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四十九章 高手相較,從來一招

  雜毛小道從頭至尾都沒有動過一下,即便是在望月真人集齊十來張符箓的威力,一起凝發,射穿他胸口的那一刻,他都沒有動彈,呼過一聲痛。

  望月真人的符箓是如此厲害,凝聚著各種不同類型符箓的威力,瞬間激發出的那一道堅不可摧的金光,別說是常人,便是是那真龍,想來只怕也難以抵擋。說起來,雜毛小道目前還真的抵擋不了這樣強度的金光臨體,哪怕是躲閃,都閃不過。

  然而閃不過就不用閃了,天下間哪里有這般的道理?

  我們所有人都驚呆了,便是身為當事人的望月真人,在那一霎那間也有些發愣。

  其實此番比試,倘若是雙方各施絕技,望月真人將雜毛小道給殺了,旁人雖然也會說他不要臉,長輩欺負小輩,不過卻也挑不出什么刺來,畢竟雙方都同意了,算作已經有了約定;然而雜毛小道從頭到尾都沒有動彈,連反抗都沒有,那他望月的罪過可就大了。

  這尼瑪哪里是比試,分明是殺戮啊,有這樣長輩欺負小輩的么?

  若這樣論起來,陶晉鴻也有了借口,下山來追殺望月,誰也不能攔著,便是他善揚真人在,也不敢多說半句,要不然就順帶著一起滅了——地仙的確是得上體天心,下依人勢,但并不代表別人好欺負,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你還真的當人家是軟柿子?

  望月真人瞧著面前這茅山高足就這般地被自己直接轟殺,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一絲后悔來,意志一陣恍惚,忽然聽到身后小天師一聲大喊:“師伯,小心身后。”

  身后?

  望月真人分了神,當感覺到身后勁風一去起的時候,方才反應過來,朝前滑了幾步,猛然回頭過來,才瞧見自己的袍子給一團幽藍烈火給燒著了,那火焰冰冷森寒,竟然有這刺骨的涼意,燒在道袍上面也有幾分曼陀羅花的清香。

  往生冥火?

  望月真人瞬間反應過來,當下全身一發勁,自家那套用天蠶冰絲織制的黃色道袍,立刻碎成了無數塊,朝著四下飛去,藍色火焰飄飛,望月真人打量著自己織錦內服上面,還好沒有沾染到了那冥火,避免了火焰燒心的悲慘結局,這才抬起頭來,卻見雜毛小道竟然出現在了自己剛才出發的位置,雙腳正好踩在了自己的腳印之上,微笑地看了過來。

  至于他的青衫之上,完好如初。

  “你還沒死?”望月真人回頭瞧了一眼身后,在他符箓轟擊出來的深坑旁邊,那里還有什么人影?

  不知道為什么,瞧見雜毛小道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望月真人竟然沒由來地感到一絲高興,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說到符箓,他到底是此中行家,稍微一掃量,便已經明了:“原來如此,你剛才站立的位置,是這洼地的山艮之位,天地定位,山澤通氣,雷風相薄,你竟然利用這地形和某種符箓將自己的影像保存,身子卻潛入視野之外的地方,欺騙了所有人,還讓我平白浪費了這十數張珍貴符箓?”

  雜毛小道潛忍爪牙、志在必得的一招,竟龍虎山那傲氣青年給喊破,卻并不在意,而是束手而立,淡淡地說道:“符文制器之法,并非孤立,我除了畫符,對陣法也是略懂一二的。”

  他說得淡然,然而旁人卻有些抓狂了——能夠在望月真人以及眾人的眼皮子底下,一下子便選中了山川地勢中的最利之處,并且憑借手段欺騙了所有人,讓望月真人將自己那些珍貴的符箓給耗損,用在了一個幻影之上,這般的心機手段,還只能說略懂一二?

  真正的大拿從來謙虛,要知道雜毛小道的陣法可是跟虎皮貓大人這廝學的,而虎皮貓大人是何許人也?

  別看它現在天天跟俺們賴皮吵嘴,當年可是與李道子并肩的一代奇人,陣王屈陽是也。

  果然,雜毛小道這淡淡的語氣讓望月真人一陣怒火憋著,指著自己那被燃燒殆盡的衣裳,那本來不應存在于這世間的瑰麗藍火,說這往生冥火,你又是如何弄出來的?

  望月真人棄了手中的拐杖,而雜毛小道也不用雷罰,手上滑落出兩根潔白如玉的骨頭棒子,上面紋繪著繁復的符文,敲了敲,叮咚作響,說呃,昨夜趕工弄得,那冥火是用棒子里面的骨髓激發出來的,可惜數量有限,要不然便可以把你整個人兒點成火把,照亮人間了。

  “好狠的心。”望月真人舔了舔嘴唇,雜毛小道笑了,說你他媽不狠?

  既然入了這門,作出這威力十足的符箓來,便不用假裝慈悲,瞧見雜毛小道露出了這兩手,望月真人也終于認可了這個比自己小好幾輪的小道士,有著與自己一戰的資本,收斂起了所有的輕松,凝重地說道:“你手上的材料不錯,也有舉一反三的想法,不過你以為就憑著這些,就能夠擊敗我么?呵呵呵,你還嫩著呢。”

  望月收斂起了輕視,整個人便立刻變得如山一般的沉穩,他沉思了幾秒鐘,從懷中摸出了一只響箭一般的符箓來,口中默默祈禱一番,顯得十分莊重。

  “釘頭七箭書?”我旁邊的劉永湘卻是又叫了起來,朗聲說道:“難道這就是上古流傳下來的釘頭七箭書么?”

  何謂釘頭七箭書?這個倒是不需要劉永湘解釋,蓋因此物是在是太過于出名,相傳為封神一戰時的陸壓道人(大日如來)所有,傳聞需立一營,營內一臺,結一草人,人身上書敵人姓名,頭上一盞燈,足下一盞燈,腳步罡斗,書符結印焚化,一日三次拜禮,二十一日后,敵人的三魂七魄就會被拜散永不超生。

  當然,此乃神話,真實的釘頭七箭書出現在明朝宮中,為錦衣衛所有,是一種一旦發出就會必中敵人額頭,驅散神魂的恐怖法器,與清朝宮廷粘竿處的血滴子齊名。讀過《明朝那些事兒》的朋友或許了解,明朝中后期的時候,道士在朝堂之上的勢力頗大,他龍虎山歷來皆是正朔名統,從錦衣衛中學得此術,也不難理解。

  聽得劉永湘這般說起,雜毛小道的神情終于開始緊張起來,腳步前滑,朝著望月真人沖去。

  然而就在雜毛小道前沖之機,望月真人身后突然浮現出一頭張牙舞爪的八臂金剛,頭戴寶冠,赤裸上身,作憤怒相,手中八臂朝著雜毛小道這邊甩出風雷火電等諸番神符來。

  這怒目金剛身體虛靈,隱隱現于空中,三米高大,手中的符箓紛飛,化作烈風、厲雷、火焰以及電芒,朝著雜毛小道而去。

  那些符箓雖然花樣繁復,弄出來的效果也是讓人側目,但是威力卻并不算大,便如那雷符,我親眼瞧見過李道子的遺作,平地一聲驚雷,白光耀體,那人就便成了焦炭,頗為霸道,然而望月真人這個也就是個包裝,里面的實質軟綿綿,好像化了的雪糕一般,不給力。

  不過再怎么說,也算是厲害手段,一時間光芒絢爛,熱鬧紛繁,雜毛小道將手上兩根骨頭棒子猛然一敲擊,立刻有戰場之上的重鼓之聲傳出,音波鼓蕩,紅芒升騰,卻也能夠抵擋住那怒目金剛的符箓攻擊。

  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我身邊那些見識稍微短淺的慈元閣子弟瞧見這旗鼓相當,光芒絢麗,不由得紛紛叫好助威,然而我卻瞧見望月真人祭奠而出的那響箭,依然凝聚著太多太多的黑光,憑空懸浮,一旦那響箭射出,只怕雜毛小道與怒目金剛打得再熱鬧,也逃不過身死魂銷的下場。

  看著望月真人的背影,我好幾次都抓起了鬼劍的劍柄,想要沖上去偷襲,然而此戰事關乎雜毛小道以及茅山的榮譽,我要是真敢亂來,不但幫不上忙,只怕還會讓雜毛小道的名聲掃地。

  正在我糾結不休的那一刻,望月真人終于祭奠好了手中的響箭,哈哈一笑,朝著雜毛小道輕輕一推,口中大叫:“蕭克明!”

  一聲喝念,那根完全已經祭煉成了純黑色的響箭已然沒有了實質,而仿佛是一件靈物,穿越了時空,徑直朝著雜毛小道的眉心射去。

  時間不過一瞬間,雜毛小道也知道避無可避,從隨身百寶囊中掏出了四方骨塊,往前一丟,口中快速念咒,凝化成一道骨質屏障,然后將那兩根骨頭棒子往前一架,化作第二道防線,最后,他一個鐵板橋,彎了下去。

  釘頭七箭書的威名天下皆聞,豈能有那么好對付?

  骨質屏障瞬間被破,接著那兩根由通臂猿猴大腿骨組成的棒子也化作粉碎,純黑響箭發出一聲尖嘯,直入雜毛小道下顎處。

  叮!這一聲脆響而起,雜毛小道栽倒在地,然而就在我們以為他被那釘頭七箭書射得魂飛魄散的時刻,一道澎湃的光芒從他的脖子間閃耀而出,在那一刻,所有人的眼睛都瞬間失明,仿佛有一種恐怖的能量在湮滅和誕生,一股巨大的沖擊波將我們所有人的身體都吹得,朝后面跌滾而去。

  過了好一會兒,拼命揉眼窩子的我終于睜開眼來,瞧見望月真人全身皆是血痕地跪倒在地,而在他的前方,是低頭看著右手的雜毛小道。

3條評論 to“第三十五卷 第四十九章 高手相較,從來一招”

  1. 回復 2014/05/13

    大漠孤煙

    必殺

  2. 回復 2014/06/06

    回家

    哎呀,又出啥事了。

  3. 回復 2016/08/24

    陸壓道人不是大日如來,如來是準提道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