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五十七章 善揚真人

  瞧著剛才善揚真人力壓湖蛟之事,雖然多少也因為那湖蛟受了重傷的緣故,但是能夠做到這種境地,的確是要比望月真人厲害許多。

  當然,要說怕,那倒也未必,畢竟有一字劍在,再加上我和雜毛小道,還有神秘的慈元閣閣主,孰勝孰敗,這也是未知之事。不過龍虎山有接觸的意愿,這自然是最好的,要不然雙方的籌碼都有,萬一沖突起來,其實最是不好,一旦出現些人命,那就真的是解不開的怨結了。

  然而大家這大過年的,不顧天寒地凍,湖水冰冷,跑到這洞庭湖深處來,畢竟不是為了斗氣爭鋒,敗了那是最糟糕不過的事情,但倘若是勝了,也沒有人給咱獎勵不是?

  我們在船頭等待,瞧見那小艇之上的卻是龍虎山殷鼎將,攀著軟梯上了尋龍號之后,與我們拱手致意,說善揚真人聽說那日夜晚湖蛟追殺,是慈元閣閣主救了他們,所以特意邀請我們上岸一敘,喝口熱乎的蛟龍湯,一來呢是要表達感激之情,二來呢,也是想與這邊溝通一下,免得到時候起了沖突,平白浪費時機。

  這話說得中規中矩,然而白天魚頭幫奪船之事,慈元閣閣主卻并不愿意離開自家的尋龍號,如同不愿意離開自己宮殿的王,自然是委婉地拒絕,然而他又不愿意放下與龍虎山溝通的機會,正思忖著,旁邊的少東家方志龍自告奮勇地上前,說他愿意替父前去會見善揚真人。

  按理說,讓少東家代替會見,其實并不是很好,身在船上,卻視而不見,這事情對于身為十大高手中名列前茅的善揚真人來說,實在是一件比較不尊重的事情,但殷鼎將似乎并不太介意,點頭同意之后,轉過了頭來,瞧向了雜毛小道和我,若無其事地說道:“對了,真人聽說名聲大噪的陸左、蕭克明也在船上,所以讓我請二位也上岸一敘……”

  這話說完,我便明了了,原來所謂找慈元閣上船會晤,僅僅只是一個幌子,龍虎山的主要目的,從來都只是我們兩個,或者說,就是剛剛打敗望月真人的雜毛小道。

  聽到了殷鼎將這話兒,船上陷入了一陣短暫的沉默,先前因為羅金龍失蹤一案,雜毛小道剛和望月真人打了一架,憑借著李道子遺留下來的福澤,險勝望月真人,驚掉了所有人的眼珠子,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雜毛小道是憑著自身實力贏過望月的時候,只有我和小叔曉得,雜毛小道只能勝這一次。

  血玉既碎,那邊沒有下一次了。

  倘若我們上了岸,善揚真人倘若耍起了無賴,要在岸上弄死我們,下了黑手,只怕我們又要遭一大難。我瞧向了雜毛小道,瞧見他瞇著眼睛,稍微一思慮,然后點了點頭,說我也有許多日子沒有見過真人容顏了,是該拜見一下了,容我回房收拾一番,以示珍重。

  殷鼎將拱手說好,而我則跟隨著雜毛小道、小叔一同返回船艙,一離開龍虎山諸人視線,我便問雜毛小道,為何要去趟那渾水,參加那勞什子鴻門宴?

  雜毛小道臉上露出了笑容,說陸左,不要因為恐懼而逃避,越是害怕,越要面對,當然,你也別太擔心了,善揚他好歹也是修行門中的前輩大拿,不會那么下作地偷襲下手的,只不過是想見見我們,看看什么成色而已。你表現得越淡定,他便越高看你一眼。

  我心中忍不住哼,想著你們這些帶翅膀的家伙,個個都是背信棄義之徒,還好意思說?這念頭一起來,我便自個兒笑了——我這是怎么了,竟然會有這種古怪的想法?

  回到艙房里面,虎皮貓大人不見蹤影,小叔便拉著我們交待囑咐了一番,然后送我們翻身下了船。乘著小艇,我、雜毛小道、慈元閣少東家和坐閣道人劉永湘很快便登了岸,岸邊篝火鮮明,煮熟的蛟肉香氣四溢,殷鼎將帶著我們,一路走到了岸邊臨時搭起來的帳篷處,稟告了一聲之后,方才請我們進去。

  帳篷很大,中間一個矮茶幾,坐著一圈人兒正在就食,我們認識的只有羅鼎全和傲氣青年小天師,旁邊的都是幾個長老人物,至于望月這個老匹夫,卻是沒有瞧見。

  帳篷中的高手云集,然而所有人的光芒都給坐在正中間那個虬髯客所遮掩,這是一個滿臉虬髯的老者,頭發烏黑,端端正正地挽成一個道髻,臉上的皮膚呈現出了細膩而健康的紅色,瞧不出年紀,但整體上看去,不像是焚香念咒的道士,反而像是個戰陣之上廝殺的漢子。

  他便是善揚真人丁榮濤,龍虎山的第一高手,以一人之力撐起天師道頂級道門資格的男人。

  此刻的他并沒有如旁人一般在啃著蛟肉,而是瞇著眼睛,平靜地等待著我們的到來,當我們掀開門簾進來的時候,他的眼睛倏然睜開,然后朝著我們這邊瞧了過來。他的目光并不銳利,溫潤而柔和,仿佛那老爺爺慈祥的注視,然而卻清冽如那山泉水,浸潤我的心頭,讓我心中生不出半點隱瞞的念頭,感覺自己一眼即被人看透一般。

  高手都有這般的本事,仿佛存在于堅韌的意志層面。

  帳篷內本來言語紛紛,然而我們的進來使得里面的諸位都陷入了沉默,都一齊瞧著我們。

  被一圈高手環視,這種凝視的壓力感極大,慈元閣少東家都忍不住顫抖起來,然而雜毛小道卻毫不怯場,朝著正中的善揚真人拱手,朗聲問好道:“真人好久不見,小子茅山陶師門下蕭克明,給真人您請安問好了!”

  場中所有人都寂靜無聲,仿佛都能夠聽到針落之聲,短暫地沉默過后,那善揚真人哈哈一笑,臉上的胡須不斷抖動,然后伸出了手來:“令師真是個會教徒弟的人,我說天下間誰在用符之上,還能夠勝過望月,今日看到你的模樣,的確是將你師叔公的本事學了不少。不錯,不錯,英雄出少年,長江后浪推前浪,像我們這樣的老家伙,便都是被拍死在沙灘上的前浪了……”

  雜毛小道躬身,再次拱手說道:“真人這般說,晚輩可承受不起,折煞了,折煞了!”

  善揚真人伸手,說坐下吧,來,寒夜漫漫,喝兩口熱湯,暖暖胃。

  龍虎山諸人給我們讓出了四個位置來,我們客氣幾句,便坐了下來。原先聞到那漂散而來的肉湯味,舌頭都忍不住掉下來了,然而此刻瞧見擺在身前這一碗湯,里面拳頭大的湖蛟肉上還有些血絲,顯然經過這么久的熬煮,都煮得不透,我瞧見旁邊的龍虎山幾人吃得津津有味,然而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沒有胃口,反而有一種想要吐的感覺。

  瞧見我們幾個不吃,旁邊的羅鼎全解釋道:“這湖蛟的肉太多年了,積聚了它一身精華,凝固得很,非要大火熬煮上三天三夜,方才熟透。若說要好味道,煮透了最好不過,但是想要對人體的好處,莫過于此時,這半熟而非熟之間,最是滋補,所以各位單吃無妨!”

  說雖然是這么說,但是我們到底還是有些忌諱,客氣幾聲,依舊是不吃。不吃便不吃,他們倒也沒有生氣,畢竟叫我們過來又不是真正的請客吃飯,而是談事情,為了緩解尷尬,慈元閣少東家提起了望月真人,說怎么沒見著呢?

  這孩子到底不是個會說話的人,哪壺不開提哪壺,明明知道望月真人新敗,最是頹喪,自然無臉前來參加會見。不過善揚真人卻是給了我們一個出會意料的答案:“那個老犟驢啊,他離開這里了,自個兒帶著一葉扁舟出了島,這會兒,估計都已經在返程了吧?”

  從言語中可以瞧出來,善揚真人對望月似乎有些不滿意,也沒有隱瞞他的行蹤。按道理來講,即便是望月走了,他也沒有跟我們交代的必要,可是這番說來,卻由不得我們不信。

  話說回來,望月走了,我們又少了一個勁敵,這可是一件大喜事。

  瞧見雜毛小道松了一口氣,善揚真人平靜地說道:“你們上午的事情,下面的人已經告訴過我了,你不必擔心,既然你們已經解決了,那便沒有后續事情,不必掛懷。今天叫你們來呢,主要是想問一問你們的意見,免得一會兒鬧將起來,你們這邊出現什么變故——對了,你們這次來洞庭湖,想來也是為了真龍吧?”

  雜毛小道點頭,說是的,不過我們所要的只是它居所中的龍涎液,也就是雨紅玉髓,其余的,都不要。

  “他們不要,那就是你們要嘍?”

  明白了我們的目的,善揚真人立刻瞧向了慈元閣少東家和劉永湘,這兩人點了點頭,正想說什么,善揚真人突然笑了,說呃,你們憑什么呢?

  這話說得有些刺激,那少東家有點懵,然而劉永湘卻不是個省油的燈,豁然而起,正想說話,突然帳篷外面突然一片喧鬧,很快就有人稟報:“真人,它來了!”

7條評論 to“第三十五卷 第五十七章 善揚真人”

  1. 回復 2014/05/19

    瞎扯淡

    為啥子要拿龍虎山開刀?難道樓主討厭江西鷹潭龍虎山!

  2. 回復 2014/08/09

    瞎扯淡

    樓上的傻逼,中國就是像你這種人多了才喜歡內斗,別人寫個小說至于那么對號入座(⊙_⊙)?

  3. 回復 2014/11/21

    瞎扯淡

    樓上的兩位!淡定!淡定!

  4. 回復 2014/12/21

    瞎扯淡

    哈哈哈,吵吧吵吧,本來看書就是要有爭論才有意思~

  5. 回復 2015/01/14

    瞎扯淡

    看來一樓與龍虎山有些關系呀~

  6. 回復 2015/03/13

    你大爺

    一樓傻逼

  7. 回復 2016/03/09

    虎皮貓

    龍虎山一山的傻波一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