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五十八章 戰龍

  這一聲招呼便如同口令,本來正圍在桌旁審視我們的龍虎山諸人霍然而立,除了善揚真人還在不動聲色地瞧著我們之外,其余人都紛紛沖出營帳,朝外跑去。而這個虬髯老道士再瞧出了我們躍躍欲試的心情后,才含笑點了點頭,邀我們同去瞧看。

  他倒也是沉得住氣,然而還沒有等我們掀開卷簾,所有人耳中就突然聽到一聲低沉綿長的恢宏吟嘯。

  這吟嘯聲的每一個轉音都是那么的特別,仿佛重重擊打在了我的心坎之上,整個人都忍不住顫栗,有跪下來朝拜的沖動。然而我的意志到底還算堅韌,一步一步地走了出來,往聲音傳來的方向一望,瞧見一個巨大修長的黑影,籠罩在島嶼之上,張牙舞爪,幾乎遮蔭了半邊天空。

  這黑影是如此巨大,讓人心中震撼莫名,我瞧得并不仔細,除了輪廓,只曉得半空中那一對碧綠色的眼珠子灼灼其華,不斷地轉動,俯瞰著大地之上的所有生物,那清冽寒徹的目光宛如一盆冰寒的冷水,讓人從頭頂直接潑到了腳板底,哆嗦著嘴皮,忍不住顫抖。

  真龍,這絕對是真龍啊,甫一露面便有如此動靜,這世間還有別的生物,有這般的恐怖威效么?

  我的心中惶恐,憑空生出一股難以匹敵的想法,然而就在此刻,善揚真人卻是一聲狂笑,大聲說道:“能大能小,能升能隱;大則興云吐霧,小則隱介藏形;升則飛騰于宇宙之間,隱則潛伏于波濤之內。好一條天地真龍也,你終于出來了!”

  我緩步后退,心中詫異非常——這善揚真人果真是好本事,這般威勢籠罩天地的真龍,竟然還有信心面對,他到底是有著怎樣的應對之策呢?

  雜毛小道瞧見了我心中的擔憂,拍了拍我的肩膀,平靜地說道:“小毒物,別怕。這真龍乃上古遺種,與凡世間所有的物質都不一樣,并不適合現在的物理定理,在一定距離內,你離它越遠,看到的形象便會越大,惟有站在它跟前時,才會發現它最真實的形態。”

  我一愣,說這是什么道理,我們尋常不是離得越遠,瞧見的東西越小么?

  雜毛小道嘆了一口氣,說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釋,真龍它并非是這個世界上的生物,超脫于物外,存在于無數的世界里,只不過此時正好與我們的世界疊加而已,這豈是我們所能理解的?尋常蛟蟒,想要成為真龍,也許經受無數雷電劈砍,度盡無數解難,方才能夠升華成真龍,一躍“龍門”上。龍有千萬種,只要能夠成就這般形態的生物,皆可化龍。

  聽得雜毛小道這一通玄奧的講解,我反倒是更加迷糊了,跟著善揚真人沖到湖邊,瞧見那頭遮蓋了整個島嶼和天空的黑影正在縮小,此刻僅僅只是盤踞在了我們先前與深淵生物交戰的山峰之上,黑云翻動,稍微近了,便能夠瞧見它大概的面貌,果真是口旁有須髯,頷下有明珠,喉下有逆鱗一處,巨鱗長須,腹白背黑,背上有鰭,頭上聳起高高的雙角,是那珊瑚的青灰色,少了些許仙氣,多了許多真實,竟然與傳說之中,有七八分相同。

  這是一條黑龍,全身鱗甲如同墨水浸潤,有的甲片反光耀出,仿佛一個即可出征的戰士。

  它就這般盤踞在山峰之上,瞧不住有多長,那眼睛死死地盯著龍虎山在湖邊架起的兩口大鍋,聲聲撕裂,如戛銅盤,我被這情緒感染,心中莫名生出一些蒼涼的悲嗆之感來。然而還沒等我仔細體會這龍吟之中蘊含的情感,便瞧見憑空探出一爪來,直接捏在了龍虎山停泊在湖面的行船上。

  它稍微一用力,偌大的船只立刻四散而開,在船上閃耀燈火的映襯下,飛揚的碎木、斷裂的人體和撕裂的風帆伴隨著驚恐的尖叫聲,將湖面上立刻變成了人間煉獄。善揚真人瞧見那真龍出手,一下子就將他的座船弄碎,不由得怒發沖冠,大聲喊道:“孽畜大膽!”

  此言一出,善揚真人袖口立刻飛出了一張青朦朦的赦令,朝著山峰之巔射去。

  那赦令便如同一道流星,直接沖入翻滾無定的黑云之中,然后陡然亮起,將天地照得透亮,接著整個空間都充滿了無數個道士持經念咒的冥冥之音,在這種音效的加持下,善揚真人身上的氣息凝聚充足,從身體的三萬六千穴竅之中,有源源不斷的氣息往外噴發,將他身上的黃色道袍給吹得獵獵風起。

  接著,他雙腳一攀,如登青云,直接朝著山峰之上踏歌而行。

  善揚真人到底是成名已久的絕世高手,果真是通天徹地的好手段,實在不是常人所能及的,僅僅一枚赦令,便已經將真龍給鎮住,而其余龍虎山道士則紛紛跳入水中,前去搶救落水的同門。

  我抬起頭來,只見善揚真人似緩實快,很快便沖上了山峰之上,人已然飛躍靠前,就在他即將使出手段之時,那條黑龍鼻孔抖動,兩道黑炎烈火倏然飛出,朝著善揚真人徑直射來。那虬髯客倒也是好本事,將身上衣袍微微一抖,那灼熱的黑炎立刻如同澆在了堅冰之上一般,發出了大量的白色蒸汽。

  而在這滔天氤氳之中,善揚真人再次施展出了龍虎山第一法器,皇家御賜的“天子笏”,手一抬,一方玉笏瞬間變得碩大無朋,然后朝著盤踞在山峰之上的黑龍,霍然砸落而去。

  那天子笏上,集聚著龍虎山歷代祖師、特別是得道成仙的張道陵留下的印記,如此一砸,力道萬鈞,那黑龍也不敢硬擋,碩長的身子在伸縮之間,竟然又不見了影蹤,倒是那化作了數丈的天子笏直接搗在山峰之上,砸得半截山峰都碎裂,大塊大塊的石頭直接滾跌下來,砸落在下方深潭處,轟隆隆地直作響。

  真龍隱匿身形,戰斗便就這般結束了么?

  自然不是,就在善揚真人一招落空之后,那真龍再次從云霧中探出身子來,數丈長尾朝著這懸停于空中的善揚真人拍去,其勢兇猛,如有萬鈞。

  善揚真人又不是地仙一流,自然做不得憑空懸浮之事,他之所以能夠騰空而起,也不過是靠先前射出的那道赦令炁場牽引,此番真龍出擊,牽一發而動全身,天地炁場一片混亂,他自然也懸停不得,只有朝前飛躍,腳尖點在那跌落的石頭之上,然后回身過來,避開了那一擊滔天甩尾,人便躍上了真龍之身,力貫雙手,一拳便打在了龍尾之上。

  咚!

  平地升騰鼓聲,響徹天地,驚動大地,接著便是一聲暴烈的嘶鳴,那真龍知痛,搖擺全身,收縮之間,便將善揚真人給送到了爪下……

  這一人一龍在湖上崖間不斷糾纏,真龍憑借著自身的力量和這天生的異稟,鬼出神沒,然而善揚真人卻是并不懼怕,如同一只蒼蠅挑戰猛虎,竟然將那頭真龍給搔弄得暴躁不已。

  這情景便已經足夠讓人驚訝了,然而更加奇特的事情是,那真龍因為完全違反空間定理的緣故,身形忽大忽小,時而巍峨如山巒,時而纖細如湖蛟,讓人眼花繚亂,目不暇接,大腦根本就應付不來,甚至感覺眼睛都要瞎掉了,意識混亂。

  正在我瞧得一頭霧水的時候,雜毛小道伸出手掌,擋在了我的眼前,說第一次見到這東西,信息量太大,變化太快,你的心便亂了,很容易走火入魔,最好不要用肉眼去看,而是用心、用炁場去感受,這樣得到的,才是最真實的東西。

  我聽了這話,閉上雙眼,便感受到本來占據上風的善揚真人宛如風中的燭火,雖然閃耀著灼熱的光芒,但終究還是不敵真龍這滔天的氣場壓制,隨時都有熄滅的危險——天啊,竟然是這樣的?

  我心中詫異,猛然睜開眼睛,瞧見憑空生出了兩只巨爪,朝著善揚真人的身子抓去。

  那老道士剛才一陣連番進攻,氣息不勻,此刻也不愿躲閃,渾身一震,身上羽衣立刻飛出了兩條活靈活現的猛虎,將這巨爪給咬住,相互較力,好是一番龍爭虎斗,就在兩者僵持不下的時候,遠處的尋龍號上突然傳來了一聲呼喊:“善揚真人,這般糾纏不休,倘若那真龍遁走,風云突變,時機便這般稍縱即逝去了,不如我們一起合作,共同御敵吧?”

  這話是慈元閣閣主方鴻謹所言,語氣溫潤平和,在善揚真人耳中聽得,卻曼妙如同仙音,稍微一思慮,也沒有多作計較,便點頭說可以,還請道友出手相助。

  這邊一答應,尋龍號之上立刻有一道煙花沖天而起,在真龍隱身藏著的云霧之中炸響,璀璨絢爛,細碎花火落滿半空,而那條真龍的身子立刻一麻,僵直不動,而就在此時,尋龍號船頭處的那個魏先生突然從懷中掏出一個木制的精巧機關,朝著半空中的真龍瞄準,噗的一聲響,一道羽箭便朝著那真龍逆鱗處,倏然飛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