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五十六章 屠蛟食肉

  那頭湖蛟雖然在之前因為擅自攻擊尋龍號,被尋龍號上面的布置所弄,受過一些傷,然而此刻狂暴起來,卻是一等一的恐怖,龍虎山行船周邊區域的湖水被它攪動得一片渾濁,到處都是旋轉不定的小漩渦,湖邊的蘆葦和岸邊的水杉樹也不斷地顫動,發出了嘩啦啦的風聲。

  夕陽西下,藏臥在這洞庭湖深處不知道多少年頭的湖蛟終于浮出了水面,倏然而起,準備將龍虎山的行船給奮力朝著旁邊掀翻而去。

  這條赤紅色的湖蛟與這群老道士之間,可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竟使得它顧不得自身的安危,也要將龍虎山一干人等給盡數埋葬,又或者,它也許有那守護龍穴的職責,故而對任何有可能驚擾龍穴的人物,都懷揣著必殺的決心。

  這條湖蛟面容丑惡猙獰,又吃了太多的人肉,四處作惡,故而我對它并沒有太多的好感,感覺只不過是那狗咬狗,一嘴毛的暢快之事,所以也沒有太多的想法,只是當了一次圍觀群眾,看那好戲。

  此前,湖蛟曾經將龍虎山的一條船給當場掀翻,隨后又追蹤望月真人所在的船只,再殺幾人,掀船而遁,展示出了它在湖水中那天然的壓力,然而這般的戰績在此刻卻沒有了什么值得夸耀的資本,它的再次出現并沒有給龍虎山諸人帶來太多的驚慌,我瞧見了龍虎山行船之上的人根本沒有害怕,反而是歡呼雀躍起來。

  如此看來,善揚真人之前應該沒有跟隨船隊,而此刻,他在了。

  赤紅色的湖蛟依然在進擊,這種類似于揚子鱷的古怪生物聲音嘶吼起來,有一種鴨子一般的古怪叫聲,嘎嘎嘎,空氣中的氣氛頗為凝重,而當它即將撞到了龍虎山行船的時候,突然那船上傳來了一股青蒙蒙的光圈,直接抵在了船身與湖蛟額頭硬角接觸的地方。

  咚……

  一聲低沉而悠揚、宛如古剎銅鐘的震蕩波朝著四周蔓延開去,遠處平靜的湖水被這聲音給帶動起來,不斷地波光蕩漾,四處回揚,而我們聽在耳中,耳膜都要震破。一方是蓄養成精的傳說蛟物,鋒利撞角,一方是普通的老舊行船,木質結構,按理說我們本應該看到的一幕,是那行船全身潰散,然后湖面上四處都是木板和人體漂散的場面,然而此刻,那湖蛟似乎撞到了鐵板上面一樣,直接栽倒進水里。

  它也是一方兇獸,縱橫洞庭湖無數個年頭,那脾氣無論如何都是火爆非常,看待人類也只停留在食物的初級階段,哪里會吃這虧兒,一擊不奏效,并沒有逃散,而是再次躍出水面。

  這次的湖蛟出現在了船尾,它的目標是我們碰過幾面的傲氣青年,也就是龍虎山的小天師,此物嘴巴一張,上下兩顎之間有著密密麻麻的利齒,里面還殘留著許多斷肢肉末,竟然是我們留在那邊湖水上魚頭幫眾的死尸,此刻也成了它的果腹之物。

  湖蛟大嘴一張,腥氣撲鼻,倘若被它給咬中,那小天師便是有十條命,只怕也要交代在這里了。

  小天師毫不畏懼,手摸到了腰間的青鋒劍,一步退后,繼而箭步上前,一劍刺向了湖蛟。

  船上并不出乎我們的預料,依然還是一道青光升騰而起,湖蛟再次撞到鐵板,而小天師手中的劍將那湖蛟顎下的鱗片擦出了一道火花。湖蛟沒有再次下水的機會,蔑視是它最大的原罪,而倔強是它此戰身死的最終原因,下一刻,龍虎山行船某個艙門豁然打開,一道淡黃色的身影出現,手一揚,立刻一道金光照耀在了那湖蛟之上,將它渾身給控制住,而后便是一道將近十米的白色朝笏憑空出現。

  是的,將近十米,這白色朝笏灰蒙蒙的,應該是意念聚化,陡然出現之后,重重地拍在了那湖蛟修長身子的中段,接著碩大的蛟身甚至來不及掙扎一下,便朝著岸上豁然摔去。

  那白色朝笏得勢不饒人,倏然轉動,然后將跌到在湖畔濕地上面的湖蛟轟然砸下。

  它拍蚊子一般,一下,兩下,三下!

  足足三下,白色朝笏這才化作無數游動靈光,在空中游晃了一小會兒,這才消失于無形之中,而至于那條赤紅色湖蛟,此刻早已經被拍得奄奄一息,蛟尾在半空中僵硬地支撐了一下,最后無力垂落下來。

  簡直就是秒殺,毫無反抗之力啊。

  瞧著龍虎山行船之上跟著好幾個道士朝著湖岸之上飛躍而去,那個小天師用手中的劍從那湖蛟的下顎緩緩刺入,結束了它的性命,我們都還在驚訝于剛才那個黃色身影的爆發,那個人并不是望月,而是一個滿頭黑發的矍鑠老者,一動手之后,全力轟殺,在大局已定的時候,誰也沒有打一聲招呼,便回返到了船艙之中,隱入了黑暗里。

  在我旁邊觀望的雜毛小道瞧見了這整個過程,忍不住感嘆道:“天子笏,想不到果然是善揚來了,他的《錄圖真經》看樣子是修到了大圓滿的境界,配合著道陵仙師御賜之物,這天下間能夠敵他的,真的是不太多了……”

  雜毛小道這話說得頗多奉承,然而那小眼睛珠子里面,卻閃爍著太多的情緒,連我都難以捉摸著里面,到底隱藏著什么,于是問這個家伙,果真如此厲害?

  雜毛小道點了點頭,說這是自然,十年前他與我師父兩人的修為,當作是五五之數,伯仲之間,而當我師父閉了死關之后,正是因為他的存在,使得龍虎山在朝堂上面的影響力,隱隱直超我茅山,要不然,你以為就趙承風那個就知道拉扯些關系,攀龍附鳳、兩面三刀的人物,是怎么能夠跟我大師兄這樣的人中龍鳳,齊稱黑手雙城的?

  我說呃,黑手雙城不是大師兄的名號么,趙承風也叫這名?

  雜毛小道說趙承風初進總局七處,便憑借這善揚真人的威名而與大師兄并稱黑手雙城,結果后來大師兄說不屑于小人為伍,被總局大佬知道了,如此轉一彎兒,這兩人便勢不兩立了,而趙承風也便被人改稱為袖手雙城了,嘿嘿,長袖善舞,這名字頗適合趙承風,他倒也喜歡,便這樣叫下來了。

  唉,不過是黑手還是袖手,比起我這坑爹的“疤臉怪客”,簡直就是VIP待遇了……

  就在我和雜毛小道談論起這龍虎山過往的時候,對面的龍虎山行船已經開始緩緩靠岸了,此時天色已晚,他們并沒有連夜探尋的意愿,而是就著湖畔搭了營臺,然后在湖蛟死去的地方架起了大鍋,熱騰騰的水煮起來,磨刀霍霍,將這頭死去的湖蛟給剖了,從頭到尾,小心翼翼地抽筋扒皮,放血解肉,那叫一個喜氣洋洋,志得意滿。

  龍虎山這些道士對這頭湖蛟有著刻骨銘心地恨意,故而收拾起戰利品來并不客氣,分門別類,這鱗片的疊一處,骨頭拆一處,筋筋皮皮的,不過這些家伙并沒有朵朵那庖丁解牛的技術,故而弄得有點兒血腥,將那一陣塊兒湖水都染得盡是鮮血。

  湖蛟一身都是寶貝,便是那肉,吃了都能夠平添許多精神,于是直接洗凈,在將其與的東西都處理干凈之后,直接切塊丟進那加起來的兩口大鍋里熬煮,待煮得半熟之后,添加鹽巴、野蔥、湖蝦和蘆筍等一應湖中之物,然后不斷攪動,那誘人的滋味簡直就是香飄十里,便是我們在隔得頗遠的尋龍號之上,也能夠聞道那股直鉆入鼻中的味道,忍不住吞咽口水,恨不得去討要一口來吃。

  當日,跟龍虎山低聲下氣的討一口吃食,這事情也就想想而已,我們倒也沒有這般下作,只是在尋龍號默默用過晚餐后,看著這些道士分批坐在湖畔取食,篝火將那些人歡樂的臉色映染得格外真實,慈元閣閣主回頭,低聲問旁邊的蒙面人:“魏先生,你覺得真龍還在巢穴里面么?”

  先前魏先生給我們講真龍習性的時候,說過其喜靜不喜動,要么潛于九幽之下,要么翔于九天之外,最不喜喧鬧,此刻龍虎山在湖邊煮熬湖中同伴,它若在,只怕早就躥出來了。

  龍威如獄,在它的心中,人類雖然是自己所要守護的生靈,但是倘若膽敢有冒犯自己的,卻不過是螻蟻,隨手一滅便是了。便比如我們養小雞,雖然也會顧全它的性命,但倘若有一只、兩只特別暴躁的膽敢使幺蛾子,啄了咱,可不就是一腳踹飛?

  左右不過十塊錢的事兒。

  魏先生沉靜如水,默默地瞧看遠處的篝火跳躍,淡淡地說道:“真龍之行,我們或許還能夠從典籍和先人經驗中得到傳承,但是它的心中所想,雖能知曉?”說這話,那就是表示不知道了,我們默默地等待著,而這個時候,龍虎山那邊有小艇劃過來,似乎要與我們接觸一番。

2條評論 to“第三十五卷 第五十六章 屠蛟食肉”

  1. 回復 2015/06/24

    雪瑞

    既然是肉末,你怎知是斷肢?還知是魚頭幫眾的斷肢肉末,難不成你一眼就能驗出?還隔那么遠。所有法醫都得下崗了。l我服了你了

    • 回復 2016/02/11

      樓上傻逼

      根據嘴里的肉末推斷的 看個小說都這么較真? 你怎么不去看憲法呢?沒毛病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