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四十章 森林之怒

  我胸口光華大亮,一股沁透人心的綠意充斥在視野里,照得我通體舒泰,剛才拼斗時產生的暗傷以及大量停滯在身體里面的肌酸,在這一刻竟然消失了許多。

  胸前巨大的力量將我朝反方向彈開去,我下意識地一摸胸口,并沒有感覺受到多大的傷害,正疑惑間,卻見一張如花似玉的俏麗小臉出現在我面前,在我身上嗅了嗅,精致的瑤鼻皺了起來,突然笑了,說陸左,行啊你,連一個毛都沒有蛻化完全的通臂猿猴都敢勾引,你都對這猴子做了什么?瞧瞧,人家都打上門來了吧?

  我翻身而起,瞧著面前這個美嬌娘,不由得大喜過望地喊道:“小妖,你醒了?”

  小妖長長地伸了一個懶腰,慵懶地說道:“啊,好舒服。一場人生一場夢,小娘我不過就是睡了一個晌午覺,怎么就變成了這個樣子,唉,你們兩個糙老爺們,整天就知道招蜂引蝶,還真的是不讓人省心啊!”

  這話兒還沒有說完,一道綠影便出現在了小妖身后,張牙舞爪,我嚇了一大跳,大聲喊道:“小妖,小心身后!”

  小妖早已察覺,后發先至,回手一掌,與那母猴子對拼一記。

  兩掌交疊,整個空間都為之一震,母猴子翻身朝著后面躍開,而小妖則跌進了我的懷里,然后借力一翻,將我蹬倒在地,她自個兒反倒懸空浮起來,皺著眉頭說道:“這靈界往生河邊的紅樹林里,一方霸主通臂猿猴,怎么突然蹦出來了,這兒是哪里啊?”

  “洞庭湖!嗨,小妖妹妹,好久不見了啊,越來越漂亮了,來,蕭叔叔抱抱!”雜毛小道笑嘻嘻地湊了上來,他這邊調笑著,手上卻沒有半點兒馬虎,劍指勾動,天生石拱橋上面燃燒的火團沒有一個能夠沖將過來的,通通沖不到一半,便被雷罰挑斷腳筋,直接跌落山崖去。

  “抱你個頭啊!”小妖并不理會這個想占便宜的怪叔叔,而是凝神看向了如青蛙一般蹲身在前方的綠毛母猴子,四目相對,眼神里充滿了殺氣,頭一偏,低聲輕語道:“陸左,這些東西到底是從哪兒冒出來的啊?”

  我苦笑,說都是從對面懸崖內側的洞中突然冒出來的,怎么,你認識這些東西?

  “矮騾子、恒河短鱷、軟地沙蟲、冥界狗頭人……我的天,特別是那通臂猿猴,難道下面有空間裂縫么,竟然將這東西都給卷出來了?”

  小妖這邊驚訝地報出這些魔物的名號,我們心中又驚又疑,驚的是這些聽都沒有聽說過的魔物,的確與我們不是一個層面的,疑的是這些東西小妖竟然也都認得,那么她又是什么來歷呢?

  然而不待我多想,小妖指著那頭殺氣騰騰的母猴子,語氣沉重地介紹道:“通臂猿猴,這個你們或許還會有一些認識——在你們的神話故事里,它可是能與靈明石猴孫悟空、六耳獼猴所齊名的靈界物種!”

  通臂猿猴?

  我心中一震,《西游記》中如來曾言:“周天之內有五仙,乃天地神人鬼;有五蟲,乃蠃鱗毛羽昆。非天非地非神非人非鬼,亦非蠃非鱗非毛非羽非昆者,又有四猴混世,不入十類之種。”這里面指的四猴,分別為靈明石猴、赤尻馬猴、通臂猿猴和六耳獼猴,各有本事,單說這通臂猿猴,吳承恩的評語便是“拿日月,縮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一等一的大力金剛。

  此乃神話,萬萬做不得準,也參考不得,然而小妖的話語卻讓我三觀盡毀,下意識地說道:“這西游記中的事情,你不會想要告訴我都是真的吧?”

  “那個自然有許多夸大之處,不過我倒也無法作評判,世間之遼闊廣大,又豈能三言兩語所能提及?只不過這通臂猿猴確有其種,它是靈界往生河紅樹林里的王者,呼嘯山林之輩,當年悉達多顯圣,神游靈界時曾被其所驚,降服了幾個帶回了人間護法,作號古布賈,有搬山平地之能,不過因為性情實在太過于暴躁,后來被放逐至荒蠻之地,不久便病死其中。它是金剛猿的先祖,而你那便宜師叔王洛和所弄得猿尸降,取材便是金剛猿……”

  小妖這番娓娓道來,我心頭震撼,難怪我感覺這頭猴子難纏到了極點,原來竟然是能夠載入神話傳說和佛經中的大妖啊。

  旁邊的雜毛小道朝著前方拱橋斬出一道虹光凝聚的破空斬,劍氣縱橫之處,空間扭曲,那些魔物竟然直接給吸入內里,不知所終。不過即便如此,依然抵不過這洶涌狂潮,于是朝著我們招呼道:“敵人兇猛,先退回船上去,要不然光這頭猴子,就可能要了我們的性命!”

  此話方一落,那綠毛母猴子仿佛能夠通得人言一般,張開嘴,露出一口森嚴白牙,喉嚨里發出了讓人毛骨悚然的尖嘯之聲,而手上則抓著一塊籃球般大的碎石頭,身子便如同一顆炮彈,朝著我們這邊沖來。

  那綠毛母猴子雖然是那傳說中的勞什子通臂猿猴,然而為了不讓小妖看輕,我卻也是鼓足了全身氣力,在陰陽魚氣旋的帶動下,朝著它奮力斬去。母猴子果真是狡猾之極的畜牲,瞧見我箭步前沖,手中那鬼劍陡然長出了好幾尺,氣焰飛漲,恐拼將不過,便直接朝著我這邊扔擲石頭過來。

  那石頭宛若流星,力大勢沉,我惟有將鬼劍一絞,把這飛來的石頭給挑飛而去,然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刻,那母猴子身子一晃,朝著我心窩子掏出一拳來,正好搗中了我胸口處的震鏡。

  這般巨力轟擊,我自然抵受不住,喉嚨一甜,一口鮮血便噴出了嘴里,人朝著后方跌落而去。

  瞧見我被那母猴子施了詭計,跌落在地,旁邊的小妖頓時就炸毛了,口中一聲大喊:“賤人,你竟敢打我家陸左?”

  她身形一晃,人便沖到了通臂猿猴的面前,抬腿便踢。

  這一方是高不過一米三四的美貌少女,細胳膊細腿,另一方則是兩米巨獸,一身毛茸茸的蠻子肉,然而小妖卻渾然不懼,身上發出了微微的熒光,通體呈現出玲瓏玉質,與那母猴子一白一綠,混成了一團兒。

  體型相差巨大,然而一方力拔山兮氣蓋世,一方通體金玉難捱身,竟然打得難分難解,旁人插手不得。

  然而這邊打得狠厲,那些從懸崖山壁中間爬出來的諸番魔物卻因為嶗山長老白格勒那一把火的熄滅,終于形成了最洶涌的獸潮,先前在洞中瞧見的那些龐然大物也都攀爬上來,有的沖過石拱橋,有的擠不過,則直接翻身下了山澗,準備從下面再爬上來。

  這般密密麻麻,怕不得有成百上千頭,時而有黑色甲殼的反光映入眼簾,瞧得我們心中一陣發麻,不由得想著:“難道我們就這般的,要葬身于此處了么?”

  纏斗了好一會兒,小妖最終敵不過那頭綠毛母猴子的恐怖力量,被一拳砸落在了我左邊四五米處,像一只破布娃娃,頹然跌落在地上,瞧得我心中一疼,正想上前去扶她,卻不料這小狐媚子舉起了左手,對著天空伸出。

  在她的手掌之上,有一顆碩大瑰麗的藍寶石,在這一刻發出了璀璨奪目的光芒來,這小狐媚子輕蔑地看著那頭洶涌沖來的綠毛母猴子,嘿然笑道:“只知道賣死力氣的憨貨,你不知道小娘就是在等著你的這些雜魚小伙伴兒都沖上來么?哈哈哈,你以為小娘這些天是白睡的么,讓你瞧一瞧小娘真正的厲害吧——森林之怒!”

  小妖幾乎是在用嘶吼一般的聲音在怒喊,她全身先是一片瑩白如玉,而在瞬間,就變成了如極品翡翠一般碧綠晶瑩,然后那所有的綠意都朝著手中那藍寶石倏然涌去,當那所有的綠色都注入道了藍寶石里,而小妖則恢復了全身黯淡的肉色之時,那頭魁梧母猴子也終于騰空跳躍到了小妖的上方。

  它那幾乎成噸的體型倘若依勢碾壓下來,只怕沒有什么誰能夠抵御,然而就在那一刻,整個世間仿佛都陷入了靜止狀態。

  很奇怪,時間仿佛在這一刻停住了,似乎在等待著一個重要的時刻來臨。

  我們頭頂上烏云驟散,露出了半點月牙兒,照耀在這黑暗的大地上,我緊緊抓著鬼劍,身子都已經朝著那邊沖去,然而思緒卻莫名停留。

  一股恐怖而充滿生機的力量在腳底下顫抖,力量積蓄到了極致,終于在我們所有人的腦海中,同時響起了一聲嫩芽鉆出泥土的聲音來:“噗……”

  這聲音還在腦海里回蕩,而小妖手中的那塊晶瑩剔透的藍寶石宛若太陽,碧綠的光線以此為中心,向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去,與此同時,七八根滿是荊棘的粗壯藤條從泥土中倏然竄出,那頭還停滯在空中的兇惡母猴子給一下子緊緊攥住,將其團團包裹,化作一個巨大的藤繭。

  而就是在在這一刻,周遭的林木植株仿佛都瘋狂起來,拼命搖動著紙條,無數手臂般粗壯的藤條從泥土中竄出來,將那些來自不同世界的魔物給緊緊纏繞住,然后以無可抵御的力量,猛然一勒,嘩啦啦,血肉飛濺。

  瘋了,瘋了,整片山頭的森林,在這碧綠光芒的照耀下,發瘋了!

2條評論 to“第三十五卷 第四十章 森林之怒”

  1. 回復 2015/03/19

    雪妖朵朵

    濺人!你竟然敢打我家男人。

  2. 回復 2016/03/16

    荊棘之興婕拉

    這不就是花女的R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