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五十三章 水中激戰

  聽到有人招呼,我們立刻抬頭瞧去,卻見從東面駛來一艘中等風帆大船,船底平平,吃水極淺,在船頭處站著一列灰衣道士,領頭的卻正是嶗山長老白格勒。

  這船別看船底寬且平,但是卻采用了人力螺旋槳,速度極快地朝著駛來。

  瞧見這突然冒出來的救兵,湖岸上的所有人精神都為之一振,朝著對方使勁兒揮手。瞧見我們這邊來了援兵,魚頭幫那四艘黑背龜甲船也開始著急了,有人在吟唱,然后拼命舞動的八色令旗開始有青煙冒了出來,在湖面上形成一大圈古怪的云霧。

  而剛剛站住腳的黃晨曲君也迎來了水下蛟龍姚雪清的首次攻擊,一道沖天而起的水花在前方出現,澆得他一頭冰冷湖水,一字劍手中的飛劍朝著下方刺去,一陣攪動,卻沒有命中,這兩人便已經開始斗將起來。

  雜毛小道讓人找來了十來根枯木,叫我和他一同朝著一字劍方向扔擲,多少也能夠讓他有騰挪轉移的空間,不至于落進水中去,以己之短,對其所長,與那洞庭蛟龍在冰冷的湖水中糾纏。嶗山派的行船來得迅速,很快便靠近我們這邊,從船上翻下兩塊架板,搭在淺淺的湖水中。

  情況急迫,大家顧不得湖水冰冷,紛紛沖進湖水中,然后踩到船上。

  嶗山行船自然沒有尋龍號龐大,不過卻也不小,我們一群人涌到了前甲板,也不嫌擁擠,慈元閣閣主朝著船中主事的白格勒長老躬身致謝,而白長老則擺手,說我們也只是適逢其會而已,這也算是還了昨天的救命之恩,無需太過多禮,讓俺們不好意思。

  當時的情況十分危急,雙方寒暄兩句之后,也不再多言,而是調轉船頭,朝著湖中駛去,與尋龍號匯合。先前我們在岸上的時候便已經瞧見,嶗山行船雖然同樣也沒有現代的發動機設備,但是卻還是采用了人力船輪,再加上風帆一張,速度比尋龍號還快許多,調轉船頭后,馬力全開,很快就駛入了小半程。

  嶗山行船的加入使得魚頭幫完美的計劃立刻露出了破綻,那些本來想要在外圍展旗施法的魚頭幫眾終于焦急起來,正嘗試著靠近尋龍號,試圖跳幫作戰。慈元閣閣主上岸的時候,把一班得力手下都給帶了過來,除了那個素未謀面的魏征后人在艙中坐鎮之外,其余人等都不算是特別厲害的,倘若是跳幫作戰,尋龍號的勝算太低了。

  慈元閣小公主方怡可還在船上,她老子擔憂萬分,臉陰沉著,視線一直死死盯著湖面上周遭的敵人。

  我們瞧著那四艘不斷朝著尋龍號靠攏的黑背龜甲船,心中擔憂,而白格勒則大聲璀促手下船工,加快速度。船行至半程,田掌柜突然喊了一聲:“不對,姚雪清乘坐的那艘黑背龜甲船呢?”

  他的提醒讓我們都想了起來,魚頭幫一開始上浮出現的是五艘黑背龜甲船,而當姚雪清跳入水中,去拖延黃晨曲君的時候,那一艘一直靜立湖中的龜甲船卻不知不覺地淡出了我們的視野。

  那么,它去哪兒了呢?

  這疑問并沒有容我們猜測太久,很快我們便知道它的行蹤,因為我們腳下的甲板在這個時候突然一震,船面不穩,很多猝不及防的人便跌倒在了甲板上去,摔得七葷八素。這時嶗山行船的船工開始大聲報警:“船下遭到襲擊,船下遭到襲擊!”

  魚頭幫的黑背龜甲船全身封閉,頂上鐵殼,一旦潛入湖中,然后充氣上浮,對攻擊別人普通的木船,那是一等一的利器,嶗山行船被這從自下而上的攻擊根本沒有防備,弄得有些慌,左右搖晃,竟然有要翻掉的危險。

  事到如今,也只有拼命了,慈元閣閣主一聲令下,田、朱、劉三位首領都將外衣脫掉,露出里面貼身的鯊魚水靠來,他們都服用過那湖泥地龍的水珠熬湯,再加上本來的水性也不差,所以也算是有一拼之力。我瞧見大家都脫衣服開搞了,也不再藏拙,讓雜毛小道和小叔在上面照應,而我則直接躍入湖水中。

  開啟了天吳珠避水的功能,一入水中,那冰冷的湖水變朝著兩邊劃開,從中空出一個可供呼吸的空間來。

  我從來不打無把握之戰,立刻一拍胸口,朵朵和小妖立刻從槐木牌中跳出。三言兩語說清情況,便朝著下方潛去。朵朵愛水,在水中撲騰得高興,雙手一攪動,一片光華朝著前方照耀,十來顆小星星圍繞著她旋轉,照亮周邊視野。

  借著這光線,我瞧見在下方作亂的黑背龜甲船再次潛下湖底,然后有十來幾個黑影從底下爬出,朝著我們這邊游來。這些人早已習慣了水底昏暗,然而瞧見朵朵這一招光華閃亮,頗為不適應,不過稍一停頓,立刻感覺到了我們的威脅,全部朝著我這邊沖來。

  我前面說過,魚頭幫最早是由那些抗擊魚捐的打漁漢子糾集而成,幾百年過去了,這水下的功夫那叫一個厲害,一個個宛如游魚,靈活得很。

  不過這些把式,在擁有天吳珠的我面前,卻算是倒了血霉,我心懷殺戮之心,操縱了天吳珠朝前撲去,很快便交上了手。最快游到我面前的那個“水鬼”,是魚頭幫派出人員中最為厲害的,他手上握著一把精鋼漁叉,自下而上,強憋了一口氣,借著浮力,朝著我的下體撩來。

  我這個人,平日里打架時最不喜被針對男人要害進攻,碎蛋、掏鳥什么的,最是忌恨,瞧見這個家伙居然一上來就要叉我那兒,不由得勃然大怒,手一招,鬼劍在手,然后將其當作了刀,朝著那漁叉劈去。

  第一劍,那人全身一震,手中的漁叉便掉落下來。

  第二劍,大好人頭脫體而出,性命頓失。

  交手兩個回合,這一群人中最厲害的水鬼便頭顱分家,成了真正意義上的水鬼,鮮血將湖水染得一片紅,身子朝著上方浮起。到此此刻,他們才發現自己面對的不是豺狼,而是猛虎。不過魚頭幫的水鬼到底還是狠戾,不但沒有退卻,反而是越發兇猛,蜂擁而至。

  我左朵朵、右小妖,身后還有三個慈元閣掌柜殿后,哪里畏懼這群攻,當下也是挺身而上,朝著對方殺去。

  水下接戰,與陸地又有許多不同,那攻擊的方向簡直就是三百六十度全天候無死角,魚頭幫的水鬼們有的用吹箭,有的用分水刺,有的用魚腸劍和漁叉,倘若是碰上別人,只怕立馬就要被分尸當場了,然而遇到我就郁悶了,個個信心滿滿的水鬼游到近前,正要施展一番絕技,卻不料要么腦袋突然挨了一重拳,人便暈了,要么一陣涼意滑過,全身僵直不動,而正面那個疤臉小子完全就不受水中浮力的影響,根本就是大步踏來,砍瓜劈菜一般的砍殺……

  媽的,這是什么,送死么?

  魚頭幫的水鬼們在一個沖鋒之后,這才明白自己根本就不是過來收割,而是在送人頭,于是終于害怕了,紛紛朝著龜甲船躲去。然而他們游得再快,卻快不過朵朵和小妖,三兩下,意識便陷入了黑暗之中。

  整整十二個水鬼,在不到兩分鐘的時間里,便已經被我解決,我回頭照看了一下身后的戰友,只見他們全部都將眼睛瞪得滾圓,一副癡呆的表情。

  呃,他們應該是憋太久氣的緣故吧?

  水鬼全部清除,我們終于沖到了那艘全身封閉的黑背龜甲船旁,這船并不理會我們,繼續朝著上方的嶗山行船頂去,試圖拖延時間,并且將上面的一眾人等給全部掀翻落水,好任他們宰割。

  然而事情哪有這么好,我和田、朱、劉三位掌柜抓到了黑背龜甲船的棱角,左右打量一番,并沒有瞧見入口,想來船內的人已經將門封閉。進不去,便阻止不了龜甲船阻撓嶗山行船,三人一陣焦急,拿著手中短小精悍的利器鑿船,卻沒有半分效果。

  沒有入口,便進不去么?

  我招呼一聲,朵朵和小妖應了一下,朵朵直接順著縫隙就潛入了船中,而小妖更是暴力,三兩拳,竟然直接給這黑背龜甲船最為薄弱的側艙弄出了一個大窟窿來。這內外交擊,接著破口咕嘟咕嘟地往里面灌水,幾秒鐘之后,它停止了上浮,而是朝著湖底沉了下去。

  眼見這黑背龜甲船沉入湖底,我并沒有就此罷休,而是隨著船一起下沉,守在破口,待里面的乘員倉皇逃出的時候,一劍一個,全部都了結了,才將朵朵收回,浮出了水面。

  水下的黑背龜甲船被除,那嶗山行船再無阻撓,待我們爬上船舷,回望身后一灘尸體的時候,已經快要接近尋龍號了,而就在此刻,那八旗陣中突然刮起一道龍卷風,將尋龍號吹得不斷旋轉,龍骨發出吱吱呀呀的響聲來。

  大風起兮云飛揚,陣成了!

1條評論 to“第三十五卷 第五十三章 水中激戰”

  1. 回復 2015/03/05

    陸左

    我左朵朵又小妖身后站著小雜毛天上飛著肥母雞!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