些驚訝,果然如同朵朵以前所說,生死之間有大恐怖,此身一死,從身體到靈魂,其實都已經有了很大的不同,往日的黃鵬飛貪婪膽小,自私淺薄,倘若碰見這般的事情,早就有多遠跑多遠了,然而此時為了自家老舅,竟然舍命相抵,讓人贊嘆。

  不過欣賞歸欣賞,作為我的敵人,我的敬意便是賜予他真正的死亡,煙消云散才是對他最大的尊重。當下我一個箭步沖上旁邊,黃鵬飛落下的那處出現了一個小小的身影,憑空生出一雙如藕手臂,朝著他的身上輕輕一拍,便朝著我的劍口飛來。

  高手交手,天時地利與人和,契合到了最精妙的境界,往往只需要一招。

  鬼劍穿過了黃鵬飛的胸膛,而他手中的劍與長刀,鋒利處離我的喉口和心臟位置,只有一指之長,便再難寸進一步。黃鵬飛那模糊的臉緩緩抬起來,凝目緊緊盯著我,勉強說出一句話來:“怎么又是你,我不服啊?”

  我將鬼劍緩緩拔出,面無表情地說道:“一個人還要殺兩遍,我他媽的找誰說理去?”

  憤怒不甘的黃鵬飛沒有再說出第二句話,鬼劍宛如一架過載馬力的抽水機,將這凝練已久的兇魂給不斷拉扯到劍身之內,然后開始將這力量篩選度化,在最后的時候,倏然一聲響,消失于無影無蹤,只有一具僵硬的尸體,摔倒在地。

  將黃鵬飛弄得魂飛魄散的我卻沒有一點兒興奮之情,因為就在我將黃鵬飛殺死的那當口,在我身邊的雜毛小道發出了一聲慘烈的叫聲,朝著后面跌飛而去,當我提著鬼劍轉身來瞧時,發現那頭湖泥地龍的老鼠一般的頭顱給撕裂,腥臭的綠色漿液漫天飛灑,然后一道黑影朝著我倏然沖來。

  鬼劍劍花一抖,朝著這黑影罩去。

  接著我的眼前一花,感覺到胸口中了一掌,人便坐了飛機,朝著天上飛去。當我從空中跌落下來,在泥地里滾上了幾圈的時候,瞧見被吞入地龍口中的楊知修一身鮮血,跪倒在地上,將剛才那具蓑衣人的尸體扶起來,臉色鐵青地瞧望著。

  那具尸體少了黃鵬飛的惡靈依附,早已不再是他的模樣,而是一張沒有眼睛、鼻子和嘴巴的平坦之臉,宛如沒有雕刻過的木偶。

  楊知修凝望著這具尸體,口中喃喃自語地說道:“鵬飛是我的親外甥,他從小就很乖,受了欺負之后只知道哭,也不會打架,也不會罵人,可憐兮兮;他長得可愛,嘴也甜,就像一塊兒糖,跟他在一起,讓人心中如蜜——我一生未婚,沒有兒子,在我的心里,他就是我的兒子,當年他死了,我幾乎發狂,后來我從茅山叛出,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擁有鵬飛殘魂的客海玲,將變成鬼的鵬飛重新度化。我希望有一天,能夠讓他借尸還魂,重新蘇醒過來……”

  楊知修緩緩說著話,我心中一跳,想著他與黃鵬飛的關系,可不就是如我與朵朵一般么?

  都是一般模樣,只是大家的立場,各有不同啊。

  說著說著,楊知修輕輕拍出一掌,那具尸體竟然直接給震得碎成了十幾塊冷冰冰的肉塊,因為死了太久,沒有一點兒鮮血濺出。他站了起來,環顧四周,厲聲喝道:“我以為我能夠讓他回復人身,然而你們卻毀了我所有的希望!那么,你們所有人,都給他陪葬吧……”

  楊知修雙手朝著天空舉起來,頭頂上那不斷旋轉的亡靈倏然停止了轉動,村莊四周開始有黑色的光幕升騰而起,將這空間給切割成一個鳥籠一般的形狀,雨幕頓收,接著天搖地動,那些房子開始搖晃起來,地下也在抖動,我們仿佛都身處于一個火山口一般。

  二十四尸化靈陣,沒有客海玲,楊知修終于開始親自操弄起這本來是用來對付真龍的陣法。

  受了內傷的一字劍渾身一震,朝著左右大聲喊道:“各位,阻止他,不能夠讓他將這大陣全部發動,要不然我們所有人都得死了!”

  這個曾經的殺豬匠在生死邊緣,終于拋下了自己的名頭,毫無顧忌地朝著楊知修沖將上去,然而剛剛走出幾步,人便突然出現在了幾十米之外,奮然擲來的石質飛劍,也給轉移到了另外的地方去。我們所有人都開始奮不顧身地沖將上前,準備阻止,我瞧見楊知修臉色蒼白,也一邊前沖,一邊大喊:“他也扛不住,是個紙老虎,沖啊!”

  然而這般熱血沖鋒,我們所有人都如同一字劍一般,遇到了鬼打墻,迷失各處。

  正在這個時候,籠形天幕上出現了一道肥碩的身影,將那黑暗給撕裂出一個口子,而雜毛小道仰首望天,瞧見了裂縫之外,一道游離而過的劍光。

  然后,他舉起了雷罰。

16條評論 to“第三十五卷 第二十二章 世界上的悲傷都是一樣的”

  1. 回復 2014/01/19

    午夜未眠人

    又沒了,快更新啊!

  2. 回復 2014/01/19

    zxd

    下一次更新又要等多久呢?

  3. 回復 2014/01/19

    帆帆

    又到精彩處。。。。等待。

  4. 回復 2014/01/20

    狂瘋

    嗚~你故意吊人胃口~

  5. 回復 2014/01/20

    你是好樣的,我支持!!但版子太短了,我愛看的故事“““““““““““`

  6. 回復 2014/01/20

    等更新

    求更新啊

  7. 回復 2014/01/21

    Eda

    非常精彩,謝謝

  8. 回復 2014/01/21

    雷罰

    我來了,看不劈死丫的!

  9. 回復 2014/01/23

    小佛的大爺

    快更啊!!!

  10. 回復 2014/01/24

    金蠶蠱

    我也要準備過年,吃你一村哈哈哈

  11. 回復 2014/01/25

    更新能快點么?

  12. 回復 2014/02/04

    良辰

    “一個人還要殺兩遍,我他媽的找誰說理去?” 。。。

  13. 回復 2014/06/02

    虎皮貓大人

    你們跪拜吧!嘎嘎嘎嘎……

  14. 回復 2014/09/15

    大咪咪

    找我說理

  15. 回復 2015/02/21

    尚同

    嘎嘎,完結的好處

  16. 回復 2015/05/05

    雷電

    嘎嘎,我來啦劈死你個狗娘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