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三十章 仇人見面

  站在人群后面的我看著望月真人的臉,幾乎在慈元閣閣主說完這話的那一瞬間,就變得潮紅一片。

  望月真人有他憤怒的理由,那湖蛟不但剛剛咬死了他龍虎山三名子弟,而且還將他們出湖尋龍的船隊給攪得一團混亂,三條此刻翻了兩條,這仇怨比海還深,此刻見到有誅殺那湖蛟的機會,豈能錯過,然而慈元閣閣主竟然不聽他的招呼,延誤了時機,這對于發號施令慣了的他來說,怎么能夠忍?

  然而他雖然是滿肚子怒火,慈元閣閣主卻也不是善茬,憑什么望月真人吩咐了,他便要照做?他救了人,這已經是善行,然而望月真人在這里指手畫腳,一副把別人當作自家奴仆的高高在上,誰也犯不賤,為何要理會?有本事、有能耐,直接跳到那冰涼湖水里去,自個兒尋仇便是了。

  江湖人,你給我面子,我才會給你面子,不然,玩蛋兒去。

  兩人這番僵持著,那受傷頗重的湖蛟卻已然沉入了水底,借著周遭蘆葦蕩的掩護,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羅金龍看著那湖蛟消失,稟報道:“師叔,那蛟跑了!”雙方人都在眼瞪眼,彼此無言,而羅金龍這一聲卻正是打破了沉默,望月真人頭也不回,怒聲罵道:“禁聲!胡咧咧什么,我難道是瞎子么?”

  他雖然是在罵羅金龍,然而眼睛卻死死盯著慈元閣閣主,唾沫星子都噴到了對方臉上,擺明著是在指桑罵槐,慈元閣閣主再好的脾氣,此刻臉上也不由得浮現慍色。

  不過望月真人卻并沒有理會慈元閣閣主的不悅,而是緊緊盯著對方的眼睛,緩緩說道:“方鴻謹,你的船好,常德墨家的寶貝,讓人羨慕。不過你知道么,倘若剛才你答應將我們轉移上了你的船上,那么現在水里泡著的那八個人,就用不著死了。本來這件事情我也不打算與你計較,但是你太輕狂了,你知道么?倘若你能夠下令,讓這船銜尾追擊,將那條湖蛟給拿下,到時候少不得你的好處,可是你居然說不行?那好,我現在倒是想問一問你,水面上那八條人命,你倒是有個什么說法給我?”

  面對著望月真人的質問,慈元閣閣主啼笑皆非,臉上露出了忍俊不禁的笑容,他摸著自己的鼻子,搖頭說道:“真人,我敬你是江湖前輩,畢恭畢敬,也是為了日后好再相見,不過你也不能不講理啊?你們被那湖蛟糾纏,只是因為進入這片湖區,帶了不該帶的東西,與我何干?這些人的確可以不用死,但是你們堅持不放棄武力,他們都是死于你自己的執著,與我何干?我慈元閣不忍你龍虎山眾人葬身魚腹,施予援手,救了你們五人,誰知道換來的不是感激,反而是詰問,我倒也想問一問你,天下間,哪里會有這般的道理?”

  望月真人看著慈元閣閣主風輕云淡,字字針鋒,一點兒也不示弱,于是退后一步,環顧四周打量了一下,眼神變得格外嚴厲,哼聲說道:“所謂道理,不過就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我真的無閑暇時間來與你爭這口舌之利,事到如今,我只問你一句話,這八個人的性命,你到底怎么給我交代?”

  龍虎山殷鼎將、羅鼎全都是虎狼之輩,羅金龍是天下十大高手中龍虎山善揚真人的得意門生,最后一個青衣道人不知姓名,卻是望月真人第一個選擇救起之人,想來應該也是有一定本事的,這四人簇擁在望月真人身后,面色嚴肅,早已劍拔弩張。

  當然,他們四人并不算什么,這個胡亂挽著一個道髻的邋遢道人,方才是真正的威脅。

  我曾聽聞,能夠與茅山分庭抗禮的龍虎山,實力最為卓著者是那天下十大高手中的善揚真人,其次便是望月真人,掌教真人張天師卻屈居第三,可想而知,這個望月真人的實力,說不得也能夠跟茅山傳功長老鄧震東一個級別。

  也只有這般的高手,方才會有無視慈元閣整整一船人,質問這慈元閣閣主的底氣。然而望月真人氣勢凌人,慈元閣閣主卻沒有半分懼怕,瞳孔驟然收縮,里面迸發出碎玻璃一般的光芒來,接著從牙齒里一個字一個字地問道:“你要我如何交代?”

  望月真人沒有說話,回頭瞧了一眼,他看的是羅金龍。

  姓羅這小子倒也真是個機靈角色,知道自家師叔礙于身份,做不出強取豪奪的事情,那便只有讓自己來開口了,于是上前一步,肅聲說道:“死者已矣,說再多的漂亮話,都挽不回他們的性命,也消解不了我們悲慟的心情,而此刻我門中之人,還有許多在對面水域漂泊無依,我看你們這船頗大,不如便抵押給我們,讓我們用這船,去解救更多同門的性命,也好讓死者的在天之靈,得以安慰。”

  這小子不愧是個官二代,強取豪奪的幌子和由頭隨口編來,臉皮厚得都沒有紅一下,旁邊的田掌柜頓時就惡心得聽不下去了,指著這個家伙的鼻子罵道:“尼瑪隔壁,誰褲襠沒拉好,迸出你這么個玩意來?這種白眼狼的話兒,你也好意思說得出口,我都替你臉紅,我們辛辛苦苦將你們救上來,你們不但不感激,居然還想要謀奪我們的船?”

  被田掌柜的這番話語罵得狗血淋頭,羅金龍既不羞也不惱,而是回頭,朝著望月真人拱手問道:“師叔,你覺得金龍此番說法,可是在理?”

  望月真人撫須而言,說不錯,金龍你的意見倒是蠻有建設性的……

  聽著這兩人一唱一和,慈元閣閣主的臉色開始凝重起來。說句實話,一字劍不在,面對著望月真人這種頂級道門中的高手,他也感覺到有些吃力,一旦面前這幾個道士耍起流氓來,下了狠手,即使糾集眾人將其撲殺了,但只怕這船上受到波及死傷的,可不止一兩個。

  而就在這時,雜毛小道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大步走上前去,朗聲說道:“望月前輩,話可不是這么說的,閣主沒有下令追擊,一來是的確不便,二來是因為先前為了防止湖中水獸作惡,下了四根重錨沉底,短暫之間是移動不得的,所以即使追,也耽擱時間,趕之不及了。”

  雜毛小道一動,一直跟他在一起的我便也走上了前,望月真人瞧見雜毛小道和我,眉頭不由皺得緊緊,從嘴唇里面迸發出幾個字來:“是、你、們?”

  單單是這三個字的咬字力度,我便能夠感覺到望月真人對我們的積怨有多深。

  青虛是望月真人最得意的弟子,他一向視如子侄,也正因為如此,那家伙才能夠在龍虎山門口闖下那般滔天大禍來,然而上次因為我們,竟然逼得他不得不親自殺死青虛,清理了門戶。

  有人修道,到了至深處,心中只有天下大道,上體天心,下明至理;有人修道,卻因停滯不前,怨結不消,變得格外小心眼,望月真人上次便想趁著四下無人之機,將我們殺人滅口,以泄私憤,后來因為來了人,愛惜羽毛,所以才沒得手,此間再次瞧見我們,那臉上的肌肉都不由得一陣扭曲,牙齒咬得格格直響。

  可恨是恨,現在的我們可不是當年那兩個可以供他隨意轟殺的吳下阿蒙,今非昔比,望月真人也不得不重視,表情凝重,而雜毛小道卻裝作全然不知,說我們啊,勞煩您關心,我們也就是半路遇上了,方閣主這人也是好客,非要拉著我們前來觀賞這洞庭湖的“洞庭秋月”、“江天暮雪”,還說過冬的湖魚最是肥美,一定要嘗一嘗,所以也就厚著臉皮跟過來了。

  他閑扯一篇,然后才說呃,說正事,情況呢其實也并不復雜,對于發生在貴門身上的遭遇,我也表示遺憾,不過遺憾歸遺憾,您望月真人的名聲譽滿天下,我和我很多的小伙伴們都以能夠擁有一張你的符箓為榮,像你這樣偶像級的人物,沒有必要為了些許小事撕破臉皮,讓旁人說構陷于你,潑那些個臟水吧?

  雜毛小道到底還是有過靠嘴皮子吃飯的資歷,這一番言語又捧又打,弄得望月真人臉色鐵青,給架得半天也說不出話來。

  他拉不下臉皮,但是旁邊的羅金龍倒是個伶牙俐齒的角色,正要分說,我也上前,朝著這小子說道:“羅金龍,身為公職人員,一言一行都關系到國家的形象,你剛才那一番話實在是太過分了,立身、立言、立行,請自重!”

  聽到我的告誡,羅金龍不由得露出了幾分輕狂,哼聲說道:“少嚇唬人,等你們能夠出得了洞庭湖,再來教育我吧!”

  他這句話說得有些兇相畢露了,而望月真人的雙手也攏到了袖子里,可就在這時,船頂上卻傳來一聲幽幽的嘆息:“好大的豪氣啊,可是果真如此么,少年?”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