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二十五章 慈元閣閣主

  不管結局如何,戰陣結束,所有人都長舒了一口氣,拖著疲倦的身體回返而來,彼此對望,感覺活著真好。

  雜毛小道關心自家小叔左手上面的傷勢,小叔則活動了幾下,告訴我們,說無妨,客老太這雙龍金剛剪的確是一把好法器,不過她使用不當,又預料有差,故而只是將那手臂表面的擬真皮膚給破壞了,里面的結構倒也沒有受到什么損傷。

  值得慶幸的是她還好沒有拿來剪劍,要不然小叔還真的沒辦法給他三哥交待。

  我們察看一番,發現小叔這假手的做工確實精致堅固,算得上是良心產品,倒也沒有什么損傷。確定沒有危險之后,我們走到了靈棚那兒,剛才被客老太等人催眠了的村民現在陸續也都醒了過來,有人甚至更早,都瞧見了剛才雜毛小道引雷的場景。

  村民們嚇得哆嗦直抖,有的跑得無影蹤,有的跪倒在地猛磕頭,除了這些,還有的給那垮塌的靈棚給罩在了里面。

  那靈棚只是用幾根木頭樁子和三色塑料布搭起來的,即使倒了,也不會壓死人,只恐怕會有幾個倒霉點兒的村民給木頭砸到,破點口子。我們幾個把那靈棚給掀開,將里面的人救出來,然后雜毛小道和慈元閣少東家在前邊兒幫著安撫村民,讓他們不要驚慌失措,免得亂了章法。

  我并不善于言辭,特別是面對這一群憤怒而悲傷的普通村民,只得在旁邊幫著腔。

  雜毛小道口才極佳,而且他剛才引雷的那一剎那,實在是太奪人心了,于是在一番宣講之后,被嚇得直哆嗦的村民們終于接受了現實,有的高聲痛哭,有的則麻木地跪倒在地,默默不得言,當然,也有許多人奔走回家,想要親眼驗證一下自家人的死訊。

  那些被倒吊在房梁之上的死尸,它們的魂魄已然被天打五雷轟,魂飛魄散,留下的尸體也是有劇毒的,慈元閣做的便是這種生意,那三個幸存的掌柜也沒有閑著,帶著村民將那些死尸給妥善處理,務必避免二次傳染。

  這些人走來走去,自然也瞧見了地上那條已然死去的湖泥地龍,免不了又是一陣驚恐,不過受到的驚嚇太多,麻木了,也就適應了一些,堅強地繼續著手頭的事情。

  一字劍言出即行,既然說好了龍珠歸他,那湖泥地龍的身軀他便絲毫不動,找來了十多個村中壯勞力,來到了村邊起山的凹地,然后挖出了一道深坑來。這挖坑的活計自然不能一蹴而就,但是有了我們這些修行者的加入,卻也不是很難,十幾把鋤頭上下飛舞,不多時便已然成渠,我們和慈元閣等人將那頭湖泥地龍給抬到深坑里去,雜毛小道燃符祈愿,行了一番道場,也算是將這畜牲給超度了亡靈。

  然后便是掩土,將其深埋,并且告誡這些村民,此為龍,有了它坐鎮村中,自可庇護村中安寧,風調雨順,倘若有誰起了貪心,或者口風不嚴,遺漏了消息出去,掘了土,以后村中還要遇到一次大災禍,沒有一人能夠逃脫得過,整個村子也將不復存在。

  我們說得嚴重,那些受盡了驚嚇的村民無不點頭紛紛,唯唯諾諾,莫不敢從。

  接下來便是將其余尸體收斂,一切完畢后,我摸出防水布里面的手機,發現并無信號,而從村民口中得到的回饋知曉,客海玲等人早已將村中電話線給剪斷,與外界失去聯絡。

  我找來村中一名長者,讓他派兩名青壯,到最近的村莊去找電話報警,除此之外,我還給了他們趙興瑞的電話,讓他們聯絡專門負責這種事情的部門,前來解決,我還特意囑咐,要給那焦炭做一下基因鑒定。

  這時大雨收斂,唯有微微毛雨飄揚,瞧著村民們離去,我、雜毛小道、小叔、一字劍和慈元閣諸人站在湖泥地龍之墓前,恍然若失,那方怡詢問黃晨曲君,說黃伯伯,我父親在哪兒?

  一字劍眼神掃量了我們,沉吟一番,然后說就在這附近,我這就帶著你們前去。

  我們沒說話,倒是慈元閣少東家想一事,稟告一字劍,說想帶著我們一起前去見他父親,洽談合作事宜。聽少東家這般說起,一字劍的眉頭又是一皺,回望旁邊的田掌柜,那田掌柜知道這殺豬匠誤會了,于是言明了先前的商談協議,在知道我們此番前來,所求的不過是那龍涎液,并非要與他們搶奪真龍。

  一字劍稍稍安心,低頭想了一會兒,也無法決斷,只說便一同前去會面,等待方老友如何分說。

  諸事已定,剩下的可能需要宗教局的人過來收尾,我們沒有再在這個村中多作停留,而是出了村子,沿著湖邊朝著西邊摸去。大雨過后的道路泥濘,而淋透了雨水的我們也有些脫力,行走得并不順暢,何況還要輪番背著三具死在邪靈教手上的尸體,十分艱難。

  行了幾里路,一字劍也終于將于楊知修一戰留下來的暗傷給壓制住,告訴我們沿著湖邊前行,倘若看到水面上有燈光亮起,便停住,而他,則前去通知慈元閣的大部隊,再過來接應我們。

  此法最好,不必過急趕路,我們終于松了一口氣,緩慢行走著。

  這三名死者中的女性是方怡的伙伴,要擱在古代也就是丫環的角色,然而這個丫環長得秀美靈動,竟然比方怡還要好看,死了的確可惜。瞧見了這死去的伙伴,方怡終于沒有糾纏雜毛小道的心思,陪在背著那可憐女孩的田掌柜身旁,獨自垂淚。

  不過那慈元閣少東家雖然也神傷,但是卻頗為難纏,一直緊緊跟著我和雜毛小道,跟我們討教修行的道理,想知道我們為何能夠以這般的年紀,卻能夠有如此的成就。

  這所謂修行,無外乎“法、練、悟、行”四字,法為修行之法,練為意志勤修,悟乃參悟明了,行便是親身實踐,這是修行道路上不斷重復的過程,來不得半點輕巧,至于其他機緣,那便另算,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便是狗屎運如我,平日里也是勤學苦練,生死邊緣無數徘徊,方才有了一點兒底氣,很難三言兩語,就給說明清晰。

  這長話短說,卻也說了一個多鐘頭,正在我們走得疲倦的時候,前面有人喊了一聲:“燈、燈,湖上有燈!”

  正跟少東家有一搭沒一搭聊著天的我轉頭瞧去,只見薄霧攏紗的湖面上升起了十來盞燈光,正朝著我們的來路緩緩行來。

  那是一艘長船,既不是尋常漁民的那種漁船,也不是鐵殼機動的湖艇,更不是尋常用來運輸沙石的水泥船,而有些像是古代的那種大船,高高的船舷,雕閣欄坊,船面上還有艙室,不知能容多少石,側面伸出四只船槳,上面還有帆,頗為奇特。

  瞧見這船,少東家也有些激動,興奮地說道:“啊呀,我父親將常德老翁手里的寶貝都給弄來了,事情就順了!”

  慈元閣這邊的田掌柜從懷中拿出一支胡哨,啜嘴吹了三長兩短的哨聲,那船便反應過來,開始挑頭,朝著這岸邊靠來,靠近了些,方怡興奮地沖到湖邊,大聲喊道:“爹地,是我,方怡,我們在這里呢!”

  湖上的船也有了回應,讓我們在此稍等,不要離開。

  大船靠不了岸,那邊放過來兩艘小艇,不一會兒便劃到了近前,那領先的一艘小艇之上站著的自然是一字劍黃晨曲君,而稍后一艘,則站著一個梳著大背頭的矮肥中年人。小艇還沒有著岸,方怡便忍不住了,朝著那個矮肥中年人撲了過去,放聲大哭道:“爹地,嗚嗚,月月死了,李欣儒的俞越和兩位掌柜的也遭了謀害,他們被壞人給害死了……”

  這女孩哭得雨落梨花,那個矮肥中年人好是一番安慰,最后才苦笑說道:“早跟你說了,這一次來十分危險,九死一生,讓你別來,你偏來,看看,知道厲害了吧?”

  方怡猛地搖頭,說不,你和哥哥都來了,我怎么好在家里待著呢?

  這中年人便是慈元閣的掌舵人方鴻謹了,作為最會賺錢的修行門派首腦,他倒也頗有些商人氣質,行事十分周到,安慰了一番自家女兒之后,轉過頭來,與我們拱手問好道:“三位便是蕭應武、蕭克明叔侄,以及陸左兄弟吧,我剛才聽黃兄說過了,是你們救了我慈元閣諸位掌柜,和我的一對兒女,這情分我記下了,以后定當重報!”

  方鴻謹發出爽朗的笑聲,過來與我們握手。他的手掌寬厚溫軟,與我緊緊相握,還搖了一搖,瞧著十分熱情。

  我們三人之中,小叔是長輩,自然由他來答話,一番寒暄之后,小叔便提出了之前的話題,說我們此番前來洞庭湖,便是為了那龍涎液,如果大家目標差不多,不如合作,獲謀共贏,閣主你覺得如何?

  慈元閣閣主的笑容收斂了一些,沉吟不語,開始打量起了我們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