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四十六章 暴風雨的前奏曲

  虎皮貓大人與小妖好久沒有見面了,這不見就掛念,一見面就掐,一語不合,便好是一通吵鬧,不過肥母雞最終還是敵不過自家大姨子,敗下陣來,掛著免戰牌,悻悻地叫嚷道:“媽蛋,大人我只是太累了,懶得跟你這小娘皮計較而已,算了、算了。”

  小妖驕傲地掐腰,說好你個肥母雞,裝什么大尾巴狼,惹火我了,把朵朵拐走,讓你們著急死去。

  小妖這一句話說得虎皮貓大人頓時就蔫了,恨恨地望著小妖,搖頭,說得,這妮子越來越厲害了,以后可真的沒人管得住了。

  一番喧鬧過后,虎皮貓大人一邊吃著我們給它帶的龍井茶葉,一邊聽我們給它敘述入夜的遭遇,不時點頭,完了之后,它點了點頭,說如此說來,當年的洛十八,應該就是葬身此處了。洛十八葬身此處,這是肯定之事,只不過他到底是死于真龍之口,還是在那空間裂縫中與那些深淵魔物戰死,這就只能是一個謎團了。

  不過逝者已矣,雖然他或許是我的上一世,但是身為陸左,我并沒有太多尋根問究的心思,于是便撇開不談,論起了此次前來洞庭湖,最根本的目的來。

  虎皮貓大人說道:“龍涎液乃遠古真龍血肉精華凝聚而成,生于地脈之間,少數會涌現在地表之上的,早就在數千年前就給人探尋采集枯竭。不過這島嶼在洞庭湖深處,外有濃霧環繞,迷宮轉移,既然有那太極暈在,真龍之所已經確定無疑,那么說不定便能夠在島上,找尋得到。”

  大人如此說了,那么接下來的這幾天,我們可能就要逛遍這座湖島的每一寸土地,盡量能夠將那珍貴稀有的龍涎液,給找出來。

  眾人集聚一堂,除了肥蟲子,倒也都到了整齊,小小艙房熱鬧無比,不過雜毛小道也開始忙碌起來,準備趁著這一晚寧靜的時間,趕制出些許能夠拿得走出手的符箓來。

  我之前說過,這畫符看似簡單,其實頗為繁復,光準備工作便需要擺香案,上香,請神,事先凈身,又凈手,凈口,凈筆紙墨硯臺,諸般赦咒禱告完畢之后,取筆一揮而就,噴上法水,再禱告,再頂禮、送神,缺一不可。

  畫符之道,在于溝通天地與神靈,在于誠信——誠則靈,天地動容,信則明,法力無邊。

  初學的畫符者,需通過以上諸般繁復的儀式,來讓自己全神貫注、心靜如水,然而如雜毛小道這般能夠凌空畫符的高手,卻無需那么復雜,而且材質是骨片,更與尋常紙符無關,只須用趁手的刻刀依著這根骨頭的特性,篆刻出適當的符文導槽,然后使用朱砂、獸血、凈水、金碎等諸多混合之物,蘸滿符筆,運力一筆而成,這便是所謂的“一點靈光即是符”中的先天符。

  這里面涉及許多秘而不宣的玄妙道理和古怪講究,里面甚至還有傳承自李道子的不傳之秘,雜毛小道雖然不避諱我,但也沒有跟我探究太多,于是我了解得不多,饒有興致地瞧了一會兒,見他行動雖然不受打擾,但太過緩慢,難得這家伙如此跳脫的性子,竟然能夠靜下心來,跟個小姑娘刺繡一般精細,也實在難得。

  雜毛小道忙忙碌碌,積極備戰,我們也不好吵他,于是約束了朵朵和小妖,大家都開始盤腿修煉起來,一時間房間里充滿了各種氣息,炁場潮汐疊加輝映,讓人感覺振奮神奇。

  盤腿坐在木床之上,恰好在窗邊,那弦月牙兒在中天高掛,而我則閉目,靜靜地行著周天之數,將被迫吞服下的那猴腦兒消化,使得里面蘊含的精華和力量分解,為我所用。

  仔細算算,今天一戰雖然艱辛,但是我卻也有不少收獲,撇開小妖醒轉這事兒不說,就我個人修行而言,死去的那些魔物,身上游離出來的力量集附在了我的惡魔巫手之上,使得它變得更加強大,更加克制諸番魔物。

  除此之外,坦白說那猴腦病并不好吃,但到底還是能夠寫入佛經與傳奇話本中的物種,隨著周天運行,我能夠感覺到那一股恐怖的力量已經緩緩沉淀在了我的氣海之中,被那陰陽魚氣旋不斷度化,相信假以時日,我的力量一定會更上一層樓的。

  到了那時,嘿、嘿、嘿……

  還有便是巖洞之中的那個死人,以及文字,將塵封已久的往事一幕一幕揭開,當年洛十八落難于此,而我又神奇地也來到了此處,如此一聯系,我還真的有些不敢想,只感覺那造化太弄人,命運是如此的神奇,一切仿佛都是命中注定的一樣。

  修行日短,時間匆匆,一夜無話,次日清晨我醒轉過來,天色未亮,房中燭燈如豆,一地的骨渣沫子,微微昏黃的光芒照耀著雜毛小道那張堅毅而又專注的側臉,一雙眼睛炯炯有神,渾然不覺旁騖,只是緊緊盯著自己手中的刻刀,一筆一畫,是如此認真。

  他的眼中只有刀,只有接下來的符文,那便是他的全世界。

  我坐直身子,伸了一個懶腰,問他:“一夜沒睡?”

  雜毛小道點了點頭,目光不移地說道:“嗯……差不多吧,中間倒是打了幾回瞌睡。在你左手邊有三塊骨符,分別刻得有落幡咒、九星神咒、殺鬼咒,用法你應該明了,收著吧,危急時刻就用,多少也能夠增強一些戰斗力。”

  我點頭,將這三塊經過去蕪存菁、只有嬰兒巴掌大的白骨拿起來,瞇著眼睛瞧了一下,里面的符文流暢自然,結合著獸骨本身所蘊含的強悍力量,充滿了神秘威力的氣息,晶瑩剔透,造型別致,仿佛藝術品一般。

  收起猿骨符箓,我跟他閑聊幾句之后,便出了門,此時湖風吹拂,天色拂曉,東方有金色的陽光逐漸生出,倒是一片勃勃生機,也將我心中的陰霾全掃。

  在我走向尋龍號前方甲板的時候,意外碰到了慈元閣小公主,她手上端著一個托盤,上面都是空茶盞,瞧見我,便過來道早安。我問她這么早就端茶送水的,做什么?方怡打著哈欠,說她父親、劉叔叔和魏道長三人在房間里觀察尋龍儀,推算了一夜,她怕他們困倦,于是早些起來,熬煮了些參茶,送給他們養精神。

  說罷,她想起來了,說路過我們房間的時候,瞧見里面的燈光好像也是一夜沒息,是不是也熬夜了?

  我伸了一個懶腰,說我呼嚕呼嚕睡得香,老蕭倒是畫了一晚上的符,請鬼請神,一夜忙碌,你若是還有參茶,一會兒給他留點。方怡“哎喲”一聲,心疼得不行,非得現在就要送過去,我攔住她,說畫符之事,最怕打擾清靜,我還好,你若去了,他哪里還有心思?

  我這話說得巧妙,這小妮子一下便聽出了弦外之音,俏臉上泛起紅暈,說是么,他的心會亂?

  這事跟我半毛錢關系都沒有,于是胡口吹噓,說那當然,他這一夜不休不眠,還不是為了討好你父親歡心,好盡早交了差事?你若過去,他心思走移,那便什么活計都弄不成了,天還早,你先歇著,一會兒他完工了,再給他喝便是了。

  方怡聽了我的話,歡天喜地地回房休息去了,而我則下意識地朝著慈元閣閣主的艙房瞧了一眼。

  按理說,既然大家是同舟共濟,自然要開誠布公,相互之間沒有距離,然而慈元閣閣主尋龍之事,從來都沒有讓我們參與,總是在艙房中密議,這里面若說沒有貓膩,我還真的不敢相信。

  不過我就算不問,從昨天慈元閣對待那袋子猿骨的態度也能夠猜得出來,他們計劃得如此周全,還請來了天下十大高手之一,所圖的,未必只是那一縷龍須。入寶山而空手歸,常年在商場上跌爬滾打的慈元閣閣主應該不會做這等蠢事,只是瞞著我們,甚至好像連自家兒子都瞞住了,這就有些可疑了。

  當然,屠不屠龍,這終究與我無關,我裝作不知,在船頭甲板與值班水手招呼之后,自顧自地施展起固體之法來。

  此乃拉伸筋骨、強身健體的手段,一套固體之法下來,太陽生出,眾人皆已起床,雜毛小道收拾完畢,喝了參茶之后精神抖擻,與我對練了一番搏擊技,然后與慈元閣眾人用過早餐。

  末了,大家一起商量起今日之事來,決定分兩撥人馬,一撥由一字劍帶領,與少東家一起,前去與龍虎山道人會晤,協商一下,看看能不能達到一致;另外一隊,則有我和雜毛小道、坐閣道人劉永湘、田掌柜一起,開始搜尋龍穴之處。

  至于閣主,還是坐鎮其中,給大家守這退路。

  此行商議周密,然而正待分批乘小艇登島的時候,對面突然傳來了消息:岸上駐守的焦掌柜,失蹤了。

1條評論 to“第三十五卷 第四十六章 暴風雨的前奏曲”

  1. 回復 2014/05/13

    大漠孤煙

    不錯,年輕有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