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二十三章 正版神劍引雷術

  “三清祖師在上,三茅師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聽從。敢有違者,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赦!”

  在滔天法陣之中,黑云彌漫,大雨驟然停歇,而早在天邊出現那一道裂縫之始,一聲顫抖而平靜的聲音,便恍然傳遞至分不清南北西東的我耳中,聽到這蘊含著天地間至陽至剛的霸氣咒文,我的心中一跳,伸手一招,那朵朵便乖乖地聽從我的召喚,倏然飛入了我胸口的槐木牌中。

  就在我緊緊捂著胸口之時,天空上那裂縫被一道金黃色的叉形閃電給瞬間撐大,連成一片,接著氣運上承九天,密密麻麻的電網將整個天空撐得一片星宇明朗,所有的暮色一下盡掃,整個天地都呈現出一副猙獰的明亮之色,宛如白晝。

  那種明亮,讓我在那一刻甚至能看到場中每一個人的表情,或驚訝、或詫異、或呆愣、或振奮,不過更多的,則是深深的恐懼。

  天地之威,非人力所能夠企及,故而自然之道,從來都是至高大道。目光流轉,僅僅只在一瞬間,而在下一秒鐘,密布電網中那四五十道雷電,已然凝結成一道螺旋形的粗長電光,依著某人心意,朝著雙手指天、呈現出一株避雷針造型的楊知修,垂直落了下來。

  轟隆隆!轟隆隆——

  整個天地幾乎都在那一瞬間被壓縮,我的耳邊突然有巨大的雷聲爆起,響徹全世界,那一刻我的小腦失衡,給震得摔翻倒地而不知,只感覺這天也在顫抖,地也在顫抖,渾身的汗毛根根如同吃了萬艾可一般,豎直朝上,全身僵直發麻。

  我感覺整個腦海一片嗡嗡嗡,響得難受,而下一秒,一道絢麗而刺目的光芒從楊知修立足之地憑空生了出來,我的眼簾一陣白光驟起,即使下意識地閉上眼睛,也阻止不了這種光線侵襲,眼睛忍不住地往外冒著熱淚。

  而即便有了淚水的浸潤,我也是難受得不行,忍不住在泥地里翻滾嘶吼著,好像下意識地想要避開頭頂上那些落下來的雷電一般。

  滾了十幾秒鐘,我的意識終于開始回復過來,感覺視網膜上面停滯的光芒也開始趨于黯淡,這才勉力睜開眼,流著淚四處打量一番,然后朝著楊知修那邊兒望去——我看見了一個人,一個全身漆黑的人形焦炭,黑乎乎,身上的衣物早已被一瞬間的電壓給分解,整個人仿佛凝在了地上,變成了一樁炭黑色的雕像,

  惟有冒出來的縷縷青煙,顯示著此人之前還擁有著生命,熱乎出爐中。

  楊知修死了么?

  我勉強站起身來,欣喜若狂,深吸了一口雷電之后富含電離子的空氣,感知到整個炁場都被這一場震撼的雷電給轟得支離破碎,不成樣子。我望著頭頂上飄落下來的雨絲,心中猶在后怕,這就是茅山用來壓箱底的掌門秘技,真正的神劍引雷術么?

  如此的威力,雖說有著雷雨天的幫助,但雜毛小道以前從雷符中琢磨出來的那盜版技術,與之比起來簡直就是渣滓啊?

  我下意識地望向在場中傲然站立的雜毛小道,瞧見這廝其實也并不好過,雖然勉強站立,然而腿肚子卻一直都在發抖,顯然也是有些透支過度,然后被自己這手段給嚇到了。

  不過這廝算是個裝波伊界的高端大拿,即使在這兒也不跌份,臉色肅然地瞧著前方,一言不發,光線照射在他削瘦的側臉,嘴唇緊抿,將他那冷峻而又堅毅的一面給徹底表現出來,迷得在我旁邊幾米遠處、趴在泥潭中的慈元閣小公主方怡一臉花癡,眼睛瞇成了一條線,口中喃喃地說道:“好帥喲,太帥了啦……”

  不止這一個人贊嘆,場中除了雜毛小道之外,唯一站著的是那天下正道十大高手之一的黃晨曲君,這個丑老頭一臉震驚地瞧著傲然而立的雜毛小道,口中也忍不住說起:“天,這是茅山的神劍引雷術么?這,你到底是什么人,陶晉鴻跟你,又有什么關系?”

  一字劍到底還是江湖前輩,長輩問話,雜毛小道終于把思緒收回來了,拱手回道:“陶晉鴻正是小子恩師,茅山門下蕭克明,拜見黃老前輩!”

  “蕭克明?蕭……克明,”黃晨曲君在口中緩慢念讀著,突然想起來:“最近聲名鵲起的年輕高手里,旁門左道,里面那個左道中的雷罰飛劍,說的便是你,對吧?”

  蕭克明一臉尷尬,說何時有了這個說法,我倒是不知道的。

  這時我也走到身前來,拱手朝一字劍問好,說晚輩陸左,拜見黃老前輩。一字劍瞧見渾身泥乎乎的我,又瞧了我臉上的刀疤,點頭,說焦不離孟,孟不離焦,你便是那刀疤怪客陸左啦。

  我心中一邊對那個給我亂起外號的閑漢罵娘,一邊也硬著頭皮應下,猶不甘心地說道:“這江湖人揚名立萬,怎么不能自己取外號?也不知道是誰給我取的這名字,咱有疤那是不假,我也認了,但是這怪客……怎么聽,都像是電視劇里過幾集就要死的小人物啊……”

  一字劍聽我說得有趣,也露出了微微笑容,說這江湖人,好叫便是了,比如我的一字劍,就是我以前剛學會使弄飛劍的時候,從來都是直來直往,不會轉彎,便被人嘲弄說起,當時氣憤,現在想想,也不過就是一個名頭而已。

  江湖傳聞這一字劍或許是年輕時殺豬殺得太多,一身殺氣,是個冷面人,卻不曾想對我們倒是笑容滿面,想必也與雜毛小道剛才那一招引雷有關,在這樣的實力面前,裝酷還不如平等溝通來得有效,故而和我小時候的初中數學老師一般,和藹可親。

  什么樣的人有什么樣的圈子,有時你覺得他高高在上,但其實他和普通人,也沒有什么區別。

  三人寒暄幾句,也不敢多言,便朝著靜立場中那具焦黑如炭的尸體走去。

  這尸體方圓三米之內,土地一片焦黑,腳踩上去,宛如巖石一般結實,尸體依舊冒著青煙,散發出一股肉香和焦臭混合的古怪氣味,讓人肚子里的酸水忍不住翻騰而起,想要吐出一點什么來,才會好受。不過當我們三人圍著這具尸體繞了一圈,一字劍臉色凝重地說道:“這個……恐怕不是楊知修吧?”

  的確如一字劍所說的一般,站在我們面前的這具炭尸,整個人的面目和皮膚都被強大的雷電劈得不成模樣,黑黢黢一團,臉上的五官都融化在了一起,整個人也縮水了幾十公分,不過怎么瞧,也瞧不出這人生前便是讓我們所有人都恐懼到極點的楊知修。

  一代梟雄楊知修,就這般容易就殞命了?

  說出來連我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試圖多找尋一些證據,來證實這具焦尸便是楊知修,然而左右找了一圈,卻并沒有發現他從灌江口王家那里奪來的二郎化神杖。

  楊知修生死不知,這發現讓我們有些沮喪,不過其他人卻并不知曉,慈元閣少東家和他妹子圍了上來,恭敬地與一字劍見禮,都叫黃伯伯,而這時一字劍也有了一點長輩的架子,微微點了一下頭,說你們迷路了,你父親拜托我過來找你們,還好沒有出事,要不然我可沒有臉去見老友。

  方怡明媚的眼睛掃量四周,最后落在了雜毛小道的臉上,充滿崇拜地說道:“我們今天也多虧了蕭大哥,要不然可真就要給那個姓楊的惡人給害了呢。”

  一字劍點頭,說的確如此,這一次要不是克明小友出手,動用茅山秘技,引發天雷,只怕就便是我,也逃不過一死。

  雜毛小道又趕忙謙虛,說諸位盛贊了,要不是大家齊心協力,我哪里有這時間,引發咒決?此事無需多提,各盡職責才是。聽得雜毛小道這謙虛之言,幾人更是盛贊,一字劍看著雜毛小道,說品德修行,皆為上上人選,看來茅山昌盛的命運,又可延續百年了。

  這幾人在這兒花花轎子相互抬著,我的注意力則集中在旁邊的那條湖泥地龍身上來。

  這條上古遺種已然死去了,它的頭顱給楊知修憤然撕裂,不過對它生機徹底湮滅的,卻是雜毛小道剛才引發的天雷。雖然雜毛小道剛才那一道螺旋落雷是垂直朝著楊知修而去的,然而這湖泥地龍全身亦是一片焦黑,那些鱗甲全數反轉,露出了里面足有七成熟的肉來。

  這地龍屬昆蟲科,腹腔中空,不過表皮的肉也肥厚,瞧著頗為誘人,我瞧著這副場景,心中有些疑惑,這湖泥地龍的生命力極為強悍,要不然也不能活得這么長久,而且據聞也能控火,怎么劈向楊知修的天雷,竟然也落了大部分在它身上?

  雜毛小道瞧見我臉色凝重,湊過來瞧,也陷入了沉思。

  不過那一字劍瞧見這地龍,卻是滿心歡喜,用那碧綠色的石質短劍將頷下剖開,掏出一串如同葡萄一般的珠子來,十來顆,花花綠綠的,上面黏液裹覆,看著極為惡心,卻有芬芳香味傳出,一字劍跟我們介紹道:“這活了無數年頭的湖泥地龍一身是寶,最大的好處便是它頷下這串珠子,是其力量的源泉,紅色乃火,提高抗性,黃的乃土,增強體質,白色是水,能夠熟絡水性,入水不沉——克明友,此戰你居功至偉,且由你分配吧?”

1條評論 to“第三十五卷 第二十三章 正版神劍引雷術”

  1. 回復 2014/01/26

    42301556馳騁天下

    好,多謝謝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