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五十二章 魚頭幫主

  那人是慈元閣地位僅次于掌柜的小先生,說話自然沒有假,一聽到這個消息,所有人的心在那一瞬間就給提了起來,要知道尋龍號可是我們所有人的退路,這后路被斷,就等于糧道給截,只怕我們所有人都要在這里喝西北風,無家可歸了。

  慈元閣閣主一拍桌子,霍然而起,大聲喝罵道:“誰這么大的膽子?”

  那人回稟,說不知道啊,總共五艘龜甲船,突然從湖水中冒出來的,并不攻擊,一直試圖接近尋龍號,看樣子是看上了我們的船,想要奪走它。

  說話間我們已經沖出了營帳,門口一堆人都在聚集著,見到主事者都沖了出來,七嘴八舌地匯報著各種情況。島上的營帳離湖邊并不遠,沖上剛才一字劍蹲坐的三米高大石頭處,便能夠瞧得見有五艘比重型卡車還要大一些的黑色龜甲船,在尋龍號身邊游弋。

  這些龜甲船頂部覆鐵甲,全身封閉,故而能夠從水中潛出,此刻龜甲中間打開一個口子,站出了兩個身穿黑色水靠的執旗者,手中的令旗與那戰旗一般無二,分作黃紅藍白、鑲黃鑲紅鑲藍鑲白八種顏色,不斷地奮力搖晃著。

  那戰旗之上,似乎有些許蹊蹺,但此時效果未顯,尋龍號并不與其接近,而是早早地起了錨,在外圍游弋。那些黑色龜甲船看似沉重,然而速度卻并不算慢,不斷地調整方位,將尋龍號遙遙地控制住,雙方不斷移動,風波暗起。

  尋龍號只是循舊的尋常樓船,上面連螺旋槳都沒有配備,但并不代表它沒有攻擊力,便是湖蛟也討不著便宜,可見一斑。我們并沒有多擔心,然而慈元閣閣主的臉色卻嚴肅起來:“來的是魚頭幫,那些黑背龜甲船是魚頭幫姚雪清的親衛隊,最擅長水面廝殺,跳幫奪船。尋龍號上除了老魏之外,沒有其他鎮得住場面的高手,速回,不然我們真的是有家難歸了。”

  這話說完,他人便化作了一道黑影,帶頭朝著湖邊掠去。

  瞧見慈元閣閣主的速度,我和雜毛小道對視一眼,果然不愧是一閣之主,沒想到他方鴻謹竟然還是一個深藏不露的高手,雖然沒有交過手,但想來并不比我們差多少。

  慈元閣閣主身形一動,其余人等便匆匆跟至湖邊。然而沖到湖邊的灘涂上時,我們并沒有發現小艇,只瞧見了一片狼藉,還有兩具死尸。一環扣一環,原來敵人早就盯著這邊了,就是要趁著慈元閣閣主離船之后,那邊用黑背龜甲船圍困尋龍號,這邊則暗潛殺手奪船,因為突然,所以慈元閣看守小艇的兩名弟子甚至連警報都來不及發出,便命隕于此。

  瞧見自家子弟的尸體俯臥在灘涂上,那血液浸潤了潮濕的泥土,而小艇則不見蹤影,慈元閣閣主的臉色一片鐵青,旁人四顧而望,瞧見草叢轉角處露出一艘小艇來,卻正是尋龍號配備的登陸船只。上面站著兩個身穿黑色水靠、手提分水刺的魚頭幫成員,正奮力地向中島劃去。

  瞧見敵人蹤影,田掌柜大喊一聲,準備帶人去將船追回,然而慈元閣閣主卻叫住了他:“田磊,站住,那是誘餌。”

  敵人行事,干脆利落,不留痕跡,怎么可能剛剛讓我們瞧見,這里面肯定有蹊蹺,慈元閣閣主眼光十分老辣,一眼便瞧出了不對勁兒,喝止住田掌柜,然后陰沉著臉說道:“大家先別慌,不要撿了芝麻丟了西瓜。不管怎么樣,尋龍號上有我們的諸多布置,老魏他應該可以撐一段時間,現在最要緊的事情,是我們要回到船上去,有人在,就有尋龍號在,就沒有人能夠奪走它!”

  此時的尋龍號和魚頭幫的黑背龜甲船在離岸幾里之外的湖面上糾纏,倘若沒船,我們即便是游過去,只怕也要給魚頭幫這群天生就在水里面討生活的家伙給中途截殺,根本幫不上半點忙。不過好在我們這方還有一個頂級高手,在思量一番之后,黃晨曲君掏出了袖中石劍,淡然說道:“我來試試吧!”

  距離如此之遠,他怎么能夠前往?

  我們都疑惑,卻見一字劍在湖邊找了一截兩米多長的樹干,掂量了一下重量,然后朝著前方奮力一扔,人也倏然前沖,朝著湖面如煙奔去——飛劍、樹干、輕身之法,一字劍便是憑借著這三樣東西在這洞庭湖中來去自如,很快便行了上百米,朝著尋龍號進發。

  瞧見一字劍輕松飛騰而去,我們都松了一口氣,懸起的心也放了下來。

  不管如何,只要黃晨曲君能夠到達尋龍號,那即便是魚頭幫能夠跳幫上船,只怕也要給那碧綠石劍給挑翻湖下去。如此一來,危機立解。慈元閣少東家呼了一口氣,瞧見自家老爹依舊愁眉不展,便疑惑地問他父親,怎么這樣緊張,黃大先生不是過去了么?

  慈元閣閣主搖了搖頭,說志龍,你太天真了,依照魚頭幫步步為營的謀算風格來看,你覺得他們會不知道黃大先生也在我們一方么?你認為他們會沒有準備么?

  這兩句話問得少東家一陣發愣,而就在此刻,似乎為了印證慈元閣閣主的話語,湖面上唯一一艘夷然不動的黑背龜甲船上面,出現了一個肩寬腰窄長條腿兒的黑衣人,他站在船上,巍然而立,目光遙望快速接近的黃晨曲君,而腳底的黑背龜甲船,也開始緩慢移動,朝著一字劍迎了上去。

  “果然,”慈元閣閣主一聲長嘆,語氣從來未有的低落:“魚頭幫總瓢把子,人稱洞庭黑蛟的姚雪清,他也親自來了!”

  我摸了摸鼻子,瞧見那個身穿鯊魚水靠的瘦高個兒,瞧模樣似乎并不算什么突出,便問這人很厲害么?難道連黃大先生都比得過?

  慈元閣閣主回過頭來,說陸左,我聽說你曾經跟茅山的水蠆長老徐修眉交過手,你覺得他如何?

  我沒想到他盡然問起這話兒,思考了一番,說若在陸上,我不怕他,若在水里,他便是入水的龍,天下江河湖海,難覓對手。慈元閣閣主沒有說話了,倒是旁邊的雜毛小道輕聲說道:“徐師叔在水里,一生只敗過兩次,最后一次你也知道,而第一次,則是敗在洞庭黑蛟姚雪清之手。”

  我靠,邪靈教果然是人才輩出啊,這從未聞名的角色竟然也如此厲害,到底還讓不讓人活啊?

  果然不愧是如鬼面袍哥會一般能夠獨立開帳的分廬,看來魚頭幫并不比張大勇的鬼面袍哥會,差上多少啊。

  我們在岸邊觀望,而這個時候黃晨曲君則已經開始與敵人接火了,最先出手的不是魚頭幫大瓢把子姚雪清,而是水中兩頭黑影,猛然躥出,一個撲向了黃晨曲君腳下的枯樹干,一個則擋住了他迅捷的去勢。

  我們站在遠處,旁觀者清,卻是瞧得仔細,這黑影竟然是兩頭稀有罕見的揚子鱷。

  這種世界上體型最細小的鱷魚通常來說,脾氣溫順得很,斷不會貿然傷人,然而這兩頭身長兩米的中華鼉想來應該是被魚頭幫所豢養的,此刻無端兇猛,口中雪亮利齒乍現,呈現出野獸的狂暴形態來。

  一字劍全身戒備,自然早有反應,手中飛劍立刻朝著身前跳出來的那頭黑影射去。

  碧綠石劍一入揚子鱷之腹,立刻就是一陣攪動,血沫飛濺。然而那畜牲到底不是凡種,竟然去勢不減,硬生生地撲到了樹干之上。而在這個時候,另外一頭揚子鱷也抓住了那根浮木,張開短吻便啃,竟然是在用性命,直接拖延住了一字劍的前進之路。

  揚子鱷是我國一級保護動物,官方統計的結果僅存100多條,然而這危急時刻,哪里顧及得了這個,一字劍氣急敗壞地將這兩頭揚子鱷給戳成篩子,卻發現自己腳下的枯木早已分崩離析,再無立足之地。他雖然之前演示過凌空飛渡的本事,但此刻離尋龍號還有很長一段距離,而且即使距離足夠,他也不敢如靶子一般飛躍而起,好在這個時候岸邊傳來了一聲高喊:“黃大先生,且接住!”

  這聲音是雜毛小道發出來的,原來他在瞧見姚雪清出現之后,早有預料水下有鬼,于是備好了另一節枯木,朝著湖中奮力一擲。

  雜毛小道的臂力及不上黃晨曲君,故而離那一字劍還有好長一段距離,但總比落下水去要強上幾分,于是一字劍抽身后撤,準備先回那根接應的枯木中,而就在此時,站在黑背龜甲船上面的洞庭黑蛟突然沖起,朝著水中一躍,隱沒在了湖水里。

  蛟龍入水,危機重重,只有一根枯木支撐的黃晨曲君能夠突入龜甲船的包圍圈,解救危難么?

  我們在湖邊看得干著急,而就在這個時候,左邊不遠處突然又出現了一條大船,有一人站在船頭朝著我們高聲大喊道:“慈元閣的朋友,請上船來!”

9條評論 to“第三十五卷 第五十二章 魚頭幫主”

  1. 回復 2014/02/02

    馳騁天下

    真精彩,快更啊

  2. 回復 2014/02/02

    佛娘

    敢不敢每次多更新幾章

  3. 回復 2014/02/02

    Just丶friend

    真心給作者跪了,寫得真好,求更新!

  4. 回復 2014/02/03

    刁總書記

    小佛同志,黨和國家都期待著你更新,望加油!馬上更新!

    • 回復 2014/02/05

      他們逼得

      習總,你為何這樣屌

  5. 回復 2014/02/04

    紅塵@煉心

    快點更啊!好慢了

  6. 回復 2014/02/04

    佛娘

    親,都初五了,還不更新?

  7. 回復 2014/02/04

    小妖

    居然有揚子鱷

  8. 回復 2014/02/07

    更新啊,這么久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