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二十四章 走投無路

  雜毛小道聽得一字劍這般分說,眼神一黯,沉默了幾秒鐘之后,一聲長嘆,拱手說道:“黃老前輩,既然如此,我這里倒是有一個不情之請。”

  一字劍聽到雜毛小道這句話,眉頭便皺了起來,不動聲色地問:“喔,有什么事,盡請道來。”

  親兄弟明算賬,在江湖上闖蕩了這么多年的黃晨曲君自然明白這個道理,他瞧見雜毛小道這般分說,只以為這小子準備仗著自己的功勞,來一個囫圇個兒獨吞呢,所以臉色就有些不好了。

  他到底是江湖上揚名立萬的角色,十大高手的頭銜并不是靠吹噓而來,以他的實力,倘若是想要獨吞這條湖泥地龍,也沒有誰敢說半個不字,如今答應讓雜毛小道來挑,已經算是極為謙隱忍讓了,倘若面前這臭小子真提出什么妖蛾子,那楊知修他都敢對著干,何懼一個羽翼未豐的生瓜蛋子?

  場面的氣氛一時有些尷尬,然而雜毛小道卻并不管,依舊恭聲說道:“這條湖泥地龍本來一直生活在大澤深處,或許還能多活幾百年,只可惜因緣變故,竟然遭此劫難,此番它并沒有作惡過甚,反而在剛才還有解救于我們的功勞,晚輩不忍它曝尸荒野,拆骨扒筋,所以想跟前輩求個情,這些龍珠晚輩和同伴一個也不要,只求讓它得以入土為安,也算是我還了它一份人情。”

  聽得雜毛小道這般娓娓道來,一字劍的臉一直繃著,過了好一會兒,他突然哈哈一笑,說果然能夠有如此修為,你倒是一個讓人敬佩的少年子。好吧,我同意你的請求,這條湖泥地龍我本待弄些骨劍和貼身護甲,不過看在你的面子,我分文不動了。至于這三色龍珠,便也沒有你的份,我留來作人情,分給他們幾個晚輩吧。

  一字劍指了指旁邊的慈元閣少東家和小公主,那少東家拱手說道:“這地龍倒也是個可憐角色,志龍也不忍吃它身上之物。”

  方怡依附自家哥哥的意見,捏著鼻子說道:“唔,對啊,好惡心呢,誰敢吃它?”

  瞧見這兩兄妹這樣一副表情,黃晨曲君挑出一顆白色清亮的珠子,往嘴中一送,輕輕一含,那珠子便化作一道汁液,流入喉中,他長長地吸了一口濁氣,嘿然笑道:“小怡子,你別看它模樣不怎么樣,但是卻是積蓄了千年的日月精華,不但對你的修為大有裨益,而且這水性珠子一經服用,你入水便如那湖中之魚,來去自如,最為珍貴。一會兒回去,我清洗干凈,給你熬湯喝掉,你看可好?”

  聽得黃晨曲君這般說起,方怡終究被這神奇功效給誘惑了,點了點頭,說好啊,若是如此,捏著鼻子喝一回,也可以。黃晨曲君又扭頭瞧向那慈元閣少東家,他依舊搖頭,說不喝,方怡瞧見自家頑固的哥哥,哼聲指責道:“你呀你,就是個段譽的性子,軟蛋兒!”

  我們這邊商量妥當,右邊突然傳來一陣嘈雜之聲,扭頭過去,才發現靈棚那邊的諸人都已陸續醒來,客老太這人最厲害的本事就是見風使舵,瞧見情況不對,轉身便飛奔,然而小叔卻攔在了她的前面,手中的雷擊棗木劍也不是吃素的,將這個老乞婆給攔截,不讓她再次逃離。

  世間最愚蠢的事情莫過于縱虎歸山,我們自然不會犯這種錯誤,當下也是不再商談,強打精神,朝著客老太逃離的方向封堵而去。

  戰勝了楊知修之后,我們所有人的精神都一陣抖擻,腳步如風,而客老太有小叔牽制,卻也跑得不遠,她在向東被雜毛小道堵住之后,轉頭朝著湖邊遁走,卻被我和黃晨曲君給圍在了小巷口。

  客老太壓住腳步,回頭看著身后追來的小叔和雜毛小道,自知必死,卻又心存僥幸,朝著黃晨曲君說道:“小黃,我是你三嫂子啊,你還記得不,當年中秋你還來我們家吃過飯,叫老賈作三哥呢?你放過三嫂子吧,啊,看在老賈在天之靈的份上?”

  本來一字劍還只是配合著我們前來圍住,聽得客海玲這般說起,臉色不由得冷峻起來。

  任何高手,在未成名的時候都有一段屌絲歲月,有的人把這當成財富,比如我,可以毫不顧及地與眾人分享,有人卻當作恥辱,黃晨曲君改名,又忌諱旁人說起他在國營肉聯廠當殺豬匠的經歷,顯然是不喜歡那一段低人一等的歲月,今天被這客海玲揭起舊日傷疤,不由得有些惱怒,臉色鐵青地緩聲說道:“什么三哥三嫂,老子可認不得。”

  客海玲聽得一字劍這般說起,自知失言,惶然無措地瞧向了我,竟然似遇到救星一般,激動地說道:“陸左,陸左,你就放過我吧,雖然大家彼此之間都有些誤會,但是我們卻一點兒仇都沒有,而且老賈當年在集訓營里,還給你當過總教官,教了你許多本事。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你可不能弒殺師母啊?”

  雜毛小道聽得客海玲這般可憐巴巴的請述,不由得笑了,朝著我喊道:“嘿,小毒物,你師母這般說,你什么意見?”我摸了摸鼻子,說別這么說,我可沒有那么多爸爸,別用老派那套“天地君親師”的說法來壓我,現在皇帝老兒都沒有了,跟我扯這蛋干嘛?

  我指著那些從垮塌靈棚的塑料布中爬起來的許多村民,一臉嚴肅地對客海玲說道:“饒不饒你,我們說了都不算,要問一問那些被你奪去了親人性命的村民,看看他們會不會饒過你?”

  客海玲瞧見了我眼中的決絕,眼睛瞇了起來,有一種與她剛才語調所不符的尖厲之聲,從喉嚨里發出來:“呵呵呵,你們以為這樣就可以拿捏住我了?既然不給我留下一條生路,那就拉一個人,跟我一起上路吧!”

  此言方落,客海玲的身子便化作一道幻影,朝著我這兒殺來。

  我瞧見她色厲內荏,卻不害怕,鬼劍一抖,朝著這老婦人的周身罩去。然而我一劍卻是落了一個空,鬼劍的鋒芒吞吐,刺中的卻只是一道黑影,僅僅只是一頭凝練出來的厲鬼。當我揚眉瞧去的時候,卻見客海玲最終還是選擇了與她毫無瓜葛的小叔,作為她的突擊方向。

  小叔在蘇北蘇南一帶,也是有數的高手,但是與我們幾人比起來,實力稍顯薄弱,也正因為如此,被客海玲當作了軟柿子,以為這里才有一線生機。

  然而,小叔果真是軟柿子么?

  面對著這婦人垂死的瘋狂掙扎,小叔不急不緩,將手中的雷擊棗木劍朝著客老太的腿部割去,想通過劍上雷意,將其逼開,一舉拖延。雷擊棗木劍并未鍍上類似精金的物質,并不鋒利,傷不得人,然而一旦灌足力量,便能夠化作一把強大攻擊力的武器,比尋常鐵劍更利。

  然而客老太知道自己回避一下,時間就給延遲,當下也是發了狠,竟然不閃不避,手中一把金剛剪,朝著小叔的手臂上扎去。

  高手較量,攻防就在一瞬間,當我抬頭望去的時候,兩人已經撞在了一起,客老太的左腿中了一劍,鮮血飚射,而小叔的左手則給那金剛剪給咬合著,死死卡住。

  客老太手中這金剛剪光芒閃爍,顯然也是一件了不得的法器,在她的想法中,小叔的手臂自然是一剪而斷,接著這個帥氣的中年人便會因為劇痛而跌倒在地,身后至少要留一人照顧,而她便可逃遁入黑暗,借由暗道離開。

  這計劃環環相扣,天衣無縫,匆忙之中想出,也是難得,不過……這手臂怎么回事,忒硬了吧?

  是的,這個雙鬢斑白的中年人不但沒有倒下,被金剛剪給死死咬合住的左手居然還能夠活動,反手伸來,一把將其手腕抓住,五指之上仿佛有千鈞之力,精鋼一般,將她給牢牢抓住,這老婦人身形稍微一停滯,后背便疼了,低頭一看,只見胸前左右,勻稱地露出了兩把劍尖,不長不短,倒是十分默契。

  鮮血從劍尖流了出來,她全身的力量和修為,都仿佛隨著這鮮血的流出而流逝,腳下一軟,便跪倒在地上,混沌的腦子里只有一件事情未曾明白,反手也抓住了小叔,忍著疼痛,拼盡最后的力氣問道:“為什么?我的雙龍金剛剪鋒利之極,尋常手臂一剪即斷,難道你練了金鐘罩鐵布衫?”

  小叔將這把金剛剪給取下來,收入懷中,然后活動了一下左手,將破口處給她看,說喏,這手是假的,里面灌了鋼,你怎么能夠剪得斷?

  客老太聽入耳中,雙目瞪得滾圓,喉嚨里咕咕說了兩句,然而似乎被血沫子給堵住了,最終還是沒有發出聲來,直接睜著眼睛,闔然逝去。

  死不瞑目啊!

  客老太既死,余者皆不成對手,我們四處搜尋,將那幾個拼死抵抗、不肯束手就擒的黑袍人給擊殺,然而讓我們疑惑的事情是,魚頭幫四相海中,只瞧見了三個,另外一個,我們怎么搜,都瞧不見人影。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