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六十五章 東祭殿

  不管是不是空城計,反正我們完好無損地過了那廊橋,踏足到了這里間來。

  剛才從水簾子洞口直入幾百步,周圍霧氣繚繞,溫度異常升高,能夠瞧得出這下面是有所布置的,大概齊是用那地熱將這一截路程給弄得盡是霧靄,迷綜錯亂,也算是掩人耳目,然而所有的霧霾卻以此水銀溝渠為界限,一過廊橋,周遭便是豁然一清,不再朦朧。

  這邊一旦瞧了清楚,還沒有走下橋來的我們不由得就給嚇了一大跳,在我們面前的可不是一處小溶洞,放眼過去,除了黑朦朦看得不甚清楚的角落,目力所及之處,竟然無比廣闊,粗摸算下來,空間竟然比一處足可容納下三兩個足球場的大型體育館,還要龐大。

  在我們面前,幾如巨柱的鐘乳石筍從下方生長,支撐了這空曠的空間,在石筍之上有晶晶亮的清冷光芒,不知道是法陣、還是別的什么緣故,竟然將此處照亮,高闊的地方離地足有十數丈,矮的也有三四丈,中高兩側低,大約呈現出一個大約倒扣碗狀般的形狀來。

  如此的空間,既是天然,也有人力雕琢之處,在我們的腳下,至少有長幾百米、寬十米的白色條石板朝前蔓延,匯聚在中間的地方是個寬闊的平臺廣場,也就比東官第一人民廣場小一點兒,而在條板石道兩旁,則是大片錯落分布的石筍和鐘乳石,以及巖壁,除此之外還有大塊的巨石,上面居然還修筑得有亭臺樓閣,瞧著款式似乎十分古舊,還吊掛著許多石制宮燈,不過里面早無光亮。

  在那廣場的正中間,有一個占地頗廣的五米高臺,因為這邊光線到底還是有些隱約,瞧得不太仔細,看樣子似乎好像是個祭臺,旁邊似乎還有水道深潭,風水宜彰。

  在石道兩旁,還有許多宮殿里面的石燈、石鼎、禮制之物以及好多石質雕像,風格都古樸簡陋,但整體上看過去,莫不是大氣凜然,讓人瞧見了,由不得贊嘆一聲:“好一處巍峨圣地!”

  這湖底之下的溶洞中,居然有這么龐大的宮殿,實在是讓人驚訝不已,然而見到此情此景,雜毛小道和我則面面相覷,相互沉默了三秒鐘,不約而同地說道:“東祭殿!”

  是的,同樣的建筑風格、石燈石鼎之類的祭祀物件我們見過了太多,敢情這北、中、南、西諸多耶朗祭殿都闖過了,我們竟然還要走上這么一遭。不過瞧這處的規模,竟然比最龐大的中祭殿,還要寬廣許多,此處在那洞庭湖深處,千年前的云夢澤更是如海廣闊,想來在這腹地里弄出這一番動靜來,不知道花掉了多少人力物力和財力,方才有我們面前的這般情景。

  冥冥之中,自有注定,而如今,我所有的祭殿都走過了一遭,宿命也就結束了么?

  我的心里面亂糟糟的,而小叔卻并沒有太多的心里障礙,正在四處尋找剛才那頭青龍,那可是我們進來這兒,最直接的威脅,然而在我們的面前,哪里還有那青龍的半點兒影子?瞧見威脅不見,我們的心中不安,分散開來,一邊用腳輕輕地試探腳下堅固的方塊條石,一邊四處掃量著。

  小妖從我的旁邊飄過,我拉住了她,問有沒有見到剛才帶著我們進來的那只肥碩的小畜生,小妖說剛才那肥廝偷偷地往回溜走了——我也沒有瞧見,剛才光注意那突然冒出來的龍頭了,誰曾留意那裝傻賣萌的憨貨?

  我摸了摸手,剛才幫小妖抵擋了一記紅芒,本以為要栽在這兒,誰成想這門戶就直接洞開了,雖然手臂麻了一陣,到底不妨事,不過仔細想一想,那龍象黃金鼠給我們帶路不假,但是卻未必不是存著讓我們破陣的意思,要不然,我們未必這么巧,能夠聽到魚頭幫和佛爺堂特使翟丹楓的對話。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這么淺顯的道理我們都懂,不過這里面含帶著的誘惑,實在是我們所拒絕不了的,所以也就順水推舟,應承了下來。

  當務之急,我們是得在那頭神秘青龍的眼皮子底下,趕快找到龍涎液的地方,收集起來,到了那個時候,無論是走是逃,我們都掌握著先天的優勢,有著更多條路可以選擇,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無頭蒼蠅地四處亂闖。

  “搜一下吧!”

  小叔摸了摸鼻子,招呼我們說道,我們點了點頭,并沒有走那條石道,而是朝著兩旁的石筍林子里搜去,試圖先將那頭有可能潛藏在這里面的青龍給找出來——即便是找不到,也要確認好安慰,可不能讓它突然一下跳出來,將毫無防備的我們給結果了。

  其實這事兒很好做,真龍到底還是長蟲之屬,身上有著很濃烈的腥氣,這種腥氣是讓人難以忘懷的,它可以被當做是一種地盤的象征,也足以顯露蹤跡。

  幾分鐘之后,小叔在左邊三丈處的一個墊滿草梗的凹地旁朝我們呼喚,貌似有一些發現,于是我們都趕了過去,低頭一瞧,卻瞧見了幾個南瓜大的白色卵子,其中有一個早已破了殼,碎成幾瓣,旁邊還有一些早已干涸發黑的液體痕跡,另外兩個看著似乎完好無損,然而小叔直接掂量起來,卻發現都是空的。

  這個世界上,到底還有什么動物能夠生出這么大的蛋兒來?

  我已經不知道這是第幾次和雜毛小道、小叔面面相覷了,這一路行來,真的是驚到了我們,難道剛才露面的那條青龍,并不是外面受傷逃遁的黑龍之妻,而是它的后代小孩兒?呃,那啥,誰能告訴我,真龍到底是靠著什么方式繁衍后代的啊,貌似有些混亂啊?

  不管如何,瞧見了這窩蛋殼,雜毛小道長舒了一口氣,告訴我們:“這個世界上沒有人知道真龍這神物到底是怎么回事,倘若這蛋殼不是人特意布置的話,那么剛才那條真龍或許并沒有我們想象中的那般可怕,如此一來,我們暫且先放下心防,專心尋找雨紅玉髓便是了。”

  事情就這么愉快的決定了,我們開始四散開來,雜毛小道用的是手中那家傳紅銅羅盤,小叔作為資深驢友,自有一套甄辨查詢的方法,至于我,那可就真的是隨著性子,隨便亂逛了。

  當然,說放心那是假的,我讓靈覺最為敏感的朵朵和小妖飛在空中,四處巡視,但凡發現有異常的地方,那便大聲示警,多少也能夠讓我們有提前聚集的機會。搜尋開始,小叔鉆入石筍群,雜毛小道直奔中央的地方,而我則沿路巡查,試圖找到些蛛絲馬跡來。

  所謂雨紅玉髓,也就是通常所說的龍涎液,這玩意據說是從石筍的心脈中冒出來的,而那石筍大約也是有些玉質的,要不然不可能叫做什么玉髓,憑著這層關系,我沿路走來,首先便用炁場巡視,查找那些道路兩側的石筍,看看是否除了碳酸氫鈣的成分之外,還有別的玉質成分。

  一路走來,我看得驚訝,據說這些石筍每百年方才長一米,而我旁邊這些,差不離都比我還高一個頭兒,可不知道長成這般模樣,要花多少萬年的時光呢。

  如此仔細搜尋著,小心翼翼,大約過了一刻鐘的樣子,我突然聽到在石筍群中傳來了小叔的一聲大叫,頓時就菊花一緊,還沒有多想什么,身子便朝著縫隙沖了過去。我們相隔不遠,當我提著鬼劍匆匆趕到的時候,瞧見小叔揮舞著那把六轉雷擊棗木劍,正朝著面前一根石筍戳去,劍刃和石筍發出了沉悶的碰撞聲,當他收回手來的時候,我瞧見那石筍上面有一個拳頭大的孔洞,里面黑黝黝的,不知道是什么。

  我問小叔怎么回事,他告訴我,說剛才瞧見一道白色的影子從他的旁邊一掠而過,心臟頓時就提了起來,下意識地揮劍刺去,卻見到那白影子鉆入了這洞里面去了。

  啊,這樣啊?我瞧著那孔洞,倒也真不大,想來不過是條四腳蛇或者別的東西吧,大驚小怪了。

  我和小叔盯著那石筍中間的孔洞瞧了一下,那邊傳來了雜毛小道帶著回聲的問候,小叔這才意識到自己這突然的喊聲有點兒嚇人,回應說沒事的,就碰到個小東西。雜毛小道也不多問,讓我們直接到中間去,有個很重要的東西,讓我們來瞧一瞧。

  我和小叔聽出了雜毛小道語氣里面的緊張和焦急,也沒有再停留,而是回到了石道前,朝著中間那邊的廣場跑去,幾百米的距離并不算遠,我們很快就到了近前,瞧見雜毛小道緊張地站在一具石碑之前,我拉住他,問怎么了,他回頭苦笑,指著前面讓我看。

  我探頭看去,瞧見石碑前面躺坐著一個人,衣服很破舊,臉色蒼白,渾身亮晶晶的,我沒來得及多想,與他的目光一對上,突然腦袋轟然炸開,感覺全身一陣痙攣,腦海里面一片空白,大叫一聲:“他……”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