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三十八章 魔焰勢大

  砍瓜切菜,肆無忌憚地廝殺,這對于我來說已經不再是心理上面的負擔,特別對手是與我毫無瓜葛、陰寒惡毒的洞穴魔物,所以一番砍殺倒也十分酣暢淋漓,不知不覺,竟然朝著洞中逼退十數步,將剛才那用尸體堆積而成的馬其諾防線給遠遠甩至身后。

  我和雜毛小道的默契配合,簡直天衣無縫,戰線如壓路機一般往前碾壓,瞧得無塵道長和他門下眾嶗山道士都有些驚呆了,隨之而來的則是興奮,那無塵道長從懷中掏出一塊瓦藍玉圭,上面繪有八卦天機圖,口中高聲喊道:“陸左小友,你們且堅持三兩分鐘,待我將這鎮淵魔符引發,便可將諸般魔物給屏蔽于此內!”

  這話說完,他將手中那瓦藍玉圭往我們頭頂上空一拋,整個空間立刻亮如白晝,所有的黑暗都被藍光縈繞,有的魔物根本受不住這光線照射,身上開始冒出了滾滾黑煙來,而即便是能夠抵御的,情緒也變得極為暴躁起來,更加奮不顧身,你推我擠,朝著這邊狂攻。

  整個攻擊強度幾乎在成倍增加,我立刻感受到了強大的壓力來,這其一是前方之魔物,其二是頭頂之玉圭,兩相交疊,心頭沉重。

  那無塵道長好一派高人作勢,竟然旁若無人地念咒踏歌,教踩七星罡布,身上有青朦朦光華陡現,仿佛一座火山蘊積,一旦功成之日,這滔天魔潮便若土雞瓦狗之輩,生殺立奪。

  而正在我們滿心歡喜、以為勝利在望的時候,那道橫空而出的黑影打破了我們所有人的預料。

  首先領教到這黑影厲害的便是我,槍打出頭鳥,但見這一道黑影從洞中閃現而出,朝著我這邊倏然而來,一看便知道是把我當做了軟柿子來捏,我自然不肯示弱,鬼劍斬落前方幾頭魔物的頭顱,然后揮劍斬去,凌厲果決。

  但見那黑影拍起一掌,正好打在了我的鬼劍側邊之上,一陣巨力狂涌,我立刻有一種把握不住的錯覺,那鬼劍差點兒就要跌落在地——好強悍的力量!

  右手一蕩開,我的中門便大開,那黑影身高兩米有余,當胸朝我打來一拳。

  我下意識地用惡魔巫手去抵住,兩相接觸,感覺對面傳來一陣灼熱,腳下便站不住了,人朝著后面跌落而去。

  雜毛小道從我的身側倏然接上,而我在朝著后面翻倒在地的當口,借著頭頂瓦藍玉圭的光明,瞧見這黑影竟然是一頭人形魔物,長得頗有些像那矮騾子的放大版,渾身綠毛,尖嘴猴腮,手長過膝,皮膚上面有沙塘桔一般大小的密集膿包,胸口和下體等主要部位都有獸骨遮護,獨目,瞳孔是如昆蟲一般的復眼,呈卵圓型,兇駭莫名。

  這東西與雜毛小道交手幾個回合,一方攻勢兇猛,一方渾圓無漏,一時間呈現出糾纏僵持之勢。

  那人形魔物也不戀戰,身形一晃,竟然又朝著正在緊張念咒的無塵道長撲去。

  這憑空生出的兇物狠戾,雜毛小道和我一時都有些措手不及,便讓它鉆了漏子,一下便撲到了無塵道長面前。那老道瞧模樣宛若鄉間老農,一臉堆積的褶子肉,眉目輪廓都是那老實人模樣,然而出手端的兇狠,并不停止嘴中的咒訣,而是手掌一翻,朝著這野猴子胸口的那堅硬獸骨劈去。

  既然動了真怒,那便是下了狠手,一掌劈出,當下也有風雷之聲鼓動,轉瞬而至,擊在了那獨目綠猴子的胸口處——咔嚓!頓時就是一聲讓人牙酸的碎裂聲響傳來,它胸口不知名的獸骨立刻化作漫天骨碎,接著發達的胸大肌也遭受沉重打擊。

  倘若是常人,便如同我們一路尋來時所遇到的那些死尸一般,胸腔碎裂塌陷而亡了,然而這獨目綠猴子到底是通靈兇悍之物,竟然在一聲慘烈撕吼之后,不退反進,那過膝長手直接抱住了無塵道長,緊緊一摟,然后朝著身后翻滾而去。

  “師父!”

  “掌門師兄!”

  我身后傳來了一片驚呼之聲,那些養了些氣力的嶗山道士瞧見自家掌門真人被那獨目綠猴子給抱進了黑暗深穴中去,不由得都慌了神,睚眥欲裂,紛紛沖上來救援。我們瞧見此景,也暗感不妙,這獨目綠猴子瞧模樣應該是這群魔物的頭兒,實力卓著,也極為聰明,知道我們氣勢雖足,但并不長久,真正讓它們感受到威脅的,卻是那個不起眼的老頭子。

  無塵道長真氣鼓蕩全身,一身業技通神,被這般近身纏擊,自然不會任其施為,身子一左一右,稍微挪動一番,伸縮間,竟然掙脫出那綠猴子的控制,抽身反擊,將其全身拍出四五掌,每一掌皆有驚雷之勢,但聽那骨頭碎裂之聲如同火燒芝麻稈兒,噼哩啪啦一通亂響,十分清脆悅耳。

  眼瞧著那綠猴子即將慘死于無塵道長掌下,突然那兇物一直緊閉著的眼睛陡然睜開,萬千小眼組成的復眼往中間一凝聚,憑空生出無數虛無絲線來,將無塵道長的脖子連接,使得他的身子一僵,蓄不得氣力,而在下一秒,深不見底的黑暗中突然冒出一只巨大而虛無的手臂來,攤開的手掌比人都還大,一把便抓住了糾纏在一塊兒的無塵道長和綠猴子,往著深處倏然回轉而去。

  人……不見了!

  這什么情況?堂堂天下十大高手中的無塵道長,竟然被一只手給直接抓沒了?

  這場景讓所有人都驚呆了,然而我們驚訝莫名,對手卻并沒有停歇,雖然失去了如同獨目綠猴子一般的超卓魔物,然而其余雜兵卻煩不勝煩地直撲而來,如海浪,連綿不絕地拍擊著我們的承受底線。

  在與剛才那個擁有天生怪力的綠猴子拼斗中,我和雜毛小道用盡全力,難免肌肉酸麻,有些后力不繼,而又被那突然伸出來的大手給嚇倒,攻勢多少有些綿軟,與我們相反的是那七名嶗山道士,心切掌門,一時間氣勢如虹,朝著洞穴深處反壓了過去。

  攻守易勢,我活動了一下酸軟的右臂,看著這外寬內窄、呈現出漏斗形狀的石洞口,那源源不斷涌出的各色魔物,在頭頂依舊明亮輝煌的瓦藍玉圭照耀下,顯得格外丑惡。

  這種丑惡,是文字所不能描述的,未知代表神秘,也代表恐懼,瞧見這些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魔物,我心中已然明了,這哪里是那啥龍穴,分明就是深淵裂縫,而這些丑惡之物,必然就是從另外一個世界遺漏而來,而倘若如是,此遭前來洞庭,只怕是兇多吉少了啊!

  我們這邊稍一松懈,那七位悲憤欲絕的嶗山道士便有些撐不住了——他們都是一時之選,倘若是情緒穩定,或許還能夠結陣以待,然而現在這般各自為陣,朝前沖擊,一旦遇到阻撓,銳氣一瀉,立刻就變得更加疲軟起來。

  不多時,便有連續兩聲慘叫,兩位灰衣道人跌倒在地,卻是受了傷。

  無塵道長是救不出來了,只能期待他吉人自有天相,而我們卻不得不考慮后路,我稍一思慮,朝著那白格勒大聲喊道:“白長老,此地不宜久留,你們趕緊攀上山崖,這邊我們來斷后!”

  頭頂瓦藍玉圭依然懸空透亮,我至今也不會相信那十大高手之一的無塵道長就這樣身死魂消了,自然要做一回義士,雜毛小道并沒有意見,上前接應,那一干嶗山道士瞧見“義薄云天”的我們,不由感激得眼角噙淚,瞧著面前浩浩魔物,雖然悲憤,但到底沒有喪失理智,知道事不可為,于是一聲感謝,朝著洞口奔去。

  這七位嶗山道士一撤離,我們所面臨的壓力頓時就大了幾倍,不過值此關鍵時刻,也只有拼命抵擋,我再次激發鬼劍,橫劈豎砍,身形如電,倒是將大部分都留在了此處,止步不前。

  魔物洶涌如潮,我正拼得勉力,突然聽到雜毛小道高喊一聲:“他們走了,我們也撤!”

  這一聲宛若天籟,我且戰且退,而在即將退到洞口的時候,突然視線盡頭又出現一道綠影,朝著我這邊疾射而來。

  雜毛小道在我旁邊嚴防死守,早有準備,抬手一劍,朝著那道綠影射去,卻不想那家伙敏捷至極,身形微微一晃,便沖到了我的面前。咫尺之遠,我這才發現它并非剛才那個獨目綠猴子,雖為同類,但卻有雙眼,面目也更似人形,輪廓甚至還可以說稍有些美艷,胸口處獸皮裹兜,鼓鼓囊囊,想來是頭母猴子。

  這母猴子比公猴更加暴躁,雙手如花綻放,在我身前一陣撥動,竟然將我的鬼劍蕩開,朝著我當胸,一掌打來。事情發生得實在太快了,那母猴子手掌仿有千斤,一掌擊出,整個空間的氣息都為之一凝,我必無可避,心中苦笑道:“死了死了,難道我陸左,今天就要死在這兒了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