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六十章 暗河水道

  湖水能夠隔絕聲波傳送,當我們從船上一躍而下,開啟天吳珠的時候,上面的一切紛紛擾擾,都與我們相隔開來,除了前方小鱘魚不斷搖動的尾巴和氣流波動,其余的一切都不再入耳。

  到底是墨家傳承,尋龍號附屬的這三艘名曰“小鱘魚”的潛水器,制作得十分精良,整體造型竟然和魚類差不多,在水中活動方便,速度也極快,正飛快地朝著崖下水潭潛行而去。

  慈元閣對我們隱瞞了太多,我們從一開始都不知道這玩意的存在,此刻乍見,多少也有些好奇,不知道它到底是依靠著什么原理在運行,不過相對于我們,小叔則對天吳珠營造出來的這個氣肺,更加驚詫,他雖然也聽說過我們當日在渝城逃亡的經歷,但畢竟沒有親身體驗一下,多少也有些好奇,左摸摸右敲敲,像個小孩子。

  水中混濁一片,看不清方向,我自然呼喚出了小妖和朵朵來,照亮前方。

  小妖是個極敏感的人,一出現之后,皺著鼻子吸了吸水氣,眉頭緊緊皺起,說剛才真龍出現了?

  天吳珠的空間狹小,我們三個大男人手拉著手,緊緊跟在慈元閣三條小鱘魚身后,然后我跟小妖草草解釋了一番,她點頭,說真龍的確是一種神奇的物種,它們之中厲害的龍屬,甚至可以憑借肉身橫渡虛空,穿越茫茫宇宙,存在于不同的世界中,操縱時間和空間的法則,它是現在唯一知道還存在的多維生物,盛年時期的實力便是地仙都要恐懼,只可惜這一條已經到了暮年,沒有了恐怖的脾氣和實力,想的不過是找到一處合適的地方,迎接最神圣的死亡來臨。

  小妖說什么,我們都聽不懂,與她有共同話題的怕只有虎皮貓大人,只可惜那肥鳥兒整天都在忙著自己的破事,早就不知道蹤影了。

  虎皮貓大人的神出鬼沒,我們都已經習以為常,并不介意,然后談及了慈元閣剛才的古怪,一直待在尋龍號上的小叔突然提出來,說慈元閣這些人,說到底,不過都是些有著正經生意的商人,他們按理說不會如此激進和瘋狂,造成這副局面的,除了方鴻謹的野心之外,還有一個人,特別值得注意。

  雜毛小道眉頭皺著,說小叔,你說的,莫不是那個藏頭蒙面的魏先生?

  小叔說是,此刻的他已經從最開始的緊張中釋緩下來,抓著我的胳膊,任由天吳珠帶著我們前進,而他在旁邊跟我們解釋,說麻風病已經消失幾十年了,你們可能都沒有見過,但是我和你大師兄卻都見過,這種病人的肌肉萎縮,是不可能完成他先前在船頭尋龍的那一整套動作的,那么他為什么要撒謊呢?

  這是因為魏先生不愿意暴露出自己的真實面目,一般這種人都是心中有鬼,我懷疑便是他,一直在暗地里蠱惑著慈元閣閣主,以及一眾掌柜,這才會如此急功近利,竟然顧不得眼前再明顯不過的危險,和心中最起碼的道德。

  我不同意,說方鴻謹縱橫商海這么多年,怎么可能是一個聽信他人、腦子一熱的青愣子?再有了,即便方鴻謹發了瘋,那黃晨曲君何等見識,為何也跟著來了?

  雜毛小道在旁邊笑,說他一字劍不是也發現了蹊蹺,直接遁入山林中去了么?

  說到這里,我們基本上都確定了慈元閣這次有可能真的走了邪門,既然如此,再跟他們打交道的時候,我們還得多留點兒心眼才是。

  雙方的速度都不慢,我們很快便來到了回龍潭中,因為先前從崖頂跌落下來的石頭在這兒累積,使得我們白天所看到的那些水渦都沒有再見,三艘小鱘魚在這些石頭中靈巧地穿梭著,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我們跟著走,發現在靠近左邊崖壁的某一個方向,竟然出現了一條朝著山崖深處行去的水道,就在前方。

  我想起傍晚時分時龍虎山在回龍潭中來回查尋,卻并沒有任何發現,而此刻竟然出現了這么一個幽深的水道,想來也是那真龍逃遁的時候,匆匆忙忙間沒有掩飾的結果。

  魏先生手上有尋龍尺,循著水道往里潛行,小鱘魚頭部有青朦朦的光線射出來,照亮前路,水道里面全部都是水,兩邊有水草縈繞,像情人的手,不斷地搖擺著,溫柔而嫵媚。

  我們悄無聲息地在這蜿蜒的水道里緩慢爬行著,四周一片寂靜,瞧著那水道越來越往下,我的心也不斷下沉,總感覺有一種不祥的預感,籠罩在心頭,所謂的宿命,總是不斷地困擾著我——我會如同洛十八一般,死在這洞庭湖中么?

  小鱘魚雖然身形靈巧,但畢竟還是容納了六個人,行動時快時慢,我們也并不著急,讓小鱘魚在前面探索,只是遙遙跟著。

  其間岔道無數,雜毛小道總是不時地回頭瞧后面,我順看過去,一片黑沉沉的,什么也沒有發現,問他在看什么,他搖頭,說不知道,但總感覺有什么東西在盯著我們,虎視眈眈的。

  我說你別嚇我,我怎么什么都沒有瞧見,難道是龍虎山的人也潛了進來,又或者是一直在旁邊環伺的魚頭幫?

  雜毛小道搖搖頭,說他就是有些心神不安。

  瞧見雜毛小道與我一般,我的心情便更加沉重起來,切莫以為這一切都只是心理因素,要知道人的修為一旦達到一定境界,就會根據一絲一縷的線索,抽絲剝繭,直接預測到未來即將發生的事情,算命卜卦,皆從此中而來。

  果然,在我們潛行的一刻鐘之后,事情果然發生了,前面的小鱘魚突然速度陡增,然后一片混濁,似乎在與什么東西糾纏起來,我感覺到了不對勁,操縱著天吳珠疾沖上前,卻見十來只黑影子從前方的一片混濁中沖出,朝著我們這邊張牙舞爪。

  這些黑影子沒有一個身高超過一米五的,不過身手矯健,在水中還能如履平地,氣勢兇猛。

  當它們一沖到了朵朵的照亮范圍之中的時候,我們便瞧見了黑影子的真面目,竟然是一群丑惡猙獰的水鬼。民間傳說的水鬼有許多種,有怨靈積聚而成,有尸體腐化寄生而成、也有天生邪惡異種的水生生物,我們面前這一堆便是第三種,是伙渾身毛茸茸的水猴子。

  這玩意臂力無窮,最喜歡食生人魂魄,此刻呈扇形朝著我們圍攻而來,然而面對這些常人談之色變的鬼物,我們卻并不驚慌,當下三把劍亮出來,分別是鬼劍、雷罰和雷擊棗木劍,天吳珠所形成的肺泡立刻變成了一個大型刺猬,沒有一個膽敢靠近的。

  這些水猴子性情兇猛,然而到底還是怕死,攻擊失利,在拋下了四五具尸體之后,紛紛朝著四周逃散。

  小妖想去追擊,我攔住了她,一摸胸口,依然怦怦地跳動,于是小心地四處張望,正在此時,我聽到旁邊的雜毛小道突然低聲喝道:“小毒物,看左邊!”

  我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只見有十來條身長四五米的圓柱形鰻魚朝著這邊緩慢游來,皺著眉頭,說不過就是幾條稍微長了點兒的黃鱔魚,瞧你嚇成這個樣子。

  小叔也瞧見了,牙齒都在發抖,咯咯咯,說倘若我們都在岸上,自然不怕,可這是在水里面——你知道它們一旦朝我們進攻,那是一副什么樣的場面么?

  我搖頭說不知道,小叔跟我解釋,說這些叫做魔鬼電鰻,尾部肌肉處有上十萬枚如同電池一般的肌肉薄片組成,一旦串聯起來激發,上萬伏的高壓,可以在一瞬間將我們的心臟擊穿。

  仿佛為了印證小叔的話語,他這話兒還沒有說完,其中有一條魔鬼電鰻身上刺溜一下,開始閃爍著璀璨的藍光出來,我們雖然離得頗遠,但還是能夠過感覺到一陣酥麻之感傳來。只這一下,我們便沒有在此停留的心思,更不敢直沖上前,只是朝著后方撲去。

  而就在我們轉身的那一下,那十來條魔鬼電鰻似乎也感應到了,身上的藍光不斷閃耀,朝著我們這邊倏然追來。

  鬼知道這些電鰻是從哪里冒出來的,它們身上冒出來的電芒富有陽罡之氣,便是小妖也有些畏懼,我們往回一陣猛躥,卻發現回路的岔口實在太多,慌不擇路之下一陣猛跑,跑了好長一段路程,亡命一般的狂奔,身后的魔鬼電鰻似乎也被我們甩開了一截路程,雜毛小道的聲音在我的耳畔響起:“呃,小毒物,我們似乎跑錯路了……”

  其實根本不用雜毛小道提醒,我已然知道,不曉得是在第三個還是第四個叉路口的時候,我轉錯了方向,此刻的我們,正身處于一個蜘蛛網一樣破碎的迷宮處,走走停停,分不清路徑。

  正當我們鼓起勇氣回頭之時,身后的黑暗中又傳來了那要命的藍色電芒,似乎還在接近之中。

  那么,為了保住小命,只有埋頭硬沖了。

  這一回是由小妖來領路,帶著我們在黑暗的水道中不斷游竄,盡量甩開身后那些恐怖的魔鬼電鰻。在十分鐘之后,我們終于脫離了水道,出現在一個陌生的溶洞中,登了岸,然而還沒有多喘半口氣,我突然發現這個地方除了我們幾個人之外,還多了一艘角質狀的小艇。

  咦,這玩意怎么這么熟悉?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