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五十五章 兩相對峙

  魏先生是一個帶著面具、身穿緊身黑袍的男人,瞧著他那花白斑駁的頭發,便能夠猜得出大概有五六十歲的模樣,這是我們登船以來第一次與他見面,難免要相互介紹一番,拱手問候。

  對于這樣的神秘人物,我們自然是十分好奇的,不過他一開始便言明,自己得過麻風病,所以臉上、皮膚十分丑惡,怕嚇倒了別人,所以還是保持距離了。他的修為并不算高,甚至還沒有幾個掌柜厲害,不過之所以被慈元閣閣主請過來,卻是因為他對于真龍的了解。

  據說此人是唐朝名相魏征的后裔,這魏征便是說出“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著名諍臣,而他據說也是一名極高明的術士,曾經親手殺過一條在洛陽河中興風作浪的龍,此事作為民間傳說,后來還被編撰進了《西游記》。

  雖然不知道這祖宗之事是真是假,但是此人的水平卻還是有的,家傳一部《鑒龍十二章經》,當場便用手中的尋龍尺做引,一番測算,給我們講解了這些日子以來的推演和論斷,最后將真龍之穴定在了那懸崖之下的深潭。

  昨日從崖頂滑落之時,我隨意瞧了一眼那潭底,因為水流被堵,那崖底下的深潭形成了一個順時針的回流,中間有四五個漩渦,一般這種漩渦都會有吸力,人倘若水性不佳,一入其中,便會性命了結。

  此刻聽魏先生講起,原來這玩意叫做回龍吸水,是順應著真龍呼吸而成,時間久了,瞧見那漩渦的規律,便大體能夠知曉龍穴里面的真龍情形。

  我們此番前來,目的各有不同,但是都在那真龍身上,這邊消息一確定,便立刻楊帆劃槳,準備轉過這一片水域,朝著山崖之下出發。因為昨天已經去過,水道航路也都探好,并不用費太多功夫,只不過湖面上那些浮浮沉沉的尸體,原本想要將其清理上岸掩埋,此刻也顧及不得,只有等待明后日,有空了再行打算。

  大戰過后,所有的一切都恢復了平靜,尋龍號朝著懸崖處的水面駛去,我發呆一般地看著船后留下的尸體,想著這人還真的是很奇怪,好好的日子不過,非要來這兒送死,他們到底是什么心態呢?

  這般想著,我不由得又嘲笑起自己來——是啊,雖然此行是為了龍涎液,但是我這么興奮,多少還是因為喜歡這種刺激冒險的生活,它便是毒藥,我也甘之如飴啊。

  不知不覺,我生活的態度,早已改變了啊。咦,怎么回事,那尸體怎么突然沉下去了呢?

  從原先的位置移動到山崖之下,并不需要多長的時間,很快,尋龍號便停駐在了山崖下方深潭不遠處的湖面上。有了先前被襲擊的經歷,慈元閣也是謹慎了許多,在落下了錨之后,從甲板上往四周的湖面拋下一種釘得死死的木箱,鞋盒子大,我問是什么,田掌柜告訴我,說這是醒水鈴,在布置齊整之后,水下但凡有些動靜,船上就會知道。

  到底是準備充足,這樣的小玩意還有許多,尋龍號上下一片忙碌,而我們則集聚在船頭,那魏先生在甲板上放置了一張香案,上面火爐、香燭、祭品若干,然后手中拿著一個銅罐子,靜立船頭,內中似乎有幾顆滾珠子,不停地隨著波濤搖動。

  一番凈手焚香的儀式之后,太陽西斜,借著那斜射的光線,他瞇著眼睛,朝著回龍潭中的漩渦瞧去,不時在案臺上面鋪就的宣紙寫寫畫畫,勾勒出許多不知所謂的符號來。

  內行人看門道,外行人看熱鬧,我們對于尋龍一術并不懂,只是瞧著有趣,也不多言,過了約摸一刻鐘的時間,突然魏先生把案臺上的尋龍尺推開,將那畫得無數亂符的宣紙一把點燃,扔入銅爐中,一番燃燒完畢之后,將里面的紙灰和滾珠倒出,啪的一掌,竟然將那象牙質地的滾珠拍得粉碎,然后一把抓住,朝前一灑。

  那些飛灰在船首揚起,被那湖風一吹,在陽光的照耀下,竟然呈現出一頭張牙舞爪、怒目圓睜的真龍模樣來。

  這情形足足持續了十幾秒,然后風吹消散,魏先生激動得滿臉通紅,吐了一口血出來,那詭異的潮紅方才退去,旁人連忙扶住他,慈元閣閣主上前問怎么回事?

  魏先生艱難地說道:“是條真龍,享年三千二百六十一載,已至暮年。它的巢穴,應該就在下面,我確定無疑了。”

  這話說完,周圍眾人一片喧嘩,個個都激動不已,要知道,這真龍是我們中華民族最為憧憬的傳說之物,從來只有聽聞,沒有幾人能夠親眼瞧見,此遭若是能夠一觀,便是死了都值得。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船頭桅桿處有人高聲示警,說有船過來了。

  這話就仿佛一瓢涼水,徑直澆在了我們的頭頂,我們連忙順著警告者的指示瞧去,瞧見從西島那邊緩緩駛來一艘船,這船甚至還沒有嶗山行船大,不過瞧見那船上的人,我們的心情立刻變得無比的壞了起來。

  名門正道,來者正是那龍虎山天師道。

  船雖小,里面的人卻厲害,一字劍自己便說過,他這種閑散之人,是及不上善揚那個老妖怪的,而龍虎山此行而來,簡直可以說是傾巢而出,倘若沖突起來,幾乎沒有幾個人能夠逃脫。

  龍虎山的船只越來越近,瞧著一眾手下都像死了老娘一般,慈元閣閣主深吸了一口氣,然后給大家鼓勁道:“大家不要著急,龍虎山與我們也是有交情的,真龍難制,我們未必不能合作。而且即便是打,我們有這尋龍號,有黃大先生,還有剛剛戰勝了望月真人的茅山道長蕭克明蕭兄弟,還有我們每一個人,有這些,我們怕什么?我們已經失去了很多兄弟,付出太多太多,還需要害怕么?”

  慈元閣閣主揮舞著手,慷慨激昂地演說著,他熱烈的情緒感染了我們,所有人的心情都激動起來,再也沒有了害怕。

  龍虎山的船終于靠近了,兩船相隔只有十米,彼此都能夠看到對方臉上的表情,我并沒有瞧見傳說中的龍虎山第一高手善揚真人,站在船頭的是殷鼎將,旁邊還有羅鼎全和今天早上瞧見的那個傲氣青年,也就是小天師。

  殷鼎將望著這邊,遙遙一拱手,喊道:“龍虎山在此辦事,請慈元閣的朋友讓開路來,這份恩情承了,以后但凡有事相求,無不允之。”

  他這話說得客氣,其實霸道無比,竟然直接想將我們趕走,讓他來獨占著這兒。

  不過我們方才確定此處,怎么龍虎山就曉得了此處有真龍的情況?

  慈元閣閣主苦笑,說唉,這些投機取巧的家伙,自己沒本事找,卻非要霸占人家的成果。喊話的是殷鼎將,他自然不理,而由旁邊的大嗓門田掌柜回應,雙方好是一番爭執,卻也彼此留有底線,并不點破其中的意思,相持不下,龍虎山到底還是名門正派,見尋龍號不退,他們也不請求,只是說既然不給面子,那么也無妨,這份恩情,他龍虎山也依舊記下了。

  記下便記下,扯起虎皮拉大旗,誰也不是嚇唬長大的。

  龍虎山行船從尋龍號旁邊緩緩而過,停靠在了相隔二十米的地方,對方船上有幾個陌生的面孔,與那小天師簇成一團,肆無忌憚地打量著尋龍號。他們的船頭低,而尋龍號的船舷極高,不過這并不影響他們心理上那居高臨下的目光。

  慈元閣幾個話事人商議了,讓大家不要胡亂動彈,龍虎山既來,這第一口螃蟹便由他們來吃,至于會不會被夾住嘴唇,那就看他們的本事吧。龍虎山行船底平,落錨之后,分出了一艘小艇,朝著山崖下面的回籠潭劃去。

  這份囂張倒也不要緊,最可氣的事情是,有人發現那艘小艇,居然就是我們上次送走望月真人一行的船。

  尋龍號一共帶了三艘登岸小艇,兩艘被魚頭幫給謀走了,還有一艘在龍虎山這兒,而慈元閣此刻卻是一艘也沒有,魚頭幫的帳要另說,但這龍虎山有借無還的態度,還真的是讓人暴跳。船上的人紛紛嚷了起來,不過慈元閣閣主還是壓制了眾人的怨氣,讓大家稍等。

  小艇上面一共帶著五個人,皆身著水靠,靠近了回龍潭邊緣,便發現水流旋轉,那小艇不住打旋,有人用繩索在山壁和岸邊作了結,固定住小艇之后,輪流翻身下水,在潭底尋摸。

  如此來去了幾輪,下去了十來個人,結果除了一個差點被水流給卷入其中之外,竟然沒有半點兒有用的消息傳來。時間不知不覺到了傍晚,尋龍號下了四根重錨,靜靜而立,龍虎山一番折騰,毫無收獲,我們也不動,各自返回船艙盤坐調息,看著那美好的夕陽,一點一點沉落西山。

  正當我即將入定之時,突然水面上傳來一陣巨浪拍打的聲音,有人在外面喊道:“湖蛟來了!”

  我沖出房門,往外一看,卻見回籠潭邊的小艇已經翻倒,那天夜里出現的湖蛟在湖面落下了一條尾巴,瞧那方向,卻是朝著龍虎山行船撲去。

  瞧見這動靜,不知道為什么,我竟然不厚道的笑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