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卷 第六十九章 邪靈來客

  瞧見這幾道黑影,我們的心頓時就提了起來,這洞庭湖深處的龍島之上,有著許多我們所惹不起的大人物,在這個關鍵時刻,倘若是出了什么岔子,我們還真的招架不住,所幸他們趕來的時間到底還是晚了一點兒,這大殿里潛藏著的幕后黑手小青龍正好給朵朵、雜毛小道合力降服,讓我們免于兩面受敵。

  這才是最好的消息,兩線作戰的話,我們可真的就陷入被動了。

  黑影一出現,我幾乎是下意識地開啟了遁世環,讓著法器遮蔽氣息的功效瞬間開啟,將我們給掩藏著,不讓人感知。

  從廊橋到中間祭臺足有幾百米,而我們所處的這石筍林中,又是在對面的隱蔽處,偏離主干道,所以那些人一時半會也來不了,所以也給了我們反應的時間,雜毛小道這會兒正在給那麻繩兒一般的小青龍做思想工作,告訴它我們是好人,不會傷害它,而那些強盜,殺人放火,無惡不做,那才是真真的壞蛋,就是他們,在外面打你的媽咪呢……

  我也不知道雜毛小道為何認為之前瞧見的那條黑色真龍是母的,至少在我的眼中看來,那又黑又粗又長的玩意兒,瞧不出一點兒女性的美感,這小青龍倒也不是傻瓜蛋兒,它雖然被九尾縛妖索給緊緊捆著,末端給朵朵操縱,然而依舊可以漂浮,眼睛里面浮現出莫名的情緒來,飄到我們的面前,來嗅。

  它就像一條小哈巴狗兒一樣,從我的頭上游過,似乎在我的肩膀上爬了一下,嗅我脖子,然后在我的褲襠菊花處久久停留,之后不見,想來是在聞雜毛小道和小叔,我一開始不知道它在聞什么,過了一會兒我終于想明白了,它是在聞我們身上的氣味,有沒有沾染到黑色真龍,甚至是那湖蛟和湖泥地龍的氣息。

  它雖然不能夠與我們溝通,但終究還是一種智慧生物,知道通過什么方法,來分辨良善。

  想到這兒,我感到一陣后怕,我們有機會分食湖泥地龍,也有機會對那頭湖蛟分一杯羹湯,然而卻被雜毛小道給攔住了,最后并沒有下口,多少也算是仁義。

  雜毛小道的遠見救了我們,在短暫而漫長的考察之后,小青龍似乎認可了他的說法,那一雙眼睛瞧著我們,不知道為什么,我似乎能夠從它的目光中,瞧出一絲意識,好像是說:“好吧,我們做好朋友,彼此不互相傷害……”

  呃,或許是:“說好了,要做對方的天使……”

  總之小青龍表達出了它的善意,我們還心存疑慮,然而心地善良的朵朵也沒有再用九尾縛妖索在為難它,她伸出手,緩緩地摸了摸那麻繩兒小巧的一對犄角,指間似乎還有降龍真言的力量殘留,然而小青龍很享受,眼睛瞇著,抖了抖,然后身上的繩索松開了,也沒有發狂,而是在朵朵的身邊趁了趁,朝著雜毛小道咧了一會嘴,表達它無懼這個臭道士的高傲。

  時間緊迫,我的注意力已經不再聚集在小青龍的身上,和小叔他們將身形藏好,然后用眼角余光,小心地朝著對面瞧去,但見來者正是邪靈教的人,為首者是魚頭幫主姚雪清,以及他的左右手水猴兒,除此之外,還有八個穿著單薄衣衫的幫眾,皆眉目高深,太陽穴微凸,一副高手模樣。

  在姚雪清的旁邊,還有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子,戴著精致的金絲眼鏡。

  那個人,卻是在茅山內亂時出現過的佛爺堂特使蘇參謀。

  小佛爺對此次行動極為重視,不但將自己最為信任的手下翟丹楓派駐而來,連堪稱智近乎妖的蘇參謀,都給拉來了,讓人心情沉重。這一伙人沖到了祭臺前方的十幾米處,只瞧見高臺之上不斷揮舞的修羅彼岸妖花,在瞧瞧旁邊,一地水漬,人影無蹤,便是之前在于修羅彼岸妖花溝通的小妖此刻也見機收斂身形,不知藏在了哪兒。

  這情景讓他們驚訝,四處搜尋我們的身影,卻無從發現,姚雪清四顧環望,然后大聲喊道:“陸左、蕭克明,出來吧!我知道你們在這兒,何必學那猥瑣小人,偷偷摸摸地藏起來呢,是男人,就站出來,與我大戰三百回合!”

  我有點兒奇怪,姚雪清雖然有手下最為精銳的魚頭幫眾在,可我們也是今非昔比,鋒芒畢露到了此刻,他是哪里來的信心,能夠敢跟我們直面交鋒?

  這里可不是水下,上了岸的洞庭蛟龍,也有那么威猛么?

  是水猴兒這些魚頭幫精銳給了他信心,還是旁邊那個戰斗力根本不值一提的蘇參謀,或者是……他還有底牌?我們默不作聲,差不多半分鐘之后,空中突然落下來一道倩影,一聲清越的聲音響了起來:“他們應該沒有想到我們會跟輟在后面,如此迅速,應該是沒有藏起來的道理,瞧見這祭臺上妖花張揚,潭中水波蕩漾,說不定與這妖花戰斗的時候,水遁了!”

  我只瞧了那道倩影一眼,便立刻低下了頭去,不敢再看,旁邊的雜毛小道也低下頭來,眼中盡是驚駭之色。

  來人竟然是邪靈教的高層,右護法洛飛雨,此人最擅長蛛絲攀附墻體,竟不知道什么時候進來的。

  我們萬萬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也登島了,在最開始的驚訝過后,平復心情,然后抬起頭來,瞧見從巖壁頂端滑下來之后的洛飛雨落在了姚幫主的面前,手一揮,一個毛茸茸的身影出現在了她的掌心,她的臉上露出了迷人的笑容,淡淡說道:“小金子最擅長追蹤行跡,這龍宮這么大,且讓它慢慢搜尋對方身影,其他的莫管,我們先辦小佛爺交代的事情。”

  洛飛雨別看人美波大,但實力確實一等一的強悍,而且她身居邪靈教右護法之位,勛貴之后,是場中地位最高的人,所以她一出現之后,眾人皆聽從了他的安排,拱手說是,謹遵右使安排。

  洛飛雨手中的那坨毛茸茸的東西,卻正是之前將我們領到此處來的龍象黃金鼠,這個一臉萌態的小畜生,卻正是邪靈教的臥底,先前我們只當它天真可愛,沒有什么小心思,而且當時也是亂頭蒼蠅一般,所以便隨著它來到了龍宮之前,雜毛小道參透石壁上的符文,從水簾之中破開出口,而我則莫名其妙地打破了五行廊橋的限制,闖入宮中,現如今想起來,卻是給邪靈教當了開路先鋒。

  如今之危局,全部都是這小畜生一手締造,想到此處,我把它紅燒的心思都有了。

  洛飛雨一聲口哨,那龍象黃金鼠便直起身子來,然后從她手掌上跳下來,朝著道路左邊的石筍林子里竄去。我們不知道遁世環能不能遮掩住我們的氣息,不讓龍象黃金鼠找到,但是有著那前科,想來希望也不大,于是都捏緊了手中的武器,準備時刻開始戰斗。

  不過這龍宮也大,時間充裕,龍象黃金鼠一隱沒林中,邪靈教諸人也松了一口氣,走到了祭臺前方來,仔細打量那從巨大石質棺柩中伸出來的修羅彼岸妖花,瞧著這大如華蓋的紅艷花朵,姚幫主忍不住感嘆,說果真是傳說中的龍宮,這花兒聽說只在三界黃泉路上盛開,人間少有得聞,現如今見了,果真是舉世罕見,讓人大開眼界啊。

  洛飛雨淡淡說道:“這東西劇毒,最大的用處不過是用來恢復人前世的記憶,對修為增長無益,并無特別之處……”

  相比于修羅彼岸妖花,洛飛雨對于躺坐在石碑前方的洛十八尸身似乎更感興趣一些,她若有所思地瞧著已經被膠質溶液裹覆成了琥珀的洛十八,一雙美目不斷轉動,姚雪清瞧見了,也奇怪這龍宮中為何會出現這么一個人形琥珀,不由得問道:“右使,你認識這個人?”

  洛飛雨的臉顯得十分古怪,嘴角抽動了一下,沒有說話,而是看向蘇參謀,蘇參謀越眾而出,指著這尸身恭聲說道:“姚幫主,這是小佛爺指定要的東西,一會還請幾位幫中兄弟搭一把手,見他給抬到船上,小佛爺有大用處……”

  他是佛爺堂的人,雖然在特殊時期代表著小佛爺,但到底位卑,語氣倒也十分恭敬,魚頭幫主姚雪清十分受用,微笑著點了點頭,側頭吩咐水猴兒一聲,然后再次問道:“右使,蘇參謀,我們此進水底龍宮,最重要的事情便是擒拿那湖底真龍,不知道要做些什么布置,敬請吩咐。”

  洛飛雨抬頭看著祭臺上面的修羅彼岸妖花,沉默了幾秒鐘,然后回頭與蘇參謀商議:“蘇參謀,要想謀龍,這祭臺必須清掃,不然無法行事,我們是不是趁著真龍被慈元閣那伙笨蛋牽制的時機,先將這禍患給鏟除掉?”

  蘇參謀凝望了一下臺上,從懷中抽出了一個碧綠色的竹筒,點頭說好,燒了它吧。

2條評論 to“第三十五卷 第六十九章 邪靈來客”

  1. 回復 2014/02/09

    匿名

    更新阿

  2. 回復 2014/02/13

    好萌的小青龍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