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六十二章 叛變帶路黨

  這貨耳大體肥,四肢略短,尾毛蓬松,背部有一條白色的線形圖案,仿佛天然勾勒出來的鬼神符文,充滿了詭異的神秘感,除此之外,腹部及四肢內側毛皆為金黃色,下頜為白色,一雙眼睛如同最純粹的黑寶石,閃耀著狡詰靈動的光芒,像松鼠,又不是松鼠。

  它賊眉鼠眼,倒也是個癡肥貨色,手上捧著一顆飽滿榛子,朝著朵朵諂媚地笑,似乎想要給面前這個可愛小蘿莉食用。

  這肥貨不知道是打哪兒出來的,突然就出現在我們的視線中,腆著肚子,在我們面前走來走去,嘴上的胡須不斷抖動,東嗅嗅西聞聞,而那一雙小眼兒卻不斷地朝著我們手上、懷里的寶貝瞧著。

  龍象黃金鼠?

  難道這東西就是讓一字劍追了大半晚上,被翟丹楓從佛爺堂帶過來的那頭小畜牲么?

  這玩意據說對法器靈氣之物最是敏感不過,難怪即便是有著遁世環的掩蓋,我們也被它給找到了呢。

  就這樣,它看著我們,我們看著它,大眼瞪小眼,彼此都發了好半天的愣,朵朵伸手過去,接過了黃金鼠手上的松子,上面還有嚙齒印,左看看,右看看,不知道怎么下手,黃金鼠抓過來,放嘴里面一磕,然后將白白嫩嫩的松子放在毛茸茸的小爪子上,然后又遞在了朵朵面前。

  它的小爪子在朵朵手心撓了撓,這小蘿莉略微有些發癢,忍住笑,眼睛完成了月牙兒,伸手將它抱在懷里,摸了摸尾巴,那小畜生十分享受地哼了哼,而在石筍的外面,翟丹楓則哈哈笑道:“那個沒心沒肺的吃貨,都給慣壞了,的確有些調皮,你不是有我給你的樂舞天銅鈴么?準備些榛子啊、松子的堅果食物,搖一搖,它便會循著香氣跑過來了,不打緊。我約了人,要先走了,你仔細找找,那可是小佛爺的心肝寶貝呢,可萬萬不能丟了啊!”

  此話說完,她倒也放心魚頭幫的姚雪磬,朝著那邊的通道喊了一聲:“茍樂樂,我們走!”

  那邊有一個粗手粗腳的黑丫頭從黝黑的通道里摸將出來,清脆地應了一聲,然后跟著上了角質小艇。這小艇也是神奇,待人上了船,上面自己覆蓋,然后周遭宛如活物一樣,有古怪的滑膩觸角緊緊封閉,撲通一聲,直接鉆入了湖水中,水紋蕩漾,不多時便不見了蹤影。

  那東西如同一件法器一般,在水中比那鯊魚還要兇惡,難怪此女能夠從高原全身而退。

  魚頭幫幫助姚雪清一個人站立在了月牙狀的潭邊,看著前方黑壓壓的那一片區域,知道波紋再也沒有見到,他依然沒有動靜,這時之前那個瘦猴兒一般的男子像幽靈一般出現在了他的旁邊,忿忿地說道:“姚老大,不過就是個身無縛雞之力的小娘們,您至于這般上桿子地去貼那娘們兒的冷屁股么?”

  這人是他的心腹,說話倒也粗魯,姚雪清的目光如同前方那黝黑的暗河之水,清澈凜冽,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冷冷地說道:“水猴兒,此番前來洞庭深處的藏龍島,最熱切的熊臣死無全尸,我幫中最精銳的子弟也死傷大半,你有什么看法?”

  “毛看法!他磯巴個小佛爺想要撈這真龍好處,自個兒卻不出死力,派了個什么供奉護法特使一堆人來指手劃腳,結果到了真正要出力的時候,那個癆病鬼供奉也不見了人影,大波護法也躲得遠遠,最后還要讓我們這些老兄弟的命來填!姚老大,這些可都是我魚頭幫的骨血啊,這樣死了,他小佛爺不心疼,難道你也沒有一點感覺?”

  姚雪清的臉色越發陰郁,嘴唇顫抖,一字一句地說道:“我不心疼?那些死去的兄弟,他們每一個人我都能夠叫出他的名字,很多人第一次學深泳,都是我手把手幫帶出來的,每死一個,我的心里面就好像有一把錐子扎進去一樣,我能不心疼?”

  他這般慷慨激烈地說著,然而語氣一下子就變得低沉:“可是,你曉得鬼面袍哥會的下場么?自張大勇和羅青羽他們幾個死了之后,整個鬼面袍哥會的產業都給佛爺堂接收了去,那些大難不死的袍哥到最后才發現,自己連居所都沒有,要么做狗,四處咬人,要么就一夜回到解放前,居無定所。人在這個世界上,離得開吃喝拉撒、衣食住行這些么?你自己想想,你忍心讓自己的妻兒父母,跟著我們過那種苦日子么?”

  水猴兒氣憤地說道:“我艸,憑什么?這些產業都是我們一手一腳打拚出來的,他佛爺堂想回收就回收,想霸占就霸占,還有沒有王法了?”

  姚雪清的臉色開始變得有些扭曲了,直視憤怒中的水猴兒,逼問道:“憑什么?憑我們現在扛著的,是厄德勒這面大旗,憑的是我們前些天見到那些深不可測的高手,憑他小佛爺舉世無雙的威名!”

  水猴兒抓著自家幫主的手臂,說姚老大,論本事,你不輸小佛爺座下那十二魔星,論財力,我們魚頭幫在四大外門中也是數一數二的,怕它個鳥,憑什么他小佛爺能夠學蔣光頭的驅狼吞虎之計,玩死我們?咱們卻不能直接反他娘的,誰怕誰?

  聽了得力干將說出了那般大逆不道的話語,魚頭幫主的眼睛也倏然凝聚,在沉默了三兩秒鐘之后,長吸一口氣,然后凝聲說道:“這話,以后不要再說。好了,你去將那小老鼠找來,我們先將龍穴找到,后面的事情,我再考慮考慮……”

  兩人一聲長嘆,然后有銅鈴聲響起,叮鈴鈴、叮鈴鈴,那充滿韻律的聲音在洞中回蕩,然后緩緩消失于左側通道盡頭。

  隨著這兩人的腳步離去,在石筍背后神經繃得緊緊的我們也長舒了一口氣,低頭來看這個膩在朵朵懷里賣萌的龍象黃金鼠,皆感嘆,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沒想到邪靈教內部未必是鐵板一塊,小佛爺的太過強勢,步步緊逼,使得各個鴻廬和獨立分會喘不過氣來,竟然生出了這等心思。

  我曾聽慈元閣少東家說過,現今的魚頭幫其實大部分也已經洗白,吊絲變成高富帥,做的都是把持市場的壟斷生意,日子好過得很,人富則膽小,既得利益者求的都是和諧穩定,犯不著跟著邪靈教一般,整天弄些反人類的邪惡玩意,來滿足自己的黑暗心理。

  且不談心生異志的魚頭幫,我們一圈人圍攏起來,蹲在地上瞧看膩在朵朵懷里面的這頭黃金鼠,這可愛的小東西被人圍觀了,也不怵,而是唧唧、唧唧地叫喚著,竟然像是個鼻涕蟲一樣,非要黏在朵朵旁邊。

  任何東西,千萬不能只看外表,這小畜牲可是小佛爺的寶貝,天知道被訓成了什么模樣,要是它稍微有些神識,曉得我們跟它自家主人不對路,到時候把我們一賣,那可哭都沒地方哭去。

  詭異的沉默持續了好一會兒,小叔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說阿左,剛才那個女人好像說,這小東西能夠找到龍巢?

  雜毛小道糾正,說是姚雪清說的。

  小叔搖頭,說別管是誰說的,阿左,你能不能讓朵朵跟它溝通一下,帶著我們去找到龍巢?這次前來洞庭湖,我們只是想找到那龍涎液,沒成想碰到這么多事情,那些高來高去的人物,他們的目標是真龍,而真龍哪里有這般好擺弄,到時候肯定又是一番腥風血雨,我們不摻和,趕緊找到龍涎液走人才是。我在這里是長輩,要是大家真在這里殞命了,到了地下,都難跟老輩人交代的……

  如此一番合計,現在就要看這只送上門來的肥毛鼠,聽不聽話了。

  我們都瞧向了朵朵,這小蘿莉在旁邊聽了個分明,揪著龍象黃金鼠頸后一撮毛,嘟聲嘟氣地問道:“阿黃,聽到我陸左哥哥的話沒有,你要是懂事,帶我們去找龍涎液,姐姐就給你找好吃的,要是不乖,那就、那就打你屁屁!”

  那龍象黃金鼠瞪著一雙亮晶晶的小眼睛,瞧著朵朵,然后點頭,唧唧、唧唧。

  朵朵回頭沖我笑,說阿黃答應了。

  瞧著這不靠譜的對話,我有點兒懵,摸著鼻子說朵朵,這小東西的名字好像叫小金子……朵朵拼命搖頭,說誰說的啊,難聽死了,阿黃多好啊,是不是,小妖姐姐?小妖在旁邊打著呵欠,眼睛斜了一眼魚頭幫消失的通道,說左右不過一盤菜,阿黃就阿黃吧?

  她這漫不經心的話語惹得那肥貨呲牙一怒,雪亮的前槽牙露出來,害得朵朵好是一陣安撫,附在耳旁說了好一通悄悄話,這才罷休。

  片刻之后,朵朵將那頭癡肥的龍象黃金鼠往地上一扔,喊了聲出發,那改弦更張、換了門庭的小畜牲立刻唧唧一聲叫喚,竟然朝著石筍間隙躥去,我們便跟著走去。

  一路追趕,越過那密集石筍的大廳,從蜘蛛網一般的迷宮中走入,我們并沒有與魚頭幫相遇,少了許多麻煩,而龍象黃金鼠走走停停,瞧見它這番模樣,倒真有點帶路黨的意思,我們多少也放寬了心,在后面跟隨,然而我心中仍有疑惑,問雜毛小道,怎么好像在哪兒,聽過這小憨貨的名聲一般?

  雜毛小道只關心腳下的路,倒也沒有多思慮,只是笑了笑,說哪兒有,你想多了?

2條評論 to“第三十五卷 第六十二章 叛變帶路黨”

  1. 回復 2014/08/07

    胖爺

    虎皮貓說過以前它就認識一只黃金鼠

  2. 回復 2017/05/23

    陸左

    小妖兒乖乖,快點兒張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