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三十三章 太極暈起

  慈元閣小公主身嬌肉貴,雖然天資聰穎,擅長廚藝小道,但鮮有下廚做飯的興致,便是她老爹也不曾飽過口福,所以剛才也顧及不得形象,難免露出了饕餮之色,然而今天她之所以這般積極,明眼人都瞧得出來,這是沖著雜毛小道的面子。

  小女孩兒年少慕艾,最喜英雄,雜毛小道這兩年聲名鵲起,耍得一手好劍法,特別是昨夜那一手風騷的神劍引雷術,簡直就是帥爆了,別說是旁人,便是一字劍都平輩論交,不敢妄語,如此威風凜凜,卻是將少女的春心給打動,為之彷徨,魂牽夢縈。

  然而雜毛小道伸手這么一擋,卻是有些生硬,方怡會錯了意,好是著急,不由得眼圈一紅,問是不是覺得不好喝?

  雜毛小道搖頭,說大小姐的廚藝驚艷絕倫,簡直可以稱得上是一門藝術,你沒看到我們幾個人的吃相有多難看,就像鄉下來的土賊,舌頭差點兒都吞進了肚子么?

  他說得有趣,方怡心情好了些,問那為何不喝這湯呢,是抓的走地雞,真的很補呢。

  她說的急迫,而雜毛小道摸了摸鼻子,說這湯好雖好,但功效終究有限,太多人分喝了,效果不強,這里面放的龍珠是昨日我們已經言明不要的,男子漢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丁是丁、卯是卯,從來不會失言,便也不想占這便宜了。

  瞧見雜毛小道分得這般清,方怡眼圈兒紅紅,而慈元閣閣主也勸說道:“蕭道長何必客氣,如今我們已經在同一條船上了,都是一家人,分這些東西,倒顯得太生疏了。”雜毛小道依舊搖頭不肯喝,我們也只得拒絕,旁邊的慈元閣少東家知道這雞湯里面放了龍珠熬制,也不肯喝,說他也不能誤了自己的言行。

  如此推托一番,方怡倒是發了脾氣,說愛喝就喝,不喝拉倒,于是把這湯給幾個掌柜的分了,還恨恨地罵道:“有本事,這些菜都別吃了!”

  雜毛小道是個疲賴性子,刻意又猛挾了幾筷子道碗里面來,說這可不行,那湯珍貴,我舍不得喝,但是這些菜卻都是美味,我可停不下來啊。他吃得狼吞虎咽,差一點兒都噎著了,方怡生了會兒悶氣,瞧見雜毛小道這滿嘴流油的臉,不由好笑,扔給他一張餐巾紙,說得了,你還是把臉給擦擦吧,不夠了再做,后廚食材多得是,沒有人跟你搶。

  這一餐是美味,一桌子有頭有臉的人,一來也是餓了,二來則為了討好方怡小廚娘能夠繼續做來吃,于是倒也沒有客氣,吃得盤兒光光,彼此一瞧,不由得都笑了起來。

  中餐完畢,自有人前來收拾桌子,然后沏上茶,談及了這兩人的情況,慈元閣閣主不無擔心地詢問我們,說昨夜與楊知修那背信棄義的惡魔拼斗,留下來的傷勢可曾好了一些?——其實除了最后與楊知修對拼受了些內傷,我們也只是有些脫力,多加休息也就無事,不過為了怕被慈元閣隨意差遣來去,雜毛小道還是說好了一點,不過連番大戰,多少也有些勉力,還需要多休息才是。

  我也點頭,說昨天之戰,黃大先生出力最多,受的傷也極重,不知道現在可曾好了一些?

  黃晨曲君點了點頭,說不過就是些互震之后的損傷而已,山人自有辦法,大家無需擔心。他說得輕巧,然而仔細回想一下,他昨日與楊知修交手之后的那慘白臉龐,便知道他應該還是受了比較重的傷害,不過至于現在已經回復多少,那就不得而知了。

  到底不是能夠交心的伙伴,一番試探之后,便不再言,而是談及了接下來的追蹤方向。作為最先發現真龍的人,坐館道人劉永湘這兩日一直待在一個獨立的房間里,依靠龍鱗與真體的那一絲聯系,給尋龍號提供方向,他告訴我們不遠了,說不定今天夜里,就能夠趕到真龍落腳之處。

  一條大澤湖蛟便能夠教陸地強大的龍虎山追得到處奔逃,那么倘若是遇到真龍,我們能夠降服得住么?

  對于這個問題,慈元閣閣主卻并沒有太多的擔心,真龍雖然在中華民族中的地位尊崇,但是終歸到底,它最終還是一頭生物,而非我們臆想之中的神靈,只要是生物,便會有著缺點和弱勢的地方,而他們此行前來,做了許多準備,可以說尋龍號就是為了真龍而制作的,而艙底一直有一位沒有露過面的供奉,姓魏,祖上唐朝魏征,曾經傳承過一套降龍之法,到時候倘若遇上了,也不必太過于慌張。

  說到這兒,旁邊的少東家笑著說道:“再說了,我們所要的不過就是一點兒龍須,那玩意就像我們的頭發,斷一點兒還可以長,真龍未必不會答應啊,是吧……”

  他這般說著,旁邊諸人也點頭應著,那個坐館道人劉永湘的笑容有些不自然,嘴角呈現三十度,上翹。

  飯后,船上諸人各行其是,而我們在甲板上待了一會兒,便返回了房間,加緊養精蓄銳。

  所謂周天運行,它可以說是一種物質上的移動,也可以說是一種精神意念之上的修行,當你全身心投入其中的時候,便會發現時間變得匆匆,如白馬過隙,難以察覺。常人只以為這修行枯燥無味,但很多修行者喜歡隱居在山間,喜歡辟谷,喜歡閉關,這都是因為修行上面所帶來的喜悅,帶給人們是一種不一樣的滿足感,那就是能夠自己了解自己,掌握自己,以及力量。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傍晚,船依舊還在行駛,鼓帆,但是船下還有槳在劃,撥動水聲嘩啦啦,我是被方怡的聲音吵醒的,她給我們熬了補元氣的藥湯,正在跟雜毛小道說著話呢,見我醒來,問我要不要也喝一點兒?

  我聞那中藥雖苦,但是卻還是有一股芬芳,想來船上懂醫的不少,肯定喝不死人,于是要了一碗來,喝一口,發現里面放了冰糖,倒也不是很難喝,于是一碗喝完又要了一碗,當做涼茶。

  此刻的方怡也是個自來熟的妹子,纏著雜毛小道說起我們的經歷,在人家的船上,也不好拒絕,于是雜毛小道便胡咧咧,胡亂吹噓起來,也沒有跟準數,我聽得有些暈,又怕方怡找我求證,我嘴笨露了餡,于是抹了一把臉,走出了艙房來。

  走出甲板,這時天色已晚,夕陽在遠山緩慢下沉,將湖面映得一片金色,而我們周邊則開始起了霧,朦朦朧朧,瞧不住多遠。湖上行船,最怕這種白霧,要倘若是瞧不清楚,碰上暗石或者擱淺,到時候極為麻煩,于是下意識地朝著前艙走去,然而有人拉住了我,回頭一看,卻是田掌柜。

  我問他這是怎么回事,他帶著歉意的笑容,咧著嘴,說他們在測算龍息,別去打擾,不過應該是要到了。

  我有些疑惑,這到了的意思,難道是我們已經到了龍穴?

  我瞧著田掌柜一臉神秘,不過卻也沒有什么解釋的心情,于是也不多問,朝著遠處極目遠眺,總感覺白茫茫一片朧紗中,似乎有一處比較特別的灰色,正在前方不遠處。

  方怡在我們房間待了半個小時,不知道怎么回事,出來的時候小臉紅紅,瞧見我望她,一跺腳,朝著船艙跑去。

  我有些發愣,瞧見雜毛小道也跟了出來,一副志得意滿的模樣,剛要問什么個情況,然而雜毛小道卻先露出了驚訝之色,指著我的身后問道:“啊,這是什么東西?”

  我回頭一看,卻見船頭所朝方向,迷霧中憑空出現一處島嶼來,呈現出品字狀形,南宮橘末,八重冰梅,出云鞍馬,滿島的蒼翠,峭崖上有一處處洞穴石窟,在湖中之島的上空,則有有五圈濃淺色系各不同的顏色,且如太陽周包裹,層各一色,濃淡淺深,璀璨奪目,有如日之周圍,發生重輪之勢,一圈之外,復套一圈,形形有極,星星有暈,模樣十分奇特,讓人心中免不得生出許多疑端來。

  瞧見那東西,我眉頭皺起,腦海里不斷地回憶起平生所學,就在我即將呼之欲出的時候,雜毛小道卻先我一步,將其說出了口:“太極暈!”

  太極暈,真龍穴,蓋兩儀、四象、八卦,至此方顯,如水到窮時太極明,囊括真龍至理出。

  我真的有些想不到,這周遭濃霧彌漫,航向偏移,常人哪能尋得此處,而我們在一陣恍惚間,竟然憑借著幾片龍鱗,尋到了這里來。幸福來的太快,著實讓人有些驚訝,這景象不但我們瞧見了,整條船的人都不由得歡呼起來,艙下力士更是奮力,鼓動船槳,朝著那山字形的島嶼行去。

  然而就在眾人興奮得難以自已的時候,船頭望風的田掌柜突然回過頭來,告訴我們:“不對,好像有人提前登島了!”

2條評論 to“第三十五卷 第三十三章 太極暈起”

  1. 回復 2015/03/19

    雪妖朵朵

    雜毛小道就是一個采花賊。

  2. 回復 2016/02/19

    看樂

    很好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