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八章 小道昏迷,車窗驚現美人

  雜毛小道他說得決絕,我自然也不好掃了他的性子,只是由他說起。

  待他氣消了些,又問他是怎么落入的段叔之手?雜毛小道嘆氣,無外乎一不小心,喝了一杯氣力全消的蒼蠅水,結果英明神武的他就著了道。醒來的時候,是一個地下室,四處黑暗無光,然后不斷被審問,翻來覆去的折磨,他意志堅定,并不容易被忽悠,然后就被用刑,剛開始還能夠憑著胸中的浩然正氣死扛著,后來那個黑瘦的泰國佬把他的本命玉摘了,就不行了,于是說出了那晚夜盜植物園的事。

  我倒是奇怪了,說既然他們知道了這事,也知道那妖果子給我的金蠶蠱吃了,那還在要什么?

  他抬起頭來,一臉的虛弱無力,問我的金蠶蠱蘇醒了沒有?

  我說醒了,說起來還要得“謝謝”你幫忙推薦的那地翻天一家人,居然放出了十二頭僵尸來咬我,當時的那情況……哼,要沒有金蠶蠱在,我早就被啃得連個零碎肉塊都沒有了。他不好意思地笑,這時金蠶蠱飛了出來,圍著駕駛臺轉圈圈,突然停住,黑豆眼狠狠地瞪著雜毛小道,顯然是對他剛才襲擊我的行為十分的不滿。

  他不介意,接過肥蟲子到手上,親熱地親了一口,然后嚴肅地說道:“那個巴頌鼓吹煉化了修羅彼岸花果實的金蠶蠱,也是至寶,由他經過秘法炮制,便可有起死回生之功效,所以段叔十分心動,于是便吩咐下來,奧涅金等人找你要妖果,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讓你減低防范呢……”

  我氣憤得很,什么狗屁“起死回生”的功效,金蠶蠱這個肥蟲子,若不控制,一身都是毒,想死倒是可以盡管用。我看著他變瘦得厲害的臉頰,問他還是有些道行的,怎么跟普通人一樣,給控魂術控制了?太丟臉了吧?

  雜毛小道長長地打了一個呵欠,無精打采地,聽到我說這話,臉色瞬間憂郁和怨憤起來。我以為說錯話,傷他自尊了,連忙道歉。他搖了搖頭,盯著前面的道路,一字一句地說:“狗曰的泰國佬,我只要活著,我就要弄死他!”

  這是我第一次從雜毛小道最里面說出這么決絕的話語。

  在我心中,小道士一向都是口花花、濟顛和尚一般的風流人物,沒臉沒皮的,也不怎么跟人計較得失,比如和我交往,雖然經常坑我錢財,但是我一旦有事,他必定會照拂一番,隨叫隨到,即使在千里之外,也惦記著我和朵朵。而若有人嘲諷于他,他只會淡然處之,并不急,也不睚眥必報。這性格對于普通人來說,是懦弱,但是對于他這么一個有著一定能力的奇人異士來說,卻難能可貴。

  心有猛虎,輕嗅薔薇,真性格高潔之士也。

  我看著他不住地打呵欠,臉色蠟黃,很奇怪地問為什么。雜毛小道摸著鼻子,眼睛濕潤了,他說這一次真的虧大了,除了本命玉被那個狗曰的巴頌拿走了之外,這幾天,還被他逼著吸食鴉片膏。我心中一跳,失聲說道:“鴉片膏?”他點頭說是,這種鴉片膏是巴頌特制,藥膏其實是藥引,讓人的精神陷入迷惑,減低防備,然后借機控制他的心神。他算是有些道行,意志堅定,能夠抵御一些邪法,但人總歸是人,終究抵御不住這霸道藥物的侵蝕,所以最后還是著了道……唉!無量天尊啊……

  說著說著,他雙手抱著頭大叫“啊”,全身肌肉抽搐,臉部扭曲,我嚇了一大跳,問怎么了?

  雜毛小道用一種異樣的口氣說道:“他來了……他來了……”他這聲音似泣似咽,并不是剛才正常的嗓音,仿佛遭受到了很大的痛苦和折磨。接著他的眼球開始泛白,規律性的從左向右轉去。突然有風從后面陣陣吹來,令人毛骨悚然,我猛打噴嚏,一連七八個。一句幽幽的話語,仿佛從我們的心中冒起來:“不用找我了,我來了……”

  霎時間我立刻反應過來,泰國人巴頌追上來了。

  我不知道他是一個人還是幾個人,反正他此刻正在做法迷惑雜毛小道,想讓蕭克明直接把我制住。或許,剛剛蕭克明蘇醒過來的時候,那個家伙,就已經趕到。

  我將面對的是一個強大的對手。

  在此之前,雜毛小道此刻已然是幫不上什么忙了,我只指望他不搗亂就好了。所幸了有準備,拿出一張黃符紙,按十二法門中的“符箓”一節中提及的御外物符畫,蘸血做成,然后貼僵尸一般,貼在雜毛小道額頭上。腦門這么一貼,這廝立刻變得有七分像僵尸,不再動彈,臉上也不再扭曲。

  我拍拍手,讓身體里面的氣感流動,去感受周遭的邪異,小心提防著,然后發動汽車,準備逃離此地。

  在敵人不明確的情況下,我第一反應還是遠遠逃開最好。

  然而發動了好幾下,沒打著火,怎么都啟動不了。我心中有不好的預感,感覺左邊有異,猛地一扭頭,只見一個黑色的物體在我的車外一閃而過,又一圈之后停留,是一團紅色的血霧,翻滾著、流動著,里面有一對黑黝黝的眼睛,晶晶亮,直愣愣地看著我。

  我仔細一看,心中大驚,這、這居然是女人的頭顱。

  對,這就是一個女人的頭顱,頭發如同飛舞的游蛇,張揚開來如柳絮、如絲織,臉上呈現出嬌艷的魅力色彩,包裹在紅色的血舞中,她的嘴唇是抿著的,猩紅色的唇形美麗妖艷,不時發出嬌笑聲,呵呵呵呵……在我耳朵邊回響著,分不出是我內心中的呼應、是幻覺,還是真實存在的音波。

  當然,這些并不恐怖,真正讓我頭皮發麻的事情在于,這顆美人頭顱下面,掛著一長串的內臟、腸子和血肉,像是一只懸空的章魚,又像是一大串掛在藤架上的葡萄,不斷有血流下來,滴滴答答,然后地上又有紅色霧氣蒸騰上來。

  這個恐怖的美人頭顱一下子出現在我的窗外,一下子,又出現在前面的車窗前,紅色血霧翻騰。

  整個空間都縈繞在血腥味濃重的氣氛中。

  我狠狠地揪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疼,這就不是幻覺。一種冰冷的寒意從尾椎骨冒起來。這,這就是傳說中的飛頭降吧?

  飛頭降又被稱為飛降,是所有降頭術里面,最為神秘莫測,也最為恐怖詭異的首席降頭。其實所有的黑巫術、白巫術,都是人類探尋自身、宇宙的秘密,謀求生命的永恒存在。幾乎所有的頂級巫術,都涉及到長生不老的境界。而飛頭降,則是東南亞降頭術中最厲害的一種,總共七個階段,真正能夠撐到最后一個階段的人,便可長生不老。

  飛頭降靠什么長生不老?靠吸血,豬血、牛血,雞鴨鵝禽類之血,血之精元,乃至最后,人之血。

  所以,一個地方如果出現有練飛頭降的降頭師,便會出現各種家畜離奇死亡事件,若是出現了高階段的降頭師,那么,方圓幾百里,頻繁死人——特別是孕婦,飛頭降修煉者最喜歡食用胎兒的精血。這是一種建立在白骨累累、千人萬人的死亡之上成功的恐怖巫術,是邪法,最容易引起仇怨,被人剿滅。

  所以,綜觀飛頭降誕生無數年的歷史里,煉制大成的一個沒有。

  沒有,但是不代表它不厲害。

  我心臟被神經緊緊地抓著,一動也不動。那頭顱圍著車子繞了兩圈,突然不見了。沒等我氣息緩下來,突然,車前面發出一聲令人牙酸的鋼鐵折斷聲,接著,整個車頭,都被緩緩地抬了起來。

  尼瑪,這么大的力道?

3條評論 to“第六卷 第八章 小道昏迷,車窗驚現美人”

  1. 回復 2014/01/16

    SB北陵

    親了一口。。。可憐的小蟲子

  2. 回復 2014/12/31

    匿名

    愛愛愛嗷嗷嗷嗷嗷

  3. 回復 2014/12/31

    萬三少

    愛嗷嗷嗷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