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六十八章 降龍

  關鍵時刻,我最信任的,還是懷中這塊經歷過無數次考驗的震鏡。

  一道藍光從光滑的鏡面上出現,然后朝著那黑影射去,那黑影一開始還沒有反應,然而當那藍光臨體的時候,終于感到了威脅,身子一扭,便想朝著旁邊閃去,然而它再快也沒有震鏡射出來的藍光迅捷,被那一大蓬藍光給咬到,

  然而讓我驚詫的事情發生了,那平日里可以定住大部分活物的藍光竟然對這黑影根本就沒有效用,穿體而過,那東西稍微搖了一搖尾巴,居然騰身飛了下來,整個兒懸空浮動,也不再避去身形,藏頭露尾,而是大大方方地出現在了我們面前。

  然后我們瞧見了,這居然是一條真龍,一條血統純正的青色真龍。

  確切地說,這是一條不到半米長,身子跟鉛筆差不多粗的小龍,這條龍的模樣跟我們剛才在五行廊橋之外瞧見的一模一樣,只不過小了無數倍,它的身上依然散發著凝重而恐怖的龍威,然而瞧著現在這副樣子,我心里面除了好笑,還是只剩下好笑——這哪里是龍,簡直就是一根粗麻繩兒!

  世界上,哪里會有這么萌的真龍啊?

  瞧見幕后真兇的這副尊容,我和雜毛小道、小叔,還有旁邊的朵朵對視了一秒鐘,然后轟然大笑,感覺到不可思議地滑稽。這時候我方才想起雜毛小道先前在湖畔旁對我說起的話語,那真龍是與這個世界上任何物種都不同的生物,它到底有多大,只有你站在它跟前兒,方才會有最具體的感受。

  我們的笑聲引起了這條小龍的不快,它的胡須微微一動,鼻孔微掀,一股黑煙冒出,結果兩道炎熱紅艷的火蛇蜿蜒而出,朝著笑得最賤的雜毛小道身上,蔓延而去。

  一切事務,蓋因為神秘而恐怖,而當這小龍露出了自己的真實面目,雜毛小道卻沒有了太多的擔憂,雷罰一動,將那兩束火焰給直接凝聚成了一道,然后從容地在懷里掏出了一塊潔白無瑕的鎖骨,抵住了那紅焰。

  紅焰與白骨,兩相交織了三五秒鐘之后消失,而后一塊凝結如玉的鈣質玉牌跌落在了雜毛小道的手上,似乎很燙,他連拋了兩三下,然后放在眼前觀察,一臉的滿意:“這塊落幡咒符是我目前最得意的作品,可惜一直沒有合適的火力,能夠將那通天徹地的符文給凝結進去,此刻倒是完美了!”

  通臂猿猴并非尋常生物,這種來自于靈界的傳奇生物,本身的火抗能力也是極強大的,即便是身死,骨頭也能夠抗得過那灼熱無比的龍息焰火,此刻被雜毛小道這般一弄,簡直就是強上加強,完美了。

  得到這樣得意的符箓,雜毛小道心情大佳,一邊給我使眼色,一邊開始跟半空中這條小龍套近乎:“嘿,小青青,其實你知道么,我們可不是擅闖你家的哦,你知道我旁邊這個家伙么?這個地方其實是耶朗的東祭殿,我這哥們以前是整個耶朗大聯盟的扛把子,說起來,這里可要算是他老家呢。如此論來,這個地方的土地證還真的有點兒復雜,不過我們過來呢,倒不是想要趕你走,只是想找一個東西救人,雨紅玉髓你知道伐,它也叫做龍涎液,只要你找到給我們,我們立馬就走,也不再追究你強占強住的事情……”

  可以確信,真龍還真的是一種智慧生物,它幾乎是很認真地聽完雜毛小道這一番廢話,然后終于顯得不耐煩了,一張開嘴,我似乎都能夠感覺它眼中熊熊燃燒的怒火都已經將我們給燒著,接著它探出前爪,朝著雜毛小道拍來。

  依舊是憑空而出的透明巨爪,這一回可是一對兒,直接就把面前的這個話癆子給撲倒在地。

  作為真龍,即便是這么小的一條,它也有著足夠的力量,雜毛小道給一下子按倒在地,根本就沒有辦法爬起來,他所面臨的是一張憑空而出的巨嘴,朝著自己的脖子咬來。小叔一直在高度戒備著,當下也是毫不猶豫,直接將雷擊棗木劍抵在了這嘴巴前,催發里面的雷意,立刻有幾道藍色電芒從劍身蔓延開來,將那透明的氣息給直接電得一陣紊亂。

  而此時的我也是格外專注,瞧見那條小青龍一動手,立刻將鬼劍激發,一伸便有丈許長,上面鬼焰冉冉,朝著半空中那麻繩兒般的真體斬去。

  就在雜毛小道和小叔正在于那透明的巨爪和嘴巴較勁兒的時候,我不出意料地又一次斬空,這條真龍雖然年幼,但到底還是神秘之物,竟然無視我們這里的空間定律,無論是震鏡還是鬼劍,我諸多手段對它都沒有效用,這事實讓我頓時就有些沮喪,想著難道我們就要被這一條其貌不揚的小麻繩兒給活活玩死么?

  然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一直給我所忽視的朵朵突然出現在了那小青龍的身后,然后雙腿交疊,左手放在了胸口心臟位置,右手呈現爪狀,仿佛抓著一個缽盂,朝著那小麻繩兒遙遙抓去,也不觸及,只是粉嫩的小嘴兒不斷地念叨著什么:“達摩多羅尊者,如是我聞……”

  朵朵結的應該是鬼妖婆婆教予她的一種特殊印法,當那意念貫徹過來的時候,空間中頓時凝聚出一絲奇怪的念力,對于我們并無大礙,然而蔓延到了那小青龍身上的時候,它像水中發絲一般搖動的身軀突然一僵,倏然硬得挺直,堅硬無比。

  降龍羅漢咒,一招即成功。

  朵朵此番出力,一舉奏效,然而卻也僅僅只是拖延了那小青龍的攻勢,當雜毛小道翻身起來的時候,它突然張嘴一聲長嘯,蒼涼而寥廓,那半米身軀一陣亂晃,整個空間似乎都在抖動,而將其遙遙控住的朵朵那閃耀著光華的身子也在這一刻開始出現了不穩,有一種消逝的幻境。

  雜毛小道瞧見此景,不由得一聲冷哼道:“龍,你真的有那么厲害,那么不可戰勝么?”

  他伸出了手,手上是剛才借助龍炎練就而成的落幡神符,這給熔煉成了一塊兒的符箓在意念抵達之時,立刻閃耀出了絢爛得如若太陽的光芒,此時此刻的雜毛小道,對于符箓的操控早就已經得心應手,這光芒并不會損傷朵朵半分,而是全部都集中在了那條小青龍的身上。

  “幡懸寶號普利,無邊諸神衛護,天罪消愆,經完幡落,云旆回天,各遵法旨,不得稽延,急急如玉皇上帝律令!”

  與那小青龍憑空而生出來的巨爪一般,應和著雜毛小道的咒文,諸天之上垂落下了無盡連綿的旗幡,這些幡上紋繪著諸多飛禽神獸,上面凝聚著恐怖的力量,這些力量都是從無盡的空間中誕生而來,它們或者是神袛,或者是暗物質,或者是我們所不能理解的存在方式,這些且不論,我只瞧見無盡的力量綿延而來,直接壓在了這條小青龍的身上。

  啪!

  跟著旗幡一同落到了地上的,還有這條小青龍,經受過雜毛小道這突然的打擊,它終于還是扛不住那種恐怖的力量降臨,最終跌倒在地,隨之而來的并不是寧靜,云起云滅,那落幡神符的威能并沒有消逝,持續不斷地拍打著這條小青龍之上,它到底還是缺少了戰斗經驗,竟然被雜毛小道這一番暴風驟雨地施法,給直接弄翻在了地上,壓得死死。

  勝利來得如此輕易,雜毛小道有些喜出望外,朝著后方一聲大喊道:“小妖,借你的九尾縛妖索一用!”

  沒有回應,但是后方飛出來一根白色絲線纏繞的繩索,雜毛小道對此也熟,口念真訣,然后朝著小青龍一指,九尾縛妖索竟然三兩下,就將這小東西給直接困得嚴實了,雖然依舊不屈不撓地反抗跳躍著,然而卻終究逃不過被俘的命運。

  想起之前瞧見的那蛋殼,我突然想,這條十分難纏的小東西,未必剛孵出來不就吧?

  倘若真的如是,那盛年真龍的恐怖,可實在是太讓人害怕了。

  一切都先擱置,那九尾縛妖索有一樁好處,便是被捆之物,掙扎得越厲害,便勒得越緊,很多不曉得的,到最后直接就給勒死了,所以在蹦跶了差不多十分鐘之后,它終于歇了一口氣,不再反抗,而這個時候,雜毛小道一手拽著九尾縛妖索,一邊朝著地上這小青龍嚴厲說道:“我知道你能夠聽懂人話,那么我告訴你,現在情況很危急,倘若你不把雨紅玉髓給我,不但你,就連你的……呃,你的媽咪也會大麻煩的,合作點,大家互惠互利,行不行?”

  或許是雜毛小道的話語打動了它,它終于點頭,不再鬧騰,而雜毛小道則欣喜過望,想著有著小地頭蛇引路,只怕我們很快便能夠拿到龍涎液了,然而正當我們準備走出石筍區的時候,來路一陣腳步響,我探頭瞧去,卻見廊橋處突然出現了一伙人,正朝著中間祭臺趕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