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四十五章 師從李道子

  朵朵是鬼妖之體,餐風飲露,分食些輕靈之氣,一百年都不會有饑餓感,然而麒麟胎身孕育而出來的小妖,理論上雖然也不需要進食,然而食物是上天對于人類的饋贈,那美食果腹,唇齒留香的美妙感覺,是每一個生命所不能夠忘記的,這既是一種生理上的需求,也是一種心理上的需求,這一點小妖跟常人幾乎沒有什么區別,故而長睡數月有余,難免會肚子咕咕。

  小妖既然叫餓,我們便加快了速度,很快便洗完熱水澡,換好衣服之后,來到了前艙。

  慈元閣少東家此刻正在跟留守諸人講起了剛才的遭遇,峰回路轉、抑揚頓挫,口沫飛濺間,仿佛有當年單田芳老師的風范,周圍的群眾也頗給面子,聽得一陣又一陣的驚嘆,那叫一個應者如潮,等我們走進船艙的時候,眾人紛紛上前來打招呼,言語之間,似乎更加熱切了。

  小妖不理這些家伙,徑直走到花雕圓桌前,捂著咕咕叫的肚子,有氣無力地喊道:“陸左,我們啥時候吃飯啊,小娘我都要餓死了……”

  這小狐媚子即使耍性子都是那般可愛,慈元閣閣主瞧見了小妖,居然恭敬地問道:“小姑娘,剛才山崖上面的那一場風波,可是你鼓弄出來的?”小妖扁著嘴,不管不顧,捂著咕咕叫的肚子,說我要餓死了。

  她不回答,然而慈元閣閣主何等厲害的眼光,自然瞧出了幾分,聽到小妖在這兒叫餓,便趕緊叫大家回到桌面上來,吩咐開席。

  小妖不愿跟這一大堆成年人一塊兒同桌,主家便安排在旁邊弄了一個小桌,讓她和朵朵擱旁邊吃。

  菜肴依舊是慈元閣小公主、美廚娘方怡親自下廚做的,花樣繁多,味道鮮美自不必言,那一缽“霸王別姬”熬煮了三四個小時,開蓋的時候,整個艙房都洋溢著騰騰的湯氣,以及食物的美妙味道,讓大戰之后的我們,感動得淚水都快要流了下來。

  大家都是修行中人,瞧見我們原本三個人,上了一回島卻變成了五個,眼力強的還能瞧個隱約大概,或者已有聽聞,眼力弱的便是懵懵懂懂,不過都不會問,裝作尋常。

  方怡一開始瞧見小妖也是頗為驚訝,這女孩兒不比朵朵那四五歲、懵懂可愛的模樣,十二三歲的少女已經抽條兒了,長相精致漂亮,尤其是身材發育得比自己還好,大受威脅,不過后來瞧見小妖根本就只是黏我,而對她的目標頂多就叫一聲“雜毛叔叔”,于是這才放下心來,也不上桌了,在旁邊小桌子陪著這兩個可愛女孩兒。

  今天與宴的少了留守岸上的焦、田兩位掌柜,略有些少人,大家宴前,先將杯中酒舉起,祭奠一下在崖頭救少東家被那綠毛母猴子殺害的齊唯羽,將酒灑落在地上之后,第二杯酒,慈元閣閣主便建議敬我和雜毛小道。

  對于少東家來說,我們的確有救命之恩,不過在我們看來,不過是求生之戰而已,桌上的湖鮮菜肴洋溢著勾人食欲的香味,我們也不多推辭,一杯飲盡,然后開始專心吃菜。

  激烈的戰斗是最損耗體力的,急需能量補充,所以我們倒也不客氣,好是掃蕩一番,吃了個半飽,這才稍微停下筷子。而這個時候,黃晨曲君開始談及了他在西島邊的發現來——先前我們一同登島,一字劍騰空飛躍而走,我們只以為他提前上了山,卻不料他直接繞過中島,到了右面的西島處。

  那是一片占地頗廣的水生樹林,在那兒,一字劍遭遇到了龍虎山的道士。

  “善揚、望月,還有同輩三個師兄弟,下面二代弟子十個,三代弟子不計,他們這一次前來,看來是鐵了心地要奪取真龍了!”黃晨曲君談及龍虎山的陣容配置,一桌人都齊聲吸了一口涼氣,沒想到龍虎山居然下了這么大的血本,幾乎都將龍虎山天師道門給搬空了小半,現在就只剩一個張天師,在門中撐起場面了。

  其實這也可以理解,龍虎山與茅山這二十年來,就宛如冷戰時期的美蘇,從朝堂到江湖,一直都在爭奪龍頭老大的名頭,現如今那陶晉鴻因黃山龍蟒而成就了地仙,而他善揚真人卻沒有,自然是緊張不已。

  要知道,陶晉鴻這個地仙可不像青城、昆侖棱格勒峽谷以及其他幾處地方,那幾個兵解而成的偽地仙一般不值錢,近百年以來,除卻那些遁世不出、生死不知的神秘圣地,如同陶晉鴻這般的有名有號的,天下間也就只有獨一份。

  雖說成就了這陸地神仙之位后,主要的對手已然不是人,而是天,上體天心,平靜無為,終年遁化于塵世之外,尋常難有出世,但這玩意便如用作威懾的核武器,我不一定要用,但一定要有,所以陶晉鴻出關,最為著急的,恐怕就是這龍虎山了。

  這個道理大家都懂,所以龍虎山的急迫我們也能夠明白。不過明白歸明白,但是倘若他們嫌我們是成功路上的絆腳石,想要將我們給一腳踢開,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兒了。

  慈元閣閣主在黃晨曲君說完之后,作了總結,說陸地之上,我們肯定是弄不過龍虎山的,所以也最好別招惹,實在不行,大家上船,揚帆遠走,他未必能追得上來。當下也吩咐劉掌柜船上也要保持戒備,防止對方起了詭心,過來偷船。

  說完這些,旁邊的朱掌柜不經意地問起來,說蕭道長今天好像收了些好貨,不知道能不能拿出來,給大家鑒賞一番啊?

  朱掌柜說的好貨,自然說的是通臂猿猴的一身筋骨皮肉,慈元閣的人又不是傻子,這么一大包東西送到船上來,他們怎么會不知曉?雜毛小道小口喝著鮮美的團魚湯,聽到這話,先是一愣,繼而笑了,說哦,對啦對啦,所謂橫財,見者有份,我倒是忘了這個道理,一會兒朱掌柜隨我回房,我分你三成,如何?

  按道理,這通臂猿猴是我和小妖合力斬殺的,戰利品自然沒有慈元閣的份,不過我們乘坐的畢竟是人家的船,這搭伙過日子,人在屋檐下,分個三成也還算是慷慨。

  瞧見雜毛小道這般說,慈元閣閣主在旁邊微笑,擺手說這可不行,東西是你們自己弄來的,我們哪有分享的資格?朱掌柜的意思是,這些東西不知道你們需要不需要,倘若用不著,你也知道,我們是一個商業機構,有專門的符箓師和制器師,可以幫忙代銷,也可以高價收購——只要東西好,價格不是問題。

  慈元閣閣主這一番話說出來,我們便知道他的眼力極好,畢竟是常年跟這些材料打交道的商人,隔著袋子都瞧出了端倪,于是才有此問。

  我們不知道慈元閣此番詢問到底是有著什么樣的目的,不過雜毛小道并不愿意出售這么好的材料,略一沉吟,緩慢地說道:“符箓、制器之道,小弟倒也是略懂一二……”

  “哦,這樣啊……”慈元閣幾個掌柜不以為然,敷衍地點了點頭。

  其實既入修行門中,有哪個不會些符文繪制的手法呢,便比如我,那諸番靜心、養氣的符咒,也能畫上幾張,保人平安富貴,然而各人天賦有限,能夠在符箓這條路上走得更遠的,卻實在稀少之極。朱掌柜在慈元閣負責的正是符箓業務,最是上心,猶不死心地繼續問道:“蕭道長既然懂行,便知道符箓師的稀少和難得,我們慈元閣有幾位全國有名的大師,倒是可以給你介紹的……”

  聽得這人步步緊逼,雜毛小道略為有些不喜了,不動聲色地喝湯,而我瞧在眼里,便淡淡地說道:“無妨,老蕭在符箓、制器上面的技法,師從的是茅山前輩李道子,自成一系,無需再參考旁人啦。”

  我說得淡然,然而這花雕木桌旁邊的眾人皆震驚了,朱掌柜手中的筷子甚至都直接掉了下來,一雙眼睛瞪得滾圓。

  這尷尬的沉默足足持續了好幾秒鐘,空氣里靜得都能夠聽到針落的聲音,慈元閣閣主最先回過神來,激動地喊道:“你說的,可是人稱符道最天才,天下第一符王的李道子、李真人?”

  席間的氣氛瞬間變為熱烈,那些家伙的目光都仿佛看見了極品美女的色狼一般,色迷迷、火辣辣,雜毛小道也端著架子,淡淡地點頭說是。

  他的確定引發了慈元閣諸人好是一番如潮的馬屁,這個崇敬地贊嘆,那個又難以置信地猜測,慈元閣閣主也深情地回憶起了當年老閣主與李道子的交情,慈元閣初年便是得了李道子十張精品符箓壓箱底,方才得以崛起的……

  這一餐飯吃得頗為長久,席間慈元閣閣主纏著雜毛小道達成了供貨協議,定時給他們提供一些符箓,他們這邊則重金收購。

  飯后,一字劍登島,去營地照應,而我們則返回了船艙來,沒過多久,外出而歸的虎皮貓大人,也回來了。

2條評論 to“第三十五卷 第四十五章 師從李道子”

  1. 回復 2014/01/29

    冰寒于水

    天天看更新,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哈哈。

  2. 回復 2015/01/28

    虎皮貓大人

    樓上傻波依,不解釋。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