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五十一章 血債血償

  雜毛小道與我沒有半分顧忌,坐著躺著,相互露了底細,這都不是問題,但是在慈元閣諸人面前,卻難免需要裝一裝,于是將地上的鮮血擦干,稍微整理了一下儀容,等著他們過來。

  經過剛才那一戰,慈元閣眾人瞧雜毛小道的眼神,幾乎都與黃晨曲君一般模樣,炙熱得幾乎能夠讓雪融化。而且讓人敬畏的事情是,雜毛小道的年紀,遠遠及不上那些江湖上成名已久的老家伙,而想到他的身份,他們幾乎都已經把這個家伙,當作了未來的茅山掌教。

  如此這般,眾人好是一番恭維,在我的幾番催促之后,方才談及后續,說龍虎山也有一個名叫羅金龍的弟子失蹤,那弟子是張天師的親戚,善揚真人的關門弟子,地位十分重要,所以才會由望月真人前來找尋,經過劉永湘與龍虎山的一番交涉之后,雙方已經達成了共識。

  這里面,一定是有人在暗處搗鬼,挑撥雙方的關系,所以大家暫且先回去,仔細調查才行。

  莫名其妙打了一場架,然后折轉回去,這本來并不是一件好事,然而因為剛才雜毛小道神勇地以符破符,大敗望月真人,使得隊伍中的士氣高漲,歸程竟然快了許多。

  雜毛小道并不理會身后那些或好奇、或畏懼、或崇拜的目光,一邊疾行,一邊調養身息,盡量將自己的修為調息回來。

  此戰望月真人折損了許多珍貴符箓,以及自信,然而作為獲勝方,雜毛小道也耗損了大半壓箱底的骨符,以及佩戴了近三十年的本命血玉。特別是后者,雖然到了現在,對于他修行上的幫助已經不大,但是那種紀念意義,卻是無可估量的。

  當然,并不是說他沒有收獲,總結而言,他獲得了一把鋒利的雙刃劍:名聲。

  這先擱下不談,我們返回了營地,發現草地上積聚著一群人,似乎正在看著什么,那田掌柜瞧見了我們,低聲招呼,我跟雜毛小道快步走過去,瞧見地上躺著一具尸體,渾身濕淋淋的,面目模糊,卻正是失蹤不見的焦掌柜。

  瞧見了我們臉上的驚訝,田掌柜跟我們解釋:“老焦的尸體是被黃大先生在湖邊發現的,就是在那片水杉林后面的石灣中。他在死之前遭受過虐刑,雙手雙腳都被打斷,眼睛被刺瞎,耳朵和鼻子被割下,喉嚨里被灌了金水,胸口刺了四個字,血債血償!”

  好狠戾的手段,這般地折磨焦掌柜,所為目的無外有二,一是刑供招安,二是即便尸體被發現了,用那走陰勾靈之術,也查詢不得兇手的真相。

  大家都是修行中人,見多了各種慘絕人寰的手段,焦掌柜所承受的,不過是肉體上的刑罰而已,并不算稀奇,不過這樣一個昨日還在與我們同一個桌子吃飯,交談歡笑,而現在卻已然成了一具被湖水泡得浮腫發臭的尸體,想想都還是有些接受不了。

  我們和焦掌柜并不算熟,談不上有多少的傷感,然而慈元閣諸人的感受卻并不一樣,對于他們來說,平日里笑容滿面、處事公道精明的焦掌柜是師長、是領導、是朋友、是老兄弟,這些情感已經融入了生命里去,這般驟然離逝,實在讓人扼腕,千言萬語堵在心口,抒發不得。

  我左右瞧了一眼,發現眾人的臉色都不好,城府稍微淺一些的,早已是悲憤地熱淚盈眶了。

  在營地后邊的一塊大石頭上,我瞧見了黃晨曲君的身影,他如鄉間老農一般蹲坐在石頭上,雙手攏在袖子里,渾身濕淋淋,結成一縷一縷的頭發散落下來,將他的眼睛給遮住,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我沒有太多的悲傷,于是拉著田掌柜的手,問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有沒有找到兇手?

  田掌柜一臉沉痛,微微搖頭,說沒有,黃大先生在你們走了不久之后就回來了,得到了老焦失蹤的消息后,仿佛想起了什么,瘋一般地朝著那邊跑去,不多時,便將老焦的尸身帶了回來,然后一言不發,在那塊石頭上一直蹲著。我已經叫人去通知閣主了,他應該馬上就到。

  我點了點頭,下意識地又瞧了一字劍一眼。

  這殺豬匠跟慈元閣閣主交情頗深,但是下面幾個掌柜的,倒不能說有多熟,若說傷心,也有,不過與我們一般上下,他此刻的情緒只怕更多的在于自責,畢竟以他天下十大高手的名頭,居然還罩不住手下這方寸之間的營地,這話兒說出去,多少也有些讓人不信。

  說到這里,我多少也有些好奇,昨天半夜,他一字劍到底去了哪里?

  我們并沒有久等,不多時,慈元閣閣主親自帶著人登了岸,與他同行的還有小叔。閣主親自過去與黃晨曲君交涉密談,而小叔則過來找到我們,低聲問道:“我剛才聽方志龍說你們遇到了望月?”

  慈元閣少東家果真是個宣傳能手小喇叭,事情竟然傳得這么快。

  與別人不同,小叔對雜毛小道知根知底,自然曉得若是硬拼,自家侄兒鐵定搞不定那赫赫有名的龍虎山望月真人,于是多了幾分擔心。這內中的曲折奧妙不能與別人知曉,我們便把小叔拉到了一旁,將雜毛小道利用李道子的血符驚走了望月真人的首尾,給他悄悄講明。

  這來去,聽得小叔一腦門子的冷汗,忍不住地后怕:“還好李道子當年作了布置,要沒有他的神機妙算,只怕我就真的見不到你們兩個了。”

  我在旁邊嘿嘿笑,說小叔,我們遇到的事情太多了,哪一次不是半只腳踏到了生死河里?這也只能算是小場面而已,怪就只怪那望月對李道子的畏懼實在太深了,老蕭稍微一撩撥,他便敏感得不行。

  小叔笑完,擔憂地問雜毛小道傷勢如何?

  雜毛小道長舒了一口氣,說無妨,那釘頭七箭書的確是一等一的殺人利器,不過大部分威力都被血玉吸收抵擋,我只是受到點波及而已,一開始氣沒順過來,這會兒倒也沒有大礙了。

  小叔嘆氣,說你這回將望月打敗了,是好事,也是壞事,這風頭雖然有了,但實際上你卻并沒有撐起這名頭的實力,血玉一碎,你再無傍身之技,日后還得多加小心才是。

  小叔一番關切,雜毛小道也不敢辯駁,唯唯諾諾,我在旁邊卻笑了,說小叔,你這可是小看了老蕭了,倘若不用符箓,真正放開手來,只怕勝負也不定呢。老蕭他一直都在努力,你不用擔心。小叔也沒多說,點頭微笑,說如此最好。

  我們這邊沒談完,田掌柜便叫我們到營帳里說話。

  進了帳篷,才發現里面只有幾個主事者。見眾人到齊,黃晨曲君咳了咳,然后就昨夜擅自離去作了檢討,旁邊的慈元閣閣主連忙打圓場,說黃大先生昨夜巡查,碰到了一頭罕有的靈物在周遭游蕩,見獵心喜,為防驚擾,這才悄然而出,沒想到那畜牲竟然帶著黃大先生在島上繞了一個圈,最后竟找了個洞鉆進去,再難找尋,于是思量著回來找工具,卻不想被告知焦掌柜失蹤了,這才知道是上了敵人調虎離山的當。

  這番一說,我們大概也都明了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不過我倒是有些疑問,說到底是什么靈物,竟然能夠在黃大先生的如此追尋下而不得?

  一字劍一臉遺憾地說道:“龍象黃金鼠,這是一種罕有之物,敏捷如鼠,威猛如象,而它最大的本事,便在于尋寶,對于法器靈脈最是敏感不過,倘若能夠將其豢養,并且有實力進行探索,那么對于修行者最為珍惜的資源,就變得稀松尋常了……”

  龍珠雷達啊?難怪一字劍會顧不得營地便追過去,要是我,說不定也顧不得許多了。

  等等,龍象黃金鼠?

  這樣神奇的玩意在這關鍵時刻出現在島上,并且還將一字劍耍得團團轉……難道它屬于島上另外一股勢力,也就是在暗處對我們虎視眈眈,并且挑撥離間的那一伙人?是啦,尋找真龍,自然離不開這樣的靈物,而他們之所以不發動,就在于島上有無塵、一字劍、善揚甚至望月這樣天下間一等一的高手在,怕為他人做嫁衣裳,所以才會如此?

  是誰呢?仔細一思量,我們都得出了一個結論:魚頭幫,以及它身后的邪靈教。

  終歸到底,我們還是繞不過這個籠罩在所有人頭上的陰影,焦掌柜身上刺下的血字讓我們清晰地認識到,無論楊知修是活是死,但是四相海、客海玲和黃鵬飛之死,已經引發了邪靈教的仇視,它們一定會像惡犬一般,在陰影中,跟輟在我們的身后,見到機會,就咬一口。

  如此分析妥當,慈元閣閣主吩咐大家需得小心行事,正待討論下一步計劃,突然有人從外面沖了進來,朝著眾人大喊道:“閣主,尋龍號被攻擊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