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六十四章 真龍之疑

  此間迷霧繚繞,視野不顯,陡然間冒出這么一個真龍頭顱來,著實讓人嚇了好大一跳,我們全部都往后退開,執劍警備著。

  此番雖說是來尋龍的,但是真的要跟這傳說之物交手較量,我們倒也沒有仔細思量過,一來龍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圖騰偶像,人家也沒招惹咱,犯不著刀兵相見,生死相搏,二來真龍與尋常生物并無太多聯系,我們最多也就是跟蛟蟒之類的兇物搏過命,要對付這般的上古遺種,還真的沒有什么經驗。

  歸根到底,我們這次來,就想悄不愣聲地摸到真龍家里面來,偷點兒它并不需要的東西,但是小偷變成強盜,我們還真的沒有這個想法。

  事到如今,我們幾個就像入室行竊,給主人抓個正著的小偷兒,當時就有些懵了,直到緊緊握著手中的劍,這才多了一些安全感,瞧著這碩大的龍頭從翻滾的白霧中探出來,一雙眼睛瞪得跟銅鈴一般巨大,兩縷龍須無風自動,不由得心臟砰砰跳。

  正心思混亂間,我聽到旁邊的雜毛小道嘿嘿賤笑了一番,搓著手,上前套近乎道:“老龍大哥啊,那啥,我們這次過來呢,就是想弄點雨紅玉髓去救命的,你看,初次見面,咱也不曉得規矩,你別發火啊,看看能不能商量一下,咱出錢出力,你就當可憐可憐咱,給俺們弄幾滴就行了……”

  這小子到底還是個街頭算命煉出來的臉皮,一開始還說得有些結巴,不知所云,結果一進入擺攤算命的忽悠模式之后,也不管人家聽得懂聽不懂,那忽悠人的話語便一套一套地說了出來。

  當然,敢在這頭真龍面前忽悠,不但需要膽氣,而且還要有雄厚的底氣方可,雜毛小道也是仗著藝高人膽大,方才敢說出這一番廢話,試探那頭真龍的。

  然而到底是人龍殊途,雜毛小道吧唧吧唧說了一大通,結果我們面前那睜得比銅鈴還要所大的瞳孔血絲不斷凝聚,終于忍受不住雜毛小道的這番呱噪,張開嘴巴,一聲悶雷一般地吼動,便從無盡地虛空之中,轟然響了起來。

  吼……

  我感覺這地皮都要抖了三抖,滔天而出的氣勢將我們的頭發吹成了上海灘發哥造型,獵獵的風從前方吹出來,恐懼不知不覺就充滿了我們的心頭,泰山崩塌,天地一暗,忍不住想要轉身逃掉。

  如此龍威,果真讓人不可小覷,我滑步往后退開,心中埋怨,那肥碩的龍象黃金鼠怎地將我們領到了有主兒的龍穴之中來啊,這可如何是好?正想著,我的視線略微一打量,頓時一陣火冒——剛才還圍著朵朵打圈圈的那肥鼠兒,此刻哪里還有它的身影?

  居然趁著我們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廊橋后面的真龍之上時,那小畜牲竟屁顛屁顛兒地溜走了,實在可惡。

  然而此刻我們卻是顧不上許多,是走是留,是抽身遠撤還是咬牙硬拼,該如何抉擇,這才是我們現在最需要考慮的第一要務。我、雜毛小道和小叔三人雖然目光一直緊緊盯著前面的那頭真龍,但是彼此之間的眼神也一直在交流,相伴多年,彼此的默契都有,想法也皆了然于胸。

  在沉思幾秒鐘之后,我們還未做出決定,小叔卻毅然站到了前面來,擋住大部分龍威的壓制,朝著我們喊道:“小明、阿左,我來擋住這真龍,你們循原路返回去!”

  在這樣的滔天威勢之下,他到底還是沒有信心對付那真龍,瞧見這頭怒意勃發的真龍,只想著用自己的性命來抵擋片刻,給我們爭取一點逃離的時間。他說得這般慷慨凜然,然而旁邊的小妖卻摸著鼻子,狐疑地問道:“這……什么啊,就是真龍么?”

  小妖一說,旁邊的朵朵也點了點頭,呆呆地說道:“嗯,不像啊?”

  這兩個寶貝一說話,雖然龍威還是如山碾壓而來,但是我們也都生出了疑心——的確,在我們面前這一頭真龍,瞧著模樣,跟畫上的也有七八成相似,但是跟我們在湖畔瞧見的那一頭黑龍,卻是有許多不同,無論是眼神還是頭頂杈角,都感覺有些稚嫩,沒有天地崩塌的恐怖感,更加直接的證據是,這從云霧中冒出來的龍頭,居然是青色的。

  難道……有兩條龍?這一條,是外面那條的老婆?

  也不對啊,這頭真龍從出現到此刻,龍頭一直掩映在五條廊橋的迷霧后面,幾乎沒有多作動彈,一開始我們還以為是在傾聽雜毛小道的胡言亂語,懶得理會我們,但是到了現在,它除了用這滔天的龍威在炁場上碾壓我們,卻也沒有多余的動作,這……到底又是為了那般?

  這番疑問上了心頭,便不覺得面前這頭真龍有多恐怖了,我們緩步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逼近,目光一直與那頭憤怒的巨龍對峙,然而結果出人意料,前方白色云霧一卷,竟然直接將那龍頭給遮掩住,不見了蹤影。

  雖然這空間中讓人驚悸的龍威猶在,但是那真龍收斂身形,眼不見為凈,我們多少也收斂了些恐懼的心思,緩步來到了那五道廊橋之前觀察。

  這廊橋通體采用潔白無瑕的漢白玉鑄造,橋長五米,橫跨前方一道彎河,造型古樸,扶欄處也有簡單的刻紋,整體看上去,宛如一條臥龍。廊橋下的,也并非普通溝渠,而是一條波光蕩漾的銀帶,仔細一看,里面竟然有灌注得滿滿當當的液態水銀,在里間蕩漾。

  水銀在自然界中的分布頗少,它可以在常溫夏蒸發,汞蒸汽乃劇毒,故而常見于硫化汞的礦石之中,最早是由古代方士提煉丹汞時發現提煉之法,最是稀少不過,能夠灌注這三米寬闊的河渠之中,建造這處建筑的人,可謂是富可敵國。

  水銀雖為劇毒,然而卻是很不錯的靈力附著物,對于尸體保存也極為有效,秦始皇之前的諸多王侯便有在墓葬之中灌輸水銀的傳統,著名的齊桓公,也就是演義中常說的公子小白,墓中便有這水銀化池。

  為何?蓋因水銀能夠承載著諸多人世間所不聞的神秘力量,使得它在殯葬玄學中的地位卓然。

  瞧見這么一條水銀河渠,我們第一的反應是驚奇,而后下意識地捂住了口鼻,防止汞蒸汽遺漏,成了無辜死者。不過好在稍走近些,雜毛小道出言,說這五道廊橋上面是有所布置,在這水銀溝渠上面布置了陣法,使其不能溢出,那些霧氣逼過來,也不斷翻卷,如有幕墻。

  如此最好,我們走到了居中的廊橋前面來,瞧見在每一架廊橋前方都有一個銘牌,上面篆刻得有蒼勁古老的篆文,我們不認識,小叔倒是連蒙帶猜的,一一念了出來:“金、木、水、火、土!”

  呃,這么說,是五行的節奏么?

  此處看似平靜,然而危險四伏,且不去瞧那頭虛張聲勢、隱沒云霧間的真龍,便是這四周的布置,也讓人心中生不出多少安全感來,不過到了此處,基本上也算是離我們的目的,只有一步之遙了,我們萬萬沒有放棄的道理,于是都瞧向了雜毛小道。

  雜毛小道知陣,這是從虎皮貓大人夾販的私貨中學來的,算半個大師,此刻瞧著面前的水銀河渠和漢白玉廊橋,他的眉頭也是皺得緊緊,從隨身百寶囊中摸出了那紅銅羅盤來,估摸著推演了一番,與我們說道:“這布置我曾聽虎皮貓大人說起過,叫做生死河,這邊是生,那邊是死,一入其中,生死便不能有自己掌控,五座橋,諳和五行之術,這是星相卜筮之士最擅長的做派,每座橋都會有兇險,有的可生,有的可死……”

  原來是這生死河屏蔽了那真龍騰空而來,那么如果我們此番即便是能夠過去,只怕也要直面那頭真龍了。

  我們此行的意志極為堅定,拋開小叔的擔憂,大家也只有一往無前,不作他想了,我舔了舔嘴唇,說那我們走哪條?

  雜毛小道苦笑,說我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情況,這事兒只能憑直覺,要么,讓朵朵或者小妖來選。

  他這般說,倒是提供給我們一條思路,轉頭瞧向這兩個小家伙,她們倒也不含糊,一個指東,一個指西,按照小叔的解讀,朵朵選了“水”,而小妖則選了“木”。這也是應有之事,畢竟她們兩個對自己所選,都有心得。

  我們稍微一思量,終究覺得小妖先前使弄出來那森林之怒,非常厲害,也算是能獨當一面,便她幫忙領著,走上了那廊橋。

  我們在這邊許多擔憂,然而小妖卻并不害怕,沒等我吩咐,直接抽身上前,身上發出了青朦朦的光華,飄上廊橋。然而果真是那險要之地,廊橋對面的虛無空中突然有一陣紅芒閃耀,朝著小妖射來。

  這紅芒總共三道,甚為恐怖,小妖身上那光華低檔了兩道后,有些搖搖欲墜,而在她身后的我忍不住伸手護住小妖,感覺左手一陣酥麻,半邊身子都僵了,還沒有反應過來,那紅芒竟然消失不見,接著空間中聽到咔嚓兩聲響動,附著在那廊橋之上的光華,竟然逐漸收斂起來。

  跟在我身后的雜毛小道有些意外地說道:“咦,大門洞開,這是唱空城計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